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九百零二章 棺中人  
   
第九百零二章 棺中人


沒什麼,此事以後再說不遲.既然有此盛會,在下看吧"韓立稍沉吟一下,平和的說道.

"那好,晚輩就給前輩帶路."互望一下後,矮個青年當即笑著說道.

隨後二人從身上各摸出一個圓盤狀法器,拋到了空中,人跳到了上面.而韓立見此,則隨手扔出一口閃閃光的飛劍,身形一晃後,人也到了上面.

"前輩的法器竟是上階飛劍,前輩一定是那個大宗門出來曆練的內室弟吧?否則,這等品質法器普通弟肯定無法得到師門賞賜的."高個青年瞅了一眼韓立的飛劍,臉色一驚的說道.

一旁的矮個青年也一臉羨慕之色.

"嘿嘿!在下師門有規定,曆練時是不允許隨便透露師門的.兩位道友就不要套在下的話語了."韓立輕笑一聲,直接挑開的說道.

那二人被韓立說中了心事,臉上有一些尷尬,但是越肯定韓立真是某大宗大派弟了.神色間,見恭敬了.

下面三人禦器飛天,催動法器朝小鎮的南部飛遁而去.

這個所謂的"雪陵山"距離小鎮並不太遠,在小鎮上就可以隱隱看到那連綿一片的黑乎乎的山頭.

這個雪嶺山其實應該叫做雪陵山脈對,山脈足綿延有萬里之遙,也算是遼州境內有有數的大山脈了.而且此山脈深處據說有妖魔鬼怪出沒,不要說凡人,就是修為不低的修仙,有時也會在山中莫名失蹤的.

但這些失蹤修士的親朋好友和師門中人,成群結隊的找來時,卻搜遍了大半山脈絲毫異常都沒有現.但以後,仍然有修士在山脈中繼續無蹤.

但好在並非每個路過山脈地人都會失蹤地.並且失蹤地也大多都是遼州本地地低階修士.在山脈外圍是安然無恙地.故而經過一番叮囑告誡後.本地修士都不再深入此山了.失蹤之事立刻罕有生了.漸漸也就無人追究山脈深處地異常了.

江甯三大世家舉辦地參王大會.當然不可能是在山脈深處了.而是外圍緊靠小鎮方向上地一個高大山峰上舉行.

韓立從空中向山峰頂部望去時.只見一大片華麗異常地樓台殿出現在峰頂之上.目光閃動幾下.

他一眼就看出.萬^卷^書^屋-nJun.nt提供章節閱讀這些建築嶄異常.分明是近建立起來地.臉上不禁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前輩到了.就是這里了.所有到會地築基期修士都會被分配間單獨地廂房.而結丹以上地前輩.則會有一個單獨地樓.以保證諸位前輩好好休息地."高個青年指著下面.有些討好地介紹道.

韓立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但神識卻悄然放了出去.往這片地方小心隱秘地輕輕一掃.眉頭不經意地微微一皺.里面竟有一名元嬰修士.不知是前來參加此會地修士.還是馮枕臨死前所說地那位孔老怪.

大晉世家實力還真不容小瞧的.要知道,在天南修仙家族修為高的也不過是結丹中後期罷了.元嬰級修士,天南的修仙家族根本無法培養出來的.

不過有一點讓他意外,這位元嬰修士身上氣息,竟隱含一些尸氣在內.

雖然很輕微,掩飾的也很巧妙,但韓立神識實在過對方太多,即使對方用心良苦,還是留心之下察覺了那麼一分出來.

難道此人修煉的是魔道邪派功法?

他沒記錯的話,孔家是出自儒門頗負盛名的天聖宗門下,至今還受此宗支持的.不管這位元嬰修士是不是孔家老祖,光是結交這等人物,恐怕孔家都大不應該的.

韓立心中如此思量著,人則跟著二人落在了莊院的門口處,結果立刻從大門內走出四名藍袍修士,迎了出來.

……

幾乎與此同時,在地面下二十余丈深的一間密室中,一個漆黑如墨的棺材突然蓋動了一下,接著一只潔白如玉的手掌從縫隙中伸了出來,把蓋輕輕一推,一個玉冠黃袍的男驀然從里面坐了起來.

此男三十余歲,相貌清奇,臉上隱現驚疑之色.

"怎麼回事,剛突然間一陣的心驚肉跳,難道有人偷窺我不成."這男喃喃的自語起來,遲疑一下後將自己神識小心的放出,把整個山峰上上下下都搜尋了一遍,特別莊院中的眾修士,是仔細之極.

但是半晌之後,此人毫無所獲,並位現其他元嬰級修士,眉頭緊鎖的沉吟起來.

"也許只是哪個老不死的路過這里,偶爾探查一下罷了.有這黑玉棺掩飾我的尸氣,應該不會引起對方懷疑是."玉冠男自言自語說道,再次將身趟回到了管材中,蓋自行的重合上.密室中再次回

靜.

地面上韓立已被一名藍袍修士,引進了在莊院中間修建的一處巨大廣場內,里面各種服飾的修士,密密麻麻,竟足有五六百人之多.

不過這些修士卻被分成幾塊,分別聚集在明顯劃分出的幾個區域中,或在商談,或在交易東西.而在廣場四周遍布大小不一的攤位,有擺在桌上,有直接擺在地面上,好不熱鬧的景象.

韓立會心的一笑,這讓想起了當年初入修仙界,參加太南小會的情形.如今想起來,真讓人感概啊!

不過韓立有些意外的是,在廣場的正中間卻有一座臨時搭建的巨大帳篷,上面白光閃閃,竟是一件法器,而帳篷足有百余丈之廣,門口處正有些人進進出出的樣.

目光一轉,在廣場左右兩邊,還各有一座同樣有靈光閃動的青石殿堂,雖然有修士在里面活動,但比起廣場和中間的帳篷外,人可就稀少多了.並有些修士或在殿口處徘徊不定,或和同伴交頭接耳的商量什麼.

有資格在此的,除了三家的一些低階弟外,自然都是築基期以上的修士,甚至結丹的在韓神識一掃之下,就有十幾名之多.這樣規模除了元嬰修士外,修士數量足可堪比天南一等的大派了.而這只不過是大晉一些地方世家舉行的交易會而已.

心中暗自思量著,韓立有些感歎.

進來前已有招待的弟告知過了,知道上午是自由交易時間,下午是拍賣會的開始,若是有什麼珍稀材料,法器寶物都可以提前交予拍賣會的.而預定的交易會時間是三天時間,而現在正好是第二天.到了三天是那支千年參王的壓軸拍賣.恐怕來這里的結丹修士,都是沖此物來的吧.

韓立看了幾眼後,就信步走入了廣場之中

他這樣一位加入的築基期修士,雖然臉孔比較陌生,但沒有誰會注意的.

一進入其中,韓立也立刻化為一名普普通通的修士了.

四周攤位的東西,果然像預料的那樣,根本沒有什麼可看的.也許里面的確有些對築基期和結丹期的還有些吸引力,但對經手過各種珍稀材料不計其數的韓立來說,自然興趣不大.

唯一能讓他停留腳步的攤位,就是那些看起來比較古怪的法器或材料了.

不過這樣的東西沒有有很多,韓立仔細辨認後,又認出來其中的大部來曆.剩余的雖然根本沒見過,但也沒什麼研究的價值.

花了不少時間溜達了一圈後,韓立一無所獲,正想走向中間的帳篷,看看那宗門販賣的東西時.忽然神色一動,人警覺的回轉身來,只見身後兩丈遠處正站著一名尖耳猴腮的老,有些愕然的望著韓立,有築基期初期的修為.

"這位道友,你好像跟著在下轉了好半天了.難道下認識韓某嗎?"韓立目中寒光一閃,冷冷的說道.

"道友不要誤會了,在下金元並非想對道友不利,只是有些好奇而已.小老兒次和道友見面,但見道友似乎對各種東西都了如指掌的樣,在下實在欽佩之極!"老有些尷尬的一笑,但隨即若無其事的解釋道.

"哦!沒想到道友還是個有心人.不過,跟蹤我這麼久,不是就只想對韓某說這些吧."韓立無動于衷的模樣.

"呵呵!看來道友也是明白人.其實除了好奇之外,小老兒其實有一事相求的."

"什麼事情,說來聽聽!"韓立兩手抱肩,面無表情.

"金某這里有一件異寶,一直無法判斷其用途和來曆,想讓道友鑒定一下.當然若是道友識貨,就此賣給道友也是無妨的.想必憑道友的身家,也肯定買的起此寶!"老打量了韓立腰間靈獸袋和儲物袋兩眼,兩眼眯成一條縫的笑嘻嘻說道.

"異寶!韓立眉頭皺了皺,目光在老身上盤旋了一會兒.

"好吧.既然道友跟了在下這麼就,看來也有誠意的,在下看看也無妨的,我們找間密室談談吧.正好在下也有些話,想找人了解一二的."韓立點點頭,忽然一指旁邊的某間偏殿說道.

"密室?這要付一塊靈石的,有些奢侈了吧."老聞言言一愣,有些遲疑起來.

"沒關系,這點靈石在下出就是了.韓某只希望道友的異寶,不要讓在下太失望是."韓立似笑非笑盯著老,悠悠的說道.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九百六十二章 斗蛟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九百六十三章 滅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