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三十八章 魔現  
   
第一千三十八章 魔現


砰"的一聲後,金光竟然被刺手指一彈而開~現出一面孔,竟是一名身穿黑裙,嬌媚的如同不是凡間之人般的嬌媚女.&1t;&t;

銀月一見這張絕色面容,身形一顫,面色蒼白起來.

韓立目光卻先落在了那雙四臂的魔影身上.他絕不會看錯,這妖魔正是從墜魔谷中逃出來的那只古魔.

其體內的青竹蜂云劍一陣的低鳴,已經感應到了被收走的另外兩口飛劍.

至于此古魔前邊的這名嬌媚異常的女,仿佛柔弱的絲毫法力沒有,根本看不出對方的修為境界,.

韓立倒吸了一涼氣.身形幾晃之下,就帶銀月到了九真伏魔大陣另一邊,然後放開了銀月的手臂.一開始就悶不作聲的靈,則如影尾隨的緊跟在身後,並忍不住的多望了銀月兩眼,目露奇怪神色.

"多謝主人了!"銀月看了韓一眼,面帶複雜之色的輕聲道.

"你多加小心."韓立已經知道銀月的身份大不一般,但還是眉頭一皺的囑咐一句.

銀月點點頭,扭望向面嬌媚女,臉上露出惆悵神色.

徐青年和葉家修士等人也都避到了法陣這邊,互相間雖然警惕異常,但面上也均露出兩人驚表情,

"怎麼回事.這兩身上也有如此魔氣反應!"一各難以置信聲音從那枚日月梭中傳出.隨即身形一晃.木夫人身形浮現在了此寶之上.手中捧著地化龍璽再次幻化出真龍之影.

只是此刻地龍影.面對對面地女和古魔.反應比剛面對"花天奇"時加激烈幾分.

甚至若不是木夫人施法控制住寶物.龍影根本就可能自行飛射撲出.

並不知道化龍璽來曆地徐姓青年.冷冷望了木夫人一眼.此刻他不管什麼魔氣不魔氣.眼前情形如此混亂.出現地魔物也一個比一個厲害.他已有了撤退離開地心思.

通天靈寶縱然動心.但也要有命來拿行.

如此想到後嘴唇輕動.向一旁地天瀾聖女傳音起來.

結果林銀屏眉頭微皺的點下頭後,這位天瀾大仙師目光開始飄忽不定起來,不停的朝四周尋覓著什麼.

與徐姓青年相反,白袍儒生見其他人大都被出現魔物吸引,一下放松了對八靈尺的注意,當即目光閃動幾下,朝葉家其他二人使了個眼色,在這二人掩護下兩手一掐訣,身形微微一晃地竟出現一個一模一樣的虛影,真身則神不知鬼不覺的隱匿起來,不見了蹤影.

銀翅夜叉一見出現的女面容,有些傻眼了.

若不是對方滿身魔氣此女面容,分明就是當年玲瓏仙.但剛出手毀掉傳送陣的那人又是誰有跟在韓立身旁的銀月.銀翅夜叉一陣的嘀咕,眼珠轉動不停,不知心中在做何打算.

化仙宗的木夫人望著手中化龍璽,臉色陰晴不定,忽然一跺足,竟又鑽入了日月梭中.然後此靈梭一晃之下直接遁而入,轉眼間不見了蹤影.

"愚蠢!這里無論上還是空中都被古修施法禁制住了到下面又有何用!"韓立身後的圭靈冷笑一聲,對木夫人的行為似乎不屑一顧.

"這可不一定.這兩女很神秘且對這昆吾山了解不少樣,說不定她們真有辦法破開禁制的."韓立卻目光閃動的說道.

此刻他想起了這個所謂的"九真伏魔大陣"來曆當年看過的一本陣法典籍中曾經略有提到過的.雖然所講不多卻將此法陣說成是人界辟邪退魔的第一等厲害的法陣,據說當年上古大戰時,人界修士曾經用此陣滅殺過不少的上古妖魔.

想到這里,韓立忙凝神又望去.

前面自從妙齡女現身後,九口巨大金刃瘋般的噴射出無數金光,狂風暴雨般的席卷而去.

黑袍女卻風輕云淡的手指連彈,無論多犀利多凝厚的刀光,被其指尖一觸之下,立刻如同草芥般的一彈而開.讓人看了目瞪口呆.

不過韓立駭然之余,也看出來了.

此女似乎還真對這個伏魔大陣有些忌憚,竟只是在法陣外部徘徊,並沒有往法陣中冒然闖去,而且此女朝韓立等人淡淡掃了一眼,就往宮殿中望去,目光後落在了那件"八靈尺"上.

這時的八靈尺,自從二魔現身後,就嗡鳴的閃爍不停,附近浮現銀蓮不但大了倍許,八只靈獸幻影是清晰異常,仿佛實質化了一般.

黑袍女一扭,就和一旁的古魔低語起來,聲音低不可聞.韓立根本聽不到什

"銀月,這女就是那位元刹聖祖化身嗎?"韓立長吐了一口氣,忽然問了一句.

"不是此魔,還有何人?這人是古魔聖祖一縷精魂所化,也是當年古魔入侵人界的三大統領之一.當年死在它手中的古修士,可算不計其數了."看來銀月的記憶真恢複了不少,稍一沉默後,就講出這元刹聖祖的來曆.

"古魔聖祖的分魂?剛聽那人說,你的元神當初被逼離開軀體,難道這位古魔分魂現在用的身體是……"韓立瞳孔藍芒閃動下,自然看出黑袍女的身體並非幻化而成,不禁問道.

"是我原先身體不假.雖然不記得當初怎會被對方附身,又化為器靈被擱置在虛天鼎中,但它的身體的確是當年我和瓏夢合用的肉身."銀月一咬貝齒,緩緩說道.

"哦,你還有機會回來吧?畢竟你是肉身的真正主人,不可能沒有機會的"韓立望著對面表情木然的黑袍女,神色一動.

"主人難道忘了,我已經施過靈魂吞噬了,再加上占據這妖狐之體如此之久了,那還有能力重換肉身.或許還真有什麼神通能重做到此點,但這絕不是人界功法能做到的,必須是返回靈界的事情了.而且我神識受損,修為已降到如此地步,連以前功法也忘掉了大半.如何斗得過魔魂的.除非……"銀月遲疑的說道.

"除非什麼?"韓不肯輕易放過.

"除非我和瓏夢聯手配,或許還有希望吧.但是您看她現在情形,會為我做此事嗎?也許這邊剛把魔魂逼出體內,她那邊就後立刻將我封印起來,好獨占此身體!"銀月歎了口氣.

韓聞言,沉默了下來.

就在這時,對面四臂的古魔突然沖宮殿中的大頭怪人大聲叫道:

"葉道友,你何必還遲.你既然無滅殺那只狼魂,如今只要將那八靈尺禁制住,聖祖同樣答應給你灌魔入體了.你修煉的功法並非魔功,這靈寶沒有人主持下,不會對道友不利的."古魔的聲音不算大,但足以讓韓立等人聽的一清二楚.

所有人一驚後,均都再次望向宮殿上空.

大頭怪人聽到古魔此言,臉色顯出躊躇,但馬上想起了什麼,一咬牙後,竟真化為一道黃光直奔八靈尺射去.

說也奇怪,看起來聲勢驚人的八靈尺,竟對怪人遁光的靠近沒有任何反應.眨眼間,竟真讓其遁到了八靈尺前,八只靈獸幻影對其視若無睹!

原本還有些擔心的怪人見此,自然心中大喜,光華一斂後,人影一閃的向此寶一把撈去.

"你還真是有膽!"一聲冷哼從宮殿下驀然傳出,大頭怪人似乎現了什麼,頓時面色一變的身斜射出去.

在其原來所立之處,轟的一聲巨響,一股巨力瞬間洞穿而過,將宮殿頂部幾乎掀開了小半.

大頭怪人神色一下變得難看之極!

"老魔,你不必唆使這些小輩,做什麼取巧的事情.有我坐鎮在八靈尺下邊,任誰想要取走此寶都要先經我同意可.沒想到你竟然能從黑風旗中脫困而出,這樣一來原本鎮壓我的靈寶,現在反倒成了對付你的利器了!"瓏夢聲音冷冰冰的傳出.

"是嗎?我可沒心思和瓏夢道友繼續糾纏什麼,區區一個空間障壁,你以為它還真能攔的住我嗎?"黑袍女一笑,竟如此的回道.

然後此女忽然向後倒射十余丈處,暫時脫離了金光的糾纏,一返身朝身後虛空一抓,原本黑的魔氣瞬間一陣翻湧,凝聚收縮,眨眼間魔氣一散,竟現出一杆烏黑油亮的小旗出來.

此旗毫不遲的激射而來,一個盤旋後,落在了黑袍女手心中.

"黑風旗?不可能,你從未修煉過通寶決,如何能驅使此靈寶!"瓏夢的聲音一下變得急促起來.

"我是沒有時間修煉此旗的通寶決,但你別忘了我們聖祖的魔化神通,就算它是通天靈寶,被我親自灌注魔氣一番後,也只能暫時聽命于我."黑袍女嫣然一笑,隨即一抖手中黑風旗.

一聲沉悶的轟鳴此旗上傳出,整個空間都為之一顫.

韓立他們是仿佛感到附近空氣都為之一緊,仿佛刹那間凝結了起來一般.,

所有修士神色大驚!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九十七章 魔高一丈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九十八章 沖階化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