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四十章 保身  
   
第一千四十章 保身


的韓立終于知道什麼叫做惡風如刀,天崩地裂了

雖然只是處在黑風旗威能邊緣處,仍覺得自己仿佛失去了五感一般,耳中傳來的是呼呼嘯聲,眼中看到的全是黃一片,甚至神識也無法離開半步,一脫離護罩就被外邊的惡風瞬間吹散了神念.

現在他總算知道,為什麼三焰扇防止的七焰扇,實在通天靈寶中排名末尾了,已能揮三四成威力的三焰扇,和這黑風旗威能相比,根本是天壤之別.

好在他明清靈目神通尚在,將靈力注入雙目後,在瞳孔藍芒閃爍下,總算能模糊的看清楚十余丈內東西.

至于遠處的九真伏魔大陣在如此凶猛的惡風下變成如何,他一時間無法弄清楚,只能從地面忽大忽小的震動,感應到其中的爭斗似乎激烈異常.

抬望了望天,天上情形一般無二,都被狂風刮的如同漿糊一般的混沌,無法遠視哪里去.

韓立神色一變下,護罩上來的嗡鳴聲越來越大了,而為了維持此護罩,法力的流失也明顯比先前多了許多.

黑風旗的能竟還在不斷提升中.

深吸了一口氣,他下意識的往足處望了一眼,似乎遁入地下是個不錯的主意.

頭方一出現,在他護罩旁丈許遠處,一道碗口粗黑色風柱從地下沖天竄出,迅狂漲轉動起來.

頓時一股巨力上面傳來.青色光罩竟不由自主地急往風柱中移去.

韓立心一驚.渾身法力驟然一凝.光罩光芒大放下.勉強止住了移動.

隨即十幾道金色劍光從光罩中激射而出.圍著光罩交織閃爍地一繞.劍氣縱橫交錯之下.就將這還未正式威地風柱攪成了粉碎了黑氣.但馬上黑氣又重凝聚旋轉.眼看再次形成颶風.

韓立見此.臉色陰沉地一招呼銀月.向後倒射而去.

看來這些風柱實在邪門.遁到地下也不太安全地樣.

小心地一連避過數根同樣地風柱後二人就到了空間邊緣地某一角處.

前面就是晦暗不明的灰色障壁了.

果然和他想的差不多,此處不但狂風小了許多,那些黑色風柱也未在這里出現.

二人總算可以松一口氣.

韓立臉上凝重絲毫未見消失,反而朝宮殿方向望了片刻後目中精光一閃,反手一抖,一口尺許長金色飛劍狠狠站在了身後障壁上.

"茲啦"一聲障壁頓時裂開一道數尺許深縫隙,但白光一閃,又恢複如初了.

韓立眉頭一皺.

這障壁看起來沒有多堅韌樣,用飛劍就可以輕易劈開,但是厚度實在不知有多深而且在禁制之下恢複度也的驚人,若不能一擊洞穿障壁的話,根本別想離開此地.

想到這里,稍微沉吟一下後,韓立就手臂一動,頓時一只手掌按在了腰間儲物袋上.

靈光一閃,那柄三焰扇就浮現在了手中.

靈力小心的緩緩注入抖此扇,頓時一層三色光暈在扇上浮現.

韓立吸了口氣,單手持扇對准障壁輕輕一扇.

頓時一股三色火焰從扇面上湧出,所到之處障壁馬上無聲的消融分解,一個丈許大的孔洞顯現而出.

但是目光只往里面看了一眼韓立面色就變得難看之極.

因為這一擊足足有十余丈之深,火焰消失潰散這障壁卻絲毫沒有被洞穿的樣.

雖然並沒有使出三焰扇全部威力,但此障壁之厚他臉上也現出了躊躇之色.

三焰扇雖然威力不小,但既然前邊一擊沒有見效說再增添一些威力,就能擊破這上古修士布置的古怪禁制,他實在不太相信.畢竟這里可是封印那瓏夢妖妃和古魔聖祖化身之處.

而且三焰扇威力全開下動靜不小,一擊之後很可能引來那古魔聖祖的注意.到時候別障壁沒有破開,先引火燒身就糟了.

況且他心中還懷,這層障壁如此詭異,是否還暗含其它連環禁制在其中.萬一破壞了障壁,再引其他禁制反噬,這可不是說笑的事情.

心中如此想著,韓立握著三焰扇的五指略松了一下,臉色陰晴不定起來.

"此處空間不會如此簡單,主人還是不要冒然行事的好!"從見到瓏夢後就一直有些恍惚的銀月,忽然間開口了.

韓立聞言一笑,正想對此女說些什麼,卻驀然臉色一沉,一轉,面對一側狂風冷冷道:

"什麼人在哪里,鬼鬼樂樂的可別怪我不客氣了."

說完這話,他一把扣緊了手中的三焰扇,扇面上頓時三

再次流轉不定起來.

"韓道友先別出手,在下可知道你寶扇威力,可不像平白挨上一擊."一個男聲音悠悠傳來,隨之在黃狂風中現出了兩道白色人影,一男一女,竟是徐姓青年和天瀾聖女林銀屏.

韓立眉梢一挑,臉上沒有掩飾自己的意外,但口中卻絲毫不變沒有的冷聲道:

"哦,兩位到這里,難道打算趁此機會和韓某動手嗎?"

說完這話,他看似隨意的朝宮殿方向瞥了一眼.

那邊雖是狂風猛烈之處,大半黑色風柱都彙集在那邊,但是仍然掩不住風聲里隱隱傳來的雷鳴之音,偶爾有一兩道刺目金光撕裂長空,竟能瞬間亮徹整個空間.

看來那九真伏魔陣果然同小可,在黑風旗如此凶猛威能下,竟還支持至今.就不知道是否八靈尺也加入了爭斗

韓立心中自思量,但一見那黑袍女還無法分心這邊後,心中暫時一安,當即重盯著眼前男女,神色不驚不喜.

"道友不必如此,這一次我二人過並非是找韓兄麻煩,而是一起商量保身之策的."林銀屏似乎早預料韓立的敵意,抬手放出一張隔音結界後,就不慌不忙說道.

"麼保身之策?"韓立心中一動,口中仍絲毫感情不帶道.

"韓道友何必明顧問.那古魔聖祖的黑風旗如此厲害,我們幾人聯手也不可能是他對手的.不趁此魔現在被那靈界妖妃纏住離開險境,難道還等此魔回頭從容收拾我等嗎?"因為時間不多,此女倒也沒有玩其他花樣,直接坦言其來意.

"哦,難道二位不想要通天靈寶了?"韓立雙目一眯,淡淡問道.

"道友說笑了.靈寶固然珍貴,但怎能和我等性命相比.這古魔聖祖被困此塔下邊如此多年,體內早就真元虧空.而我們元嬰卻是其恢複元氣的好良藥.他一旦緩過手來,絕不可能放棄我等的."徐姓青年似乎對古魔們頗有些了解,斷然說道.

"那你們打算怎麼做?"韓立隱隱猜到了對方想法,但仍木然問道.

"自然我聯手偷襲守在那邊傳送陣處的古魔,然後奪路而走了."徐姓青年毫不遲疑說道.

"就憑我們幾個?你們真的知道那雙四臂古魔的厲害嗎?"韓立冷笑一聲,反問了一句.

"怎麼,我們幾個難道還拿不下此魔?"林銀萍有些意外,輕笑一聲問道.

"你們若斯知道此魔,當年曾經在三名大修士和十幾名其他元嬰修士圍剿下,仍然能脫身而逃,不知還是否有這般自信?"韓立單手撫摸了手中的羽扇,緩緩說道.

"這古魔就是當年從你們天南平跑出來的妖魔?"徐姓青年驀然一驚!

"不錯,就是此魔.

"

見韓立如此肯定,這位慕蘭大仙師和一旁的林銀屏望了一眼,也面現一絲猶豫之色.

"那我二人加入如何.這總能逼退此魔了吧!"從幾人頭頂上忽然傳來一聲冰寒聲音,就韓立幾人臉色大變之際,空中的黃鳳中青紫兩種光芒一閃,顯出銀翅夜叉和獅禽獸二妖的身形來.

這二妖渾身靈光環繞,竟完全不懼空中惡風,懸浮在那里安然不動.看來銀翅夜叉的風遁神通,在此中惡劣環境下反而如魚得水了.

"是你們,二位也想一起聯手?"看清楚二妖後,韓立重鎮定下來.

"當然,我二人雖然和你們不是同類,但是在這古魔聖祖眼中卻沒什麼區別,不走的話同樣兄多吉少!"銀翅夜叉不客氣的說道.

"好,有道兩位道友出手相助,再加上圭靈道友,就萬無一失了.事不宜遲,馬上動手吧!誰知道那法陣和八靈尺能給我們爭取多少時間."徐姓青年一口同意了下來,面上煞氣一閃後,扭看向了韓立.

顯然只要韓立答應下來,他們聯手之勢頓成.銀翅夜叉二妖,也同樣望向了韓立.

韓立下意識添下嘴唇,稍一沉下默後,終于緩緩點下頭.

"我們只是暫時逼退此魔,並不是一定要滅它,這些人手的確夠了.好,我這就將友喚回來."既然心中有了決定,韓立不再遲疑,馬上兩手一掐訣,體內圭靈本命牌一顫後,馬上開始閃動著微弱靈光.

二銀翅夜叉和獅禽,則趁此機會也從空中落下,站在了一旁.

只是片刻工夫,韓立所立之處黃光一閃,丑婦猶如鬼魅一般,無聲息的出現在了其背後.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九十九章 反目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一百章 戰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