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四十八章 條件  
   
第一千四十八章 條件


怎麼,你認識這煉尸?"韓立頭也不回說道.

"姑且算是吧!"遲了一下,圭靈老實回道.

"什麼意思?"韓立目光閃動下,還是回過來.

"它未變成煉尸前也是一只靈獸,當年和我等算是有過一些交情的.其主人也是從靈界下到人界的人類修士,不過我等自從被封印在昆吾山後,就再也沒有見過它的,也不知其如何變成煉尸的."圭靈解釋道.

"這麼說,它本體原先也是靈界妖獸?"韓立神色一動..

"不錯.當年從靈下到人界的修士,修為不能太高,就所帶靈獸也同樣大有限制的.而我們幾只隨同下到人界的,是在被抹去了原有的記憶後,被允許下來的."靈歎了口氣.

"被抹去記憶,你一點都不的?"韓立心中一凜,隨即又有些失望起來.要知道他原先還真想從靈口中問出一些靈界事情來的.

"除了知道自是從靈界下來的話,絲毫關于靈界的記憶都沒有."靈也露出了一絲惆悵之色.

韓立沉默起來,但心中頭一轉,又想起了銀月來.

銀月打不簡單,應該對靈界有些記憶吧!他心中又活動起來,但馬上又將此事壓在了心底,現在可不是考慮這些事情的時候,他的下意識的目光朝其他地方一掃.

從障壁中:來後.此空間可變得有些詭異了.

四處空蕩蕩地.竟一個人都沒有地樣.不但宮殿上空原本懸浮地八靈尺不見了蹤影.連那杆原本禁制他們地黑風旗也不翼而飛.怪不得他們如此輕松地就破禁而出.

地面上到處都是巨大深坑和一道道數丈長地溝槽狀爪痕.竟仿佛被什麼巨獸抓過一般.宮殿一小半也完全被擊碎成了廢墟.一副經曆過慘烈異常激戰地樣.

韓立神識早已掃過宮殿殘骸.可惜里面設有地隔絕靈覺禁制仍然尚存時無法現什麼.

但這也讓他心中一松.畢竟那元刹聖祖給他地壓力實在太大了.若是和此魔正面硬碰上.他肯定不敵地.

不過現在唯一地傳送陣.讓人被隔絕到了黑風旗禁制地空間內.要想再離開此地只有另行設法了.

目光閃動下,韓立開始思量起脫身之策來.

"韓道友,你若肯出手相助我和徐兄,你和我們天瀾聖殿的過節,我以聖女身份可以一力承擔此化解你和天瀾草原的恩怨."就在這時,林銀屏突然沖韓立焦慮的嬌呼道聲音中充滿了焦慮之意.

"我已經被你們突兀人追殺了如此之久,還有什麼恩怨可化解的.在下沒興趣出手的!"韓立神色木然,一口回絕道.

"韓兄不要忘了,我們可是因你到的大晉,若是我和徐仙師在這里隕落認為其余三大仙師,會輕易罷手嗎?"

韓立聽到此話嘿一笑,掃了血海中一眼.《電腦訪問 // 林銀屏正將手中錦帕催動的銀光刺目,竟一時將煞魂絲逼退了幾分,但臉色卻蒼白異常,顯然開始使用催使潛力的秘術,來提升自身法寶威能了.

徐青年因為被偷襲在先又被困在血海中,驅使的兩件法寶雖然威力不小此刻也搖搖欲墜,馬上不支的樣.

情形好的倒是周身五色靈光閃動的靈犀孔雀.

此上古靈禽雖然無法從紫霧中脫離,但是獅禽獸也一時無法奈何樣.畢竟此凶禽厲害的金波攻擊好被五色靈光克制的樣,無論多少金波擊在靈光上,都馬上潰散消失.

"林仙現在就是說的天花亂墜,在下也不會出手的.

說實話,若不是兩位看起來此劫難逃,在下都想趁火打劫一回的.至于那三名仙師若是真的找上門來,韓某並不介意和他們切磋一下神通的."韓立神色從容,不緊不慢的回道.

這句話,他倒是並沒有虛言.

經過斬殺古魔一斬後,韓立如今對自己的實力也有了個大概了解.有幾近分身的人形傀儡和完全聽命的圭靈配合後,他就是同時和三四名元嬰後期修士周旋,也不會太落下風的.

況且那天瀾的三名大仙師也不可能全都離開草原找上門來的.除非他們想真斷絕了自己一族人的命運.畢竟沒有大仙師的坐的天瀾草原,若被慕蘭人知道此消息.恐怕突兀人轉眼間就會有滅族之禍的.

心中對此一清二楚,韓立自然對這位天瀾聖女的威脅,根本不屑一顧.

原本還有些擔心的那名白毛煉尸一聽這話,頓時臉上一松,口中也出一陣陣的怪笑:

"韓道友真是明白事理之人,我又沒有對韓兄出手,他怎會中你們這些雕蟲小技,你們二人還是乖乖束

吧."

韓立面上毫無表情,但心中聞言卻冷哼一聲.

當初在障壁中,這位所化的四散真人不知用和秘術,偷偷現出一絲煉尸身份,卻被袋中的啼魂獸馬上覺了.他一驚後,自然現了此妖和那銀翅夜叉的傳音.

依仗自己的神識比起元嬰後期修士來說還強上那麼幾分,他當即不動聲色的偷聽了一部分.

為了不讓這兩個妖物現自己的偷聽,他不自然敢強行侵入他們神念中,只能聽了個大概而已.

但就這模糊的部分也讓他知道,這位白毛煉尸竟然打算聯合銀翅夜叉二妖,一破開障壁後,趁其他人心情激蕩,警惕心低之時,就對和它們一起先出谷的人類修士出手.

至于這人是突兀人還是立一伙,對他們來說卻都是無所謂的.

韓立只是故遲出去了一步,讓那徐姓青年和林銀屏一伙人到了大黴.

所以韓立自不會對對麼好氣的.

他雖從為見過這位白毛煉尸,但有元嬰後期修為,並且長成這般面孔的煉尸妖物,自然只有萬妖谷那位萬年尸熊了.

久聞此妖知多少萬年前,就修煉成靈,在大晉妖族中可算是大名鼎鼎的角色.而萬妖谷作為大晉可以和太一門,天魔宗並駕齊驅的一大勢力,身為副谷主的此妖化身為一位人類散修出現在此,這可有些耐人尋味的.

而此妖化身的四散真人,不知是真有這麼一名散修,是被其殺害後幻化而成,還是根本就是此妖以人類修士行走的一個化身.

此妖修煉的隱匿功法還真是神妙異常,竟連他都無法看出其煉尸身份來.不過這樣一來,它似乎修為也大受限制,否則當初用那血刃偷襲陰羅宗那位黑衫長老時,不會讓其元嬰輕易逃掉的.

韓立看著遠處血海中漂浮站立,渾身尸氣沖天的萬年尸熊,面無表情的思量著,目中忽然一縷寒光閃過.

他雖然沒有心思出手去救以前的對頭,但也不會真讓對方血刃輕易吞噬下元嬰後期修士血肉精魂後,靜等此寶威力大增,掉頭對付他們.只要徐姓青年斃命之時,就是他出手奪取血刃的時刻.

想來血刃就算轉化威能再,中間肯定還會有一段時間耽擱的.這段時間內,就是他奪取此寶的佳機會!

這等邪門的寶物,自然還是要掌握在自己手中較為穩妥的.韓立早就冷的有了決定.

當即不動聲色下,韓立嘴唇微動了幾下.

一旁的靈目光一動,但面色如常.

"韓兄,你若出肯手相助,我意將噬金蟲後化為成熟之體的秘訣相贈.這個條件,總能打動道友了吧."一只沉悶不語的徐姓青年忽然深吸了一口氣,厲聲沖韓立喝道.

"噬金蟲?"韓立為之一呆,面露奇怪之色.

"不行,噬金蟲後轉化成熟的方法,是我們聖殿的不傳之秘,怎麼可以輕易泄露給外人!"林銀屏一聽此言,卻驀然一驚的反對道.

"命都沒了,那還顧得上什麼不傳之秘.難道你就真被這血刃吞噬,連投胎輪回的機會都沒有.再說我們若是隕落掉了,慕蘭人就會趁此機會反攻草原,區區一個秘術和本族想興衰相比根本不算什麼."徐姓青年不等林銀屏說外,就臉色鐵青的打斷道.

林銀屏一聽這話,臉白如紙,但終究不再開口了.

萬年尸熊一看韓立面露沉吟,頓時暗覺不妙.

當即此妖也顧不得保存什麼法力,兩手一掐訣,法力往血刃所化血光中狂注而入.頓時血光暴漲倍許,驀然化為一只巨大鬼臉,大嘴一張,就急忙向下方血海中的徐姓青年大口吞去.

幾乎與此同時,四周血霧也一陣洶湧翻滾,一波接一波大血浪形成一個血色漩渦,竟將徐姓青年瞬間死死卷住,讓其避無可避.

徐姓青年一驚,心中大叫不好,只能猛然一催青色圓珠和銀鉤兩件寶物,強行向鬼臉狠狠擊去.

但是鬼口中血光一閃,一蓬血絲噴射而出,刹那間就將兩件寶物死死纏住,一卷之下就吞入了口中.徐姓青年面色大驚!

鬼臉卻再次一張大口,獠牙畢露下,一陣陰森的獰笑聲傳出,豁然向再也沒有阻擋的下方血海一撲.

徐青年隨即一咬牙,體內元嬰雙目一睜,就要脫體而逃.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劍陣重現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奪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