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八百一十八章 古修遺骸  
   
第八百一十八章 古修遺骸


光是這些還不算,就南隴侯二人齊齊細看之際,被砍去頭顱的火蟾獸軀體,竟從脖頸放出赤紅的絲絲光霞,而那顆漂浮在一側的火蟾獸頭顱,也同樣傷口處光霞閃動.

兩片光霞不斷伸長交織,漸漸的互相接近起來.

"不滅之體!這火蟾竟然具有這種天賦神通?"看到此幕,南隴侯奇失聲的叫道.

魯姓老者臉上一驚後,同樣露出駭然之色.

"不滅?這世上哪有真正不滅的東西.只不過,生命力比普通妖獸強一些罷了."

看過諸多典籍的韓立,自然知道所謂的"不滅之體",指的是什麼.並在斬下火蟾前肢,看到斷肢的異樣後,就隱隱有些懷疑了.這出聲阻止了南隴侯冒然打開禁制的舉動.

否則萬一火蟾趁機複活逃掉,他剛可是白忙活了一陣.

但現在韓立冷笑一聲,沖那斬下火蟾頭顱的巨劍一點指.

巨劍滴溜溜的在空中一陣旋轉,突然一分為二的拆解開來,化為兩道金光同時激射向下.

一陣藍光閃過,"砰""砰"兩聲清脆之音傳來.

火蟾頭顱和軀體先被劍上冰焰瞬間凍結成了冰雕,將那些赤色光霞一下封閉其中.接著就被飛劍一擊而碎,化為了點點瑩光,漫天飛舞.

軀體破碎處.則留下了一顆拇指大小地赤紅圓球.正是火蟾獸地妖丹!

一見妖丹現出.南隴侯和魯姓老者互望了一眼.均從對方眼中看出一絲動心之意.

畢竟是具有不滅之體古獸地妖丹.說不定還有什麼特殊神效.

但二人一想到韓立先前施展地神通.以及近如雷貫耳地偌大名聲.兩人心中地這絲動搖.也就一瞬間掐滅了.

畢竟這二人也很清楚了.韓立地神通肯定在他二人之上.就是二人聯手.估計可和韓立一戰.而且勝負之數也之過五五之分而已.

為了一顆未知地古獸妖丹就翻臉.這二人自覺不值.

畢竟在這墜魔谷中,機會還多著呢.

韓立雖然沒有探心之術,但對南隴侯二人地心思.卻猜測的七七八八.

剛在斬殺火蟾的爭斗中,這二人身為元嬰期修士,明顯沒有出什麼全力,幾乎全靠他一人神通滅殺的此獸.

故而一斬掉火蟾獸頭顱後,韓立表面上一切如常,實際上卻早已對這二人提高了數倍地警惕.以防這二人一時利智令昏.作出什麼蠢事出來.

如今再見到這二人臉色一陣異樣,但瞬間恢複正常後.韓立心中倒也送了一口氣.

他雖然不怕和這二人爭斗,但是能不用動手,不用冒風險自然好了.

韓立當即沖水幕中伸手一招,那顆火紅妖丹"嗖"的一聲激射而出,飛入到了手心之中.

而那兩口飛劍則一陣清鳴後,自行分解開來,化為十余口小劍同樣飛射而回.沒入了袖中不見了蹤影.

韓立低看下手中各的火紅妖丹.長長出了一口氣.此行入谷的目的,總算達成了其中一項.

這時南隴侯忽然笑著開口了.

"這一次能滅殺此火蟾.可多虧了韓道友.不過,我等現在去此獸巢**看看吧.想必韓兄對遺骸上的寶物.也大感興趣地."

"這個自然."韓立將妖丹一收,不動聲色的點點頭.

魯姓老者聽到二人之言,自然臉上大喜.

隨即,三人將附近的法陣一收,直往巨峰下的山洞而去.

起來,韓立倒不是沒起來將銀月悄悄放出,先入洞**中尋寶的主意.

但是這二人也是老奸巨猾之輩,始終對韓立注意異常,再加上他們的法力修為比韓立還高一籌,若是沒有任何掩護的放出銀月來,十有**瞞不過這二人神識的.而且那具上古修士遺骸似乎還有些古怪,韓立也有其他方面地忌憚之處,故而略一思量就打消了此主意.

三人所化地三道驚虹,轉瞬間就到了洞口處,並毫不停留的飛遁而入.

一見到那座熔岩之湖,南隴侯二人一怔,但隨即若無其事地四下打量一遍.

但二人只是略微在湖岸四周略一掃過,目光就落到了石台上的那具青袍包裹地古修遺骸.

二人神色驚喜起來!

"看來,這就是蒼坤上人所說的遺骸了.兩位道友,我等一齊過去吧."南隴侯將臉上笑容一收,仍保持鎮定的說道.

韓立和老者自然不會拒絕,三人立刻掠過熔岩湖,直接飛射到了對面的石台前.

站在離石台三四丈遠的地方,韓立再次打量下石台上的骨骸,露出一絲耐味之色.

南隴侯和魯姓老者則沒有客氣,一等站穩了身形,就立刻用神識一撒探出,想搜索出寶物的具體位置再說.

韓立見此,嘴角微微一翹,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卻沒有說什麼.

早已知道那件古袍古怪的他,可不介意讓這二人也親自感受一下.

果然,這二人神識方向那具骨骸罩去,就青的光華從袍上大放,一下將這二人神識反彈開來.

從未遇到這種事情的南隴侯和老者,不禁驚訝的輕咦一聲.

"咦!這件袍有些古怪."魯衛英面現意外,喃喃的說道.

"沒什麼只不過是一件青蠶袍而已.是一種由上古靈蠶吐絲編織而成,可以抵擋修士的神識探查.在如今的修仙界雖是個稀罕之物,但據說在上古時期.卻是平常之物."南隴侯恢複了常色,冷靜地說道.隨後他單手往身前虛空一抓.

青袍一抖之下,頓時化為一片青光直接脫離了骨骸,飛入南隴侯的手中.

如此一來.那具骨骸自然**的露了出來.一只小巧的烏黑色皮袋,纏在其腰間地骨骼處.

"果然有儲物袋!"魯姓老者歡喜的滿面放光起來.而南隴侯同樣有些興奮地將手中青袍.隨手往一旁地上一扔,盯著那只黑色儲物袋眼也不眨一下起來.

而原本神色淡然的韓立,在一聽到青袍落地的聲音後,臉色微微一變.但隨即就恢複如初起來.

"兩位道友若是放心的話.就由本侯過去看看袋中地寶物了.不知意下如何?"在氣氛驀然緊張的情況下,南隴侯向韓立和老者笑了笑,忽然開口建議道.

"當然可以.就由南隴兄過去看看吧."韓立瞅了瞅那只皮袋,輕笑的回道.

魯姓修士略微躊躇一下,也點頭答應了.

于是南隴侯幾步向前,將那只儲物袋小心的拿起.並用神識往里面大概一掃,臉上毫無表情.

"南隴兄,里面到底是何物?不訪都倒出來給我等看看."魯衛英見此情景,忍不住的說道.

南隴侯聽聞此言,點點頭,隨即單手一翻,手中儲物袋口立刻袋口朝下,一片白席卷而出.

隨之一大堆東西在地上顯露出來.

"這是什麼鬼東西."一看清楚眼前之物.老者不禁一怔的吃起來.

只見眼前大部分東西.都是一塊塊泛著紅光地赤紅鐵塊.個個炙熱烤人,看似不太尋常.而除此之外.則還另有幾件東西比較惹眼.

一件白的玉盒,一面紫色小鏡.還有一口黃色小劍,一套墨綠色的飛針,兩個烏黑色藥瓶.

看到這些東西,韓立半眯起了雙目,神色為之一動.

而這幾樣東西,除了玉盒和藥瓶外,其余的一看都是不同尋常的古寶.

至于玉盒和藥瓶中的東西,自然加引起了韓立的興趣.因為剛神識一掃之下,也不知玉盒和藥瓶是用何物煉制過的,他地神識竟不能強行侵入其中.

"不清楚,從未見過此種材料.但好像是經過祭煉過地半成品."韓立眉頭一皺,有些不太肯定的樣.

"說是半成品,倒也不算錯.若沒猜錯地話,這些鐵塊應該傳聞中的靈料了.是古修士用來煉制古寶地特殊材料.聽說煉制之法有些特殊.大多會用一些珍稀材料結合天地之力,來形成靈料的.這些應該是此名古修,想要煉制厲害的火屬性古寶,會一次帶如此多的."有些出乎意料,南隴侯略想一下,如說家珍的道出了這些鐵塊來曆.

"靈料"

一聽此名稱,韓立立刻想起了在那本古典籍中提到過此名字.略一細想下,就得到了和南隴侯一樣的資料.的確是難得的煉制古寶的某種材料.似乎用此種材料的煉制出來的古寶,威力都非同小可的.

魯姓老者聽了此解釋,臉上露出了不感興趣之色.目光在其他寶物上一轉後,落在了玉盒和藥瓶上.

而這時,南隴侯一抬手,竟將手中的物袋扔了過來.

韓立下意識的接住後,先是一怔,但隨即就明白了對方的用意,也就不客氣的掂了掂,再飛的用神識掃視一遍袋內情形,又將袋扔給了魯姓老者.

老者略一檢查後,點點頭的表示沒有問題.隨即把袋往地上一扔.

"這些寶物,我們如何劃分,難道就一人拿走兩件?"魯衛英嘴角一動,終于問出了心中關心的問題,臉帶一絲凝重之色.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八百七十四章 石碑殘片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八百七十五章 修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