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九百八十八章 靈扇之威  
   
第九百八十八章 靈扇之威


數灰絲全都灰絲一顫之下,在光暈中凝滯下來,隨後了僂僂灰氣,無聲無息不見了蹤影.

密密麻麻的絲網,仿佛陽春融雪在光暈流轉下,紛紛化為了無有.

而就在這時,三色火鳳開始了真正的攻擊,雙翅一展下驟然化為一巨大光球,表面光暈是一縮一漲之間,驟然間向四周狂漲而去,

幾乎一眨眼功夫,一個金銀紅三色的光輪就在低空中憑空出現,體形之龐大竟將整張巨網都罩在了其中,而光輪表面三色的符文流轉不已,大的足有丈許,小的也有尺許大小,各個晦澀難明,讓人看了大生敬畏之心.

下方豔麗異常的異象,讓空中的韓立和翼翅夜叉也都吃了一驚的低頭看去.

結果光華一閃,巨型光倫只出現一呼一吸的時間,就憑空不見了.

隨之消失的還有那張直徑數十丈的灰色巨網,仿佛從未在原地出現過一般.

銀翅夜叉背後肉翅無意識的扇動著,臉上全是難以置信的呆滯之色.

要知道巨大絲網幾乎凝聚了它修煉出來的全部尸煞之氣,現在殘存在干尸體內的只剩下寥寥幾縷,只能勉強支撐尸煞化身的行動罷了,根本無法再做出什麼厲害攻擊了.

對方羽扇一擊,就將它這苦修無數年月的神通徹底廢除了.而剛三色光輪蘊含的靈力之可怕,若是他被困在其中,多半也是半凶多吉少的.

這已經不是光暈中蘊含地火焰溫度高低問題了.而是其中包含了某些天地法則.是化神期能接觸到地天地之力.

它雖然還未進階到相同境界地金身月尸.但在此境界邊上徘徊了如此多年.但一些感應和見識自然還是有地.

剛那一擊中飽含地天地之力只有那麼一點點.但也讓銀翅夜叉心中大沉.

對方手中地羽扇倒底是什麼寶物.怎麼會如此地可怕.

原本以此獠地修為神通.若是手中有什麼與功法相配合地頂階寶物.倒也未必真地懼怕這種程度地攻擊.但可惜它自從開了靈智以後.就一直被困在在這法陣中.哪有機會和材料親自煉制什麼合手寶物.

要不是後來有修士進入洞窟來.被它6續滅殺了.再借用他們尸體用血祭方法煉制成了尸煞化身.他地行動是會被一直被限制死死地.

它雖然從一些身死修士那里得到一些亂七八糟的寶物,但根本沒有幾件能入他眼的.唯一讓他滿意的大概也就是那面邪月幻鏡了.就因為只有這麼一件能拿出手的寶物,讓它在上面傾注了無數心血,有好幾種神通都需要靠此寶能施展出來的.

所以一被韓立擊毀,讓它暴怒異常的.

就在銀翅夜叉眼珠轉動,心中大生忌憚時,韓立見到三焰扇如此威力,自然心中大喜.眼見自己身前冰壁已被源源不斷金針毀掉了近半,不再遲疑地手掌一翻,剛剛從儲物袋中取出的一個小瓶出現在手中.

韓立將小瓶蓋打開,往口中一倒,頓時一滴萬年靈夜滴入了口中.

在藥力揮之下,體內經脈馬上滋生出大量的精純靈力,他頓時法力盡複.

將瓶一收,韓立感受著體內的充沛法力,冷冷瞅了遠處銀翅夜叉一眼後,手中三焰扇滴溜溜一轉後,被一把重握緊住.

接著扇上光芒大放,開始閃動起三色符文起來.

這一次,韓立准備徹底解決眼前的大敵.

這也幸虧對方有禁制在身,無法離開這里.否則此扇威力縱然奇大無比,但對方若心存躲避,用遁術遠遠遁走,他同樣無法奈何的.

對面的銀翅夜叉見到此幕,臉色大變.

以此扇剛攻擊顯現的威力范圍,再加上這光幕中空間有限,他只能硬接了.

心中暗暗叫苦,銀翅夜叉一咬牙地沖空中小了不少的金色光團一點指.

頓時金光馬上停止釋放金芒,而噗嗤一聲,一閃後沒入了銀翅夜叉體內,隨即一層金燦燦光罩浮現而出.

幾乎與此同時,這具飛尸還毫不猶豫的大口一張,一股黑尸氣噴出,每一縷中都閃動著詭異的幽光片刻後就將金罩淹沒在了其中.

韓立見此,冷笑一聲,正將將全身法力注入扇中時,突然間下方法陣毫無征兆的劇烈顫抖起來,接著整個法陣光華流轉,四周原灰色光幕一閃下後,竟驀然消失地無影無蹤.

韓立一呆,手上動作頓了一下.

但尚未等他明白過來怎麼回事時,大的驚變出現了.

只見法陣外地遠處地方,突

片地面開裂並迸射出耀目的靈芒,一個陣竟外圍浮現而出,上面還鑲嵌著近百顆靈石,轉眼間和原來地法陣呼應融合起來,組成一個法陣出來.

"這個是……"

以韓立的法陣造詣,只是一呆之下,馬上認出來這個法陣.赫然是一各巨型傳送陣,而且正被激地樣.

這一下,韓立心中一沉.

鬼知道這動東西,會把他傳送到什麼地方.當即手忙腳亂的將冰壁一收,背後雷鳴聲一響,人就要用雷遁術馬上離開傳送范圍.

但顯然韓立的動作遲了.

四周的法陣瞬間出嗡鳴聲,中間百余丈處出爆出刺目白芒,然後光華一斂,原地空空如也了.

韓立,銀翅夜叉等一切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沒有人知道,同樣情形,在大晉余三個鮮有人知的地方,同一時間生著.

除了銀翅夜叉外,還有另外三個不知名怪物,也被一般無二的巨型法陣傳送而走.

而造成這一切的,卻是南疆某處無名小湖中的葉家群修.

但在此刻,小湖上空,葉家高階修士云集湖面上,正處于一片混亂中.

"怎麼回事?不是說已經布置好法陣,可以掩飾破禁天象嗎.掩飾法陣呢?是法陣出錯,還是沒有激?現在這般樣,數千里的修士都能看的一清二楚.馬上就會招來數不盡的修仙,你想讓我們葉家滅族嗎!"在小湖的空中,那名方臉修士單手死死抓住一名白蒼蒼老的衣襟,臉色鐵青的厲聲喝道.

在他身後數丈處,其他葉家修士也個個陰沉異常.

在小湖的中心處,正有一道奇粗無比的乳白色光柱沖天而起,此光住直徑足有三十丈之粗,佛若撐天之柱直沖九霄云外.

而四周遠處,同樣有六根一般無二光柱出現,遙遙環繞著小湖,惹眼之極.

如此一來,怪不得方臉修士如此暴怒了.

"我不知道,明明昨天檢查過掩飾法陣的,今早也已吩咐幾名弟去開啟法陣了."白老是葉家專門主持解禁封印的一名陣法大師,此刻也一臉驚慌的說道.

"二哥,先放開靈隆賢侄吧!他為了解除此法陣花費心血不少,不可能事情出在他身上的,肯定另有什麼緣故!你們幾個馬上去那些掩飾法陣看看,若是沒有激,馬上激,若是法陣出錯,就馬上調整過來.若是短時間內可以修複這些法陣,我們大不了一齊出手,將數千里離的所有修士,全都斬殺了就是."說這話的是一名三十余歲的儒生,一身白袍,肌膚如玉,但說出的話卻狠辣異常.

可是這儒生修士此話一出口,不但方臉修士立刻聽話的放開白老的衣襟.被儒生點指的幾名葉家長老,也全都一躬身的答應道:

"是,大長老."

隨後這幾人立刻向四面八方激射出去.

這看面容有些清秀的年輕修士,竟然就是大晉第一世家的大長老!

儒生吩咐完後,又轉對那白老問道:

"掩飾法陣出了問題,封印的解除,應該沒有什麼意外了吧."

儒生的聲音聽不出任何感情,白老機靈一個冷顫後,馬上恭敬回道:

"啟稟大長老,絕對這沒有問題!昆吾山的封印已經被打開了一條裂縫,並在持續擴大和減弱中,甚至只要一年時間,整個封印就會徹底消失的."

"嗯!這就行.你們族內的低階修士,馬上集合,開始准備撤離吧.你們也不用回族內.馬上到事先安排好的地方,躲藏起來.任何人在一年內膽敢現身的,馬上以族規處理!"年輕儒生淡淡的說道.

白老心中一凜,馬上口中稱是.然後身形向湖面一落,沒入其中不見了蹤影.

葉家其他修士,這時也回複了冷靜,都靜靜的站在原地等候著.

那些掩飾法陣布置的地方並沒有太遠,再加上元嬰修士的遁,一個來回自然是片刻間的事情.

結果一盞茶的功夫,那些探查的葉家長老就有人先飛射而回,但這人臉上全都是驚怒的表情.

"大長老,不好了!我探查的那個法陣,已經徹底被人毀壞掉了.里面主持法陣的幾名弟,全都不見了蹤影."

一聽這話,儒生臉色一沉,目中寒光四射.

其余的修士聞言,也都神色大變的一陣騷動.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四十八章 條件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四十九章 靈禽與元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