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八百八十九章 巨幅  
   
第八百八十九章 巨幅


方給他這種感覺,真相只有兩種.

要麼剛是自己神識失誤,要麼對神識遠自己的修士,很可能就是那名外族人了.

但這兩種結果,無論哪一種揭穿了.似乎對他來說,都不太妙的.

前一種倒還罷了,頂多在兩個晚輩跟前丟了些顏面,名聲受些損罷了.若是後一種那可是真是麻煩大了.

別看他在中年大漢和宮裝女面前,表現的對重傷外族人手到擒來的樣.但實際上作為參加過堵截之戰的修仙者之一,他對外族人的神通和那股以一敵眾的凶悍,大感畏懼的.

那幾名隕落修士,全身都被化為紫色寒冰,連元嬰冰封起來的淒慘下場,他可是曆曆在目的.就是對方真受了重傷,拉著他一齊隕落,估計還是輕而易舉的事吧.

算了,附近也沒有其他元嬰修士在此.這種模糊兩可還危機性命的猜測,還是不要冒險證實了.反正不久後,大仙師和聖女就會親自出手對付此人的.

心中斟酌了一番厲害關系,禿眉老者還是輕歎了一口氣,打消了追上車攔下對方的心思.

他若是還年輕個兩百年,說不定還真想冒險一試的.但如今時日不多,卻越的珍稀性命了.

禿眉老者目睹車隊,漸漸的遠去,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倒讓身後的男女二人,有些詫異的互望一眼.但卻沒有膽量去追問什麼.

……

韓立等車駛出十幾里後.仍然沒見駐地中那神識主人追蹤而來.心中同樣松了一口氣.

剛那神識搜來地極.他雖然反應夠.但終究有些不太習慣修為驟降地狀態.似乎神識收斂地晚了些.並不知道有沒有真欺瞞過去對方.而那神識如此微妙隱秘.一看就是修煉過相關地特別秘術.

心中稍微安穩一些.仍在車中不敢大意地繼續斂氣收息.

足足走了大半日後.韓立神色放緩.重開始將神識緩緩放了出去.自動籠罩住方圓二十余里地一切異常.自己則一翻手.從懷中掏出了鷹眼老者地儲物袋.袋口往下倒轉.一大堆雜七雜八地東西.在白光閃動中倒了出來.

目光在這堆東西中一掃.韓立伸手拿起一個小瓶.打開瓶蓋放在鼻下嗅了一下.略一思量後.就搖搖頭地挪開了.

又拿起另一只瓶.做出同樣地動作.仿佛在尋找什麼似地.

終于,當一個不起眼的綠色玉瓶打開了瓶蓋時,尚未等韓立辨認其中東西,從中飛出一縷紫色霧氣來.韓立臉色一沉,想都不想的一張口,一團青色光團噴射而出,一下將這縷紫氣包裹在了其中.

但是霎那間,青光從里向外的變黑蔓延來.

韓立臉色大變,趁著青光還未完全被汙染的瞬間,猛吹一口氣,光團瞬間激射進入了小瓶中,韓立拿起瓶蓋,飛的封住了瓶口.

這時,他長吐了一口氣.

總算沒有白忙綠一番,得到一些殘留的苦毒,也算是一樣不小的收獲.十絕毒基本上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東西.

而那個孔家能有此毒,看起來還真的不同一般.

他將此瓶小心的收進了儲物袋後,心中一動,將一縷神識伸到了火狼部的一輛馬車中.

在里面,楓岳正雙手捧著一顆拳頭大圓珠,雙目緊閉的盤膝打坐.

一團團黑氣手中往圓珠中正灌入進去,而讓此珠變得烏黑亮.身前還放了一大堆藥瓶,大半都已被打開了瓶蓋,一些各色丹藥凌亂的撒落在了一旁.

看到這一幕,韓立搖搖頭,將神識抽回.

他一眼就看出,那圓珠雖然是某種異寶,可以吸取一些毒氣,但已到了容納極限.並且這些被吸的毒氣,恐怕一會兒後就會重生的,對深入體內的苦毒來說,根本沒有什麼作用.

楓岳想憑借這十來天的拖延時間,來解除此毒,根本是癡心妄想的.

韓立心中如此想道,人就無悲無喜的閉上雙目,進入了入定之中.

……

接下來的七八日中,一路較為平靜.只有兩頭不張眼的低階鐵蹄獸,一頭撞上了車隊.結果被見獵心喜的幾名突兀人仙師幾件法器一陣轟擊,自然化為戰利品.

只有韓立和楓岳,以及另外一名押隊的突兀人仙師,呆在車中沒有出手.

楓岳倒還算了.那一名同樣不喜外出的修仙者,卻讓韓立心中起了興趣.結果神識略微一探後,並未現有何異常之處.是一名二十七八的青年,整日的修煉,仿佛就是一名叫勤奮些的築基期修仙者而已.

探了幾次後,韓立也就沒有興趣了.

倒是時刻注意的楓岳,在嘗試了一連串的解毒之法失敗後,顯得急躁和不安起來,臉上時不時的露出絕望之色.

原來的黑,也漸漸灰白了起來.

這也難怪,任誰知道自己死期降至而又束手無策,光是這份煎熬,就不是常人可以承受起的.

青年沒有立即垮掉,都讓韓立有些吃驚了.

不過在心中,他卻默默計算著時日.

這位馮家的唯一嫡系血脈,可以存活的時間也就只有兩三天而已

.

韓立自己,卻已在兩日前參悟完畢大衍神君所給的口訣,心中踏實了許多.現在就是身份暴露,元嬰修士突然襲擊圍攻,他也不用過于畏懼了.

這一日下午,接近傍晚時,數百人的車隊行進到一條寬約數百丈的大河旁時,停了下來.

開始補充水源,做飯休息起來.

而韓立聽到附近的河水流淌之聲時,心中一動後,竟離開了車.

"仙師大人,你有何吩咐嗎?"那位叫英珊的清秀少女,正拿著一塊臘肉似的東西進食著,一見韓立出來,急忙臉色漲紅的將食物丟在一旁,恭敬的對韓立施禮道.

在一起同行了這麼長時間,韓立可是第一次自行走出車,這怎不讓少女有些驚慌.

"沒事,在車中打坐了這許時日,出來看一看而已."韓立目光在少女稚嫩的臉上一轉,又看了那硬邦邦的食物,溫和的說道.

"那……寒仙師,我去給你拿些清水吧."少女仍有些手足無措的樣.

"也好.雖然我早已辟谷,但是一些清水倒要喝上一些的."韓立看了看不遠處的大河,點點頭的說道.

少女一聽此言,心中的不安去了不少,立刻歡的答應一聲,拿了個水囊向河邊跑去了.

在那里,各部落之人升起了篝火,並架上了一些牛羊之類的烤肉

韓立望著少女纖細的背影,似乎心中又觸動了些什麼,嘴角不經意的露出了一絲笑意.

一會兒工夫後,少女一只手拿著水囊,另一只手拿著一塊烤肉,有些氣喘了返回了韓立的車旁,並有些不好意思的將兩樣東西都遞了過來.

"仙師大人,這烤肉味道不錯.大人要不要嘗一下."少女有些殷切的說道.

"好吧!我也好多年沒有食用這些東西了.吃上一些,應該也不錯的."韓立輕笑一聲,沒有拒絕的接過了烤肉,咬上了一口.味道還真的不錯.

少女見此,淵源的臉上也露出了可愛的笑容.

"你是准備參加開靈儀式的吧.這些日,一直呆在我的車旁邊,倒也難為你了.把手伸出來,我看看你的靈根怎樣."韓立吃了口後,就停了下來,隨手將烤肉放在了一旁,從容的對少女說道.

"多謝仙師大人了."英珊一聽韓立此言,先是一呆,但隨即毫無掩飾的興奮起來,並伸出了玉臂.

韓立一把抓住了少女手腕,靈氣在其體內略一運轉,並沉吟了起來.其實若不是他修為落到築基期水准,根本無需接觸對方身體,也可用秘術查看的一清二楚了.

"寒仙師,我資質怎樣,有沒有機會成為仙師."少女忍不住的問道,臉上露出期盼之色.

"還可以.成為仙師不成問題的.不過,你能認識我也算是你的機緣.這瓶丹藥在開靈儀式前服下吧."韓立松開了五指,另一只手掌一翻,一個乳白色小瓶出現在了手中,遞給了少女.

"這是……"少女接過小瓶,有些茫然.

"雖然不是什麼名貴的丹藥,但改善你的一些地質還可以做到的,也許以後,可以讓你在修仙路上進一步吧."韓立漫不經心的說道.

像這種可以把低階修仙者洗髓易經的丹藥,他自然早已看不上眼中去了.

"多謝仙師大人賞賜!"少女心中一喜,急忙歡喜的再施一禮.

"起來吧,以後能走多遠,還要看你自己了.對了,眼前的這條河流如此寬廣,莫非就是橫穿南部的天水河支流."韓立一擺手,目光從少女身上離開,突然問起了眼前大河的來曆.

"仙師大人說的不錯,這的確是天水河的一條分干,在向前走上百余里,就可以見到天水河的主干了.那是真正的天水河."少女將瓶小心的收好後,開心的說道.

韓立聞言,不再言語.但腦中卻浮現了有關天水河的一切資料.

若是他沒記錯的話,此河奇長無比,是天瀾草原第一大河,一端可是和大晉境內的舜江相同的.而且兩者還恰好是上游和下游的關系.

他心中隱隱有個想法,不禁沉吟了起來.

韓立神色一動,驀然抬,向大河對面的天空望去,臉色沉了下來.

"你去通知你們族長,說有東西向這里飛來,只是不知道是路過,還是沖著我們來的."韓立沉聲沖少女吩咐道.

英珊聽此言吃了一驚,急忙小雞啄米般的連連點頭.然後向河邊的英鷺等領奔去.

片刻後,河邊頓時一陣騷動,所有人急忙撒開雙腿,往回飛奔.

結果大部分人尚未回到車輛旁邊,遠處天邊就有綠光閃動.接著一陣陰沉的低鳴聲傳來,一只渾身綠光的巨大蝙蝠,由小變大的出現在了那里.

其猙獰可怖的凶惡樣,讓車隊中的凡人見了,一陣的心驚肉跳.

那幾名留在車輛中的突兀人仙師,也紛紛走出了車,均都面色凝重的望了過去.

(第一!)(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6*,章節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九百四十八章 墨金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九百四十九章 妙音寶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