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八百七十四章 石碑殘片  
   
第八百七十四章 石碑殘片


像上一樣進入魔氣中一樣,在金孤庇護下,韓立向漆黑的深淵悄然滑落.

隨著雷鳴聲的變小,辟邪神雷的金光,在黑暗中漸漸遠去,後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在海面上,至陽等人則正在交談著什麼.

"至陽兄!你覺得韓道友的辟邪神雷,真像說的那樣不足以來回一趟嗎?"魏無涯雙手倒背的沖至陽上人問道.

"魏兄這話是何意思,難道認為至貧道先前之言有假嗎?"道士面色一沉,有些不起來.

"呵呵!上人千萬不要誤會,絕沒有此意.只是在下覺得韓道友後面答應的太痛了些,故而有些好奇的問一句罷了."魏無涯微然一笑的說道.

"若是這樣的話,貧道也不甚清楚了.但是那魔氣深淵的確是越深入法力消耗就越大.若想安然的來回一趟,所需辟邪神雷也的確是一個驚人的數目.我不認為韓道友真的有如此多神雷可以馬區使.也許韓道友除了辟邪神雷外,另有什麼神通可暫且抵抗魔氣呢."至陽神色一緩,淡淡的說道.

"這麼一說,倒也大有可能的.畢竟修仙界的奇功秘術層出不窮的!不過不管怎麼說,能順利化解此劫的話,這總是一件好事的."魏無涯笑著說道,然後目光往旁邊一掃,看了一眼旁邊的合歡老魔.

.黑袍大漢一直雙手抱肩的看著漩渦中心處,面無表情的一語不.

三人間一時無言的寂靜了下來.

……

在魔氣深達三千丈的地方,光罩正閃動金色電光的懸浮在空中一動不動.

在光罩中,韓立抓著那枚記載著陣盤位置的玉簡,正凝重的看著玉簡中的東西.

過了一會兒後,韓立將神識抽出,朝四下望了一眼.

似乎漆黑烏光,已經處在了深淵底部,根本無法看出多遠的.

韓立眉頭微鎖,突然一張口,一口寸許長小劍噴射而出.

金光一閃,金色小劍射出了護罩,同時一層纖細電孤浮現在劍身之上.一個盤旋後,宅飛到了韓立頭頂處,然後在電光中滴溜溜的一陣旋轉,化為一個寸許大的金色光輪,甚為奇特.

韓立在下面一掐訣,沖頭頂光輪一點指.光輪一頓之下,化為一道金芒激射而去.

韓立毫不猶豫的身形一動,頂著護罩緊跟了過去.

橫著飛行了數百丈後,前方金色小劍突然方向一變,驀然向下激射而去,

"砰"的一聲悶響.飛劍】竟紮在了什麼東西上,沒入半截不動起來.

看到這一幕,韓立臉上喜色一閃,人就出現在了小劍上空丈許高地方.

目光所過之處,四周仍然黑乎乎的一片,但小劍上電孤閃動著微弱光芒,倒也能看清楚那里幾分.

韓立現,小劍所插地方好像是一塊平整的巨石.

韓立沉吟一下後,兩手一抬,手掌同時按在了罩壁之上.

光罩上的電網突然間耀目刺眼起來,並同時有幾道碗口粗金孤從光罩上激射而出,化為幾條金色巨蟒在附近一陣盤旋回繞.

方圓十余丈范圍內,所有的魔氣在金蟒飛射過後,都被清蕩的一干二淨.

下面的"巨石"在靈光照耀之下,顯露無疑.

韓立細望了一下,臉色一呆.

哪是什麼"巨石",分明是一處仿佛祭壇似的平台.看起來面積還不小,金孤籠罩范圍內竟無法看見全貌.

韓立心中有些愕然.

這那些陣法師研究出來的埋放陣盤的陣眼之地,竟然是這麼一處地方,事情有些意思了.

韓立心當即催動金孤,飛的圍著這片祭壇飛行了一圈,對這平台總算有了大概的印象.

這是一個面積畝許大小的四方平台,無論式樣還是四周石壁上銘印的圖案,都說明它年代非常久遠了,肯定是上古修士修建之物.

韓立飛遁回了原地時,沖還插在地上小劍一招手,頓時此劍化為一道金芒飛射回了韓立身上.

韓立心中略微估摸一下,當即往平台中心處飛去.

結果片刻後,幾點白光在遠處閃動不已.

他心中一動,遁略三分.終于看清楚了平台中心處的情形.一塊被震成數截的石碑,靜靜的躺在那里,只有一點點石碑根基還聳立著.

目光閃動幾下,在那石碑殘骸上打量了幾眼.

石碑雖然被毀,但仍可看出上面銘印著一些他也無法看懂的殘破符文,而石碑也不知何材料煉制而成,竟然還靈昧未散的樣,不時有乳白色靈光在上面閃動著.

"難道這是一種珍貴不下于金雷竹的東西?"

韓立異的如此想到.但隨後往地上虛空一抓,一塊拳頭大小的石碑碎塊憑空飛射而來.五指靈光一閃,整只手掌在青光包裹中一把將石塊抓在了手中,低凝望了開來.

灰呼呼的,毫不起眼.若是不是偶爾從石塊中放射出的絲絲靈光,韓立還真無法看出它有什麼特別之處.

韓立翻來覆去的看了幾遍,眉木肖一動,五指突然一用力,一股大力差哪家作用在了此物上.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石塊並沒有像韓立想象中那樣堅不可催或輕易的化為一堆石粉,而是白光閃動幾下後忽變得柔軟無比,五指竟深深的陷入了石塊之中.

韓立嚇了一跳. (電 腦閱 讀 nt)

"這是什麼?大衍前輩,你可知道此物嗎?"韓立眉頭一皺,向大衍神傳音道.

"沒有,老夫從未見過這東西.這也不奇怪.上古時候的古怪材料多的是了,誰也不可能認得所有東西的.不過你不妨扔一塊進來看看,老夫正閑著無事,正好研究一二."大衍神懶洋洋的聲音傳來.

.韓立沒有多想,反手一扔,石塊就扔向背後的竹簡.

竹簡靈光閃動後,一片白霞飛射而出,將那古怪石塊卷進了簡內.

而韓立剛在拿到石塊的瞬間,也從斷裂處痕跡看出來.石碑毀壞並沒有多長時間,看來石碑應該原來是鎮壓陣眼的要緊之物,所以在法陣出事的同時,也被毀掉了.

.就此一點,這石碑材料絕對不可能是普通之物的.

想到這里,韓立也沒有客氣,一片青霞掃過後,其余石碑殘片都被其收進了儲物袋中.並十指連彈,十幾道青色劍氣激射而出,根根擊在了石碑根基上.想將這些材料也擊碎了帶走.

"轟轟"的一連串響聲傳出,大出乎韓立意外,青光一閃後,劍氣都無聲無息的沒入石碑根基中,消失的無影無蹤.竟絲毫效果也沒有.

"咦!還真有些古怪."

韓立吃了一驚.猶豫了一下後,就不再理會剩余的這些材料,而是方向一偏,又是數道劍氣射出.

雖然剩余的辟邪神雷還足以支持好長一段時間,韓立也不敢在這種危險地方久待的,准備開始布下陣盤.

連串的悶響傳來,在石碑旁邊,一個丈許深大坑出現在了那里.

韓立不動聲色的一翻手掌,白光閃過後,那件精致異常的陣盤就出現在了手中.韓立毫不猶豫的一抖手,陣盤瞬間化為一團白光的飛入了深坑中.

兩手一掐法決,頓時坑中的陣盤靈光閃動不已.韓立臉色凝重的盯著陣盤眼都不眨一下.

片刻後,陣盤出了一聲清鳴之音,隨後一道胳膊粗細的乳白色光柱驀然從陣盤上沖天而起,瞬間消失在高空中不見了蹤影.

韓立心中為之一安.

既然陣盤一切都正常,這說明找對了地方,埋在此地沒有問題的.

想到這里韓立神色一松,大袖一拂,一股青蒙蒙的勁風隨之湧出.

狂風過後,四周碎石全都被重辛掃進了大坑中.

一道法決打出,原本有些凸鼓的碎石堆,在韓立低沉的咒語聲中出淡淡的白光,然後眾碎石開始在法力作用下融化凝聚為了一體.

片刻後,大坑表面就變得平整光滑異常.仿佛從來都沒有什麼大坑一樣.

圍著原來大坑所在位置走了幾圈,看到一切都正常沒有什麼異樣後,韓立點點頭,露出滿意之色.

向外隨手幾道法決甩出後,正好擊在了在附近徘徊的那幾只金色電蟒.

幾聲爆裂聲傳出,金蟒化為了點點金星憑空消失了無影無蹤了.原本被隔離在遠處的魔氣,頓時翻滾的再一簇擁而上.

韓立沉吟了一下,當即光罩上金孤一閃,人就要騰空而起,飛回海面了.

但就在這時,神識中卻傳來大衍神的聲音.

"小,且慢!"

"前輩有什麼指教嗎?"韓立一怔,身形一頓後,沒有馬上離開平台.

"這里既然是陣眼所在,應該是魔氣濃密之處,而這些魔氣從上古時期就一直鎮壓至今.說不定在此地有可能形成了幾塊魔髓鑽,也說不定的.這種東西據上古典籍上裁,可是煉制一種魔道至寶的唯一材料.你到這平台里面和附近的地下看看,看能否真找到此物?"大衍神淡淡的說道.

"魔髓鑽!"韓立臉上升起一絲異色.但想了想後,卻沒有遲疑單手往儲物袋上一拍,一件黃蒙蒙的狼玉如意出現在了手中.

這是當初銀月寄身的古寶.雖然器靈不見了.但仍然可以施展出簡單化的土遁術.只是無法像銀月使用的這般出神入化了.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九百三十一章 暗流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九百三十二章 意外遇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