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九百七十二章 培嬰丹與陰芝馬  
   
第九百七十二章 培嬰丹與陰芝馬


大漢來了之後,短時間內再沒有其他修士到來,行其事,誰也沒有主動和其他人攀談的意思.

足足過了近半個月,瘴氣都退去了大半時,天邊再有驚人遁光出現,兩道驚虹連襟一起,如同匹練般直奔山峰飛來.

遁光在三人頭頂一個盤旋後,恰好的落在了三人中間的地方,里面現出了一男一女出來.

男的正是九幽宗的富姓老者,女的則是一名黑衣美婦,眉毛稍粗,但臉若冰霜.

"三位道友都如約趕來了,真是富某的榮幸.在下原本還做著會有道友不來的其他准備,如今看來倒是不用了."富姓老者目光在韓立三人身上一掃後,滿面喜色的說道.

他身旁的黑衣美婦,卻冷冰冰的一言不.

"在下這次雖然來了,但是富兄所說事情讓我不感興趣的話,元某立即拍拍屁股走人.在下正在沖擊瓶頸的關鍵時期,可沒時間在小事上浪費什麼的."大漢一聲冷笑後,不客氣的說道.

"元兄放心!道友已經見到韓,白兩位道友,難道還怕富某虛言相欺嗎?在此之前,我先給幾位互相介紹一二吧.這位是在下的師妹常芷芳,九幽宗內堂長老.元兄則身為地主,出身南疆毒聖門,這次只是要多有借助之處了;韓道友是海外散修,一身神通驚人異常;白道友……"富姓老者指著韓立等人,一一給幾人互相介紹了一下.

聽到富姓老者說韓立神通驚人時,大漢和白瑤怡都目中閃訝色地望了韓立一眼.

韓立聞言一怔之後,則眉頭一皺:

"道友實在謬贊了.在下修為平常.不知神通驚人之言從何說起."韓立表面平靜地說道.

"道友何必再隱瞞了.富某聽聞.道友不但在晉京滅掉了元嬰初期地肖老兒.在地下交易會後.還一個照面滅擊殺了大名頂頂地惡火頭陀.道友修為之高.這還用說什麼嗎?"富姓老者大有深意地說道.

"惡火頭陀是韓道友擊殺地?"元姓大漢面色大變.驀然轉盯著韓立.

白瑤怡明眸轉動間.同樣露出一絲駭然.

只有那名黑衣美婦似乎已經知道此事.一副無動于衷地樣.

"富兄可能誤會了.我在晉京時擊殺過一名不知好歹地元嬰初期修士.但是那所謂地惡火頭陀可不是在下出手地.而是另一名修士所為.道友覺得.在下一名散修.有這種逆天神通嗎?"韓立苦笑一聲.有些無奈地說道.

"另一名修士?我的確聽說,當時有兩名面容相似的修士同時和惡火頭陀對峙的.難道當時出手的真不是道友?"富姓老者神色不經意地一松,但口中卻似乎不信的說道.

"富兄可真是高看在下了.韓某若是瞬間擊殺元嬰中期修士的實力,當初又何必避開陰羅宗的那些人.直接大搖大擺地離開就可了,誰又敢出手阻擋."韓立摸了摸下巴,淡淡的說道.

"道友此言倒也有理.

不過肖老兒雖然修為不高,但狡猾異常並精通數種遁法.道友能擊殺他.也非比尋常啊.對了,不知當日擊殺惡火頭陀地修士,韓道友可認識,莫非是海外不出世的大修士.嘖嘖,這種修為到了後期卻名不見經的事情,也只有在海外之地,可能出現的."富姓老者又嘖嘖稱奇了幾句,似乎對當日的古魔大感興趣的樣.

"我倒聽說過,當日晉京拍賣會方一結束,在離地下交易會不遠地地方,出現一只類似鬼妖的雙頭四臂魔怪,竟獨自一只就吞噬了數名元嬰級地修士,聽說要不是後坐鎮交易會的一名大修士出手驚走了此怪.那些修士好像都會全部隕落地樣.韓兄是否也經曆此事?"元姓大漢突然間開口問道.

"那名擊殺惡火頭陀的修士,和在下只有數面之緣罷了,談不上什麼淵源.至于那魔怪地事情,應該是在下遠離之後生的.在下對此是一無所知的."韓立微微搖頭,神色不變的回道.

"原來如此,真是可惜了.否則,若是能將這位道友尋來,我們的把握說不定就大一些的."富姓老者干笑幾聲,似乎無意再多談此事了.

元姓大漢卻牛眼一轉,一臉的懷之色.

就在這時,白瑤怡也杏唇微張的開口了:

"富道友,數年前就約我等到此,是不是也該告知一些詳情了.妾身要不是昔年欠道友一個不大不小的人情,也不會跑如此遠到此地."

"這個自是應當的.不過此事非同小可.還是先布置下禁制,

位道友詳說的好."富姓老者一口答應道,隨後十:空一彈,十余道幽綠火光飛射而出.

"砰砰"幾聲,幽火一一爆裂開來,化為一團團霧,一閃即逝的消失不見了.

韓立神識四下一掃,果然在附近空間現了微弱的禁制波動.雖然不知道此禁制是何種性質的,但對方如此舉重若輕的施展出來,還是他心中一凜,對富姓老者不禁高看了一眼.

不光韓立,白,元二人同樣用神念掃過了禁制,對老者如此的凝重,心中都不禁勾起了一絲興趣來.

"這件事情,其實老夫早自三十年前就開始謀劃了.到現在真正的時機成熟.故而共邀幾位道友謀求此事.不知諸位道友可曾聽說過培嬰這種上古奇藥?"富姓老者深吐了一口氣後,肅然的說道.

"培嬰丹?"白瑤怡和大漢兩人均都一頭的霧水,對此丹藥絲毫印象都沒有.

倒是韓立聞聽此言神色一動,臉露沉吟之色,似乎想起什麼.

"怎麼,韓友知道此丹藥?"大漢見韓立這般表情,忍不住的問道.

"嗯,的確知道一些,但並不多.這培嬰丹好像是蠻荒時期一個上古宗門的鎮宗靈藥.據說服用此丹,可以讓元嬰修士元嬰有天大的好處,從而加容易突破修煉的瓶頸,對我們元嬰期修士來說,堪稱神丹仙藥.只是此宗門早在蠻荒末期就已經斷了傳承,丹配方早就失傳了.現在的修仙界也罕有人知道此丹藥的."韓立思量了片刻後,緩緩的講道.

他要不是本身就是煉丹宗師,並且翻讀過眾多相關的上古典籍,還真不可能知道此丹藥的.

大漢和白瑤怡聽到韓立的話語,臉上都露出一絲驚喜,大漢是迫不及待的馬上沖老者追問道:

"富兄現在說起此事,難道有此丹藥的下落了."

要知道進階到了元嬰期後,凡是能對突破瓶頸有用的法門,丹藥,即使在上古時期,也無一不是元嬰修士視若性命的東西.可偏偏這些東西少的可憐,一旦擁有的無一不緘口不言,哪怕至親之人也不會輕易透漏的.

如此多年過去了,這些東西大半失傳,小半則因為修仙環境大變的緣故無法適用了.

如今的修仙界,除了幾樣傳聞中的逆天東西外,元嬰修士突破瓶頸,也只能依仗一些增進修為的丹藥而已.故而大漢一聽培嬰丹的功效,不禁激動異常.

"呵呵,沒想到韓兄真知曉此丹.真讓老夫有些意外.不錯,這的確是和此丹有關的.因為老夫早在百余年前就得到了培嬰丹的配方了."富姓老者臉露一份得意的說道.

"富道友真有此丹配方?"大漢一撮兩手,烏黑的面頰上不禁泛起一絲紅光,目中滿是狂喜之色.

白瑤怡和韓立一聽此言,互望一眼後,同樣難掩臉上喜色.

"不錯,配方老夫是有,而且老夫本身也精通丹道之術,只要材料齊全的話,煉制出培嬰丹決不成問題的."富姓老者沒有遲的點點頭.

"怎麼,聽富兄口氣,好像材是材料不好收集.難道叫我等來,就是為了此事."韓立眉毛一跳,凝重的問道.

"韓兄果然是聰穎過人.要不是缺少一味主材料,培嬰丹老夫再在許多年前就煉制出來了.這一次,就是為了此材料想借助諸位道友之力的."

"如此多年過去,富兄以九幽宗長老的身份都無法得到此煉丹材料,看來此物真的不太好找."白瑤怡眉頭一皺的說道.

"何止是不太好找.老夫原本以為此物人界早就滅絕掉了,原本根本將培嬰丹丹方當成無用之物的.可是沒成想,恰恰又有此此物的蹤跡.這又動了煉制此丹的心思."老者苦笑一聲的說道.

"好了,富兄不要拐彎抹角了.所需要的材料是何物,不妨先出來聽聽."元姓大漢不耐的追問起來.

"需要地陰芝馬的血肉!"老者坦然說道.

"陰芝馬?我們人界哪有這種靈物嗎.道友在何處現的?"韓立吃了一驚,雙目眯起的問道.

白瑤怡和大漢聞言,同樣面面相覷.

"嘿嘿,原本老夫同樣以為這一界早就沒有了此靈物.但是恰巧三十年前,老夫無意中現了陰芝馬的蹤跡,而且就是在這南疆之地某處."老者嘿嘿一笑後,臉上露出高深莫測的表情出來.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二十九章 魔刃疑云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三十章 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