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二十三章 劫殺老魔  
   
第一千二十三章 劫殺老魔


吾殿後半部處,一只巨梭上在空中同龍般的激面則銀團,紫霧及一道血影緊追不舍.

各種法術攻擊狂風暴雨般的擊在梭上,在表面泛起金銀色異芒後,就生生全擋了下來.

日月梭不愧為人界三大靈梭之一,此凶猛攻擊也一時奈何不得的樣.

在巨梭內,木夫人全神駕馭著靈梭,拼命躲閃著後面攻擊,而一旁,秀麗單手緊抓那件四象尺,面色無血,是雙目微閉,明顯一副虛弱樣.

看來先前強行動用四象尺這等通天靈寶,讓此法力幾乎耗盡.

"乾道友,你真要和兩個孽同流合汙嗎?我二人取這里的寶物,可為了人界安危,重封印此山用的.

"木夫人修為遠遜老魔和二妖,一次想要奪路而逃都必被三人攔下,體內法力飛逝下不禁驚怒說道.

"哼,少說什麼人界安危大話,你當老夫是三歲孩童.再說老夫什麼時候和妖孽聯手了.這二位道友只是對你二人襲擊之事,也大感不忿而已.一個小小的化仙宗,也敢虎口食!相話,乖乖將拿走寶物交出來.另外,那件玉尺是通天靈寶仿制品吧,也給老夫留下."血影中傳來乾老魔冷笑的聲.

聽了這話,木夫人的一聲歎息,知道再說什麼無意了.畢竟她們化仙宗在正魔十大宗門眼中,原本就不算什麼的.

在乾老魔和銀翅夜叉二聯手之下,日月梭終于開始靈光黯淡,並漸漸被逼到了殿堂的一角.

就在乾老魔面露獰色,准備給予二女致命一擊,打破靈梭時,梭中卻傳來一陣梵鳴之音,緊接乾老魔和二附近浮現了朵白蓮,一只白尺同時從梭中飛射而出.

"不好!"無論銀光紫霧還是血,同時見毒蠍般的向後退縮射去,吃過一次頭的乾老魔以及銀翅夜叉二,絕不敢讓這些白蓮近身的.

有此喘息之機,白尺先一閃的飛回了梭內,巨梭則馬上在原地消失不見,下一刻又出現在了老魔等人背後,直奔北極元光射去.

而那些白蓮則無聲無息的紛紛潰散開來,竟只是虛有其表的幻影而已.

乾老魔和銀翅夜叉等見此大怒,心知上當了,立刻駕起遁光奮起急追.

但卻已經遲了步,金銀巨梭一頭紮進了北極元光中,無數根銀絲全都激射向此寶,但一接觸巨梭表面後,就被一層銀幕紛紛反彈了開來.

木夫人正兩手掐訣,不停催動手中一塊牌,臉的凝重之色.

這牌銀光閃閃,噴出一股股的霞光,巨梭表面銀幕竟是此牌神通所為.而一旁秀麗女因為用僅存法力再次祭出四象尺,雖然只虛張聲勢也讓此搖搖欲墜了,徹底喪失了動手之力.

木夫人白忙中,扭瞅了自己師一眼,面上全是擔心之色.

"師不用擔心,我只要回去靜養數年,也就好了."秀麗卻一笑的開解道.

"希望此吧.以你現在修為驅使四象尺,實在有些太為難你了."木夫人無奈的說道.

"可是要不用此寶,我二人怎可能硬生生在乾老魔這等大修士手中拿走化龍璽的.倒是那姓韓家伙奸猾的很,一旦寶物後竟馬上溜了.否則,也能替我們分擔些壓力的."秀麗女恨恨的說道.

木夫人聽了只能苦笑而已,腦中同時閃過韓立模樣和那把可怕之極扇,

巨梭身後,血影,金光,紫霧緊追不舍的同樣射入了北極元光中.

木夫人二現在都處于虛弱之時,若是日月梭實在神妙異常,恐怕早就被擒下了.故而這三位都沒有放手的意思.

不過一遁入北極元光中,乾老魔等人立刻察覺不妙起來.

前面梭中的二竟能借助手中牌直接控制北極元光中的幻陣禁制,雖然這等幻陣對他們三個來說不不算什麼,也稍一阻擋下,就讓靈梭抓住機會,幾個閃動後就消失在密密麻麻銀絲中,不見了蹤影.

這一下乾老魔氣跳如雷,而翅夜叉和獅禽獸下互望了眼後,卻用不善目光打量起了乾老魔.

老魔頓時有所感應的警惕起來,冷冷一掃二後,不客氣的說道:

"怎麼?二位還想打老夫主意不成?"

"哪里,道友神通如此廣大,我二人怎會做這種不明智之事!"銀翅夜叉略一猶豫,似乎覺得就是和獅禽獸聯手也無法輕易下老魔,當即打了哈哈說道.然後一招呼獅禽,二立刻施展神通破開一條出路,飛遁離去了.

對二來說,既然自己本命牌到手,此行主要目的就已達到,也就不想節外生枝了.

乾老魔看到二背影真在北極元光中消失不見,一聲冷笑,化為一道血影從另一方向激射而走.

無數銀絲從血紅影中洞穿而過,卻根本沒有讓老魔遁光停頓分毫,東下,西一下後,就從幻陣禁制中飛遁而出.

這時老魔心中一松,正想一口氣飛到出口處時,卻忽然神色一變的放慢了遁光,血光中一對精目閃爍不定.

"什麼人,給老夫滾出來!"老魔忽然一聲厲喝.

"乾兄不虧是陰羅宗大長老,的確是修為深厚!"一個淡淡男聲從前方的某根石柱後傳出,人影一晃,一名青年從容不迫的走了出來,身上頂著一個烏光罩.

"韓立!"乾老魔自然一眼就認出了人,雙目眯了起來.

"你在這里有一段時間了吧!專威為了候老夫"看到韓立身上護罩將北極元光輕易擋在外面.老魔面肌肉抽蓄一下,陰森說道.

"看來不用我再說什麼,乾道友已經猜到幾分了.很簡單,乾兄能否將貴宗魂咒解咒法決,給在下複制一份!"韓立不動聲色說道.

"封魂咒?"這話讓乾老魔有些意外,略一思量後,就仰狂笑起來.

"雖然不知道你為何想要此咒解除法決.但你以為,老夫會告訴你嗎?"

"我就知道,剛只浪費口舌而已.但還是忍不住想試上一試.畢竟若是將十大宗門大長老抽魂煉魄的話,恐怕我也無法在大晉繼續待下去了."韓立歎了口氣的喃喃道,佛在和鄰人閑聊一般.

一聽"抽魂煉魄"之言,乾老魔瞳孔一縮,隨即射出刀劍般精芒.

"想將老夫抽魂煉魄,也要看看你是否有這個本事.有什麼幫手一齊叫出來吧.光憑你一個元嬰中期修士,絕不敢說此大話的."老魔竟冷靜的說道.

"既然道友此說了,友你也出來吧."韓立卻毫不在意的淡淡道.

此話方落,老魔一側另一根石柱後光芒閃動,丑婦身披血紅戰甲的轉了出來,單手持棍,面無表情.

"是你?這小給你什麼處,你竟和他聯手,我可以給你大好處?"乾老魔先是一怔,馬上眼珠一轉的說道.

"行!把你的性命給我就可以了."丑婦哼了聲,手中黑棍猛然往地上一搗,兩眼一瞪說道.此妖不得不臣服于韓立,正一肚的悶氣,自然不會給老魔好臉色的.

乾老魔聽到丑婦這話,心中大怒,面上卻毫無異樣,神識再次往四周一掃,終于確定再無第三人後,心中踏實了許多.

若只這兩人的話,他自問脫身決沒有問的.

心中思量過後,乾老魔不再說任何廢話,身上血芒驀然耀眼,一下化為血影向一側激射出,根本不想與韓立二人在此交手.

韓立對此卻早有料,一見此幕,二話不說單手一抬,一枚烏黑指環浮現手中,迎風狂漲.

單手一把抓住此寶,微微一晃,方圓數十丈內波蕩漾,一圈圈的銀絲在清鳴聲中彙集四周,北極元光瞬間形成了片色障壁,將四周堵得嚴嚴實實.

乾老魔所化血影固然厲害,仿佛能無懼傷害,一見如此密集的光絲,還是大吃了驚,遁光自然一頓.

就這片刻耽擱,丑婦毫不猶豫的虛空一揮手中黑棍,重重棍影頓時浮現在了血影頭頂,黑壓壓的一砸而下.

尚未落下,一股巨壓就先襲身而來,乾老魔只覺周身一緊,身軀竟瞬間被一股無形之力憑空禁而住,再也無法動彈分毫.

老魔心中一凜.

幾乎與此同時,韓立就已將陽環祭出,凝重的沖其一點指後,從四周波中立刻飛出無數銀絲,密密麻麻化為一張巨網,直奔血影罩去.

乾老魔面色大變,驀然一聲厲嘯從口中出,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血影周身靈芒流轉之下,突然間小腹急劇膨脹起來,"砰"的一聲悶響,整個身體竟自爆裂開來,無數血絲四散遁逃.如此一來,無論重逾千斤棍影,還是北極元光所化巨網,竟全都失去了效用.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些血絲一個盤旋後,在十余丈外的另一處凝結變形.

眨眼間,乾老魔所化血影完無損的重顯現出來!

第二!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八十二章 冰海妖獸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八十三章 冰獰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