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零一章 昆吾殿,靈寶閣,鎮魔塔  
   
第一千零一章 昆吾殿,靈寶閣,鎮魔塔


原來韓道友竟出自天南.貴地修士在我們大晉可很不過不管什麼原因.道友既然擊殺了陰羅宗的長老還拿走了的鬼羅幡,這個過節可是不好化解的."在石亭附近,花天奇一訝色的說道.

他剛聽完富姓老的大概講述,心里著實吃驚不小的.

其他人也同樣一陣騷動,都面帶怪異的多打量了韓立兩眼.天南對他們來說,實在有些遙遠了.在大晉修仙界眼中,那幾乎是一個不值一提的地方.眼前之人竟然出自哪里,還惹上了陰羅宗,這怎不讓這些人大都有些好奇起來.

"在下只是自保而已.若是不是陰羅宗長老主動去找在下麻煩,韓某怎會遭遇此事."韓立神情淡淡.

"好了!不管怎麼樣,三位道友已經在此待了一段時間,那應該知道此山倒底是何處了吧."那名元嬰期大漢似乎對韓立和乾老魔的之間的事情,絲毫不感興趣,反有些心急的這般問道.

"這倒知道一些.就是你們大晉傳聞中的昆吾仙山!"韓立目光閃動下後,不動聲色回道.

"昆吾山!"那幾名元嬰修士是一怔,隨即大喜起來.乾老魔聽到此事,心中也是同樣一驚.

而毒聖門四卻早知道此事,此刻只是互望了一眼.

"照這麼說,現在已經有跑到我們前邊去了.就不知道有多少修士,是哪方勢力.但既然能打開如此大的封印,那些人實力絕對非同小可.乾兄,不管你和韓道友三人有什麼矛盾.但現在可不是爭斗的時機.不如我們這些人聯手將那群人驅逐出此山,然後再各憑機緣瓜分昆吾山寶物如何?至于你和韓道友的恩怨出了此山再另找機會吧."花天奇摸了摸下巴,目光朝幾道白影一掃後說道.

"聯手?"老魔一聽這話,沉默了下來.

而那散真人鄭衛和大漢五人聞言.則紛紛心中一動後.嘴唇微動地傳聲商量起來.

見此情形.富姓老和白怡松了一口氣.雖然他們自信聯手不會輸于乾老魔是這種莫名其妙地硬仗.自然不打好了.

沒有人注意到立眉梢不經意一皺.他心中微微歎息了一聲.

眼看無法動手了.他圖謀封魂咒解咒法決地事情.看來只有另找機會了.

想到這里.韓立抬望了望光幕上花天奇等人地出來之處.開口問道:

"花道友.幻陣自爆後印出口被毀地怎樣.還有可能從此出入嗎?"

"倒底怎樣?韓兄不訪親自去看一眼.長時間不敢說起碼短時間內這條通道是無法進出了."花天奇歎了口氣,也不隱瞞的說道.

韓立抿了抿嘴唇,稍一猶豫後,也就不客氣的直奔光幕那邊飛射而去.

轉眼間沒入了那團銀光中不見了蹤影.

事關自身,富姓老和白瑤怡也禁望了過去.

結果,僅僅片刻工夫韓立就神色陰沉的從銀光中再次飛出,一對上老和白瑤怡的目光後搖了搖頭.

"的確無法通行.不過看樣恢複正常乎也不用多長時間.在這期間,我們先探下此山再說吧."韓立平淡的說道.

接連下來的事情很簡單了.

乾老魔即使狂傲異常,但知道此地就是赫赫有名的昆吾山後于打消了現在動手的念頭.能有機會進入這種洞天寶地,他也不想空手而歸,當即勉強同意暫時放下韓立恩怨的事情.

另外臨時聯手的五人商量過後,也毫不猶豫的同意了此事.

"我們這些人聯手,即使那伙人是十大宗門中的修士,我們也可力敵的.馬上走吧.可別真讓這些人將寶物搶先拿走了."一等眾人都同意了聯手後,花天奇立刻口中一聲大喝,帶著毒聖門其余長老率先沿著石階向山上飛射而去.

乾老魔冷哼一聲,五道白影灰光閃動,遁光聯結一片緊追過去.

韓立等人也默不做聲的,紛紛騰空跟上.

而另一邊的葉家諸人,這時卻早已站在那片白玉廣場之上.

此廣場足有百畝大小,地面全都是用晶瑩潔白的上好美玉鋪成,四周則豎著一根根十丈高的白玉巨柱.而每一根玉柱上,都雕刻著一些罕見的靈獸仙禽之類的東西,栩栩如生,讓人望見不禁肅然.

不過,葉家等人此刻卻沒有往這些玉柱看上一眼,而是分別聚廣場另一端.

在那里,每條從廣場延伸出去的石階前,都豎著的一塊塊高大的玉碑,上面分別寫著"金石""祥云殿""

"等一個個地名.讓葉家眾人紛紛眉頭緊皺的猜測

"金石不用問,一定是儲存材料的去所;祥云殿這個名字,聽起來有些虛無飄渺,估計不是靜修之所,也不是什麼重要之地,奇靈院則一看就是……"一名葉家修士一邊看著,一邊緩緩分析著這些地方的大概用途.

其他人聽著紛紛的點頭,覺得大有道理.

"所以得有可能存放通天靈寶的地方,只有這三處.一個是中間直通的昆吾殿,一個是緊挨著的靈寶,還有一個則是靠邊的鎮魔塔."那名葉家修士終選出了三條路來.

儒生和大頭怪人沒說什麼,但也沉吟不語,顯然在思量這位葉家長老所說是否正確.

"昆吾殿不用說肯定是此山核心所在.而靈寶一聽名字,就是上古修士存放寶物的地方,通天靈寶存放其中,毫不稀奇.至于後的鎮魔塔,則應是古修士鎮壓妖魔的所在.考慮到此山被封印的詭異情形,通天靈寶被放在此地是大有可能的.畢竟上古時候修士,可都有借用寶物威能來鎮壓厲害妖魔的習慣."那名葉家修士又解釋了一下.

"嗯,所說的不錯.我也覺的天靈寶應該存放在這三處之一.不過以我們的能力,是無法全部兼顧的,頂多只能取其中兩條路探一下."儒生終于開口了.

"兩條路?你打選哪兩條?"怪人有些猶豫的問道.

"靈寶和鎮魔塔!"儒生遲的說道.

"這兩方!可我覺得昆吾殿遠比鎮魔塔可能性大一些!"怪人大頭搖了搖.

"嘿嘿!寶不用說了,即使沒有通天靈寶,能拿到其他寶物,也算我們白來此一趟.昆吾殿就是因為太過明顯了,我沒選擇它.我總覺得,此山既然被封印此地,還有特意留下兩件通天靈寶,總不會就這樣供奉在昆吾殿中做擺設用吧.相比之下,用這寶物鎮壓什麼妖魔,倒是大有可能的."儒生冷靜說道.

"這樣說雖然不是沒有道,可老夫還是認為昆吾殿作為此山的核心建築,必須要探上一探的."怪人先是點頭,後又搖頭.

"七叔之言,我何嘗不知.但我們總共就只有這點人手.分城兩隊都有些勉強,若是再分城三隊的話,力量就太單薄了."儒生苦笑的說道.

其余的葉家修士也議論起來,有的覺得儒生做法穩妥,有的則覺得怪人之言有理.一時間竟然無法下出定論.

怪然看到這一幕,臉色閃過一絲異色,沉思一下隨即這般說道:

"這樣吧.我們一行正好九人.你我各帶三人去探靈寶和鎮魔塔.後再找一名機靈些,遁法高明的長老往昆吾殿走一趟,若是真有禁制並厲害的無法單獨破掉,再馬上回轉就是.這樣一來,你我也就心中有數.其余兩路誰比較順利,也許還來的及再跑一趟昆吾殿."

怪人竟如此建議.

"這……,好吧,就依七叔之言!不過這名弟既然一人,就要小心獅禽獸和那只銀翅夜叉,讓他帶上彌天鐲."儒生略想一下覺得倒也可行,也就同意了.不過卻又補充了兩句.

"彌天鐲!有此寶的話,這人就算真遇到什麼危險也可自保了."怪人點點頭,並沒有反對.

當即葉家一行人略一分派,馬上分成兩批,古魔則不聲不響的站到了怪人的身後.而那名去探昆吾殿的修士,則是那名方臉中年人自告奮勇的前去.

畢竟這一行葉家修士中,除了怪人和儒生外,似乎也只有此人修為高了.所以儒生略一猶豫,就答應了下來,並馬上從儲物袋中取出一件白骨煉制成的鐲,遞給了此人.

"彌天鐲每一次動,都必須用自身精血可.二哥能不用的話,還是不要動用此寶."儒生鄭重的叮囑道.

"放心,我心里有數."方臉修士沉聲答道.並接過了此物.

"傳聞中那鎮魔塔是專門困禁一些窮凶極惡妖鬼,邪魔之所.老夫也算是久聞大名了,不知里面還有什麼魔物,就由老夫去那邊吧.

"怪人隨口的說道.

"呵呵!七叔竟然和我想到一塊兒去了.我原本也對那鎮魔塔也頗感興趣的.不過,既然七叔如此說了.那就由七叔跑著一趟吧.我帶著他們三個就去靈寶搜尋下寶物了."儒生聞言一怔,但隨即不在意的滿口答應下來.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六十一章 大戰再起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六十二章 珈輪戰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