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零八章 太陰真火  
   
第一千零八章 太陰真火


銀月,你醒過來了?"韓立一呆之下心中一喜,但聲保持鎮定的問道.

"是的,在主人剛走進大殿的時候,我剛蘇醒的.這幾年的修養,也只能讓我勉強蘇醒而已,恐怕無法在其他方面為主人出手了."銀月緩緩的說道.

"你神識沒有受損吧?"

雖然聽起來似乎沒有什麼問題,但韓立隱隱感到了銀月的情緒似乎有些不對,不禁眉頭一皺的問道.

"沒事,只是這一次沉睡讓我回複了小部分記憶,有些不太適應而已."銀月勉強一笑的回道.

"恢複部分記憶?"立眉梢一挑,有些意外.

"是的,只覺得自己以前的事非常久遠,猶如另一個人一般.但是大部分的記憶,還是無法回想起."銀月悠悠歎息一聲,似乎有些傷感.

"能記起些往事,這總是一件好事.也許隨著時間流逝,你的終能記起所有事情的!"沉默了一會兒後,韓立用淡淡語氣安慰道.

"也許吧."銀月用低不可聞的聲音喃回道.

"對了,你說這東竟然是太陰真火?沒有弄錯吧韓立話題一轉,抬手指著被另一只布滿紫焰手掌抓著的東西,詫異的問道.

只見在紫焰包裹中.一小團紅火焰不斷變化成各種迷你飛禽地左沖右突.猶如活物一般.實在靈性十足.

"婢不會錯地.這地確是一團陰火之精不假.在我記憶中.這團真火還只是低階地存在.否則也不會被幾道劍氣一擊.就有些靈性大損地.不過也幸虧這是太陰真火而不是太陽精火.雖然同樣至陰至寒.但此火剛剛誕生沒多久威能比紫羅極火還低了許多地樣.否則以紫羅極火無法困住此火地.而若是太陽精火.哪怕低階地都可以拼著損失些本源之力.也能破開紫羅極火逃走地.不過此火培育到高階地話.以後威力絕對在紫羅極火之上.否則.也會和太陽精火齊名.共列人界三大真靈之火了."銀月給韓立仔細地解釋道

"這火有這般可怕?什麼三大真靈之火.我還真從未聽人說起過."韓立盯著眼前地靈火.有些將信將起來了.

畢竟這團赤紅只是看起來靈性十足.但並未真讓他感到有多難對付地樣.

"三大真靈之火.是我一見此火中自然而然產生地東西.看來我懂亂七八糟地東西.得還真不少."銀月苦笑一聲.

"既然你腦中原本就存在地.看來此火應該不假地.此火既然也是至寒陰火知能否被我地紫羅極火吞噬融合掉?"韓立目中精一閃.若有所思.

"應該可以吧.不過讓紫羅極火吞噬此火,倒不如反過來的讓此火吞噬紫羅極火的好.畢竟此真火已經有了一絲靈昧在其中,若是就此毀了實在太可惜了能也會因為下降許多的."銀月提醒道.

"嗯,你說的有理.不過在此之前,我必須能先煉化此火行.它有了一絲靈性,反而煉化不易的."韓立點點頭.

"不過主人,此火好還能吸收一絲太陽精火.若是這樣的話,陰陽交彙再加上紫羅極火威力都難以想象此火威力了.恐怕在人界真的無物不燃了."銀月笑吟吟的說道.

"太陽精火?若是能捕捉到此火,自然好了.可是我聽大衍神君說過,那太陽精火根本不是我們這一界修士,能夠捕捉到的.只是癡心妄想罷了."韓立皺了皺眉,有些無奈的說道.

"這倒也是.不過主人既然得到了太陰真火此火和太陽精火是相克相生的.

也許可以利用此火抓捕精火的."銀月遲疑的說道,顯然不太肯定此法是否可行.

"此事以後再說吧.這太陰真火還不知何時能煉化的."韓立心中一動,但還搖搖頭.

銀月聽到韓立如此一說然一笑後,不再提此事了而話題一轉的提醒道:

"主人,這太陰真火需先下一番禁制能收起的.否則稍一不慎就有可能破開器物逃掉的."

"嗯,這個我自然知曉!"韓立嘿嘿一笑,突然將手中紫焰往空中一拋.

頓時一團紫焰包裹著陰火輕輕漂浮在了頭頂處.

接著他十指連彈,一道道纖細如絲電弧不停彈射而出,轉眼間就將紫焰連同里面陰火纏成了一個拳頭大金球,金光燦燦.

銀月仿佛輕笑一聲.

這手段和韓立當初囚禁乾藍冰焰的手法幾乎一般無二.只是以他現在的修為,手法自然早已純熟無比了.

隨後韓立取出一個赤紅玉盒,將金球收進了其中.然後目光一轉

了那只被冰封的巨鼎上.

"這等至陰真火,按理說應該誕生在極寒之地對,可剛竟從這爐鼎中飛出,實在有些怪異的.難道當初鍛煉的東西,是什麼奇寒之物,陰陽交彙下誕生出此火的?"韓立摸了摸下巴,陷入了沉吟.

銀月沒有說什麼,顯然也覺得有些古怪.

但韓立目光閃動幾下後,就不再思量此事,而是幾步上前走到了巨冰前.

袖袍隨即一抖,一道奇粗電弧擊出,方一接觸巨冰後瞬間化為金色電網遍布巨冰表面各處.

隨即一陣劈劈的電光閃動後,整塊巨冰寸寸裂開,化為一堆冰~散落了一地.

顯出了刺客安靜異常的巨:出來.

韓立望一動不動的巨鼎,不動聲色的青光一閃下,身形漂浮而起,緩緩飛到了巨鼎丈許高處往下看去.

雖然此地同樣有禁空禁制存在,但韓立元嬰中期的強橫修為,在短時間的強行漂浮而起卻還能輕易做到的.

鼎中的紅光早收斂的無影無蹤,這讓鼎中的一切都可以看的一清二楚,結果韓立神色不經意的一動,隨即單手朝鼎中虛空一抓.

"嗖"的一聲,一塊亮晶晶的從:中飛射而出,一個盤旋後落到了韓立手中.

是一團透明的拳頭大東西,溫溫的如暖玉一般,但五指略一按下卻有略有彈性.

"這是什麼東西?"韓立眉頭皺起了.

"主人何必多想,無論原先是何材料了,經過如此多萬年的不停鍛煉後,恐怕都變成了說清楚的他物了.不過,那太陰真火的誕生肯定和此物有些關聯,原先絕不是普通之物罷了"銀月卻不在意的說道.

"說的也是.等有空閑時,再好好研究下此材料有和用途吧."韓立一想果然如此,啞然一笑起來.

隨即手中青霞一閃,此物就被收進了儲物袋中.

下面,韓立再仔細瞅了一看鼎中,確定沒有他物後,就不假思索的兩手一掐訣,再單手一揚,一道紅色法決飛射而下,打在了巨鼎之上.

原本安靜無比的巨鼎馬上巨顫一下,隨即通體紅光一閃,在紅光霞中急劇縮小起來.

眨眼間一個半尺大小的迷你小鼎出現在了地面上,並出一陣清鳴的亮之音.

遠處的鼎蓋也呼應的自行飛射而來,一個盤旋後,同樣縮小的蓋在了鼎上.

整只小鼎一完整後,鳴聲馬上響了三分,並充滿了歡暢之意.

見此鼎如此靈性十足,韓立眼中一亮,袖袍沖下方一甩.

一股青霞從上而下,直接將小鼎罩在其中席卷而回,落在了手心中.

韓立單手托著朱紅小鼎,放在眼前細端望起,沒有多久,面上滿意之色漸濃.

忽然他一結手印,青光一閃後,單手往鼎上輕輕一拍.

小鼎紅光萬道,光芒大放,接著鼎蓋稍一開啟後,無數拳頭大火鳥從鼎中蜂擁而出,個個體形丑陋,渾身赤紅無比,竟是一只只的至陽火鴉.

這些火鴉口噴火苗,在韓立神念控制之下在大殿中四下飛舞,忽聚忽散,個個靈活之極.

這些自然都是此鼎多年收集的地火之精,憑空幻化而出的東西,每一只比真正的火屬性靈禽,也絕不差分毫的.

略一見識到此鼎神通後,韓立欣喜的將此寶收起,也算以後多出一個不錯的對敵手段.

畢竟那三焰扇威力雖然肯定在此鼎之上,但法力的大量消耗,也實在讓韓立頭痛,輕易不敢動用此扇的.

隨後韓立又仔細搜查了一遍此殿,結果並未再現其他的東西.

但當他正想就此離去時,目光在那十幾根赤火柱上略一掃視後,突然心中一動的放出十幾口飛劍,竟將所有蛟龍火柱全都不客氣的齊根斬斷,大咧咧的一一收進了這些個龐然大物.

這些火龍柱雖然不像巨鼎般已經自行通靈成寶,但是如此多年的不停噴吐地火,也讓這些原本青銅打制的法器吸收了駭人聽聞的火氣,成了一非同一般的物品.

相信無論作為材料還是作為靈器是珍稀之極的物品.

韓立後看了一遍此殿,確認再也沒有什麼遺漏後,微笑著走出了此殿,搜索起此地剩余的其他建築來.

可惜顯然韓立的運氣在化靈殿這一處地方就耗之一盡了.除了在某個不起眼的樓中,翻找出幾件普通之極的煉器玉簡來,再有在鑄靈堂現其他的東西.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六十八章 封印     下篇:第一千零九章 陰魄凝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