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九百四十二章 玉佩  
   
第九百四十二章 玉佩


瀾聖女顯然也不想在弄錯人情況下,無故招惹一個家,有些退讓的說出這番話來.//

"條件?"韓立目光在此女身上冷漠的一轉後,臉上毫無表情,看不出在~什麼.

"是要是道友願意的話,小女也可以直接付一筆靈石當做無心之過的歉意."林銀屏微揚下巴,平靜異常的說道.

"嘿嘿……,靈石就算了.韓立冷笑幾聲,也不說什麼的驀然反手一撈,單手一把將背後包裹抓了身前.

韓立這舉動讓附近幾人一怔,目光全落在了韓立手中之物上.

韓立倒也干脆,住包裹一角手臂一抖.

頓時一陣清鳴之聲響起,一把金光燦燦的帶鞘長刀出現在了地面上.此刀雖然尚未出鞘,但是上面閃動的耀目靈光及無故自鳴的靈性,任誰一看,都知道這是一柄珍稀異常的異寶.

怪不得,眼前之人對外人強行要看包裹如此的憤怒呢.換做他們被迫將自己心愛寶物強行在外人面前展示,恐怕心中都有些惱火吧.

林銀屏看到長刀,美目中還過一絲驚疑,有些不太相信的將神識全部放出,將這帶鞘長刀重檢驗了好一會兒,終于不得不確認此刀看起來一切都很正常,不像被施展了障眼法的樣.

葛天豪等陰羅宗修士見包裹中不是想象之物,互望一眼後,都有些尷尬起來.

這件事情看來.還真是他們弄出了一個大烏龍出來.幸虧剛沒有真和此人爆沖突.否則這個仇家可結地太冤枉了.

烏辟老道和丑陋和一本正經地不言笑一下.一副完全置身世外地樣.

"看來真是誤會了道友.實在是小女地不對.道友有什麼條件.銀屏一定會量力讓道友滿意地."天瀾聖女歎了一口氣.失望之色一閃即逝失後.就沖韓立地抱以歉意地說道.

"靈石什麼地.在下並不缺少.這樣吧.林道友腰間地玉佩倒也別致.送與在下如何?"韓立目光在天瀾聖女身上轉了一圈後.後落在了其環佩叮當地柳腰處.大出人意料地說道.

"玉佩?"林銀屏顯然大為地意外.詫異地將腰間那枚碧綠晶瑩地蝴蝶玉佩摘了下來.稍微凝望兩下.美目中滿是驚疑之色.

既然能帶在其身上地飾物.自然不可能是普通之物.這件蝴蝶形地小巧玉佩具有一定提神清明地效果.是一種比較罕見地輔助型法器.但是這種東西.對築基結丹級修士來說還算珍貴.但對元嬰中期地女來說.這點提神效果幾乎可以忽略不記地.

此女也是因為此物別致異常,且貼身攜帶有些年月了,一直沒有換下的.現在韓立竟開口討要此玉佩,這是什麼意思?

林銀屏用兩根玉指輕巧地夾起這只有數寸大小的玉佩,臉露一絲躊躇.

"怎麼,林道友舍得此物嗎,要不就換一個吧.我看道友頭上地珠釵……"韓立目光閃動幾下,改口的樣.

"一件小小的法器,有什麼不舍得地.只是此物跟我有些年月,略有些感情而已.道友接著此物."林銀屏黛眉一挑,瞬間心中了決斷,將手中的玉佩直接扔給了韓立.

韓立抬手接住了射來地玉佩,感應手上之物的余溫,滿意地點點頭.一翻手掌,玉佩消失的無影無蹤.

接著,他又沖地上的金色長刀一招手,長刀一聲嗡鳴後飛入了手中.隨即一塊灰布從袖袍中躥出,眨眼間將長刀重包成一個長條形的包裹.

將此包裹往背後一放,韓立二話不說轉身就走,向坊市口處而去.

其他修士見韓立這般冷漠的樣,不禁面面相覷起來.

而林銀屏眼見對方真要離去,忽然間想起了什麼,櫻唇微張的多問了一句.

"現在我等都不知道友大名.道友能否將姓名賜教一二."

"海外散修厲飛雨!"韓立腳步絲毫沒停,但不帶感情的話語淡淡傳來,人則漸漸遠去.

"厲飛雨?葛兄,你們以前可聽過海外有這麼一個厲害的修士.這人面對我們這麼多人,竟然神色絲毫不變,一身神通應該非同一般是."林銀屏望著韓立的背影,目光微寒的說道.不知為何,雖然看過了對方的包裹,但此女心頭始終有一絲疑惑無法盡除,有些無法安心的感覺.

"林道友此問可讓在下為難了.要知道海外修士雖然也屬于大晉修仙界,但和我們內6修士一比,實際上自行一體的,也很少有修士踏足內6腹地的

外修士修為參差不齊,散修和大小勢力眾多.不身的修士,很難知道多少海外有那些深藏不露的大神通修士.當然出名的海外三仙這等早就享譽海內外的高人自然另外一說了."葛天豪雖然臉露為難之色,但還是盡心給此女詳細解釋道.

聽到這番話,這位天瀾聖女黛眉微鎖,知道不可能再追查下去了,只好將這名叫"厲飛雨"的修士,暫時~了腦後.

……

另一邊,韓立絲毫停留的沒有直接出了坊市,然後身形晃了幾晃,人就出現在了不遠處的一條街道上,混在熙熙攘攘的凡人中,步而行起來.

"前輩!沒想到你法力沒有了,單憑神識就可以騙過這麼多元嬰修士眼睛.連我在你變幻洞福天後都沒有現絲毫的異樣.晚輩佩服之極."韓立一邊走著,一邊嘴角泛起微笑的傳音道.

"這不算什麼,當你也將大衍訣後三層練成後,同樣可以近在咫尺的將對手玩弄與鼓掌之間的.若是本身再精通幻術的話,滅殺低階對手與無形間也並非難事."大衍神君卻毫不在意的說道.

"這倒也是.前四的大衍覺就已經如此厲害了.若能全部練成,我也無法想象神識會強大到何種程度了.可惜前輩雖然給了我第四層的口訣,在下卻一直沒有時間正式修煉的."韓立驚歎之余,心中有點無奈的說道.

"嘿嘿,你的靈根資質雖差,似乎在修煉大衍訣上資質不錯的樣.再加上還有養魂木這種奇物可以滋養神識.

將大衍訣全部修成並不會比老夫慢哪里去的."大衍神君卻很看好韓立在大衍決上的修煉.

"希望如此吧.不過,我有些不白.前輩為何會讓我想法取對方貼身的一樣飾物的.難道前輩另有什麼想法不成?"韓立有些不解了.

"哼!你說這位天瀾聖女為出現晉京,以後會輕易放過你嗎?"大衍神君沒頭沒腦的反問了一句.

"此女還能為,多半是為我進入大晉的吧.我連突兀人的聖獸分身和那件古怪小鼎一齊都進來虛天鼎中.這位天瀾聖女怎可能輕易放棄.以後多半還會四處在大晉尋找我吧.不過,此女竟然會和陰羅宗的人攪合到一起,看來以後的麻煩可不小的."韓立歎了口氣後,無奈的說道.

"這就是了.我昔年曾;修習過一種感應珠的煉制之法,可以借助對手氣息,在百里內感應到對方的存在.以後只要此女一進入你百里之內,就會對你進行警示,還能大概指出對方所在方向.這樣的話,此女以後對你有什麼不利.你也可以提早做些應對了.但是此物的效果不會持續太久,大約年許的時間就會漸漸失效的.不過這時間,足夠你在晉京的日里,暫時小心此女了."大衍神君緩緩的說道.

"原來如此,多謝前輩為晚輩考慮的如此周詳."韓立心中一喜的急忙謝道.

"老夫不是為你著想,只是不想在你替老夫煉制出傀儡出來,大意出什麼意外."大衍~君淡淡的說道.

韓立聞言微微一笑,也沒有多說什麼,人卻忽然方向一改,走進了附近的一各巷口中,然後人東一轉,西一拐,人竟然到了一個的孤零的荒棄破落院前.附近竟寂靜無一人

韓立這時停下腳步,臉色陰沉了下來.

"道友跟著我這般久,倒底意欲如何?"說完這話,韓立緩緩轉過身來,盯向了身後空無一人某處地方,目中閃過一絲寒光.

"厲道友真不愧為海外修士,竟然連老夫苦修的鬼影遁,也能看破.道友不必擔心.在下可沒有什麼惡意的."一個男聲音輕笑的傳來.隨即在那個地方綠一閃,一個人形綠影逐漸浮現出.

韓立眼皮一眯的仔細打量著此人.

這是一名滿臉奸猾之色的干瘦老者,下巴有著稀疏的幾根斷須,修為有元嬰初期,正一副胸有成繡之色的望向韓立.

"道友從坊市中就一路跟蹤在下,到底是何用意.難道不知道,這樣跟隨其他同道是一件犯了大忌的事情?我就是現在出手將你擊殺,也不會有人說什麼的."韓立臉上煞氣一閃,森然的說道.

"厲道友何必這般凶神惡煞,小老兒找上道友可是想誠心做一筆交易的.這筆交易可對道友和在下都有好處."小老頭嘿嘿一笑後,絲毫不慌的說道.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章 石傀儡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零一章 昆吾殿,靈寶閣,鎮魔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