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八百八十六章 昊元丹  
   
第八百八十六章 昊元丹


瓶一翻,一顆火紅的杏仁般丹藥,倒在了手心處.

看了這枚,昔年用高級妖丹煉制出的靈藥,韓立臉上露出一絲惋惜之色.

這種原本用來給結丹修士增加靈力的丹丸,用在此處的確浪費了點.

要是法力沒被封印,銀月沒有受傷,直接使用搜魂秘術的話,也就無需這般麻煩了.

單手一捏藍袍人下巴,熟練之極的一抖手腕,就巧妙的將下鄂弄脫臼了,嘴巴不由得大張了開來.

另一只手一彈,丹藥被一團青氣包裹著,射入了藍袍人嘴中.

韓立松開雙手,單手往腰間一模,一銀光閃閃的細針出現在了手指間處.

寒光閃動,銀針化為幾縷銀線幻紮向藍袍人身體各處,瞬間就已完畢.所紮之處,烏黑毒血射出尺許來高,一股聞之欲嘔的腥臭隨之散而出.

韓立站起身來,雙手倒背的站在一旁,靜等對方醒來.

足足過了一盞茶工夫後,楓岳身上的毒血被放出了一大灘後,終于口中傳出了低低的一聲呻吟,馬上就要醒轉的樣.

韓立目光一閃,兩手齊抬的十指連彈,一陣勁風激射過後,仍在流淌的毒血立刻噶然而止.云,斜射入一旁林中,不見了蹤影.

"是你……"藍袍人終于睜開了雙目.看清楚了身前地韓立.口中出驚訝之聲.掙紮著就坐起了身來.

"怎麼.看到我很意外?"韓立瞥了楓岳一眼.淡淡說道.

"是道友救了我?馮枕那個老賊呢?"青年雖然聲音虛弱無力.但仍然充滿了警惕之意.

"你說地是那個穿紫袍地.在那邊地上呢!"韓立目光向一旁掃了一眼.口中漫不經心地說道.

楓岳眼珠微轉.吃力地一扭脖頸.終于看到了紫袍老者不成*人形地尸體殘骸.臉上先是一驚.接著終于露出痛恨之色.然後目光一轉.回到了韓立身上.臉上露出奇怪之極地神色.

"這老賊難道也是寒兄擊斃地.看來寒兄神通真是高深莫測.救命之恩.楓某銘記在心了.以後一定厚報地."楓岳有些試探地問道.同時一只手伸手去腰間掏出一粒丹藥來塞進了口中.另一只手撐地地就要勉強站起身來.

但是他站起一半,就兩腿一軟的再次跌倒在地.

"怎麼回事,我怎麼一點力氣都沒有."楓岳倒在地上,臉色唰的一下,露出一絲驚慌之色.

"以後厚報?看來道友還不知道自己的處境.幫的意思,反而神色不變的說道.

"這話什麼意思?我現在到底如何了?你給我下了禁制?"青年瞪著韓立,臉上顯出驚怒的樣.

"給你下禁制,你也太高看自己了.我想要制住你,還需要下什麼禁制.你先看看你現在的模樣吧."韓立冷笑一聲,一揚手,一件不大的東西扔到了楓葉的身旁.

竟是一面普通的青銅小鏡.

楓岳聞言,臉上全是驚疑之色,但見韓立絲毫表情沒有,一咬牙的將鏡拿起,往里面看了一眼.

"啊!怎麼回事?我的臉……,這是毒氣,我什麼時候中毒如此深的!難道那老賊用的那東西有毒?"楓岳一見之下,頓時魂飛天外,不禁用嘶啞的聲音大聲叫道.

然後慌忙將腰間儲物袋,往地上一倒,一片白光後,一大堆瓶瓶罐罐東西出現在了地上.

他急忙找出幾個瓶,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往嘴里猛塞丹藥.

韓立冷眼旁觀,在一旁任由對方自己服用丹藥,一言不.

服完了丹藥,楓岳也顧不得和韓立再說射門,立刻在原地閉目打坐運氣,想要將接著藥力將毒逼運出來.但是僅僅過了一會兒後,他再次睜開雙睛,臉上驚恐之色反而深了三分..

"這怎麼可能,這麼多解毒聖藥竟一個都不管用.我中的是什麼奇毒?"這位終于意識到了所中劇毒厲害,焦急萬分起來.

"雖然以前沒見過,但應該是十絕毒中的苦毒吧."這時,韓立慢條斯理的重開口.

"苦毒?他們竟然用此毒來對付我.那老賊果然真投靠了孔家.據傳聞孔家正好有這種毒藥的."楓岳面孔瞬間蒼白無血,無法自制的尖叫起來.

"孔家"韓立眉稍動了動,但馬上神色如常.

"不對.苦毒中了應該立刻斃命的.我怎能還蘇醒過來."青年忽然想到了此點,竟不知從何處生出力氣來,一下翻身爬起,向韓立質問起來.

哼.別不知好歹了.要不是有些事情想問你,我會\'昊元丹’在你身上.你能留下一條小命暫時活著,還要多靠你脖上的那件東西暫時抵擋了一下毒氣.否則毒性攻心,就是有仙丹神藥也無法讓你重醒來的."韓立臉色一沉,不客氣的說道.

"你動了此物?"青年一聽韓立提及銀色鑰匙,現自己視若性命藏起的東西,不知何時坦露在了胸前,頓時心中一驚,竟暫時冷靜了下來.

"我也很好奇,一位築基期修士中了苦毒竟沒有馬上斃命,自然要探究些原因了.不過天昊元丹,也只是將毒氣暫時壓下而已,一日後,毒氣就會重攻心.你還是必死無疑的"韓立為無所謂的說道.

"昊元丹,我好像聽說過似的.似乎是一種很珍稀的丹藥嗎?我再接著再服用此丹,能否將毒氣繼續壓下."楓岳略思量了一下,有點緊張的問道.

對方竟聽說過此丹藥,這倒讓韓立有點意外.但卻冷漠的回道:

"繼續服用然可暫時保你小命.但你知道此丹是用什麼煉制成的嗎.這根本不是用來解毒的丹藥,而是結丹期修士突破瓶頸增進修為靈丹.根本是有價無市的東西.

"

韓立後面沒說什麼,但話里之意卻明顯之極.

"結丹修士增進修為的丹藥?"楓岳即使預料此丹珍貴異常,聽聞此言仍然一時無語了.

"不過,你真要想活命,倒也不是沒有辦法的."韓立忽然間笑了起來.

"什麼辦法.只要能救下小弟的性命,什麼條件我都答應寒兄."青年精神一振,忙大喜的說道.

"嘿嘿!我也不要你什麼報答,只要一會兒老老實實回答我幾個問題就可以了."韓立打了個哈哈,不冷不熱的說道.

"行,只要楓某知道的.絕不隱瞞分毫."青年毫不猶豫的說道.

韓立淡然一笑,不置可否的說出了辦法.

"辦法也很簡單.既然中了苦毒,這具身體毀定了,那干脆換一具軀體就是了.以前中過十絕毒的修士,有不少都用奪舍之法逃過一命的."韓立不動聲色的說出了辦法.

"奪舍?"青年一呆之下,卻大出韓立意料的苦笑了起來.

"怎麼,你覺得這方法不行?"韓立雙眉一挑,面無表情的反問道.

"多謝寒兄費心了.但奪舍對別人可以,但楓某卻無法使用此法的."楓岳躊躇了一下後,吞吞吐吐起來.

"無法使用此法!難道你已經……"韓立想到什麼,心中有些意外.

"不瞞道友,我已經奪舍過一次的.現在軀體本不是我原先身體."楓岳面帶慘笑的說道

"這樣的話,在下也無計可施了.畢竟十絕毒,原本就無藥可解的."韓立歎了口氣,在青年期望目光中,兩手一分的說道.

"真的沒有別的辦法嗎?寒兄見過識廣,麻煩再多想一下."一聽韓立如此說道,楓葉滿面驚慌,苦苦的哀求道.

"不用多想.這十絕毒既然聞名修仙界如長時間,真有辦法可解的話,就不叫十絕毒了."韓立搖搖頭說道.

"這麼說,我只有一天的間可以存活于世了."青年怔在了原地,面色無血.

"沒錯.即使繼續服用昊元丹多拖延些時日外,丹藥一盡.你的死期同樣馬上就到."韓立望著眼前青年,不帶任何表情的說道.

"寒兄有多少昊元丹?可否都賣給我."猶如抓住了後一根救命稻草,楓岳回過神來後,死死盯著韓立問道.

"怎麼,楓道友真還真想買在下的靈丹.此丹倒也不是不能賣.不過,數量肯定不會太多.而且要等道友先回答在下的一些疑問.再說此事也不遲!"韓立先皺了下雙眉,接著又若無其事的說道.

"有什麼問題,道友盡管問吧.在下都到了這個地步,還有什麼不能回答的."楓岳慘淡的說道.

"好,這樣好了.先說說你的身份吧.你不是突兀人,是大晉世家的修士吧?"韓立不客氣的如此問道.

"道友既然已經猜到,又何必多此椅問."楓岳抬看了看掉落一旁的玉佩和胸前的銀白色鑰匙,一咬牙的說道.

看來這位以為韓立剛看到了這兩件東西,剛剛猜出來的.

韓立嘴角一動,隨即無動于衷.

"甯中馮?指的那個甯中,馮家勢力很大嗎?"(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6****,章節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九百四十四章 寒髓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九百四十五章 回陽水與太陽精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