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九百一十五章 一戰驚魔  
   
第九百一十五章 一戰驚魔


立渾身電弧狂舞的浮現在數丈遠地方,身上的金弧奪\|同雷神降世一般,附近魔云一個照面下,就被清蕩的干乾淨淨,露出十余丈大小的一塊空間,竟將老反客為主的籠罩在了其內,身形暴露無疑.

"啊!"青袍老不由的一聲低呼,隨之意識到事情不妙,當即身上靈光閃動,就要慌忙的遁離此地.

但是韓立既然冒險用雷遁潛到了此地,又怎會輕易的放對方離去.

身形一晃之下,人就帶著一連串幻影欺身到了老身前處,兩只手齊揚,一道紫色火焰和一抹金光同時激射而出.

青袍老見韓立身形如此之,大吃一驚,顧不得其他的事情,急忙一張口濛濛出,橫在了韓立和老之間.

紫色火焰一閃後,不客氣的擊在了光牆之上.

"茲啦"一聲輕響,

紫色寒氣在光牆上迅蔓延開倆,一層厚冰飛的覆蓋了整座光牆,將那青色古盾一下冰封在了其內.

"這是什麼功法,怎麼如此霸道?"老不由自主的驚駭起來.

另一道金光隨之也激射而到.

"噗"的一聲輕響,金光在冰牆一閃即逝的不見了蹤影.但馬上一僂金芒又在老面前乍現而出.

青袍老一個激靈.身形幾乎下意識地向一側拼命一閃.

馬上.他只覺肩頭一涼.一股難以忍受地劇痛傳來.

他驚懼地急忙側目一瞥.只見自己地一條手臂竟已被金光切落下來.而若不是反應夠.恐怕級就已掉落了.

那道金光一個盤旋後沖高空射去.赫然是一口寸許長地金色小劍.

而他再回後.現面前冰牆上現出一個小小地孔洞.實在銳利無比.竟如同無物般地直接洞穿冰牆和其古盾所化地光幕地雙層阻擋.實在讓人難以置信.

老卻顧不得驚歎.此時正是驚怒之極.

他飛的一道符箓打在身上,稍一止血後,就咬牙切齒的瞅向前方,想要將韓立碎尸萬段.以報斷臂之痛.

但其目光掃過之處,前方卻空空如也,韓立竟蹤跡全無了.

"不好!"老見到此幕,心中一沉,一層寒意從心底深處湧出,顧不得再尋找韓立的蹤影,一只手就飛的掏向儲物袋,想要取出一件寶物護住全身再說.\

但是卻已經遲了.

青袍老背後傳來一聲低不可聞的悶聲,隨後其護身靈光被什麼東西一擊而破,一只紫焰包裹手掌,迅雷不及掩耳的從背後洞穿胸膛而出,紫色寒冰瞬間彌漫起整個身軀,將其活生生的冰封其內.

老只覺針刺般的刺痛默然遍布全身,身形就無法動彈分毫了,心中大為恐懼起來.

而這時,詭異轉到其身後的韓立,絲毫沒有留手之意.

袖袍毫不遲疑的輕飄飄一拂,一張金色電網從頭罩下,電弧閃動爆裂之處,紫色冰塊寸寸的碎裂開來.而一個黑光籠罩的嬰兒,頓時從碎冰中激射而出,一閃之後,就要慌慌張張的瞬移離開.

但是早有預料的韓立,口中一聲冷喝,電網光芒大放,老元嬰瞬移過後,竟一頭紮進了金網之中,無法從網中脫離而遁.

韓立嘴角寒意一閃,兩手一掐訣,頓時金網驀然一縮,然後驟然爆裂開來.

老元嬰,就此在金芒閃動中,化為了無有.

從老出手偷襲韓立,到韓立毫不留情的反過來滅殺青袍老,只是片刻的工夫.黃袍大漢等方尖山二妖,根本來不及救援分毫.

眼見韓立就如此輕易的擊殺元嬰中期的同階老,二人同時心中大駭之極,臉色同時白起來.

黃袍老不及多想的嘴唇微動,傳音幾句,接著和那颶風中天風真君,顧不得再繼續圍攻炫王,猛然將法寶一收,二人同時向後倒射進了沙霧之中,身形隱匿不見了蹤影.

炫王在重傷下,剛大處下風,但以尸王之體的堅韌,挨了幾記法寶攻擊後,但總算安然無恙的應付下來了.不過,此刻的老魔瞅向韓立的目光,卻帶有一絲異樣之色.他心中震驚之余,隱隱有些不安起來.

他自付若是沒有身受重傷,並且身處陵墓之中,也絕無法像眼前之人這般舉重若輕的滅殺一名同階修士,甚至連元嬰的都滅殺的一干二淨.

無論韓立的神通還是手段,都令老魔心中微寒.

"難道此人是元嬰後期修士不成?"炫王如此的想道,重打量了一眼韓立,但的

嬰中期修為不假.那這說明這貌似青年的修士,修T太驚人了,竟直追元嬰後期的大神通.

老魔想到這里,微吸了一口涼氣.幸虧當初只派化身去尋覓這人,若是他不知情的親自為金剛罩追殺這人的話,恐怕十有**要倒了大黴.

而他自從回到山脈中後,就無法再感應那兩個化身.看來已經被對方擊殺了.

炫王心中有些忐忑不安,下意識的將那兩名化身的失蹤,歸倒了韓立頭上.

他猶豫了一下,正想出聲和韓立說些什麼時,四周的法陣卻突然出現了驚人的變化,一下將其注意力吸引了過去.

只見原本黃濛濛的沙霧,驀然顏色大變,昏沉之中沙浪消失不見,反而若隱若現的現出剛困住韓立飛劍的那些烏黑沙粒,這些沙礫不想黃沙這般稠密,但一個個閃動著陰寒的烏光,密密麻麻的遍布沙霧之中,顯得詭異之極.

而隨著這些黑色沙礫的出現,鬼哭狼嚎之聲大起,轉變成了黑色的沙霧,氣勢洶洶的向中間擠壓而來.

"不好.狂沙老鬼竟將所有的落魂沙都放了出來,摻進了禁制中.道友,這些落魂沙決不能用普同法寶抵擋的.只能依靠自身修為硬接了.不過他驅使如此多落魂沙,法力肯定有些勉強,絕不會持久的.只要撐過幾輪猛攻,就可無事了."炫王面色一凜下,急忙沖韓立大聲招呼道.

現在他和韓立算是困在了一條船上,自然不希望這位神通如此大的幫手出什麼意外.先前見韓立用那金色電弧破過此沙一次,但這次如此多的落魂沙一齊攻來,他可不信韓立還能僅靠那些電弧,就能抵擋過去的.

"落魂沙?此沙陰氣如此之重,看來是用精魂祭煉出的法寶了.怪不得能有如此大的聲勢."韓立漂浮在空中,喃喃的自語道,臉上卻面無表情的樣,竟絲毫戒備的動作都沒有.

炫王見此,心中有些詫異.但眼看黑色沙霧就要剩余的空間淹沒起來,也顧不得其他了.

他一張口,一團團拳頭大灰白色尸焰噴出口外,眨眼間凝聚成一個巨大的火團,將其罩在了其內.

也只有他苦修了無數年月的萬年尸焰,可以抵擋這些落魂砂的圍攻了.

而就這片刻的耽擱,這些黑濛濛的沙霧一下就將老魔淹沒在了其中.

尸焰,黑光瞬間交織閃動,不時出轟隆隆的爆裂聲,激烈之極.

這時,韓立身形卻在空中往中心處緩緩的退去,片刻後,眼見退到退無可退的地步後.韓立雙眉一挑光從袋口中飛出,一個盤旋後落在了身前,現出一只烏黑小猴出來.

此猴數寸大小,滿臉的不情願之色,正是原本在金剛罩中煉化尸焰的啼魂獸.此獸被韓立強行用神識召喚了出來,打斷了修煉,自然心情大壞.

但是片刻後,啼魂獸大鼻嗅了幾下,目光朝四下一掃鋪天蓋地壓來的黑色沙霧後,臉上頓時露出了歡喜之色.

當即不用韓立神念催促,它就兩手一捶前胸後,口中出低沉的長嘯聲,身上黑色刺芒閃動不已,身形一下狂漲起來,化為了一只十余丈之高的巨猿,背後的鬼臉圖案立刻清晰可見,身軀扭動間猶若活過來一般.

無論暗藏在沙霧中伺機而動的黃袍大漢二人,還是正拼命抵擋落魂沙的炫王,一見此猿如此驚人的現身而出,都不禁心中暗驚.

他們正在思量,韓立此時放出這神秘靈獸來,倒底是何用意時,巨猿已然大鼻哼,大片黃霞從鼻中飛出,一個環繞後,霞光萬道的將韓立和自己護在了中間.

黑色沙霧終于氣勢洶洶的壓上,但鋪天蓋的沙霧一接觸黃霞,立刻冒出大股的濃稠黑氣,被霞光席卷入了其內.

黑氣一去,那些黑芒閃動的沙礫頓時在沙霧中顯露無疑.巨猿見此,毫不客氣的大嘴一咧,竟噴出一道金燦燦的光柱出來.

光柱所照之處,霧落塵埃,所有黑沙絲毫反抗沒有的被狂吸而入,直接攝進了巨猿的大口中.

轉眼間,黃霞和光柱幾番掃蕩後,黑色沙霧被沖擊七零八落,陰氣潰散,根本無法近韓立的身前分毫,而被啼魂獸吸納了大量陰氣和黑沙後,附近的沙霧竟漸漸由黑轉黃起來.

藏在沙霧中,欺身到附近的狂沙上人和天風真君,則不禁張目結舌起來.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九百七十五章 半年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九百七十六章 靈山昆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