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九百七十三章 冥河之頁  
   
第九百七十三章 冥河之頁


既然道友已經找到了陰芝馬巢穴,還要約我等到此非遇到了什麼大麻煩?"眾人默然了片刻後,還是元姓大漢先開口問道.

"陰芝馬雖然來無影去無蹤,擅長隱匿之術,但是只要有足夠時間,抓住它對老夫來說並不是難事.但關鍵是此靈物巢穴竟然是在萬毒谷的陰陽窟內.老夫根本無法尾隨追下去.而此靈物又機靈異常,頂多只是在洞口附近徘徊,絕不肯出洞窟一步的."富姓老終于說出了讓自己素手無策數十年之久的事情.

"陰陽窟?"這一次不禁大漢倒吸了一口涼氣.白瑤怡也臉色瞬間白起來.

只有韓立從未聽說過,莫名的問了一句:

"什麼陰陽窟,很可怕嗎?"

"韓道友不知道陰陽窟?妾身差點忘了.韓兄是海外修士,不知此絕地倒也正常,陰陽窟可是我們大晉公認的七大絕地之一.普通修士進入其中,根本有去無回."白瑤怡輕咦一聲後,輕聲給韓立解釋了兩句.

"這般危險,此地有何特殊處?"韓立好奇心大起,追問了一句.

"陰陽窟,自然是一入其中立刻陰陽兩隔之意.別的不說,光是洞窟中終年不停的驚魄陰風,就是元嬰修士被刮到,也會元嬰立刻魂飛魄散,投胎轉世而去.別說洞窟地處玄陰之地,常年陰氣彙聚,早已在洞中自行生出各種厲害異常的鬼物.生人進入其中,就算能抵擋住陰風,也會被眾多鬼物撕得粉碎."富姓老主動給韓立解釋起來.

"哼,豈止這樣.陰陽窟位于地下數千丈,里面大小通道連環交錯,各種洞穴數不勝數.以前也有修士僥幸沖到底部,卻根本無法探清楚其中的大小.在那種地方神識一放出體外,就會被陰風阻擋,跟一名普通人差不多的.甚至還一直有人傳言,窟中深處能藏著厲害之極的鬼王,只是一直沒有被人證實過.反正那里就是大修士也不願冒險深入的."大漢哼了一聲後說道.

"以前除了一些低劣地礦脈外,洞窟中並沒有現過任何有價值東西.所有人一直當其是個上古時候廢棄的級礦窟,也沒有誰真的深入過其中.但富兄如今在里面現了陰芝馬,看來這陰陽窟並非表面上這般簡單,說不定里面還有真有一探的價值."白瑤也黛眉一舒的補充道.

"這般多年過去了.以富兄神通都沒有辦法抓住陰芝馬.可見此洞窟真地不是善地.即使里面中真有什麼寶物.也要有性命拿行."韓立先後經曆過虛天殿.墜魔谷等諸多險地.自然深知其中地危險.毫不客氣地潑冷水說道.

"這點老夫也知道地.所以在下准備了數十年.特意煉制成了幾樣專門克制鬼物地寶物.並且為了能夠防住驚魄陰風.富某還帶來了本宗地紫幽珠.有此珠在身.不敢說完全抵擋住陰風.但是足可以消弱此風近半威力.幾位道就足可以安然無恙了."富姓老異常自信地說道.

"紫幽珠?"

大漢和白瑤怡聽聞此寶.都為之動容了.

這可是九幽宗三大鎮宗之寶之一啊!

"怎麼樣?在下做了如此周全准備.再有三位道友全力相助話.就是在下面遇到在厲害地鬼王.我們五人聯手下也足以對付地.只要一抓到陰芝馬.老夫立刻用此靈物煉制培嬰丹.保證諸位道友人手一粒.此丹藥屬于一次性洗髓易經靈藥.就是能煉制出再多.也只是每人服用一粒而已.無須擔心老夫作梗什麼.至于在下面還能獲得什麼東西.則看諸位地機緣了."富姓老緩緩地說道.

韓立三人全都默然不語.即使剛表現激動的大漢,此時也一臉地沉吟表情.

"既然富兄已經有了這般准備,為何要找我們三人?要說元嬰中期修士,貴宗身為十大魔宗之一,怎麼也能找出幾人出來."白瑤怡一挽額前青絲,心平氣和的問道.

聽到此問,韓立神色一動,大漢也盯住了富姓老的面孔,兩人似乎都對老如何回答此問特別的關心.

"從宗內找幫手?對別人說也許可以,但對老夫來說絕對不行.昔年因為一件門內恩怨,富某和宗內大多數同階修士都交惡地.除了常師妹外,其余幾人恐怕都巴不得老夫早些隕落.就算他們肯出手,老夫還擔心他們背後下黑手呢."老臉上厲色一閃,隱現一絲怒容的說道.

韓立為之一怔.

這話和沒解釋有什麼區別,誰知道其中地真假.不過對方都如此說了,

然也不好再追問下去了,幾人再次的沉默下去.

"要闖陰陽窟實在事關重大,妾身要好好思量一下.不如這樣好了,三日後妾身再給道友一個明確的答複如何?"白瑤怡低頭沉吟了一會兒後,抬如此說道.

"三天?當然可以.陰陽窟在半年後,是陰風二十年一輪的弱季節.此期間進入地下是合適的.而且要對付鬼物,幾位道友同樣需要准備一些特殊的法器寶物.所以幾位就算馬上答應了,也要在半年後可以進入洞窟地.但在離開此之前,我需要諸位道友先用在下手中的這張冥河之頁,用精血寫下守口如瓶地毒誓行.在下先小人後君,可不希望在此期間培嬰丹和陰芝馬的事情弄地沸沸揚揚."富姓老微微一笑,袖袍一抖,一張燃燒著黑色火焰的焦黃紙頁,出現在了幾人面前."

"冥河之頁?就是一旦違背所寫誓言,必遭奇禍地那件邪器.這東西不是早就失蹤數百年了嗎."大漢大聞言,立刻失聲的叫道.

韓立聽到此話,心中也是一驚.

"此邪器是在下為了此行,特意從地下坊市花大價收購來的.此物功效並沒有傳聞中的那麼誇張,但是對讓諸位道友在短時間內守口如瓶,還是可以做到的.當年天魔門的風天行怎麼隕落掉的,韓道友也許不知道,但白,元兩位道友應該清楚的很吧!風天行同樣也是元嬰中期修士,我想三位道友不會以身相試吧."富姓老淡淡的說道.

"好,有培嬰丹這種好東西.元某絕不會輕易放過的.

半年後元某一定會准時赴約的."大漢臉色陰晴不定了片刻,就決然的說道.

然後他突然沖那黑色書頁一招手,將此物吸到了身前數尺處.一張口,一團精血脫口噴出,懸浮在書頁之前.

大漢伸出食指,沾著精血在書頁上飛的寫了一些上古文字.

片刻後手指一頓,一個青面獠牙的鬼頭,一下在黑焰中浮現,沖著大漢猙獰一笑後,大口一吸,書頁上的血文紛紛書飛起,沒入鬼口中一閃即逝.

隨即鬼頭瞬間化為一股青煙,也消失不見了.

見到這詭異的一幕,韓立心中咯噔一下.

而富姓老則將書頁收回,低看查了一遍後,臉上露出了滿意之色,一扭看向了白瑤怡.

此女略一猶豫後,就有些無奈的同樣抬手將書頁攝到了手上,如法炮制了一番,鬼頭同樣出現後,又詭異的消失.

當老將目光望向韓立後,韓立心中歎了一口氣.

雖然對這種一點不知底細的東西大感忌憚,但現在無論怎麼看,都沒有其他選擇的樣.

他面無表情的沖紙頁一點指,此物頓時也飛到了其身前.

稍微凝望了一下書頁,他就一咬舌尖,噴出了一團精血,飛用自己精血在書頁上寫下了不會透漏今日之約的內容後,血光一閃,那個出現過兩次的鬼頭再次在黑焰中浮現.

它陰森一笑後,剛張開大口時,突然韓立體內某物一動,猛然間傳出怪異的鳴聲,聲音不大,但卻讓在場修士都聽的清清楚楚.

老等人都沒有什麼異樣反應,

那鬼頭一聽此聲,臉孔馬上扭曲變形,一聲難明的低吼後,竟就此潰散消失,仿佛驚慌而逃模樣.

富姓老,大漢四人不禁目瞪口呆起來.

韓立面帶一絲異樣,吸了一口氣後,袖袍沖書頁一拂,同時口中淡然的說道:

"在下不用考慮什麼,也答應道友會准時赴約的.但這東西看來和在下體內的一物有些相克,是無法寫下誓言了.但韓某是一介散修,以後半年時間也會留在南疆不會離去.不會將此事告訴任何人的.這東西不用也罷."

這時,冥河之頁被一片青霞托著向富姓老飛射而回.

富姓老一把抓住書頁,臉上還余留著吃驚的表情,一時間不知如何處理好.要知道除了冥河之頁這種詭異的寶物,他還真沒有其他辦法可以確保對方真守約不吐露培嬰丹的事情.

"富師兄.我覺得韓道友之言,也有道理.這冥河之頁不用也罷.我相信韓道友不會失言的."從一開始,就若同啞巴一般的黑衣美婦,竟在這時開口了

此女嗓音有些沙啞,但充滿了一種說不出的磁性,秋眸略轉動間,整個人一下也變得風情萬分.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三十章 血刀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三十一章 八靈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