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九百六十一章 惡蛟  
   
第九百六十一章 惡蛟


立聽到天符門小心翼翼的提出此條件,嘴角抽搐了一絲輕笑.

"叫我做你們三家的客卿長老.你們覺我會答應嗎?"

"晚輩知道,以我等如此小宗門,根本沒資格供奉起前輩這等高人的.但我們幾家只需前輩出手解決眼前的一場麻煩,以後掛名即可,絕不敢再有勞前輩什麼的."溫姓老者原本心中忐忑,但見韓立並沒有動怒的樣,心中一松,急忙又解釋道:

"你的意說,我只要出手一次,以後韓某就可不用費神了."韓立目光一閃的說道.

"不錯,我等幾人就是這個意思.當然,我們三派也不會讓前輩白出手的.前輩既然對制符術感興趣,我們天符門願意將化靈符密術贈送給前輩.金霞山和明陽谷同樣也各有一項傳承秘術,願意讓前輩參悟.另外我們還准備了數萬靈石,希望前輩能笑納一二."

事到如今,溫姓老者干脆將條件一口氣都開了出來.他很清楚,再耍什麼心眼,反而可能觸惱了對方,不如坦言相告了.

"數萬靈石?"韓立露出一絲淡笑.

"這些靈石的確少了些.不過,我三派以後每年還會持續奉上一些靈石,以做供奉之用.另外,本門願意將當初創派祖師親自煉制的化靈符贈送給前輩.想必以前輩神通足可以煉化此物的."溫姓老者一咬牙,將後的底線也開了出去.

"創派祖師,莫非指的是天符真人?"韓立終于神色微變.

"不錯,正是此寶.不瞞前輩,此靈符雖然曾經在本門祖師手中大顯過神通,但可惜我們後輩弟無用,卻從無一人能夠煉化過此物.故而此靈符在本門傳承了不知多少年,我等也只能眼見此寶靈性漸失,而無可奈何.若是前輩能將其收為己用,也是一件兩全之事."這次竟是岳真主動的說道.

"貴門還有這樣地寶物.韓某倒想先見識一二!"韓立感興趣起來.

"岳師侄將靈符拿出來.給前輩看上一看."溫姓老者見韓立有些動心.心中大喜.急忙吩咐道.雖然他是天符門中修為高之人.當那張當年天符真人用過地靈符.卻只能掌握在曆代掌門之手.故而如此地說道.

"是.師叔!"

岳真識趣地很.立刻手掌往儲物袋上一拍.青光一閃.一個淡黃色木盒出現在了手中.雙手地遞給了韓立.

韓立眉頭一挑.也沒有客氣.隨手一招.就將木盒吸到了手中.低頭先打量了兩眼.

木盒表面毫不起眼.古樸異常.盒蓋上還貼著一張金燦燦符.

韓立眉頭一挑,單手往盒蓋上一拂,靈光閃動,符就無聲無息的飄落而下.

一旁看到這一幕地其他修士沒有覺得什麼,溫性老者三名結丹期長老卻同時一驚.

如此運用靈力將禁制符輕易取下的本領,可不是一般修士能做到的.不但本身修為強大到一定程度,對法力的驅使得微妙到不可思議境界可的.這種手段,他們也只是從傳聞中聽到過.

如今見韓立不動聲色間就做到了,自對韓立添幾分敬畏.

而盒蓋方一打開,一團青光芒就出現在盒中,接著一股精純木靈氣撲面而來.

韓立心中一陣訝然.

照溫姓老者所說,如此多年後此靈符應該靈性大減,可現在還有這般威勢,果然不是普通之物.不過讓韓立欣喜的是,這化靈符竟是木屬性的靈符,這可和他的功法相輔相成,培煉起來和輕松的多了.

心中如此想著,韓立也將青光中的符看地一清二楚.

一張巴掌大符,顏色翠綠欲滴,但在周邊又有金銀相間的符文若隱若現,顯得神秘異常.但是引起韓立注意的,卻是在符中心處有一小團淡紫色光點緩緩轉動,閃動不已.

韓立單手掌一抬,整只手掌驀然被一層青光包裹,五指向盒中靈符抓去.

光芒一閃,靈符一顫,忽然化為一道青芒從盒中飛射而出.

韓立臉色一沉,反手一抓.

一只光手幻影般的出現,一把就將此靈符撈到了手中.其余修士尚未來及驚呼,光手潰散消失,靈符卻被韓立直接吸到了手中.

"這就是化靈符了.果然有些門道.聽說當年天符真人也是元嬰後期的大修士,想必這張化靈符中的天符真人真元太過強大,所以一般修士將其煉化可不是一件容易之事.而且即使煉化成功,靈符威力也會大減的,還須再用自己真元重培煉可.這可不是短短數十年可以做到地.弄不好,花費上百余是大可能的."凝望了幾眼在根手指間,如同活魚般的不停扭曲晃動的靈符,韓立嘿嘿一

"那前輩覺得此符……"聽韓立如此一說,溫姓老者和其余幾人互望了一眼後,心中一沉的問道.

"不過,這是對元嬰初期修士來講.我已經進階到了中期,主修功法也是木屬性的,煉化此物卻容易一些.此物對我倒還是有用的."韓立卻話鋒一轉,不動聲色的說道.

其實韓立還有句話沒有說出來,這種二次淬煉過的符雖然費時極久,但再次培煉成功後,威力肯定會原勝從前地.

"那前輩意思是答應了."溫姓老驚喜的回道.

殿中其他修士聞言,同樣滿臉的期盼.

"答應不答應,這倒不急.先說說你們想讓我解決的麻煩再說吧.若不是太麻煩,我出手一次,倒不是不可."韓立不置可否的說道,同時手腕微微一抖,一團靈氣包裹著靈符射到了木盒中,然後一招手,盒蓋重蓋上了.

"這個自然,其實這件事對前輩來講,只是舉手之勞的事情,此事主要和我們三家的一處坊市有關,前些日……"溫姓老者見韓立一副考慮答應地的樣,心中大喜,急忙開始將有管坊市,煞陽宗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韓立靜靜的聽著!

一刻鍾後,韓立化為一道青虹離開了白竹山,直奔北邊飛遁而去.

數日後,華云州修仙界一件不大不小地事情傳開來.

一名自稱天符門客卿長老的韓姓修士,突然來到了魔道煞陽宗地山門中,以元嬰中期的驚人神通,在切磋名義中輕易擊敗煞陽宗唯一地一名元嬰長老後,然後飄然離去.

而第二日,一直受煞陽宗全力支持的靈風門,突然將其坊市從原來靠近開江鎮地地方,匆忙搬離到了萬里之外的他處.不光如此,其他一些中小宗門聞聽此事也大驚,稍一打聽清楚詳情後,紛紛將勢力撤離了以開江鎮為中心的萬里之地.自動將這一大片區域讓與了天符門等三家小宗門了.

一時間,天符門金霞山等宗門自然揚眉吐氣,門內修士全都歡喜異常.這幾家掌門長老,覺原先的供奉沒有白花,有這麼一名元嬰中期的客卿長掛名在,想必百年內三宗勢力都可翻上一翻的.

就在這時,由華云州第一宗門"南海門",召開的屠蛟大會終于開始了.此大會短短數日就云集了結丹期以上修士二百余人,元嬰期修士而已有近十人之多.然後在南海門組織下,開始分成數組的開始掃蕩附近各個海面,四處搜尋那幾只毒蛟的藏身之地.

一些低階妖獸不時被找出,然後一一被擊斃.一時間人類修士勢氣高漲,大有一舉全功之意.

但那幾只惡蛟狡猾異常,一見情形不對勁,竟然始終潛伏不出,讓這些修士一連忙碌了數月之久,卻始終無法找到這些妖蛟蹤跡.終于耗的其中一部分修士耐不住下去自行散了去.

再過月余後,還在海面搜尋惡蛟的,則只有百余名修士了.就是元嬰期修士,也走了數人之多,只剩下以南海門為主的七人.

而就在這種情形,各組下人手自然開始大大不足起來,那幾只惡蛟見有機可乘,馬上蠢蠢欲動了起來,不但開始頻繁襲擊了落單的修士,甚至那只八級藍蛟直接襲擊起數組人手稀少的修士隊伍.

雖然這些隊伍都有元嬰修士帶隊,但那八級藍蛟實在神通不小,將水遁術施展的出神入化,每次一擊之後,就立刻潛入海底遁走,根本不糾纏下去.結果非但沒有傷道此蛟,反而被其吞噬掉了幾名結丹修士.

這一下,剩下的人類修士也個個人心惶惶起,南海門大有騎虎難下之勢,無奈之下只能盡力合並了幾組人手,敢繼續派人手出海.

而這一日,又一組十余名修士在一名元嬰修士帶領下,緩緩在一處海面飛行著,並個個小心謹慎的將神識放出,四下搜尋著.尤其海面方向,是這些修士神識掃過的主要方向.

在這只修士隊伍中,韓立正變幻成一個臉色蒼白的中年修士,不慌不忙的飛在隊伍後面.別看他臉從容的樣,但心中卻正大感郁悶的.

屠蛟大會剛一召開時,韓立就以結丹期修士身份混入了其中,准備渾水摸魚的.但萬萬沒想到,竟然一直到現在都毫無所獲.

前邊數月也就罷了,沒有收獲自然是正常的.但自從惡蛟再次出現後,別的隊伍都或多多或少的遭遇過一兩次惡蛟偷襲,唯獨他加入的這只修士隊伍,卻還未遭遇過一次.

這讓韓立心中實在無語,真不知是他的運氣太好還是太壞.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一十九章 偷襲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二十章 奪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