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八百六十章 坦言  
   
第八百六十章 坦言


洞府中的一切都沒變.甚至連臨走時放出來留守洞府的部分三色噬金蟲.都仍然凝結成一個三色圓球.高懸掛在大廳中間.一動不動.

移植在藥園內的玄天仙藤和九曲靈參也都完好無損的.仿佛他好像昨日離去一樣.

那玄天仙藤的殘根也就算了.韓立對能否救活它.並沒有報多大的希望.但九曲靈參卻非同小可.是一種外界早已滅絕的靈藥.況且此藥通靈已久.甚至有了化形之體了.那就加的珍稀異常.

若不是此靈參帶在身上實在不方便.韓立還真想將此靈藥一起移植隨身攜帶的.

可惜現在得到的古方中.一直未有再用到此靈參的丹藥.他也只能望而興歎的將其暫時擱置不問了.

除了藥園中的靈藥外.那六翼霜蚣的幼卵和大部分噬金蟲.韓立上次離府時將它們裝在靈獸袋中一起帶走的.不用為此擔心什麼.

甚至六翼霜蚣的二十四粒幼卵.在他去按極西之的不久.就在半路上孵化而出.

但在困在空間裂縫的這二十余年間.那小瓶無法再生出綠液來.倒讓這此靈蟲還停留在幼蟲之上.始終未曾進階過.韓立將它們裝在一只特制的靈獸袋中.讓它們一直處于沉眠之中.

此事倒有些遺憾的!

現在.韓立先將那批待進化的噬金蟲重放回一間蟲室.然後單獨取出那冰涼之極的特制靈獸袋.走到了隔壁原先飼養六翼霜蚣的蟲室中.

拿起靈獸袋對准蟲室大門輕輕一倒.

結果一片白色霞光席卷過後.二十多只數寸來長的蜈蚣幼蟲.出現在了蟲室中間.

這些六翼霜蚣幼蟲.身體雪白.晶瑩剔透.此刻身上還根本未曾見到有翅翼出現.看起來倒像放大了一些的白色雪蠶.絲毫不見猙獰可怕之相.

當初韓立將那六翼霜蚣弄到手後.並不知道這類靈蟲是否真通過霓裳草兒互相吞噬進化.只是心中存心一試而已.

但沒想到種靈蟲真具有此種進化特性.

這讓他大喜過望.

他原先打的主意.只是想利用此蟲的寒氣來修煉紫羅天火.但經曆過墜魔谷一戰後.韓立心中倒有了其它的一些想法.

噬金蟲雖然犀利無比.但是飛遁度明顯太慢了一些.恐怕今後真的培煉成熟後.在面對一些遁奇無比的敵人或者在某些場合.還是受到限制不小.

而六翼霜蚣之所以能在奇蟲榜上占有如此高位置.除了其可怕的噴吐寒氣外.其遁之也是所有靈蟲中有數的.

在兩翼階段.此蟲遁和其它普通靈蟲相比就並不遜色多少.但是等到再生出一對蟬翼.變成四對翅翼時.其遁是大增.已可遠勝普通法寶飛遁度了.但是可怕的是.等到它能進化出第三蟬翼時.其遁足可以在所有靈蟲中排進三甲之列.據說可以做到真正的來無影去無蹤.可瞬息千里之外.

當然這些描述.也只是典籍中記載的傳言之聞.就是在上古時期.能進化到六翼的靈蟲也寥寥無幾的.

韓立對此只是半信半疑而已!

不過.六翼霜蚣絕對是一種遁奇的上古靈蟲.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

韓立和古魔那一戰.可算是吃盡了對方鬼魅般身法的苦頭.自然想到了將六翼霜蚣也培育到頂階的念頭.況且到了六翼階段後.此蟲口中噴吐的寒氣自然也越的厲害.對他修煉紫羅天火同樣大有益處的.

心中存了這樣的想法.韓立自然對這些六翼霜蚣的幼蟲另眼相看了.

看到這些幼蟲對環境並沒有排斥的樣.韓立心中一定.安心了下來.

就在他想多觀察一些時間時.忽然間神色一動.向洞府大門處望了一眼.似乎感應到了什麼.

隨後他目光閃了閃.一抖袖袍.一道白光飛射兒出後.銀月俏生生的出現在了面前.

"慕沛靈現在已經到了門外.你去將她領到大廳來吧.我正好有些話.要和此女說說呢!"韓立沉聲吩咐道.

"是主人!"銀月沒有多問什麼.恭謹的答應一聲.就化為一道銀光從原的消失不見.

韓立則將蟲室重封好.不慌不忙的回轉大廳去了.

片刻後.韓立就坐在大廳主座上單手托著下巴的一動不動.仿佛在沉思什麼.

就在這時.大廳門口腳步聲輕輕響起.

銀月笑盈盈的走在前面進入廳口.而多年不見的慕沛靈跟著也走了進來.

此女容顏依舊.不.應該說是比以前加的豔麗嫵媚.原先那種冷冰冰的感覺少了許多.卻多出了一種空谷幽蘭的出塵之意.

"參見公.恭喜公安然歸來和修為大進.得以進階元嬰中期."慕沛靈見到韓立.玉容上現出一絲笑容.斂一禮的說道.

"一見我.就恭喜我進階元嬰中期了.看來你已經知道我的一些消息了.你也不必多禮了.

當年你陪我去了一趟極西之的.路上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我二人之間.也無需太過于生分了."韓立沖此女微然一笑.然後示意她起身說話.

但年和此女在極西之的的三年相處.倒讓兩人之間的關系拉近了不少.雖然還無法說是親密無間.但總算比以前大大改善了不少.

"多謝公!"慕沛靈婀娜的起身而立.

"當年剛從極西之的回後.我也沒想到和你一分手.就會在墜魔谷中會被困二十余年.你能一直守在這里.也算是有心了."

"沛靈身為公的侍妾.又深受公大恩.不在這里守候.又能去何處.況且我也不相信公真的會就此隕落的."慕沛靈嘴角含笑的回道.

"沒想到你對我還真有幾分信心.不過這一次還真是危險之極.差點真的回不來了.倒是你雖然有些丹藥相助.但修為進境如斯也可算是神了.不知你對不久後的結丹.有幾分的把握?"韓立哈哈一笑後.話題一轉的問起了此女的事情來.

"妾身哪有什麼把握.結丹幾率原本就是十不足一的.能否結丹.也只能看天意了."慕沛靈聽聞此話.臉上露出一絲無奈的說道.

"天意?嘿嘿.這可不好說的.我倒是能在結丹上再助你一臂之力.讓你再加兩三成的把握."韓立望著此女.展顏一笑的說道.

"什麼.這怎麼可能?公不是說的玩笑之言吧!我怎麼沒聽說過.天南還有這等靈藥."慕沛靈紅唇微張.一臉的吃驚之色.

"我手里的靈藥大半不是天南所產之物.你沒聽說過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我可以保證.以你的資質將這些靈藥都服用下去.結丹的概率會接近一半.這也並非奇怪之事!"韓立神色如常.從容的說道.

慕沛靈和韓立相處至今.知道其從來不會說什麼誇大之言.心中倒有了七八分的相信.但稍一思量下.她仍有些遲疑起來.

"公現在告訴妾身這些事情.莫非還有什麼吩咐不成?若有事情.公不訪明言就是."慕沛靈輕聲的說道.

韓立微微一怔.有些意外.但稍一沉吟.也就不再拐彎抹角了:

"你還記得當初收你為妾的約定嗎?"他一開口就直接問到了重要之處.

"當然記得.前輩答應給妾身三十年時間用來修煉.在此期間不會取走妾身的元陰之身."慕沛靈先是一怔.但隨即面上緋紅起來.顯得嬌豔無比.

"算算現在約定的時間也差不多到了.不過你不用擔心.我不會在你結丹的關鍵時刻.為難你的.但是在結丹之前.有些事情還要先說清楚一下的.然後其中的利害關系.你再好好衡量一下.我不希望出現用盡靈藥助你結成金丹.但你後卻突然反悔.反而心生怨意的烏龍事情生."韓立知道此女有些誤會.但仍不急不躁的慢慢說道.

"公這話是什麼意思?"慕沛靈心中一愣.不禁抬望著韓立.目中閃過驚疑之色.

"我希望你結成金丹以後放棄原先修煉的功法.改修煉一種叫做巔鳳培元功的法決."韓立露出一絲古怪神情的說道.

"顛鳳培元功?"慕沛靈有些詫異起來.

"這是一種很少見的專讓女修煉的雙修功法.此功法一旦修煉到了極深處.可就通過女的次合歡.而男女雙方在修為上都得到不少的好處.其中修為的增進還是次要的.重要的是此功法對突破瓶頸另有不可思議的奇效.當然我不妨明言.功法是女來主修.但是卻是男得到的好處多.所以我會在此之前.對你多加彌補.盡力協助你結成金丹.因為我現在修為已經到了元嬰中期的境界.顛鳳培元功要對我沖擊元嬰後期有用.就需要將此功法修煉到結丹後期行.你若是答應改修此法決.在結丹後.我仍會繼續提供你結丹期的丹藥.助你加修煉的.別的不敢說.但起碼可以讓你省下上百年的苦修時間.當然你若是覺得不合適.韓某也不會勉強.在你自行這次沖擊完結丹期後.無論是否結丹成功.我都會解除你神識中的禁神之術.還你自由.從此你我各不相干."韓立臉上神色不變.但口中卻平靜異常的說道.

慕沛靈聽了這番話.大感意外.一時間心中紊亂異常.玉容上神色陰晴不定起來.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九百一十六章 驚退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九百一十七章 雙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