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九百四十四章 寒髓  
   
第九百四十四章 寒髓


不可能,家師雖然比那賊修為稍差一籌,但怎可?救機會沒有."青年臉色煞白,不信的說道.

"哼,你知道什麼.別說一個元嬰初期修士,那人可是曾經滅殺過同階修士的狠人.你師父不及防之下被此人滅殺,毫不奇怪的.不過肖老兒倒底如何和你說的.再老實的和我們仔細說一遍."葛天豪冷哼一聲,沒有好氣的回道.

而這時,林銀屏將神識放出迅將此地搜索了一遍,突然柳腰一晃,人一下到了七八丈外的某處,伸手從地上吸起一物來細看下,臉色驟然難看起來.

"家師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將本命法盤交予晚輩,並約定萬一法盤出現異樣,或者一定時間後還不見他返回就立刻將那人事情向幾位前輩坦然相告,好及時救他脫離險境."青年喃喃的說道.

"不用說來,令師肯定已經出事了.這樣東西,是不是你師父使用古寶上的."林銀屏手一揚,一樣東西直接射向了青年.

年忙伸手接,看下後,頓時心中一沉.

這是一小塊黃木片,上面動著熟悉而微弱的靈光.正是小老頭那面木盾殘片.

"這是家師木盾上的.此盾堅固異常,防禦力是驚人,怎會被毀掉的."青年面色加蒼白了.

"林道友,看來兒已不再人世了.我原先聽你之言,還不太相信那人真有滅殺同階修士神通,但現在看來,這人似乎比預料還要厲害三分.肖老兒雖然只是元嬰初期修士,但是本身精通數種不凡遁術,可竟連求救之聲都沒有來及出就被滅殺了.可見此人神通已經不下于元嬰後期修士了.僅僅我們幾人,恐怕無法拿下此人的."葛天豪根本懶得理會青年,只是沖著天瀾聖女凝重地說道.

"怎麼,葛兄不會連貴宗宗之寶也不打算討回吧.鬼羅幡既然落在了這人手中,貴宗四長老十有**也命喪此人手上了."林銀屏峨眉一皺後,緩緩的說道.

"嘿!殺了我們陰羅宗長老.還奪了本宗至寶.別說他還不是元嬰後期修士.就算是真地.本宗也絕不會放過此人地.但是這人似乎和你們天瀾草原仇怨也不輕.否則林道友身為一族聖女.也不會專為此人滯留我們大晉數年之久地."葛天豪干笑幾聲.意有所指地說道.

"只要能滅殺=人.原先聖殿答應貴宗地條件.本人可以再加兩成.但是此人身上寶物.我們聖殿然必須先挑取一件."林銀屏紅唇輕抿一下後.忽然嫣然一笑地說道.

"三成.擒殺如此厲害地修士.本宗還不知道會損失多少人手.至于寶物.本宗原先就答應貴殿地.當然會再有他議地."葛天豪不加思索地說道.

"本殿可以答應此條件."林銀屏只是略一躊躇.就一口答應下來.

"很好.想必道友身為突兀聖女.也不會做出出爾反爾地事情.胡師弟馬上出傳音符.召集本宗在晉京地所有長老弟.全力搜尋此人.這人既然去了坊市.大拍賣會一定會參加地.這是我們抓住此人地佳機會.不過一切都要暗中行動.不要惹其他宗門修地士注意.低階弟千萬不要和此人動手.幾位長老若沒有聚集一起也不要貿然出手.拿下此人.其實將他引入法陣中一齊出手妥當地."葛天豪一轉身.向另外一名陰羅宗男修如此說道.

"房宗主那邊是否還要通稟一聲.畢竟四長老當初可是他派出去隕落地."此男修開口問道.

"自從上次修補鬼羅幡計劃只完成了一半,並且還出了四長老事情,房宗主已經讓大長老他們極不滿意了.聽說他現在正在閉關煉制一件厲害的寶物,就算現在立馬趕來,也無法趕上了拍賣會的.不過,到可以先傳音符給他.若是我們手沒有拿下此人.到可以借助他們這一系人手共同對付那人地."稍猶豫一下後,葛天豪點點頭.

于是仔細商量一番後,幾人當即起遁光離開了此地.當然了怕引起凡人騷動,他們在一升到空中後,同樣立刻隱匿了身形.

雖然說晉京有禁止修士飛行的規矩,但像陰羅宗這樣的大宗派修士,根本沒有將其放進眼中去.

……,

在同一時間,韓立正走在二十余里外的一條行人較少的街道上,用神識探查著袖中的小老頭儲物袋,里面雜七雜八的東西真不少,還真的花些心思分辨一下行.

忽然間腳步一頓,

上現出一絲訝色.

"怎麼,現了什麼了."大衍神君懶洋洋的道.

"這是什麼,好像從未見過."韓立手掌一翻,手中多出了一個六七寸高的細長玉瓶,通體碧綠,精致異常.

伸手一根手指在瓶頸輕撫兩下一股針刺般地冰寒從指尖處傳來,韓立臉上不禁露出一絲驚疑.

隨後,他單手托起小瓶,輕輕晃了皇,里面隱隱傳來液體流淌的聲音.

韓立眉梢一挑.

"難道里面是什靈液?不過這瓶中液體有些古怪,竟然連神識都法滲透其中."韓立凝望著小瓶喃喃低語道.

"想知道是什麼,回去後仔鑒別下不就知道了.這里是凡人街道,可先別慌打開,省的惹出什麼亂出來."大衍神君出口警告道.

"這自然道了."韓立不動聲色手腕一抖,小瓶頓時又從手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韓小你既暴露了身份,以後在晉京可要多加小心了.陰羅宗和天瀾聖女不會輕易放過你地.估計他們也會猜到你會參加拍賣會的."

"沒關系.我可不相信晉還有第二個能看穿幻術地靈獸,只要盡量躲開晉京中的元嬰後期修士,不會有什麼大問題地.這一次拍賣會是湊齊所需材料的唯一途徑,即使有些危險,我們也得冒險一試地."韓立似乎早考慮過此事.

"這也是.不過,這一次既然是為了傀儡收集材料.如是真有危險了,老夫會破例像剛戰斗那樣,用大衍訣的"驚神刺’神通助你一臂之力的."大衍神君淡淡的說道.

"多謝前輩了.前輩此言,晚輩可就放心多了."韓立心中一喜的的回道.

一個時辰後,韓立像凡人一般的慢慢溜回了道觀,在和觀主悠然的閑聊一段時間後,不慌不忙的走回屋中.

隨手在屋四周布置下數個臨時法陣後,韓立這將那碧綠小瓶重取出來,放置眼前再細細端望了一遍.

半晌後,他抬起一只手一把抓住了玉瓶蓋,靈光閃動間,瓶蓋被輕巧拔起.

頓時一股寒光從瓶中激射出,同時整間屋溫度驟然急降,以韓立這般修煉過紫羅極火的寒功的修士,被這寒光一罩之下也不禁激靈靈打了個冷戰.

韓立心中一驚,周身驀然冒出一層紫焰,寒光一碰之下,立刻被紫焰排斥在了外面.

而整個屋在寒光掃過之處,直接凝結出了厚厚的冰.若非屋中早就被下布下了數層禁制,寒氣恐怕直接就滲透出了屋外.

看來這寒光雖然沒有紫羅極火這般厲害,但極寒程度竟似也藍冰焰的不遠的樣.

"這是什麼鬼東西?"

韓立大感興趣的用被紫焰包裹手掌,抓緊小瓶再次輕輕一晃,頓時又一股寒光噴出了瓶口.

他目睹此這股寒光在半空中散開,讓屋加冰寒了三分後,終于將那小瓶挪移至了眼皮地下,目光一掃之下,瞳孔中藍芒閃動,透過那白的寒氣,瓶中隱隱有刺目銀光閃動的樣.

"這個好像是……,你從瓶中倒出一滴出來,用玉盤小心的接住,讓我細看一下."大衍神的聲音,突然有幾分激動起來.

韓立心中一動,二話不說的從儲物袋中掏出一個巴掌大玉碟,另一只手則握緊小瓶手腕微微一抖.

一滴銀色液體從瓶口中穩穩落下,出了清脆悅耳聲音後,滴入蝶中,竟直接化為了一顆米粒大小的銀珠,滴溜溜的在碟中轉動不停.

大出乎韓立意料的是,這顆銀珠本身卻沒有絲毫寒氣出,看起來實在普通.

"果然沒錯,真的是萬年冰玉中能孕育而出的寒髓."大衍神君歎了一口氣,緩緩的說道.

"萬年冰玉我倒是聽說過,寒髓是什麼東西,似乎很珍貴的樣?"韓立詫異的問道.

"寒髓,本質上是我們常用的煉丹煉器材料玉髓的一種.只是這種寒髓只生長玉萬年玄玉之中,世人根本無緣得以一見.我若是沒記錯的話,此東西好像只有大晉西北的北夜小極宮有這麼一小瓶,當做世代相傳鎮山之寶的.此外,就再也沒聽說過哪里出產此物的.對了,你已經煉化的那顆雪晶珠其實就是萬年玄玉煉制而成的."大衍神君回複了平靜的說道.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零二章 婦人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零三章 群魔隱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