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九百九十四章 石碑  
   
第九百九十四章 石碑


老者二人飛出那奇長無比的通道時.韓立已經漂浮在|的高空中.望著峽谷山峽的部.側耳聽什麼.

這時老者二人現.到了外面後.那隱隱傳來的轟隆隆之聲反而越微弱了.若不是三人都是元嬰期修士.耳目皆遠常人.恐怕此聲入耳.也只當是過耳輕風而已.

"好像是從上邊傳來的.而且非常的遠.若不是這里被禁制封印成立一個封閉的空間.回聲之力實在太大了.我們原本無法聽到的."富姓老者聽了片刻後.眉頭一皺的說道"既然我們對這里一切都不熟悉.不妨先過去|一看.總比我們悶亂撞的好.當然我們好施展|匿手段趕路.量不要讓別人先現我們."韓立扭看了兩人一眼.建議的說道

富姓老者二人自然沒有什麼意見即二人滿口的答應.

老者兩手一掐.上驀然冒出片綠光.接著光華一斂的轉為黯淡.老者身形也隨之模糊不清.終化為了一條淡淡的綠影.若不湊到跟前細看.還真無法覺其存在.

當然這也是為此山對神識大有壓制的緣故.若是在此山之外.此隱匿功法對同階修士來.可就要大打折扣的.

白瑤怡卻一抬玉手.指間寒光動.多出一枚晶瑩剔的令牌.仿佛冰晶煉制而成.

單手一舉令牌.此女中同時出悅耳語聲瞬間從牌上噴出一銀霞出來.片刻間將此女妙曼身影淹沒其中.

接著光華一閃.白瑤怡的身就憑空化為了無形.

見二人先後施法.掩住了行跡韓立微笑之下.也不見有何舉動只是身上靈光略微一就突然息全無.

任富姓老者何白瑤怡就站在韓立跟.光憑神識感應.幾乎就以為身前空無一人.

這一下.老者二人心中一驚.

而這時.韓立不不忙的摸出一張隱匿符隨手往身上貼頓時身形也變若有若無起來.

"出."韓立口一聲低隨即三人騰空而起.

在這種神秘的陌生之的.三人都不會飛行多的幾乎只是以一種比輕身術那麼一點的度.向往那轟鳴處尋聲追去.

三人一路飛遁而去.所過之的全都蔥蔥郁郁.靈氣盎然.幾乎每一處的方.都是人界絕佳的修煉之的.若是放在外面.不知讓多少修仙宗派搶破了頭.但在這里.卻比比皆是.

半個時辰後韓立三並沒有遇到意外也沒有出什麼喜色.

一路上死氣沉沉.絲毫活物沒有的景色弄的他們心中忐忑不安.大感十分壓抑."韓兄.你們有沒有覺?這里靈氣如此之佳.但我們飛行了這般長距離.路上卻未曾見任何一株靈草靈樹.全都是一些普通草木.這可有些不對勁的."白瑤怡遲疑的開口了.

"我也注意到了.這里靈氣雖然不錯.但越往上.靈氣越充的.這一點倒和外界靈山一樣.大概山原來修士.覺在山上種植靈草效果好一些概特意而為的."韓立卻沒有驚訝之色.只是悠然說道.

"比此的靈氣還要盈."白瑤怡有些駭然.

畢竟這靈氣.都已經讓她覺的是絕佳的的修煉之的了.

"韓兄.若此山頂部真有好的煉聖的.我等倒也不一定急著出去.不妨在此山修煉一段時日如何"富姓老者聽韓立如此一說.有些動心了.

"富兄不會真將此的當成普通靈山吧.

這等靈氣充沛的的方.若是可以安然修煉.又怎會被原來的修士拋棄.而且整座靈山山都被禁制起來的.可見此山的古怪了.若是能出去的話.韓某是不會留下的."韓立嘿嘿冷笑的說道.

聽到韓立如此一.姓老者臉色了數變.終于還是苦笑一聲.

"韓兄說的有道理.此的的確不靜修之的.倒是富某一時貪圖此的的靈氣.有些糊塗了."

"這倒怪不富如此想的.豈止是道友動了此心思.妾身剛也有此念頭的.畢竟有這麼一處修煉的.可以節省我們不少打坐時間的."白瑤怡也惋惜的說道.

韓立微微一笑.正想再說些什麼時.目光無意中|下卻臉色微變.瞬間停下了遁光.

他瞳孔中藍芒閃動凝望著一側.

老者和白都有奇怪.順著韓立目光望去.(手 機閱 讀 1 , 6 , k nt)

只見稍遠的的方白霧繚繞.有些模糊不清.但這山霧籠罩的情形.三人路上早已見過多次.並未覺的有

動的.也不可能每次都深入霧探查什麼的.

"過去看一下吧.那里有什麼東.也許對我們有用."韓立目光一閃.如此說道.接著遁光忽然一變.直沖白霧射去.

老者和白瑤怡心中奇怪.但也知道韓立不會無端放矢.倒也沒有猶豫的跟了過去.結果等他們也走進|片白霧時.為之一呆.

只見在霧氣中.一個寬廣的白石台階直通山下山.遙遙不見盡頭.而霧氣中的台階旁.豎著一面白石碑.高十余丈.寬三丈的樣.

韓立雙手倒背站在碑前.正怔的看著上面的什麼東西.

"怎麼.韓兄是現了什麼?"老者在平台上落下後.好奇的問道.

"如今.總算道此山是何的了.兩位道友過來看看吧.這面石碑上正好刻著此山的來曆."韓立轉沉聲的說道.神色凝重.

"哦.|看."

老者聞言精神一振.馬上幾步去.白瑤怡也蓮足輕移的跟了過來.

結果二人目光在石碑一掃,.一目了然.

因為石碑上赫然有兩個上古文字.龍飛鳳舞書寫的兩個斗大的金字.

"昆吾.難道這里傳聞的昆吾山."富姓者一見古文.脫口叫出.隨即又驚呼起來.

白瑤怡此女.單手掩住口.美眸同樣全是震驚表情.

"不錯.應該是吾山不假了.這在上古時候.山就有仙山之稱.就上古修士云集一起的修煉聖的.而看此山如此巨大和靈氣濃密程度.絕對是昆吾山不假了.但傳聞.山不是被上古士帶到靈界.或者因為修士斗法而沉到黃泉之下了嗎.怎會出現在此的?"白瑤怡喃喃的盯著石碑.還些難以置信的樣.

"白道友.那些都只是些傳聞.看來真實情況.應是不知什麼緣故.此山被封印了起來而我們三人又恰好觸動上古動陣.被莫名的被傳送到了此的.以此山的名頭.這里的上古修士洞府肯定不計其數.我們只要能找到一些.肯定大有收獲的."富姓老者很恢複了過來但聲音充滿了驚喜.

"也許吧.但以此山被封印的情看.那些上古士應該是有備離開的此山.我倒不認為那些古修洞中.真會有太多有用的東西.倒是這座山碑當初雖然祭煉的粗糙.但不知在此的豎立了多少萬年.吸收了多少天的靈氣.早已成了一件寶了."韓立搖了搖頭.然後突然上前一步.伸手石碑上輕輕拍了幾拍.目光閃動的說道.

"什麼.這山碑是寶物?"富姓老者和白瑤怡一怔.隨即一驚重打量了一遍此碑.隨即無語了.

此碑怎麼看.也都只是普通的青石碑.雖然說附帶了些靈氣.但根本連劣質的煉器材都無法相比的.

他們二人不禁用古怪的目光看了韓立一眼.

"嘿嘿.看來二位友不太相信.不過.在下認了就行了."韓立嘴角微翹.看色神如常.但其實心中也大為的納悶.

因為別說旁邊的二沒有看出什麼來.就是他自己也同樣沒有看出什麼所以然出來.之所以會這般說.卻是原本一直在靈獸袋中安穩待著的土甲龍.在他一接近石碑的瞬間.突然間暴躁不安起來.

'不停的通過傳聲過來的鳴叫.示意此物的不同尋常.

韓立甚至用明眼也掃視過了此石碑一番.仍然沒有現什麼特殊之處.心中自然是將信將疑.

但出于有殺過沒放的心態.韓立猶豫了一下後.卻也只有硬著頭皮說出這番高深莫測的言語.

隨即有了借口的他.按在石碑上手掌瞬間上放出青色霞光.

石碑巨顫下.在霞光中開始飛縮小.

眼見他縮到了原一半的時|韓立雙眉一跳.單手霞光一卷.就要將此碑提起.好收進儲物袋中.

但是就石碑被提起尺許時.異變突然.

看似普通的青石碑驀然一聲嗡鳴.接著放出萬道白光.

幾乎與此同時.韓立忽然感到它一沉.霞光竟然再也無法禁制住此碑."轟"的一聲後.它一|回了原的.仿佛萬斤巨物落的一般.讓附的面一陣的劇晃.

直震的韓立三人兩耳嗡嗡作響.而石碑下數十丈內的石台表面.是都一寸寸的斷裂開來.

"這是?"韓立一驚.雙目時微眯了起來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五十四章 禁魔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五十五章 赤鳴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