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九百九十章 擎天巨山  
   
第九百九十章 擎天巨山


同樣沒有去追銀翅夜叉,一方面對方沒不再被困一三焰扇無法輕易滅殺對方的,另一方面則是……

他目光一轉,看了啼魂獸一眼,臉帶一絲笑容.

此獸的一只大手中,正抓著一個白乎乎的東西揮舞個不停.

細一看下,竟是一匹白嫩小馬,兩眼碧綠,體形半尺來大的樣.

分明是他此番冒險的終目標,那只善于隱匿的陰芝馬.

說來也是此靈物倒黴,在傳送開始時,此靈物又重回到了尸狼身體上躲藏了起來.結果在尸狼被啼魂獸用鼻中黃霞席卷尸氣的時候,同樣被一同席卷而出.

若不是韓立眼尖,立刻一口喝止了啼魂獸,這只靈物差點被啼魂獸一口吞進了腹中.

至于韓立原本被困的兩口飛劍,則在要傳送時,趁銀翅夜叉無法顧及,神念一動的破禁收回了.倒是那同樣被煞魂絲禁制住的黑衣美婦元嬰,被那銀翅夜叉傳走前一口吞進了腹中.

唯一讓他有些郁悶的,是他那件晶化飛針,竟被那銀翅夜叉抓住,順手拿走了.

好在此寶雖然不是本命法寶,但也同樣經他煉化過的.對方倒也無法短時間強行抹去此寶靈性,並非沒有機會再奪回的.

此刻.韓立朝四下一掃.此地和原來地地下洞窟有些相似.但並沒有陰風存在.反而靈氣充沛地驚人.竟是一個巨大地山洞.而且似乎處在什麼極品靈脈上一般.

這讓他心中有些詫異地.

韓立又低看了看腳下地傳送陣.

以他地陣法造詣一眼就看出.這巨型傳送陣雖然大異于他以往見過地傳送陣.但明顯只是一個單向接受傳法陣.也就是說.他被傳送到了這里.卻無法借用此法陣再傳送回原處.

弄明白此事.韓立眉頭皺了一皺.目光隨後往兩個巨繭中一掃.

里面仍然有強烈地靈氣反應.看來富姓老和白瑤怡還性命猶存地樣.

略一猶豫後,他先沖啼魂獸一招手,將陰芝馬吸到了自己手上,隨後貼上幾張禁制符,扔進了一只靈獸袋中.

做完這一切後,韓立兩手一揚,兩道粗大金弧彈射而出,擊在了灰色巨繭上.

頓時轟隆隆的一聲後,金弧化為兩張金色電網將巨繭包裹在了其中.

一時間金光刺目,雷鳴不斷.

沒有了銀翅夜叉地主持,煞魂絲頓時在金光中一層接一層的潰散開來.

終于"砰"的兩聲巨響後,兩個巨繭一前一後的爆裂開來.里面飛射出來一男一女,正是富姓老二人.

只是這二人全都臉色蒼白,神情極為的難看.

無論誰被那可以吸收靈力的煞魂絲困住了如此多時間,想必都不會好受的,法力受損是肯定的.

"多謝韓兄相救!"富姓老神色一緩後,就雙手一抱拳的說道.

"這次要不是韓兄大顯神通,恐怕我等真要全遭毒手了.誰能想到陰陽窟中還藏有一只銀翅夜叉.我們和元道友不及防下,被此怪物暗藏地下偷襲困住.元道友是被它一個照面就抓碎了元嬰,丟了性命."白瑤怡也沖韓立斂一禮後,苦笑的說道.

韓立聞聽此言,只是微微一笑.

這二人雖然看起來似乎大有感激之意,但韓立還是從這二人目光深處,看出了深深地忌憚.

畢竟這兩人雖然被困巨繭中,但是韓立出手力敵銀翅夜叉的經過,他們可都感應一清二楚.

韓立力抗敵銀翅夜叉,甚至後可以驚走此此飛天尸的神通,二人聯手也絕不會是對手地.再加上又被傳送到這不知名的神秘地方,此間只有三人別無他人,心中怎能不大感不安.

現在的韓立若是突生歹意,這二人自問絕對是凶多吉少的.

但韓立只是將那只裝著陰芝馬地靈獸袋,沖富姓老一扔,平靜的說道.

"陰芝馬就在里面.別的我也不說了.若是多煉制出一些培嬰丹.

給我留下兩粒就行了.兩位可否答應?"

"兩粒?沒問題,只要真有多出的,富某一定給道友留下."富姓老心中一松,滿口的答應道.

"我也沒有意見.慚愧的很,這次妾身並沒有幫上什麼忙,全靠韓兄出力了.道友多分些,也是應該地."白瑤怡聞聽此言,也輕笑的一口同意.

"嗯.這就好!兩位道友現在這里打坐休息一下吧.我先去看看這里到底什麼地方."韓立朝唯一的出口望了一眼後,兩眼一眯的說道.

"韓兄盡管前去.我二人的確法力消耗不少,就先打坐一下了."富姓老毫無意見.

白瑤怡是點點頭後,直接盤膝坐下了.

韓立一笑,周身青光一起,就化為一道青光飛遁而出,同時將神識全部放出,以防那銀翅夜叉躲在附近偷襲

他倒也不怕,這兩人拿了陰芝馬偷偷溜走.他留在這二人體內地法力標記猶在,還要數日功夫能散掉的.

這二人只要稍有異動,自然會被他馬上追蹤到的.

韓立不是聖人,殺人奪寶地念頭,剛也在腦中一閃即過.

但他對那培嬰丹實在研究甚少,就算真得到配方親手來煉制此靈丹,成功率也絕對不高的.而這二人不管怎麼說,到現在為止給他留下地印象都還不錯.韓立也無法生出多強殺心來.

故而稍一思量後,他主動出手,將二人放出的.

出了類似廳口所在,外面是一條青石台階,一直斜上通去,竟一眼就無法看到盡頭.

難道他們處在山腹極深之處?

心中有點意外,但韓立遁光絲毫不停,一路向上飛去.

但不久後,韓立就驚訝了起來.

如此長時間,眼前仍是絲毫不變地台階,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要知道雖然飛行時間不長,但以他的遁,這個距離已經夠可怕了.要不是他的神識反複掃描附近的一切,並沒有任何陣法波動出現,幾乎以為自己又陷進了什麼禁制中了.

誰會將一個通道建的如此之長?

抱著心中的納悶,韓立又飛行了數里後,終于見到了出口的亮光.心中為之一松.

一飛出了通道後,韓立只覺眼見一亮,人就出現在一個巨大平台上.地上鋪滿了平整的青石磚,一眼望去足有上千丈之廣的樣,而深吸一口氣,草木花香深入肺腑.

靈氣仿佛比傳送陣那里,還充沛幾分地樣.

向前一掃,韓立臉上的驚色越濃重了.

目光所及地方,在平台盡頭處竟是一面直聳而上的山壁.他順著山壁向上望去嗎,這現天空竟然只是一條淡白色細線.他驀然一轉身,看來一眼出來的通道口方向.

身後竟是一座同樣卷的山壁,和對面的山壁,一前一後將他夾在中間.

腳下的巨型平台竟修建在一個奇深無比的山峽中.

韓立抬凝望了半天,向兩側望去.

可除了移了一些曲折拐彎的峭壁所在外,並沒有什麼收獲.

韓立沒有在多想什麼,立刻化為一道青光直往空中飛遁而去.

足足飛行了數千丈的距離後,韓立終于飛出了峽谷,但稍一打量後,就露出了不能置信地表情,隨後急忙駕起遁光激射出去,在附近飛遁了大半天,又飛回了原來的地方.

但臉上滿是掩不住的駭然之色!

怎麼說呢,只有一個"大"字出現在韓立腦海中.

說起來,韓立見過地各種各樣的巨山也算不少了.大的大概就是當初在亂星海的天星城地那座聖山了.

此山之高,如容擎天之柱,竟可分為八十一層,讓諸多修士設立洞府居住其中,就可知此山之大了.

而他如今就在另一座似乎絲毫不遜于那座聖山的巨山腳下,也許此山比那"聖山"還大的多,但他是無法具體比較出來了.

因為他抬望去,滿是蒼翠之色,根本看不到任何的盡頭,那個所謂的山峽,也只不過是此山腳下一個微不足道的裂縫而已.

但光是這些還不能讓韓立如此震驚,讓他無語地是,這般大的一座巨山還身處一個巨大禁制中.

只要扭朝山外望去,就立刻能看到一個白光幕從高空而下,無邊無際,仿佛將整座巨山都罩在其中的樣.

如此大手筆,即使韓立想一想,也只覺心中駭然了!這絕對是上古修士能做出來的事情.

望著遙遙不知多遠的光幕,韓立猶豫了一會兒後,還是驅使遁光向那邊激射而去.

足足飛行了一盞茶工夫後,韓立飛到白色光幕跟前.

他驅使地遁光,在如此大的光幕前實在顯得渺小無比.

而離近之後,韓立仔細端詳了根本無法看多厚的凝厚障壁半天後,竟忽然頭也不回地向來路飛去.

他不用出手相試,也可以感到此禁制中蘊含的可怕靈力.

別說它一個元嬰中期修士,恐怕就是化神期修士,也無法靠蠻力強行破除這種絕對障壁地.

在飛回巨山的路上,韓立從遠處遙望此山,仍無法看出此山有多大,但現此山始終靜悄悄地,絲毫異樣的聲音都沒有.既沒有鳥叫也沒有獸鳴聲,仿佛是一座死山一般.

但山中的盎然靈氣,卻又真真切切存在的.如此一來,這種詭異的情形,竟給韓立一種極其危險的感覺.

韓立終還是臉色陰沉的飛回了山峽,並回到了原先的傳送陣山洞中.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五十章 聖獸之印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五十一章 叱念真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