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九百二十二章 噬真合元決  
   
第九百二十二章 噬真合元決


韓立來說,突然打亂計劃,去一個一點都不了解的:沒有呆在白露書院合適了.

可是眼前女修給出如此好的條件,他一位散修一口回絕掉,還非要加入白露書院,恐怕這邊的魯大先生非得疑心大起不可.如此一來,對這位突然出來攪場的華蓮仙姑,韓立自然暗自直翻白眼,心中連連腹誹.

"不瞞華蓮前輩,晚輩對皇清觀實在知道的不多.但貴觀既然是女觀,想必在功法還是修煉手段上,對我等男修來說有些不合適吧."韓立心中飛思量下,終于找出了一個似是而非,勉強可以說通的理由.

"原來韓道友擔心此事!這一點無須擔心的.我們皇清觀其實只是三皇觀中的一脈分支,另外的皇陽觀,皇聖觀卻都是男修主持的道觀.男修的修煉法門根本不缺乏的.而且我觀道友身上並沒有天生的浩然之氣存在,拜入白露書院門下還要重培養此氣,比起我等的修煉功法來說,恐怕難三分.當然儒門功法若是大成,在浩然之氣輔助下,神通遠非一般道家功法可比的.不過對于韓道友來說,談這些也太早了一些.莫非韓道友,真的瞧不上本觀不成?"華蓮道姑微然一笑,不慌不忙的說道.言語里卻不敢對儒門有絲毫不敬!

"華蓮道友說的有理.我們儒門功法,前期的確要比道佛兩家花費時間稍多一些.韓小友,以你的條件還是拜入皇清觀門下修煉加合適一些.華蓮道友既然答應照顧你一二了.你在皇清觀門下,築基希望倒也並非一絲沒有地."魯大先生也從容的開口了.

聽到這些話,韓立心中無語.

看來真的無法避免要改換原訂目標了.否則再堅持下去,這位魯大仙師不起疑怪了.好在皇清觀也在玉田山靈脈之地內,自己多加小心一些,應該不會出什麼意外的.

心中這般想道,韓立也只能捏著鼻自認倒黴,表面上還作出了微微興奮的神情:

"既然兩位前輩都如此建議,想必不會錯的了.那晚輩一切都聽二位前輩的安排!"

聽到韓立如此識趣的話語,年輕道姑終于滿意的點點頭,魯大先生只是微笑不語.

而嚴姓儒生雖然希望韓立能拜入儒門之下地.但見韓立自己都沒有反對此安排.不好說什麼了.

韓立地事情一定.接下里魯大先生和道姑三人.閑聊了起來.不過他們所聊地內容竟不是修仙界地奇聞異事.而是當今大晉朝政上地一些得失利弊.這讓韓立聽了一陣地納悶.

儒門也就算了.畢竟他們宗旨本就講究入世地一套.議論朝政並不奇怪.可這皇清觀地出家道姑.竟也同樣不卑不亢地議論這些事情.實在讓韓立一陣地詫異.

難道和皇清觀和儒門一般.也是入世地修仙宗門.韓立不禁如此地思量起來.

三人在廳堂內交談甚歡.但是過了一會兒後.門外傳來了腳步聲.接著一聲有些稚嫩地話語從門外傳來.

"啟稟師祖.弟已將遵命.將庫房地紫精銅帶來了."

"哦,既然如此,就將東西送上來吧."魯大先生一聽此言,不加思索的說道.

"紫精銅"韓立心中一動.這東西可是煉制頂階法器甚至法寶上佳材料,對他來說也許不算什麼好東西,但對眼前地二人來說絕對是珍稀難得之物.

正思量間,屋門被推開後,一個十一二歲,白白嫩嫩的童,手捧一個大紅托盤走了進來.托盤上蓋著一層銀色錦緞,鼓鼓囊囊地,似乎盛滿了什麼東西.

恭敬的將托盤,往華蓮仙姑和魯大先生之間地桌上一放,童就立刻後退了幾步,束手而立.

"下去吧.這里現在不用你在一旁伺候著."魯大先生看了童一眼,不動聲色的吩咐道.

那童立刻答應一聲,深施一禮後,倒退著出了屋.

然後魯大先生看也不看,將托盤直接往華蓮道姑身前一推.

"華蓮道友,這就是你相借地紫精銅,請收好了.貴觀這次四處搜尋材料,看來真打算煉制一件重要的寶物了.就不知是頂階法器還是法寶了."魯大先生笑了笑,仿佛隨意的說道.

"煉器的事情,晚輩也不甚清楚,晚輩也是奉四師叔之命行事的.前輩若想知道些詳情,不訪直接向四師姑問下了.想必會如實相告的."道姑遲疑了一下後,卻露出抱歉之意的說道.

"不用多此一舉,老夫也是隨口一問罷了."魯大先生一聽這個"四師姑"之名,臉色微變了下,隨即打了個哈哈的應付過去了.

華蓮仙姑嫣然一笑,伸出白皙的玉指,將托盤上的錦緞一挑,露出紫光燦燦的一堆金石來.

看著眼前整盤的紫色銅精,道姑臉龐上露出一絲笑容,口中稱謝一聲後,從腰間將摘下一只儲物袋,霞光席卷一下,將這些材料全都裝進了袋中,小心的收好.

此行目的全都達到,年輕道姑再和魯大先生二人聊後,終于起身告辭了.

魯大先生沒有多加挽留,當即召喚來一名童,給道姑引路帶出書院,韓立自然也同樣向二人恭謹的告辭一聲,隨此女出去了.

韓立二人的離去,讓廳堂內瞬間安靜了下來.

嚴姓儒生和魯大先生一時間竟沒有交談一句,只是靜靜的做在椅上,互相默然不語.

特別是嚴姓儒生,是神色不定,似乎在思量些什麼..

"你准備的怎麼樣了.要對付牛天德那魔頭,只有助我修成'噬真合元決’,我有七八成地把握滅掉此魔.現在萬事齊備,你不會後關頭,又憐惜自家的性命了吧?"魯大先生終于開口了,但聲音低沉,毫無感情.

"哼!只要能報滅族之仇,嚴某一介殘軀又會憐惜什麼.我唯一憂慮的是,倒是魯兄一旦神通大成,卻畏懼那老魔凶焰,反而不願去招惹了那在下不是白送了性命."嚴姓儒生臉色一沉,森然的說道.

"嘿嘿!嚴兄怎麼對魯某這般沒有信心.我不是說過了嗎?一旦你以身助我修成此神通,你一身的浩然之氣,自然被我繼承了過去.其中必定暗含你的滿腔怨氣.我一日不除掉那位牛天德,就一日無法將這些浩然之氣真正化為己用的.為了嚴兄身上的這股醇厚的浩然之氣,在下也一定會守約滅殺此魔的.況且,嚴兄覺得除了我之外,還有什麼修士能助你滅殺此獠,並絲毫不怕那黑陽宗地報複."魯大先生卻絲毫沒有動怒,反而不慌不忙地說道.

"你說的不錯.我縱然這些年也蓄意交接了一些修士,其中魯兄雖然不是其中神通大,修為高的,但是也只有你需要我的幫助,願意替嚴某報此滅族之仇的.招惹黑陽宗地魔修.其他的人不是根本無法做到,就是願為我一介凡人,去招惹十大魔宗地修士."一說到滅族之仇,嚴姓儒生驀然兩手握拳,指甲深深刺入手心中而不自知.

"這是自然之事.那牛天德很為黑陽宗外事執法,其實一般小宗門敢招惹的.我們儒門原本就和魔道水火不融,卻沒有此顧慮的.而且為了顯示魯某的誠意.這五年間,我對嚴兄幾乎是有求必應,這也足以顯示在下的心意了."魯大長歎了一口氣,又說了幾句.

聞聽此言,嚴姓儒生臉沉似水,冷冷的望著魯大先生,始終不再言語了.

"好吧.為了讓嚴兄心中放心.在下可以面對聖賢之像,下鎖心咒.以後若是無法做到地話,浩然之氣將無法寸進分毫了."半晌之後,見嚴姓儒生仍沒有松口的意思,魯大先生只好苦笑一聲,無奈地說道.

"好,有此話就行.嚴某將不惜此軀,助魯兄修成神通.不是嚴某不願相信魯兄之言,而是嚴家滿族就只剩下嚴某一人芶活人世,在下不得不慎重一些的."嚴姓儒生這長出了一口氣,臉上肌肉抽蓄一下後,木然地說道.

"嚴兄的為難,在下自然也能理解地.修煉就安排在一個月後開始,在這一個月內,嚴兄好安排好後事,然後再來書院找我."魯大先生擺擺手,冷靜的說道.

嚴姓儒生點點頭,屋內再次陷入了沉寂中.

"對了.這次皇清觀的人,為何一定要帶走姓韓小.煉器的弟,難道不能在書院隨找一個嗎?"嚴姓儒生忽然間提起了韓立.

"魯某只是順水推舟而已,這一次皇清觀煉制的寶物應該非同小可.除了她們本觀的煉器師外,甚至連煉制材料的人手都不足.雖然皇清觀也可以向我等書院相借低階煉器弟.但肯定不放心的,還不知要如何多加提防呢.現在有這位懂些煉器的韓小友突然出現,並且還未加入任何書院,自然直接收攬門下再加以驅使了."魯大先生似乎知道些什麼,不以為意的淡笑道.

聽到這里,嚴姓儒生總算放下心來.否則真有什麼不妥,回去面對老友可不好交待的.

而與此同時,那位華蓮仙姑用一塊錦帕狀法器帶著韓立,禦器飛行著,直奔遠離幻云峰的另一座稍矮些的山頭.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九百八十二章 煞魂絲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九百八十三章 銀翅夜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