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四百一十六章 神魂印記  
   
第兩千四百一十六章 神魂印記

他略一思量後,忽然嘴唇微動了幾下。

遠在數千里外的冰鳳,耳中頓時響起了韓立的傳音之聲,雖然只是寥寥幾句,也讓此女面上現出大喜之色來。

“怎麼回事,誰在和你傳音說話?”旁邊六翼一下感應到了冰鳳的異常,當即轉首問了一句。

“韓道友就在前方陣眼不遠處,正在召喚我過去。六翼道友,要不要隨我一同前去!”冰鳳看了六翼一眼,輕笑一聲的回道。

“什麼,是他在鎮守此處陣眼!”六翼聞言,臉色一下大變起來。

“怎麼,六翼兄不願意一同過去嗎?”冰鳳黛眉一挑的問道。

“哼,我過去了,誰來主持下面乾坤法盤。你要是想去見他,自己過去就是了。”六翼臉色一陣陰沉不定,半晌後,才冷冷的說道。

“韓兄讓我轉告一句,說你若是想葬身此地的話,盡管留在這里就是了。但若想保住一條小命的話,就隨我一同去見他一面。至于眼前這名真靈,只要其脫困而出,他自會親自出手對付的。”冰鳳歎了一口氣的說道。

“韓立這話什麼意思,在威脅我不成?”六翼臉上獰色一現起來。

“我話已經傳到,至于信不信自然由你了。”冰鳳卻咯咯一笑,單手一掐訣,體表霞光一卷,就此化為一道驚虹的破空而走了。

六翼未有攔阻的舉動,但望向驚虹遠去的方向,神色一陣的陰暗不定。

好一會兒後,他才忽然一跺足,咬牙切齒的說道:

“既然你已經發現我了,那我就真去見一見你這位前主人。無論如何,我也已成為和你同階的存在,難道還真會害怕你不成!”

話音剛落,他背後波動一起,三對透明蟬翼同時浮現而出。再輕輕一扇,就“嗖”的一聲,也化為一團晶光的沖天而走、

他竟真對下面的白色光陣不管不問起來。

而沒有人親自主持的巨大光陣,當即光芒一黯,威能似乎瞬間就降低了兩三成之多。

里面困住的巨大黑影,立刻感應到了其中的差異,越發拼命掙紮起來。頓時里面吼聲震天,轟隆聲大聲。

下一刻。整座光陣都開始狂顫不停起來。

……

“韓兄,你果然在這里,這真是太好了。”

驚虹光芒一斂!

冰鳳在祭壇上空現出身形,沖下方已經站起身來的韓立,驚喜交加說道。

四周那些金色柱子附近衛士,因為韓立的吩咐,未有阻攔此女靠近祭壇,一個個靜靜在原處不動。

“冰鳳道友,好久沒見。你修為可大漲不少,冰鳳之體果然非同小可的。”韓立微然一笑的說道。

“韓兄說笑了。我這點增進和道友比起來,可算是天壤之別了。韓兄的名聲,我即使在外游曆也是時有耳聞的。”冰鳳嫣然一笑,隨之徐徐從高處一飄而下,直接落在了韓立身前處。

“這點名氣,韓某倒是甯願不要的。否則眼下這等拼命的事情。也不會無端找到我頭上了。哦,六翼也過來了,你且等下,我先和其說幾句話。”韓立說了兩句後,目中藍芒一閃後,沖遠處天邊望了一眼的說道。

“韓兄小心。這六翼成就大乘境界後,神通也非同小可的。其特別其擅長一種神秘遁術,就連那名真仙一時半時都無法追及的。”冰鳳自然沒有意見,反往旁邊一站後,謹慎的提醒說道。

“哦,真仙都無法追及的遁術!有機會的話,韓某還真想見識一番了。”韓立聞言。反有幾分感興趣起來。

就在這時,遠處天空中“嗤嗤”聲一響,一團晶光破空激射而來。

四周那些商盟衛士一陣騷動,但在韓立淡淡一聲“來者是友非敵後”,就立刻重新安靜了下來。

晶光一閃!

六翼面沉似水的也出現在了祭壇上空,低首望了韓立一眼後,就面無表情的開口了:

“你既然想見我,為何不親自過去,還說什麼不來就會葬身于此的話語,你真以為我會相信嗎!”

“若是不信,你為何會跟著冰鳳道友過來了。“韓立淡淡的回了一句。

“哼,我只是覺得,既然你原意親自出手對付那頭真靈,我自然懶出手再幫你拖住對方了,也想看看你這位前主人神通是否真有傳聞中的那般厲害!”六翼哼了一聲的回道。

“是嗎。你現在似乎很自信我無法拿你如何了,竟敢在我面前這般說話了。你難道忘了你體內還有我種下的那一絲血契之力。”韓立雙目一眯,忽然輕笑一聲的說道。

“嘿嘿,若我還未進階大乘境界,修為遠遜與你,對這血契之力還有幾分忌憚。但現在你我修為相若,我就不信這點血契約束還有何效用。”六翼嘿嘿一聲的說道。

“是嗎,看來進階大乘之後,你果真變得十分自信了。不過,你有一點卻說錯了。”韓立神色絲毫不變,口中卻緩緩說道。

“哦,有何說錯的。”六翼冷笑一聲,絲毫不信的樣子。

“那就是憑借這一絲血契之力,我仍能輕易掌控你的生死。”

韓立話音剛落,單手忽然閃電般一掐訣,雙目驟然間藍芒大放,仿佛兩團藍色小太陽在瞳孔中爆發而出,其寸步未動,一股仿若實質的龐大精神力就一下向對面一罩而下。

六翼一驚,萬萬沒想到韓立真會當面就對其出手,當即一聲驚怒交加的低喝後,身形一動,就要向後倒射飛出,同時一手也往身前一橫,就要施展秘術加以反擊。

但就在這時,韓立一聲冷哼發出。

這哼聲看似聲音不大,但是方一傳入六翼耳中,讓其神識海中“嗡”的一聲,頓時晴空霹靂般的接連轟響而起,後退身形和手中法決都不禁為之一緩。

而就這一瞬間的耽誤,那股龐大精神力一卷的將六翼罩在了其中,同時一個“定”字,又從韓立口中傳出。

六翼只覺神識海中某點一下爆裂而開,隨之一股股詭異波動一卷而開,瞬間彌漫體內各處。

他只覺整個身軀一麻,無論頭顱還是肢體全都一下變得僵硬無比,再也無法動彈分毫了。

“你”

六翼只來及吐出一個字,就口舌同時一麻的無法言語了,只留下滿臉的驚恐表情。

韓立這才不慌不忙的將手中法決一松而開。

旁邊的冰鳳,卻早已看得目瞪口呆了。

此女雖然知道六翼肯定不是韓立對手,但也萬萬沒想到,其竟連出手機會都沒有,就被韓立直接施法制住了。

“韓兄,這是怎麼一回事?”此女滿臉吃驚,再也忍不住的開口了。

“沒什麼,他只是太小看血契的約束之力,以為只要和我同境界,就不怕其約束之力。一般來說,這種說法並不算錯,但是用在我身上卻是大錯特錯了。”韓立淡淡一笑的說道,心中卻還有半句‘自己神識之力是對方的數倍,單憑神魂間懸殊差距,就仍可讓血契之力發揮不小效用的’的話語,卻沒有說出來。

聽到這般回答,冰鳳知道韓立不願明說什麼,自然識趣的閉口不再追問下去。

韓立卻轉首上下打量了此女兩眼,忽然開口問道:

“我聽說你和他被那名真仙一直追殺不放,這是怎麼一回事,趁此機會先給我說上一說吧。”

“韓兄想知道,小妹自然知無不言的。這還要從小妹被六翼挾持,從雷鳴大陸來到血天大陸說起,當日……”冰鳳面對韓立當然不會有任何隱瞞,玉容一肅的講述起來。

“……就這般,當六翼和我被明尊帶人堵住了,不得不答應做著誘餌之事了。”

“這般說來,那真仙是想收你和六翼做靈仆的,只是後來被六翼激怒後,才做出追殺舉動的。而且他還在你們身上做了手腳,無論相隔多遠都有辦法追上你們。”韓立在聽完之後,單手摸了摸下巴後,若有所思的說道。

“韓兄明鑒,我和六翼全都檢查過自身了,可並未發現對方所下印記,故而猜測多半是在我們神魂上動了手腳。仙界秘術果然非常可怕,對此我等事先竟然絲毫未曾察覺到。”冰鳳苦笑一聲的說道。

“神魂上種下印記話,我說不定倒可以幫你一下的。”韓立聞言目光一閃,忽然一笑的說道。

“什麼,韓兄能有辦法!先前我等已經找過明尊,但其同樣束手無策的。”冰鳳聽了後,驚喜交加,但隱約間又一絲難以置信。

“既然對方是倉促間種下的印記,想來即使是仙界之術,也並非什麼高等秘術。多半是依仗自己神魂強大,才能這般輕易得手的。只要我的神魂之力不是太遜色對方,應該有幾分解除可能。你若是相信的話,我現在就可嘗試一下。”韓立平靜異常的回道。

“韓兄肯出手相助,小妹是求之不得的事情。韓道友盡管出手嘗試就是了。”冰鳳再無任何遲疑的馬上說道。

“好,道友只要將神識海放開,不要抗拒我的神識之力即可了。”韓立聽完後點下頭,一根手指沖冰鳳一抬,口中緩緩說道。

上篇:第兩千四百一十五章 激戰開始     下篇:第兩千四百一十七章 斬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