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八百九十章 金焰石  
   
第八百九十章 金焰石


立的目光卻沒有落在蝙蝠上,而是望向了站在巨幅背仙者.

雖然還相隔甚遠,但在瞳孔藍芒閃爍下,他早已看清楚這幾人模樣.心中不禁一怔.

這一行人有八人四男四女,男的錦衫玉帶,服飾華美.女的白袍赤足,腰纏金帶,根本不是突兀人的服飾.

韓立有些驚疑起來.

不過讓他安心的是.這些人除了為兩人是結丹期修為外,其余只是築基期修仙者.看來不是沖其而來的.

就在韓立心念如電之際,那只五六丈之巨蝠,已飛至了車隊的上空,狂扇幾下巨翅,瞬間停了下來.

一股颶風直奔車隊而來,頓時幾輛正當其沖的車被掀翻在地,皮袋,箱等物品紛紛從車中甩出,破裂開來.不少礦石,草藥之類的東西,灑落了一地.

至于被狂風刮倒在地的凡人,是大有人在.

這一下,那些原本面上微變的突兀人仙師,是心中大駭,面面相覷起來.

"你們誰是為的,出來說一聲."巨蝠上一名四十余歲的男掃了下面車隊一眼,用突兀族語言冷冰冰的說道.此人正是結丹期的其中一名,另一位則是名二十余歲的白衣女,雖然有幾分姿色,但容顏冷若冰霜.

一聽這話,英鷺心中咯噔一下,當即走出人群,一彎腰就想要施禮說話.

"我指地不是凡人.是你們這些仙師."那男臉色一沉.不耐煩地說道.足下地巨幅突然一揮單翅.又一股狂風襲來.頓時將英鷺吹得站立不穩.連連倒退.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

其余突兀人仙師見此.心中越驚懼.

對方來意似乎不善啊.

于是下一刻.他們所有人目光都望向了韓立.

畢竟在修仙界來說.修為高地自動成為帶頭人.好像也無可厚非地.

韓立見此情形.心中卻一陣地郁悶..

不過,他也現了一件事情.

就是到了此時,楓岳和另外一名突兀人修仙者,竟然還未從車中走出.

楓岳沒有出來,還能了解一二.反正死期將至,自然有些自暴自棄的樣,不怕得罪高階修仙者.但另外一人,則是那位他曾經感到過好奇的突兀人,同樣只是築基期修為,竟也托大的不出來.這可大有問題了!

"難道這些人是沖此人來的."韓立如此的想道.

"不知兩位前輩和幾位道友,到此有何貴干嗎?是想找人找物,還是另有差遣.晚輩等人一定竭力配合."無奈之下韓立上前一步,鎮定的說道.

聽到如此不卑不亢的言語,中年男目中寒光一閃,在韓立頭上斗篷上轉了一圈後,突然面無表情的說道:

"和我說話,先把斗篷摘下再說.我要先看看你的容貌."

韓立聽了此話,心中一陣郁悶.但自付以前和突兀人仙師爭斗時,都從未露出過真容,這也不是大不了的事情.也就沒多說的將斗篷摘下,即露出了那副普普通通的面容.

巨蝠上的這幾名男女同時將目光落在了韓立面上,韓立甚至感受到了陣陣靈動從那男目中出,竟然還施展了什麼密術來觀察他.

"是用的真容.不是那名叛徒."片刻後,男目中寒芒一斂,對身側的結丹女說道.

那女聞言點點頭,目光在其余幾名突兀人修仙者身上一轉後,同樣搖了搖頭.

這時,那男轉對韓立淡淡說道:

"把你的同伴都叫出來,我們要找一人,懷疑就混在你們車隊中了.找到後就會離去.不會把你們怎麼樣的."

那男口中如此說道,但一陣低語傳音後,馬上一揮手.

巨蝠上其余六名築基期男女立刻飛射而出,停在了楓岳和另一名暗藏不出的突兀人所在車輛上空,分明已經找到了目標的樣.

而兩輛馬車到了現在,仍然寂靜無聲的樣.

其余之人見此,大氣也不敢喘一下了.

那位跋姓大漢和雇傭另一人的部落領,則臉色瞬間蒼白無比.

韓立眉頭一皺,卻沒有說什麼.

巨蝠上男見車中毫無動靜,不禁冷笑一聲,一翻手掌,數團拳頭大火球就浮現而出.

輕輕一甩,所有火球直奔其中一輛車激射而去.

就在這時,終于從這輛車中傳來了一聲苦笑聲.

"顧統領!我已逃到了天瀾草原,避的如此遠了.

又何必非要斬盡殺絕.難道非要置在下與死地嗎?"話音未落,整輛馬車爆裂開來,然後一股白濛濛的寒氣迎著火球撞了過去,頓時這幾顆火球在寒氣中一閃即滅.

一名二十七八的彪悍青年,手捧一個晶瑩雪白的圓珠,出現在了原地.臉色陰晴不定.

巨蝠上的修士一見此幕,卻人人面露喜色.

"江劍英,雪晶珠果然在你手上.宮主讓你去帶著此珠去請北寒山北玄老人.你竟敢卷帶此珠偷跑.現在還有何話可說.識趣的話,乖乖給我們回去.或許還能留你一條殘魂."男臉上喜色一收,猙獰的說道.

同時那六名築基期的修士,身形一晃,分別將彪悍青年兩側,後路均堵上了.

"讓我去請玄冰老人,是讓

家做血祭吧!別以為我不知道,當初派我此任務,是T|不就是覺得我身具冰靈根,正好適合給那北玄天妖祭煉此珠用嗎.我若是不跑,是真正的死無全尸!"青年一聽此言,卻怒極反笑起來.

"哼!就算如此又怎樣?不要忘了.

你有今天的修為和境界,可都是宮中用各種靈丹妙藥堆積出來的.否則,數十年前你不過是一名乞兒,早就化為一堆白骨了.還能成為修士?何況宮中還給你娶妻生,留有後人.你以此身報答宮中,又有何不可."另一名結丹女,卻冰寒的說道.

"放屁.應該說江某要不是身具冰靈根,宮中會收養我.憑我的異靈根,就是宮中不收養,遲早也會成為某打宗的弟.至于娶妻生,這些小恩小惠就想讓我賠上性命.宮里的可真是打的好主意?"青年冷笑的說道,隨後毫不遲疑的一托手中雪白晶珠,一股白濛濛寒霧從珠上冒出,化為一團二十余丈寒霧將他罩在了其中.

"你心中早有叛逆念頭,怪不得連妻兒都不顧了.只有就將你拿回去交給宮中落了.你以為憑借這顆雪晶珠,就可以對抗我們.真是癡心妄想."女面無表情的說道,一揮手,那六名築基期修士同時單手一揚,一杆紅蒙蒙的赤紅法旗出現在了手中,接著脫手射出,化為六團赤紅烈焰融為一體.

一片畝許大小的火云出現在了寒霧的上空,徐徐的壓了下來.

從那青年一現身後,這些人就開始用大晉言語交談.其他突兀人不知道他們在說些什麼了,一頭的霧水,韓立早就學過大晉言語,在一旁則聽的目瞪口呆了.

"什麼宮中?統領?怎麼聽,好像也和一般的修仙宗門大不一樣,倒有些類似亂星海中那些大小勢力一般的存在.難道大晉修仙界也和亂星海一般的混亂複雜.

雖然其突兀人聽不懂大晉的言語,但也知道情況不妙.那些凡人早就偷偷後退開來,紛紛躲避起來.

倒是那些突兀人修仙者生怕引起什麼誤會,不敢冒然離開,只能紛紛給自己加持一些護罩,以防被誤傷了.

火云和下方寒霧碰撞起來,熱寒之氣交織流動,化為陣陣的冷然蒸汽,席卷八方.

看起來好不驚人.

那雪晶珠雖然神妙,但是彪悍青年區區一個築基期修士,連煉化此物能力都沒有,自然無法做到驅使如意了.驀一交鋒之下,寒霧立刻大處下風.寒霧中的彪悍青年顯然也知道不妙,拼命的想駕馭寒霧沖出火云,卻總被那六名修士聯手困在了火云中.

沒多久,寒霧一點點的縮小.彪悍青年拼命的往珠中注入法力,仍然無法抵擋火云的消磨,一頓飯時間後,終究變得只有數丈大小了.

"顧統領,你出手一下了.他還有些用處,必須要活捉行."見此情形,結丹女忽然轉對男說道.

"放心.此事交給顧某就是了."男冷漠的點點頭,縱身化為一道白虹,激射進了寒霧之中.

那六名築基修士見此,同時施法,收了四周的火云.

寒霧中一陣翻滾不定,片刻後傳出砰的一聲巨響和一聲悶哼聲.接著寒霧漸漸退去,現出了里面的情形.

那男傲然的站在原地,一手提著昏迷不醒的青年,一手抓著那枚雪晶珠.

在對方修為大損之下,男以結丹期修為出手,果然一擊就輕易得手了.

結丹女見此,臉上也露出了滿意之色.

"看好他.這一次總算沒有白來."男一甩手,將青年扔給了一名手下,口中吩咐道.然後目光一轉,望向了一直觀戰的韓立等人,面露沉吟之色.

"不要多事了.這里是天瀾草原,不是我們九仙宮.我們雖然和天瀾聖殿打過招呼了.但還是別招惹麻煩了.突兀族很護短的!"女見此,眉頭一皺的說道.

"知道了,那我們走吧.咦,這個是……"男點點頭,就要騰空飛回巨蝠身上時,目光無意中一轉之下,驀然落在了地上散落的一樣東西上,出一聲吃驚的輕咦.

韓立見此,同樣隨之望去,只見一塊半透明的鵝卵狀石頭,擱置在那里.

此石頭有些奇特,外部晶瑩透明,但里面隱有一火焰狀金光流轉不定,散奇特的光芒.石頭表面大部分都是髒兮兮的,讓它先前毫不起眼.但是經過剛的水熱蒸汽沖洗後,這顯出了部分的原貌.

"金焰石!竟然是金焰石!韓小,你的機緣還真的非同一般."韓立正覺得有些眼熟,似乎在什麼地方見到過此東西似的,腦中卻先大衍神君吃驚的稱奇聲.

這時他想起來,此物不正是煉制仿制七焰扇,所需要的關鍵的一種材料!在天南早已滅跡多年,就是能否在大晉找到,連大衍神君也沒有十足把握的.

這時那男似乎也認出了此石來曆,目露狂喜之色的身形一閃,到了金焰石旁,一彎腰,就激動異常的去撿此物.

(第二!到了下旬了,大家有月票的投一張了.急需要月票支持哦.)(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6*,章節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九百四十九章 妙音寶鏡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九百五十一章 符箓與法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