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八百八十五章 苦毒  
   
第八百八十五章 苦毒


主人!出了什麼事情?"作為和韓立心神相印的器靈T|馬上感應到了韓立的異樣,不禁開口問道.

"有人靠近這里了.一名結丹,一名築基期的.但現在在十里外地方停了下來.那名築基期身上氣息有點熟悉,好像是那個楓岳.這倒有些古怪了."韓立摸了摸下巴.沉吟了起來.

"要不要我以器靈之身過去看看."銀月默然了片刻,開口說道.

"算了.你傷勢未好.我也只能動用築基期的修為而已,還是不要多事了.他們應該不久就離去的.我用神識在這里監視他們的動向就可以了."韓立神識似乎感應到了什麼,搖搖頭的說道.

韓立既然如此說了,銀月自然不會有不同意見,口中稱是.

于是韓立合上了雙目,仍然靜靜的坐著.

但過了一頓飯工夫後,韓立口中一聲輕咦,面上驟然現出了吃驚之色.

這一次,銀月識趣的沒有多問些什麼

韓立卻雙眉馬上緊皺了起來,臉色忽暗忽明的變個不停.

"大衍前輩,我沒有記錯的話,你說過我身上煞氣,似乎只有少數秘術可以消除.而其中佛宗功法又占據了一多半.真是如此嗎?"

"的確如此.除了佛宗的功法外,儒門和道門的幾種少見功法也應該有辦法解除煞氣,但絕不像佛宗功法這麼有效罷了."大衍神君懶洋洋的回道.

"既然這樣.佛宗功法顯著特性.就是修煉法力暗含佛力.大部分功法會呈現七色靈光.這也不假吧?"韓立仍然陰晴不定地問道.

"不錯!怎麼.你現了什麼?"大衍神君有些不解起來.聲音也好奇了幾分.

"這麼說.這個人還有些用處了.說不定是個機會呢."韓立低地喃喃自語起來.

大衍神君被問地沒頭沒腦.又不見韓立回答其問.自然不樂意起來了.正想仔細問個究竟時.韓立卻似乎心中下了決定.猛然一跺腳.整個人驟然禦器化為一道青光從巨石中飛射而出.直奔某個方向破空而去.

這一舉動.讓銀月和大衍神君都大出意料.雖然心中納悶.但見韓立如此匆忙樣.也只能先將一肚疑問都放進了心中.

十余里地方.韓立幾乎轉瞬間就到了地方.竟是一小片草原上非常少見地樹林.只有里許大小.樹木有些稀疏並不怎麼高大.

而在樹林中間十余丈大的一處空地上,正有兩人處在其內.

不過其中一名藍袍人,背部一團黑色血汙的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生死不知的樣.但他身上卻浮現出一個光罩護住其全身,呈現七色狀,豔麗異常.而在附近另一人,卻是一名鷹眼紫袍的老者,正驅使一口火紅的飛劍化為片片劍影,斬擊著光罩.

七色光罩雖然不凡,卻因為沒有主人主持,已經開始晃動不已,光芒狂閃起來.

韓立沒有掩飾的驀然出現,自然驚動了下面的鷹眼老者.

老者開始吃了一驚,但抬神識掃過,現韓立修為只不過是築基期的樣,心中又一寬起來.他反心中頓起殺人滅口的心思,一抬手,一道黑芒一閃即逝的激射而出,竟是一只被黑氣包裹的三棱釘,度奇之極.

韓立冷哼一聲,二話不說的一摸天靈蓋,一朵墨綠色烏云,"嗖"的一聲從頭頂飛射而出,瞬間化為一只數尺長碧綠大手,迎向黑芒一把抓去.

鷹眼老者見到此幕一怔,尚未明白這是什麼功法時,"噗"的一聲悶響,那三棱釘竟如同一根稻草般被大手一把撈了去,瞬間與老者心神失去了聯系,同時毫不停頓的直奔下方飛射撲來.

這一下,鷹眼老者嚇的魂飛天外,雙手手忙腳亂的急忙掐訣,要將那口紅色飛劍召喚回來護身.

但墨綠色大手卻在途中一閃後消失不見,下一刻卻在老者上空丈許處詭異般閃現,瞬間化位一只巨大拳頭狠狠砸下.

"啊!"

紫袍老者只來及慘叫一聲,人被一下砸成了肉醬.

接著墨綠色拳頭重化為一只大手,往老者殘尸上虛空這麼一抓.馬上一團雞蛋大小的碧綠色光團,自行飛射入了五指中.

大手立刻向韓立飛射而回,一個盤旋後,化為一個墨綠色的嬰兒落在了韓立肩頭之上.此刻它一手抓著那個烏黑三棱刺,一收抓著那碧綠色光團,臉上笑嘻嘻的樣.

韓立眉梢微微一動.

面對突兀人圍攻時,無論情形多危急,他第二元嬰都沒用動用一次,好留作出其不意逃命用的.但現在牛刀小試一下,厲害之處似乎遠他預料之外,只是稍

變化之功,就這麼輕易的擊殺了一名結丹修士.看)Z嬰,普通的結丹修士還是無法抵擋的.

心中這樣思量著,韓立也不說話的飄落而下,向那七色光罩走去.

這時那口紅色飛劍,因為那老者肉身被滅,連精魂所化元神都被禁制住了,自然失去控制的掉落在旁邊,閃動著微弱的靈光,動也不動起來.

韓立沒理睬此劍,自顧自的走七色光罩前,仔細觀察了起來.

這時已經可以清楚異常的看到,這個光罩全都來自漂浮在光罩內的一塊淡藍色玉佩.

此物懸浮在藍袍人身上數尺高處,閃著七色靈光,並不時有一些古怪佛文在靈光中閃動出現,正是韓立曾經給銀月看過的那塊刻有'甯中馮’的玉佩.

韓立凝望了此玉佩片刻後,緩緩傳聲問道:

"怎麼樣,前輩!這是佛宗煉制的法器吧?"

"從材料和煉器手法上看,自然談不上什麼佛門寶物,但的確是經過佛宗高僧加持過佛門禁制的樣.否則僅憑一件頂階法器,不會如此通靈並能抵擋結丹期法寶這麼長時間攻擊的.看來這個馮家和佛宗有些淵源的."大衍神君已經完全明白了韓立先前之話的意思,冷哼了一聲後,不冷不熱的說道.

聽到大衍神君如此肯定,韓立心中一喜,總算這次沒有白出手了.

想到這里,他二話不說的上前一步,單手一抬,一只手掌輕輕低在了罩壁上.一層薄薄的藍焰浮現在掌面處.

以他如今的修為,無法再驅使動多少乾藍冰焰的,這些火焰就已經是如今驅使的極限.但即使如此,七色光罩也根本無法抵擋冰焰的極寒,'砰"的一聲後,光罩如同氣泡般的崩潰消失了.

韓立走進了藍袍人身旁,看了看其背部的黑色血汙後,眉頭不禁一皺.

這時他感應到,此人氣息不但紊亂微弱之極,身上還隱隱散出一股死氣,這分明是性命即將不保的樣.

韓立不說話的一揚手,一道法決打在了其身上,隨後又一張口,一團青濛濛精氣噴射而出,化為一片青霞,罩在了藍袍人身體上.

然後他袖袍輕輕一拂,一陣勁風吹過後,將地上之人的身翻轉了起來.

韓立凝望了一眼之後,馬上倒吸了一口涼氣.

果然是楓岳不假,但他的臉孔,如今完全變成了烏黑色,一對嘴唇是黑的隱隱紫,實在變得恐怖之極.

韓立臉色有些難看起來!

但略一思量後,神識瞬間罩住對方全身來,並且目中藍芒閃動不已,動用了明清靈眼.

這位身中如此奇毒,都已毒氣罩體,應該立即斃命是,但至今還有氣息.這倒有些奇怪了.

韓立自然不肯輕易放過的仔細探尋起來.

片刻後,韓立找到了什麼,單手一抬一把拽住了對方的衣領.

"茲啦"一聲,對方衣衫被撕開了一小半,露出了胸前那把用鏈拴住的銀白色鑰匙.

此刻這把鑰匙閃動著乳白色靈光,不停驅散著藍袍人胸口處的毒氣,而胸口之外身體,也同樣成了烏黑之色.

韓立目光閃動下,一把抓住了藍袍人一只手臂,隨即青光湧現,一層青濛濛靈光順著韓立手掌往藍袍人身上急劇渡去,想將對方身上黑氣徐徐逼去

.但是片刻後,剛渡到了藍袍人手臂上的青色靈氣,突然詭異也轉黑起來,並順著靈氣直往韓立手掌上急劇蔓延過去.

"苦毒"韓立一聲驚呼,手猛然一甩,立刻切斷對方手臂上的靈氣聯系,臉色有些白起來.

"咦!竟是十絕毒中的苦毒.韓小,你算白費心機了.此人根本無法救活的."大衍神君嘿嘿一笑,頗有些幸災樂禍的樣.

韓立聽了此話,不禁一翻白眼,同時不服氣的冷哼道:

"哼!也許替他完全解毒,我做不到.但是讓其暫時清醒,甚至多活十天半月,這還難不到在下的.只是要耗費的靈藥可不是個小數目.也不知此人是否值得花如此大代價的."

說完這話,韓立緩緩起身,面露思量之色.

"主人,可以先讓其清醒一下,問清楚一些事情,再決定也不遲的."銀月卻輕笑的出主意到.

"這倒也是!不問清楚他和大晉佛宗的關系,總有些不甘心的.

"

隨後單手往儲物袋上一拍,一個潔白小瓶出現在了手中.

(第二!)(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6***,章節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九百四十三章 敲詐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九百四十四章 寒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