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三十章 血刀  
   
第一千三十章 血刀


算了,就算那妖魔再強大,被鎮壓了如此多年,也十對.況且下去的有不少後期修士,足以應付一切的."韓立深深望了一眼崖底,淡然說道.

隨即一招呼圭靈,二人就輕飄飄的往崖下落去.

這一沉,堪稱身深不可測.足足飄下一盞茶工夫,竟然還沒有見到底部的樣.

韓立納悶之余,心中也有點駭然.

這時他們身處之處已經顯得有些晦暗不明了,四周到處黑乎乎的,無法看出太遠去.

倒是抬望了空中,上面白光還隱約可見的.

若是普通修士,在這神識手限制的地方,肯定只能察覺到附近數十丈動靜而已.

但韓立身處,卻將明清靈目的神通打開,瞳孔中藍芒閃爍不停,將附近數百丈一切都納入了掌控中.

也知往下落去多久,靈突然輕聲的提醒道.

"韓友,我們到底部了!",

韓立聞言一動.望去.

果然下方不遠處傳了幾點亮光.隱有個高大建築地影.

神色動了幾下.他正想看個清楚時.目中余光一掃下.仿佛看到一側什麼東西一閃.一道血紅匹練從黑暗中無聲無息地飛卷而出.

韓立頓時感到一股刺鼻血腥撲面而來.讓人聞之欲嘔.

四散真人!韓立幾乎瞬間想起了這人來.心中一凜.

血光似閃電.一閃就到了眼前.若不是韓立一直高度警惕.恐怕現對同時.只能束手待斃了.

如今他不加思索的手一揚,一面銀光閃閃的小盾就祭了出去.

正是那面元罡盾!

此盾狂漲下,一層白光罩在盾上浮現而出韓立護在了其中.

血光轉眼間一卷而過,韓立被淹沒在了其中.

"嘶啦"一聲傳來,血光中驀然顯出一柄丈許長凶刀,狠狠斬在了光罩上.

此刀式樣奇特,寬不過兩指,奇薄如紙,閃動著妖異血芒.

光罩一晃後上寸寸的碎裂開來.血刀順勢一下又直接斬在了元罡盾本體上.

盾上亮光一閃,表面變得如同鏡般光滑.頓時血芒銀盾交織的一閃,竟一時僵持在了那里.

韓立神色略緩,剛想心中一松,血刀卻絲毫征兆沒有的一彎曲,竟如同毒蛇般繞過盾牌,從一側紮來,其動作詭異利索,幾乎讓人難以置信.

韓立卻真如被毒蛇咬了一般,身形驟然向後倒射而去同時十指對准此刀連彈不已.

"砰""砰"之聲接連響起,十余道青色劍氣接連射出,卻被血刀鋒利之極的全一劈而開,竟連絲毫停頓都沒有的到了韓立身前.

韓立臉色一白張口,一團青光包裹著一物出了口外.

"當"的一聲脆響.這空血刀竟未能劈開青光中東西,終于被擋了下來.

光中包裹的,竟是緩緩轉動的虛天鼎!

"咦!"遠處黑暗中傳來一人意外的聲音.

而韓立趁此機會,背後浮現出了風雷翅,一展之下,立刻在電光中出現在了十余外的地方色鐵青的一抬手,元罡盾和虛天鼎立刻飛射到了其身前.

這時附近的大片血光卻毫不客氣的從四面八方齊往韓立這里一湧而上腥之氣之濃,幾乎讓人窒息.

韓立冷哼一聲兩手一掐訣.身上雷鳴聲大起,一層金色電弧瞬間浮現在了四周電弧狂閃所過之處,血光紛紛潰散,讓那些血光都無法近身分毫.

辟邪神雷!黑暗那人見此情形,加意外了,知道這次碰上了棘手的對手.

"四散真人?"韓立朝遠處人影望去,口中冷冷的說了一句.

那人並沒有回答什麼,血刀出陣陣的嗡鳴,突然裹著血光向來路激射而回.然後黑暗中人影一晃,化為一道驚虹的朝下方飛遁而去,片刻後,沒入下方一個巨大黑影中不見了蹤跡.

"道友沒事吧!"

剛偷襲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圭靈仿佛大感意外並未來及出手.此刻惴惴不安的上來問了一句,生怕韓立有責怪之意!

"沒事,果然有幾分像魔龍刃,要不是我的盾牌可以消弭並反彈部分攻擊,普通的寶物恐怕早就被一斬兩半了."韓立平靜說道,抬手一把將那元罡盾抓到了手中,並翻轉朝上面看了一眼.

一道細細刀痕,深深的出現在了盾面之上!

韓立眼角不禁一跳,眼神陰沉了下來.

手中靈力往盾牌上狂注而入,盾面上銀光流轉,刀痕在靈光中漸漸的消見了.韓立反手將盾牌收起,一張口

天鼎也吸入了口中.

"那人模樣,韓兄是否看清楚了!"靈忍不住的問了一句.

"沒有,那人渾身靈光遮蔽,我也無法穿透靈光看清對方到底是不是四散真人.但是對方修為的確不太高的樣."韓立緩緩說道,然後低朝下方黑乎乎巨大建築望去,雙目微眯的沉吟起來.

靈不知韓立在思量何事,雖然很想馬上下去,也只能在一旁靜靜陪著.

"圭道友!.這一次的遲疑,我就當做第一次生,可以視作不見了.希望下次該出手的時候,不要在心存其他的念頭了."韓立頭也不抬的淡淡道,隨即也不等圭靈分辨什麼,就化為一道青光直奔下方遁去.

丑婦先是心中驚,但見韓立沒有要對她不利的樣,心中又一松,但人卻一時停在原地,臉上紅白交錯不停起來.知道自己剛心存的一些不軌心思,終于還是因為那本命牌身附著的部分精魂,而被對方感應到了.

半晌後,丑婦苦笑一聲後,是無奈的化為遁光直追韓立而下.

韓立這時已落在一個四四方方的巨大平台上,不動聲色的打量著四周.

除了在面前不遠處一黑乎乎的向下石階外,並未有其他的入口.

"鎮塔!這那里像塔了!"韓立喃喃說了兩句,這時圭靈也飛身落在了他身後,一聽韓立此言,忙上前解釋起來:

"道友不知,這鎮塔和世俗的寶塔不一樣的,而是古修們倒過來修建的.塔尖在下,塔底在上.越是被關押在下面的妖魔鬼怪,是越厲害的."

"原來如此!"韓立恍然的點點頭,再四周看了看,好像一點沒有為剛的警告之言,而對此妖有什麼異樣.

這反讓圭靈心中對韓立,加忌憚起來.,盡在pbsp; 抬手扔出一顆月光石,漂浮在頭頂處,韓立招呼靈一聲,就走進了石階中,二人終于進入了魔塔中.

前幾層的鎮魔塔非常廣大,也非常的平靜,連個鬼影都沒有.顯然是被前邊進入的修士,給滅殺的一干二淨了.

但是打斗的痕跡,卻驟然多了起來.看來為了不讓其他人先進入下層,那些修士的爭斗加激烈了.

當進入到第三層時,一個護身焦糊的尸體出現在一根石柱旁邊,韓立站在旁邊辨別了好一會兒,終于確定這人自己並不認識,看來應該是所謂的葉家修士對.

不過這人天靈蓋大開,元嬰倒是離竅飛走了,就不知成功逃掉了.還是在混亂中被滅掉了.

第四層時候,並沒有意外的現,倒是在第五層的時候,卻多出了兩具尸體來,一具渾身碧綠,一看就是中了什麼奇毒而亡的尸體,面目浮腫早已看不出本來面目了.另一具卻竟是那幾名散修中頗受韓立注意的大漢,不過一顆碩大頭顱掉在了一邊,軀體是被誰用飛劍斬成了七八截之多.

看著大漢滿面難以置信的樣,似乎到死前仍然不能相信自己竟會身死此處.

韓立雖然心中大凜,但並沒有因此止步不前,將尸體隨手化為灰燼後,就凝重的帶著圭靈進入到了第六層.

結果這一次,他卻意外的見到了一位活人,一位被巨大冰塊封印其中的宮裝女.

竟是白瑤怡此女.

此女雙掐訣,捧著一口晶瑩剔透的飛劍,雙目微閉著.

若不是隔著冰山,能感應到此女微弱的靈氣波動,望著此女蒼白異常的面容,韓立幾乎以為此女也已經隕落而亡了.

他並沒有急著給此女解封,而是先用神識將這一層都掃過了一遍,沒有其他的現後,單手一抬的輕輕往巨冰上一按.

"噗嗤"一聲,一層紫色火焰將其手掌包裹,然後原本白的巨冰,瞬間寒氣被此冰焰吸收而入.

轉眼間,巨冰由大到小的驟然縮小起來.片刻後,白瑤怡終于從巨冰中被放出來了.

當後一層寒冰也從此女身上消失後,白瑤怡睫毛微動了兩下,就自行睜開了雙目.

結果一眼,就看到了身前處的韓立.

其原本有些緊張的玉容,頓時為之一松.

"原來是韓兄,我還以為是其他人呢!"此女虛弱一笑,似乎元氣損耗的著實不輕.

"我沒記錯的話,白道友修煉的就是冰屬性功法,莫非剛是自行將自己冰封起來的."韓立眉頭皺了下,在此女秀麗的面容上一轉後,緩緩問道.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八十九章 玄玉洞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九十章 陰靈水,太陽精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