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零三章 群魔隱現  
   
第一千零三章 群魔隱現


這里靈氣充沛,老娘為什麼要離開這里.雖然不知界現在是什麼樣了,但人界想來也找不到比這里適合的修煉之處.我就在這里修煉到飛升的那一天為止."丑婦一聽銀翅夜叉提到本命牌,臉色為之一變,口氣見生硬了.

"圭道友,你明知道封印已破,留在此山修煉根本是不可能之事,又何必在口上硬撐.而且說起來,我等也算頗有淵源,正應聯手共渡難關是?"銀翅夜叉眉頭一皺

"淵源倒還真有一些.你是人類修士的肉身修煉成靈,我和獅禽獸則是那人昔日飼養的靈禽靈獸,又是一起被那些修士封印在了困靈陣中."丑婦倒沒有否認,神色略緩的點點頭.

"就是因此,我們三個有聯手可能.而那昆吾殿有專門克制我等的禁制存在,平常根本無法靠近此殿.現在有人類修士替我們開道,我等只要偷偷跟在他們後邊潛入就可,到時一齊出手,奪得本命牌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哼!你說的倒容易.但是我聽獅禽獸說,這兩批修士人數可都不少,還有後期的修士帶隊.對了,你說的那個非常棘手疑似通天靈寶的修士,似乎也和這些人混在了一起.到時候,可別本命牌沒有得到,反把自己搭進去了.老娘可是被人囚禁怕了.甯願不要著本命牌,大不了從此鑽入此山靈脈深處中,再睡個千余年.到時候他們就算有本命牌,但老娘根本不和他們見面.他們又能奈我何."丑婦心中一動,但表面仍然不肯輕易松口.

"圭道友不要忘我可同樣擅長土遁之術."銀翅夜叉似乎有些不耐了,臉色為之一沉.

"你這話,什麼意思?"婦人瞪一對眼珠目光一寒的盯向銀翅夜叉.

"很簡單,若是的本命牌被這些人類拿去了,問起相關的事情,我肯定無法拒絕的將你的事情說出來.一只十級玄岩龜的妖丹,你認為這些修士會輕易放過你嗎?到時候,我肯定少不了被派來追殺你的!"銀翅夜叉淡淡說道.

"既然這樣,你和我一起起來就行了."丑婦哼哼幾聲,面現一絲怒色.

"我不會放過這一次奪取本命牌的良機,也沒想終生困在此山中.要知道,無法吸取山外的陰月精華,我是終生無法進化到金身月尸的."銀翅夜叉不客氣的說道.

"哼.你這是在要老娘!"婦人突然一蹦數尺高.指著銀翅夜叉大口破罵起來.

"嘿嘿.是不是威脅.圭道友自己可判斷一下.你不要忘了.你可還欠我一個人情沒還.當年那群古修在我們身上打下了暴血咒.好讓我們成為神智全無地蠢物是我分一粒清虛丹暗自給你.你早成了只知道嗜血而狂地家伙了.還能有化形地今日.

"銀翅夜叉背後銀翅一扇.聲音一冷地說道.

"這個人情.我自然記地."婦人一聽暴血咒地事情.頓時氣焰大降不少.

"但你也不要忘記除了我們外應該還有第四個被傳來地家伙.我們到現在可都沒有和它照過面過.也不知道對方是鬼是妖.若是能和他也聯手地話.我倒可以考慮地."婦人沉默了一會兒後于放松口氣地說道.

"我早已四下尋過了.並沒有找到第四個困靈陣所在.也沒有現其他妖鬼地蹤跡.也許第四個家伙不太走運.早就不在了也大有可能.畢竟它可沒有清虛丹保持神智.一個嗜血狂物相隔如此多年.還存在地可能性實在不太大.而且就算它真地存在在也沒時間細找它了."銀翅夜叉搖了搖頭說道.

丑婦聽了這話,面色陰晴不定.

半晌後終究長歎了一口氣,狠狠的說道:

"好既然你都提起了清虛丹的事情,老娘就再出手助你一次.但是說了等只要得到那本命牌,就立刻走人.老娘也不呆在這破山了,出去隨便找個無人地方,從此隱修不出了."

"這就對了.只要有自由之身,以我們的修為天下間哪里去不得."銀翅夜叉面上露出一絲喜色,這個玄岩龜所化婦人的神通甚至比他還強一分,可是一個大有力的幫手.

"不過在行動前,我們要先好好計劃一番.那些修士既然已經知道了兩位道友的存在,我們要小心一些,別反而中了人類修士的圈套."丑婦答應下來後,整個人竟然一下變得冷靜異常起來.

"這個自然!"這一次,銀翅夜叉毫不遲的贊同道.

一旁的獅禽獸,也揚頸的低吼一聲.

隨即三個妖物就在巨樹之下,低聲商量起來.足足過了一頓飯時間後,三者驀然騰空而起,一起向石階所在方向飛遁去.

轉眼間巨樹下就變得寂靜異常,只有陣陣的微風吹過的聲音.

不知過了多久,巨樹附近另一顆看似普通的大樹,突然間一陣晃動,接著由大到小的驟然間縮小起來.在一陣綠光籠罩中,大樹表面某處一陣凸鼓,驀然多出了兩顆碩大的碧綠眼珠.

此眼珠晶綠異常,略一轉動間,冷冷望向銀翅夜叉等消失的方向,竟不含一絲感情的樣.

這樹木竟然是不知名妖物所化,銀翅夜叉等三個妖物妄有一身驚人的神通,竟沒有現近在咫尺的此妖.實在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此妖眼珠直直瞪著空中天後,忽然周身綠光一閃,"嗖"的一聲,所化樹木竟一下鑽入地中不見了蹤影.

這時,此地正的安靜無人起來.

而另一處,韓立等人一獅禽獸不見後,也沒有繼續在石殿中多停留的打算,而是飛的遁出了石殿.

結方一出殿外,他們自然遭遇到了原先葉家修士一樣的禁空情形,紛紛從空中跌落而下.

這讓他們吃了驚的同時,同樣大喜起來.自然也知道他們終于到了昆吾山的要害之地.

"那是什麼?"白瑤怡卻一聲嬌呼,明盯著石階遠處,玉容滿是震驚.

其他人一怔之下,急忙望去.這現數里外的地方,石階竟蜿蜒曲折的沒入到一大片參天繡林中.

這片繡林全都是一人抱的紫色巨竹,密密麻麻,幾乎遍布遠處目光所及的所有地方.前邊原本應該存在的白玉廣場,也徹底被竹林掩蓋的無影無蹤.

而林中中海彌漫著淡淡的紫氣,隱隱傳來的驚人靈壓,讓韓立等人心中一凜.

"這個法陣好像比冰焰兩極陣還厲害的多.不過,這也應該是那群人布置的後一道禁制了.只要破除此陣,就可以追上他們了."花天奇仔細打量一番後,凝重說道.

"既然如此,還等什麼吧?"乾老魔一陣狂笑,五魔一下化為一片霞光,直接向竹林席卷而上.

花天奇略一躊躇,也帶著毒聖門幾人向紫竹林飄去.

"我們也走吧.咦,韓兄,你怎麼了?"富姓老者招呼一聲,正想也抬腿走時,卻忽現身旁的韓立臉色難看之極,似乎有些不對勁的樣,不禁心中一驚.

"沒事,我們過去吧."韓立深吸了一口氣,神色瞬間恢複如常了.接著身形一晃間,竟不想多說的直接飄出數丈許遠去.

老者摸了摸下巴,心中雖然驚,但也能將此事悶在心底,緊跟了上去.

富姓老者自然不知道,就在剛,韓立體內的數十口飛劍同時無故一顫起來.這他一驚之下,頓時知道古魔也在此山中.

這讓韓立臉色怎會好看哪里去!

難道古魔就在前邊的修士中?這魔頭怎會混入其中並跑到此山來?難道這里有什麼古魔在意的東西,還是另有什麼陰謀?

一連串的念頭,瞬間在韓立腦中狂湧而出,讓他心神徹底混亂起來,怎麼也無法保持心境的平靜了.

這並不是說在擁有了三焰扇和元嬰後期傀儡的韓立,仍然還對此古魔懼怕異常,而是現在此魔出現的時機實在太詭異了.

如此大的大晉竟讓他接二連三的碰上此魔,再加上天南的萬丈魔淵之事還記憶猶.這讓韓立心底深處,實有一種不好的感覺.

此刻乾老魔驅動五魔已到了竹林跟前,一股股的灰色寒氣從白影中噴出,撲向了繡林.

而紫竹林一陣嗡鳴聲出,一連七道紫光柱驀然從竹林各處沖天而起,接著隨即繡林中的紫氣一下如同活過來一般,化為紫色的波浪竟一下抵住了灰色寒氣,兩只如容兩只怪獸一般的交織撕扯起來.

後邊趕到的毒聖門四老和大漢等修士見此,也毫不遲的各施展神通,頓時各式各樣寶物化為各色光霞,狠狠卷向竹林而去.

就在韓立也默默的噴出數口飛劍,心不在焉的加入到攻擊之中時.在封印外面,那個因為幻陣自爆被重封死的地下通道外,卻又來了數批不之客.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六十三章 漩渦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六十四章 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