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九百三十三章 劍鳴  
   
第九百三十三章 劍鳴


柱南將軍!原來大人是大晉赫赫有名的八將軍之一,敬了.//"聽到那名豔麗女是曹夢容師姐,韓立只是客氣的點頭示意一下,但聽說一旁氣勢不凡的男身份時,臉上卻不禁有一絲動容.

雖然他對大晉朝廷了解的很少,但大晉現出名的一些高官,他還是知道一二的.

八大將軍,這幾乎代表了大晉朝廷所能掌控的一大半軍事力量.每一人都統領百萬虎狼之師的軍隊,鎮守一些邊塞重城的.

不過韓立知道這"八將軍"之名,可不是關心凡人世界的事情.而是據說這八大將軍中,其中除了兩三位是皇族自己的親信外,其余之人都是和修仙界幾大勢力有些關系的,甚至其中幾人根本就是這些勢力親手扶持起來的.即使大晉皇族也無法輕易動他們的.而這位柱南將軍既然不是皇族之姓,想必也是和某一勢力有關系的.

"聽夢容說,先生也是修仙之人.在下一介凡人,怎敢在先生面前托大."中年人笑了起來,沖韓立拱了拱手後,平和的說道.

韓立自然知道,對付說的只是客氣話而已.

以對方身份,也許元嬰級別的修士還無法多接觸到,但是結丹期修士卻不難招攬的.而他以前給曹夢容顯示的修為,只是煉氣期的境界而已.對付對他這麼一位"小修士"都這般地客氣,這人還真不是一般之人.不過此人帶隊進京,為何身邊沒有高階修士同行?這膽也真是不小.

心中這樣想著,韓立口中同樣謙遜的說道:

"不敢,王將軍太客氣了.將軍的威名,即使我等散修,也早已耳聞的."

"韓道友,我聽說你曾經指點過曹師妹一段時間的修煉,結果讓師妹竟然短短數年內,就進階兩級.我師傅知道後,都一個勁兒的誇師妹的機緣到了.還說韓兄大有可能隱瞞了真正的修為境界.同階修士決做不到這等不可思議的事情來的.如今,韓道友身上靈氣全無,明顯精通斂息之術.看來家師之言倒沒有說錯."王小姐抿嘴一笑,大有深意地說道.

"真是如此!韓兄.你地修為倒底是……"曹夢容也從見到韓立地欣喜中清醒過來.仔細打量了一眼韓立後.無法感應到法力地波動.臉上不禁露出了驚容.

"韓某當日遇到變故.身負重傷在身.修為一度跌落地厲害.現在略微恢複了一些.並非存心欺瞞曹道友地."韓立微微一笑.從容地回道.卻絲毫沒有想說出真正修為境界地意思.

"王小姐"眨了眨一雙美目.又仔細察看了一遍韓立.結果還是無法從韓立身上感應到什麼.心中吃驚之余.臉上卻嫣然一笑起來:

"這麼說.韓道友真是前輩了.師妹當日和前輩平輩相交.前輩不會怪罪吧."

"什麼前輩不前輩地.在下只是大晉一介散修.對此可並不看重地.我當日承蒙曹道友相救.繼續平輩交往就是了."韓立搖搖頭.不以為然地說道.

曹夢容聽了這番話.原本陰晴不定地表情.終于回複了正常.當即雙腮泛紅地默認了韓立此言.

"原來韓先生真是法力高強的前輩高人,王某雖然是一位凡人,但也喜歡交往仙師之流的.我觀先生好像也是要去京城的,不如一起上路如何?"一旁地中年人,一等愛女和韓立說完話,竟非常坦然的出邀請道.

"一起上路!好吧.那在下就打擾了."韓立略一沉吟,就痛的答應了下來.他正想找一位熟悉晉京的人,好好了解一下拍賣會的情況.

以眼前這位的顯赫身份,即使不是修仙者,也應該知道不少詳情的.

于是接下來,韓立和二女略微交談了幾句,並知道了曹夢容之父這幾年官場順利,從一個區區縣尉被調到了京城擔任了一名武官.雖然品級只沒有真正調整多少,但能從地方掉到晉京來,自然是高升了許多.

當不過日曹父進京時,曹夢容閉關修煉到關鍵時候,就沒和其父一起入京.

這一次這位王師姐和其父路過她住處,曹夢容正好閉關出來,自然隨自己的這位師姐一起進京了.

韓立對自己這幾年的經曆,只是聊聊幾句帶過,只說自己在某處隱居養傷了.近剛出山的.

這當然沒有什麼好細說地了.

曹夢容二女,倒沒有疑心多問什麼.畢竟韓立當初從冰封中出來的情形,任誰一看都知道元氣虧損肯定厲害,絕不是寥寥數年就能複原的樣.

這時,下面茶鋪里的伙計送上來了一壺好茶,韓立和兩女稍再

句,就悠然的品嘗起來.

品完茶後,中年人終于開口了,竟和韓立聊起了一些府中收藏地古籍殘本,完全看不出來此人真正身份是一名鐵血武人,被人當成一名窮酸秀,倒是大有可能的.

不過這位柱南將軍,說話始終溫文爾雅,含笑而語,氣度著實不凡.韓立也不禁對其印象大好,憑空生出幾分好感出來.

再加上他雖然對什麼詩書不敢興趣,但當年為了尋找一些上古丹方和功法秘術,也翻閱過無數地上古典籍,知道的一些密聞密事是不少.隨口說出幾件出來,都讓這位柱南將軍不禁嘖嘖稱奇,大頗感興趣地追問不停.

結果短短級幾句說過後,韓立和中年人竟相談甚歡起來.反將兩女冷落到了一邊.

王小姐見此,轉臉沖曹夢容苦笑一聲,暗自有些郁悶了.

她這位父親大人什麼都好.就是平常喜愛收藏古書古玩,並對一些蠻荒上古時期生的各種傳聞密事尤其感興趣.現在這位"韓前輩"似乎對此知道地不少,一聊起此等事情來,竟大有知己之感了.

曹夢容卻沒有什麼太多的意見,只是文靜的坐在一旁聽著二人的談話,目光偶爾在韓立臉上掃過後,又飛的收回,竟有些躲閃之意..

王小姐秋波流轉間,見到此情景,心中有些好笑.

通過這一路上和這位曹師妹的交心相談,她倒是隱隱知道這位小師妹心中的一縷情思,似乎已纏在了眼前之人身上.平常和她說起此人來,也是一臉紅暈,年年不忘的樣.

這讓王大小姐,一直以為這位"韓道友"生得如何的英俊瀟灑,以至于平常對一干同門師兄不冷不熱的小師妹,竟用情如此之深.但是今日一見韓立其人,實在讓這位大小姐搖頭不已.

眼前這名叫韓立的散修,實在和英俊瀟灑扯不上半點關系.只能說是長的太平凡.而且對方十有**是一名築基期修士,壽命也遠非小師妹這樣幾乎築基無望的低階修士大不相同,實在不是小師妹的良配啊!

這位王小姐一邊暗自思量著,一邊在考慮著是否要做棒打鴛鴦的晦氣事.

在她眼中,韓立縱然修為比其高一些,但她身為柱南將軍之女,想要讓對方知難而退,倒不是太難的事情.實在不行,去求府中的兩位結丹期供奉出面,對方還不得乖乖走人.

"原來如此,當年天地乾坤巨變,竟然是因為空間裂縫不穩,讓異界妖魔入侵人界所至.王某還真是頭一次聽到這種說法,在下府中的兩位結丹仙師,都從未二話王某說起過此事,韓兄還真是無所不知啊!讓在下大開眼界了.

不過,我還有一事不明,想請教一二的.上古傳說中有一座叫'昆吾’的仙山,據說是天上真仙居住之地,當年……"這位柱南將軍似乎談興未盡,剛問清楚一件事情後,還問些什麼時,對面坐著的韓立,驀然從體內出一聲龍吟般的清鳴聲,雖然聲音不大,但是在座之人,卻個個聽的清清楚楚,不禁都面露驚容的望向韓立.

韓立則神色大變,身上青光一閃,整個人就豁然在椅上消失不見.

二女嚇了一跳,忙抬四顧,這現韓立詭異的出現在了茶棚之外,正在入口處抬向天空望去,同時面露一絲凝重..

"韓道友出了何事?你體內的莫非是法寶,你是結丹期修士?"王小姐喃喃的問道,臉露震驚之色.一旁的曹夢容,卻兩只手死死的揪住手上的一塊手帕,臉色有些白的望著韓立,一語不.

"沒什麼,剛感應到了一位故人從空中飛遁而過.可惜遁太了,是無法追上了.至于剛的聲音,的確是在下體內的一口本命飛劍在作怪.讓王將軍和兩位道友見笑了.不過這樣一來.在下恐怕無法和幾位一起上路了.在下有要緊之事,先告辭一步了."韓立神色很平靜了下來,當即轉身沖中年人和二女一抱拳,面帶歉意的說道.

隨即不等他人說些什麼,人就一跺足,化為一道丈許長青虹,破空而去.

這一幕,正好被附近幾個剛剛從另一個茶鋪出來的商販一眼看見,當即慌得這幾人馬上跪地叩拜,同時口中大聲的嚷嚷道:

"仙師,是一位仙師大人剛剛飛天了……"

"就從那地方飛走的……"

附近的茶鋪都一陣的騷動,眾人全都湧出了茶鋪.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九百九十一章 紫霧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九百九十二章 毒聖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