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九百一十三章 一觸即發  
   
第九百一十三章 一觸即發


不好!"韓立暗叫一聲,心中大感郁悶.

本想遠遠的躲開是非,可如今麻煩偏偏找上門來了.

後邊三人氣勢俱非比尋常,明顯都是元嬰期以上的修士.不過前邊那團灰氣忽弱忽強,一副受了重傷的樣,看來一名被追殺的倒黴鬼而已.

眼見實在無法避開後面的三人,韓立心中一橫,干脆色身形一晃,禦器往一側讓去.看看這正在忙著追逐的三人,能否對他這麼一個小小的築基期修士視若不見的飛掠而過.

可是韓立身形剛斜著飛出十余丈去,忽然嘎然而止的一下停下了遁光,神情驚疑不停的左顧右盼起來.

這時身後的的那團灰氣呼嘯著率先從韓立身旁一擦而過,一個頭戴高冠,面色無血的修士暗藏在灰氣中冷冷的看了韓立一眼後,目中閃過一絲異色,氣團轉眼間就激射出去數十丈去.

可就在這時,忽然遠處四周同時傳來一陣地動山搖之聲,接著一只丈許大的黃色葫蘆,驀然從百丈外的地方浮現而出,葫蘆口一抖之下,一股黃濛濛的風沙狂湧噴出,正好吹向了對面而逃的灰色氣團.

"落魂沙!"灰氣中人一見此風沙,大吃一驚,並畏懼異常的急忙一個拐彎,就要避開此風沙.

"哈哈!炫兄,現在走可是遲了."隨著狂笑聲,下巴生有濃密胡須的黃袍大漢,瞬間在葫蘆上現形而出.接著兩手一掐訣,從四面八方的巨響中,同時升起現滾滾而來的深黃色沙霧,隨之沙漠遮天蔽日,里面是不時隱有幡旗閃動.

灰氣中的修士一驚,急忙向下方也看了一眼,只見低空處同樣黃濛濛的一片,這沙霧竟將數里之廣的地方全都籠罩在了內.

藏在尸氣的玄王,面色蒼停下了遁光,用惡毒的眼神死死盯著巨大葫蘆上的黃袍大漢,後面的白色颶風和黑色魔云也流星趕月般的趕到了炫王的身後,毫不客氣的一左一右,正好將其夾在了中間.

"玄兄.先前你已經中了泰陽門宋大先生地一記至陽尺.還沒大成地天尸法體多半已受了重傷.現在又被我們三人圍在這里.你有何必負隅頑抗.只要你老老實實地吐出天尸珠.再讓讓我等種下禁制.也不是不可以給你留條性命地.畢竟炫燁兄和我等交往也有些年月了.若就這樣魂飛魄散.黃某還真有些不忍地."那名黃袍大漢.不溫不燥地說道.

"狂沙上人.我就知道是你.從出古墓地那一刻時.我就隱隱覺得有些不自在.看來從那時起就被你盯上了.布下這個圈套引我出來.你們謀劃了很長時間吧.還真有耐心.竟真一直監視本王十年之久.如此地處心積慮.本王中此圈套倒也不冤枉.不過.你們真以為憑一個小小地黃沙陣.就能困住本王?"炫王到了此種時候.還鎮定異常.臉上絲毫不見亂之色.冷冷地說道.

"看來黃某先前地話是算白說了.炫道友就不要怪黃某手下無情了!不過.這一次我們還真沒料到.下竟然將如此重要地天尸珠隨身帶在了身上.否則.也不可能讓你跑到此地了.另外.忘了告訴道友.在下為了能確保這次計劃完美建功.特意將天石姥姥地搜集百余年煉制成地藍晶神砂借了小半葫來.並已經混在了四周地落魂沙中了.道友若是寄希望用土遁術而逃跑地話.根本是癡心妄想地事情."黃袍不知出于什麼動機.竟然不動聲色地說出了此事.

""藍晶神砂!此神砂天石姥姥視若性命.會借你半葫!你地牛皮.也吹地太大了."炫燁王面色先是一變.但隨即想起了什麼.一臉不信地譏諷道.

"嘿嘿……"狂沙上人聞言.只是冷笑不已.竟未在開口分辨.這反讓炫王心中一凜.臉色陰沉地越厲害了.

說也奇怪.不知是這三人害怕炫王臨死拼命.還是另有什麼打算.明明大占上風也堵截住了老魔.三人卻始終圍而不動.並未有馬上動手.

而炫王見此,是樂得如此.

他前方逃遁時,早已將求救的傳音符了出去.想必援兵不久就會將至.自然是能拖一會兒是一會兒.

四人間,一時寂靜無聲的僵持起來.

不過,除了這四人外,被這黃沙困住的還有第五人,自然就是一時不防同樣被裹進大陣中的韓立.

韓立心中暗自郁悶,在一旁一言不的,希望盡量不要要引起這三人的注意,好等一會兒拼斗起來時,再設法偷偷破禁溜走.

不過,這個如意算盤無法打響了.因為旁邊的黑色魔云中突然傳來一句尖尖的話語.

"這個小輩在這里有些礙事,在辦正事前,先將其解決掉算了."藏在魔云中的不知名老魔,竟然就對韓立動了殺

.

"也好.省的一會兒礙手礙腳的!"葫蘆上的黃袍大漢,只是面無表情的掃了韓立一眼,就絲毫興趣沒有的淡然道.

韓立聽到這話,心中惱怒之極.看來這後一次的解封不用也得用了.否則小命就要不保.這一次還真是受了無妄之災了.

眼看那魔云中一聲微微興奮的尖笑聲傳出,接著魔云一陣輕輕的翻滾,一副就要對他出手的樣.

韓立不再遲疑了.兩手當即一掐訣,口中一聲低沉咒語聲傳出,面孔上隨後浮現出一張綠瑩瑩的鬼臉出里,接著鬼臉飛變形轉換數遍,就從韓立身上飛射出五團雞蛋大小的綠光,一閃即逝的憑空消失了.

而這時,對面云中的老魔也已經出手了,只見魔云一小部分一陣凝聚變形,忽然幻化成一只黝黑巨蟒,大口一張,身形猛然射出,向韓立狠狠的撲去了.

無論葫蘆上的黃袍大漢,還是藏身颶風中的天風真人,都沒有對同伴如何虐殺小小的築基期修士有什麼興趣,只是炫王見到此幕,卻眉梢微微一動,臉上露出一絲異樣之色.

眼見巨蟒一下到了韓立頭頂,一口咬下,韓立卻二話不說的一揚手,一道金弧脫手射出,正好擊在了巨蟒的大口之中.結果此蟒身一抖,龐大軀體一個翻滾後,就馬上潰散消失了.

隨後韓立身上法力略一運轉,一股驚人的磅礴氣勢散而出,渾身青光閃動,靈氣盎然.

"四位道友在此拼斗,自行其事就是了.又何必非要將韓某牽扯進來,在下只是路過罷了."韓立隨手散了巨蟒後,望著這幾位老魔,不動聲色的說道.

黃袍大漢等位老魔大驚,面色大變的同時盯向韓立.

此刻他們已看不出來,這位湊巧被困在陣法中的修士,竟然是和他們同階的存在.只是先前不知用何秘術竟瞞過了他們的耳目.

對方倒底有何居心?是湊巧還是另有企圖的跟蹤過來的?

三老魔各懷鬼胎,一時間怔在了那里.

炫王同樣心中震動.他雖然一眼就看出來,韓立就是拿走那金剛罩的修士,應該有些手段是.但同樣沒想到,對方真正修為竟然如此之高,神色也陰晴不定起來.

韓立卻用神識將附近的黃沙禁制匆匆查看了一遍,眉頭微微一皺,這些黃沙禁制還真有些神妙在其內.若是強行破陣可是要大費一番手腳的.

心中這樣思量著,韓立沖那葫蘆上的大漢平靜的說道:

"幾位道友應該聽明白在下剛說的話了.韓某不會插手你們的恩怨,但給我讓開一個口,放韓某出去."

"不知道友貴姓,為何會來雪嶺山脈之中."黃袍大漢面猶豫了一下,緩緩的問道.

"在下姓韓,到此山脈只是路過而已.道友對這答案可滿意!"韓立聲音一冷,有些不耐起來.

他的解封時間就這一點點,可沒時間和對方兜什麼***.

"打開禁制,放道友出去.這恐怕不行.我們這黃沙陣布置不易,一旦松開禁制.恐怕就讓對方趁機逃之夭夭了.不如道友暫且忍耐片刻.等我們滅殺了老魔,再放道友出去如何."黃袍大漢臉露為難之色,眼珠微轉一下後,如此的說道.

"嘿嘿!韓道友若是信他們三人的話,是自尋死路.這三人如是滅殺了本王,為了不爆露他們的丑事,下一刻肯定會對道友動手的.道友若是明智之人,還是和本王聯手破陣的好.這里離本王的洞府也很近,只要助我破除了此法陣,逃到了那里.這些人就不足為懼的!本王也可對心魔誓,一定重謝道友的."炫王卻突然神情肅然說道.

韓立神色不變,雙眉微微的一挑,黃袍大漢聞言,卻臉色驀然陰沉下來.

"道友好思量清楚其中的利害關系,再做決定.若是你幫這老魔出手,就是與我們三人作對.可就別怪我三人辣手無情.連你一齊對付了.你看清楚雙方的實力,在我們這黃沙陣中,就是你二人聯手終也難逃落敗身亡的下場.道友不會想和此老鬼落一起隕落吧吧?本人的條件也很簡單,只要韓道友在此逗留一小會兒工夫,什麼都不用做.到時自會放道友安然離去.本上人同樣也可對心魔下此毒誓的!"黃袍大漢半威脅半拉攏的說道.

(第二!汗,咱再也不喝酒了.結果一到晚上碼字時,頭都暈乎乎的,不知不覺的在電腦前睡了兩三個鍾頭,等醒來一看,四五點了.頓時咱什麼酒勁兒都醒過來了.趕緊將這一章趕了出來.這一章的有點晚了,大家見諒一二哦!)(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6***,章節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九百七十三章 冥河之頁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九百七十四章 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