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四十九章 靈禽與元嬰  
   
第一千四十九章 靈禽與元嬰


在這時,忽然一道金弧猶如天外飛仙般,一閃後擊上.

"轟"的一聲,金芒爆裂開來.

鬼臉一聲慘叫,瞬間潰散了小半,但剩下部分反而凶性大,趁徐姓青年正面露大喜之色時,驀然向下一撲的咬在了其脖頸之上.

層層血光包裹而去,轉眼間就要將徐姓青年吞進的樣.

徐姓青年感到身體迅被血光侵蝕,大驚之下,口中慌忙默念一種古怪咒語來,隨即整個殘軀驟然亮起一層黃光,一漲一縮間,爆裂了開來.

血光刹那間被數光芒洞穿而出,變得支離破碎起來.隨即一個數寸高元嬰一閃即逝,從里面瞬移而出,眨眼就出現在了十幾丈外的高空,然後護體靈光再閃,化為一到黃虹就要遁走.

"想跑?"尸熊口中傳出一冷,只見其沖虛空狠狠一抓.

頓時在元嬰頂處,浮現一個團黑氣,隨即光芒一閃,化為一只大手一把向元嬰抓去,尚未落下,大手所蘊含的威能將方圓十余丈范圍全都籠罩其內.

徐青年見此,心中暗叫苦.

若在被偷襲前他自然可以接連瞬移,甚至能依仗元嬰本身能力,強行破開這種玄功禁制.畢竟後期修士元嬰凝固,可遠非初期和中期修士可比的.即使沒有了軀體,也同樣能力和人一斗的.

但是他如今地嬰.卻早就在血海時就透支靈力了.那還有能力再破開對方此術.

這時地韓立.卻在數十丈外之處手倒背.神情淡淡.似乎只擊出一道金弧後再也肯出手了.

無奈之下.徐性青年也只能拼命了.

他猛然調動殘余法力.元嬰一張口.噴出了一面似金非金令牌.就准備用本命法寶來亡命一擊.

但就在這時.在黑色大手上空銀光一閃.一道人影詭異地浮現在那里人手一抬.頓時一聲龍吟般清鳴傳出.綠光一閃.一道翠芒帶著金芒地激射而來.度之猶如電閃雷鳴般.一下就擊在了黑氣所化大手上.

"轟"地一聲.

金弧狂閃,大手瞬間就被洞穿了一個大洞,無數纖細電弧狂擊之下,大手化為黑氣消失潰散.

而那銀光中人影一晃,竟直接跨越十余丈距離一下到了徐姓青年元嬰附近.

徐青年元嬰剛剛死里逃生又驚又喜,不加思索的周身靈光一起,化為驚虹一閃遠遁.

雖然那銀光中人影似乎是救他的,他也絕不敢讓自己元嬰輕易落入他人之手的.

好在銀光中人影卻對此視若無睹只是冷冷的面對遠方的尸熊等人.

而這時,那靈犀孔雀似乎接到了徐姓青年什麼命令然身軀一抖,尾部數根豔麗異常長翎一下向前激射而出,爆裂開來.

五色光華大漲,獅禽獸一驚下,不敢硬接一退.

紫霧頓時被五色靈光一照下,頓時消融瓦解個數丈大缺口豁然出現.

趁此機會這靈禽雙翅狂扇幾下,身形仿佛輕煙般扭曲幾下後詭異的一下出現在了紫霧之外,然後頭也不回的直奔徐姓青年元嬰射去轉眼間就到了跟前.

徐青年大喜,讓元嬰毫不猶豫迎了上去兩馬上彙聚一起.

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靈禽去一張口,徐青年元嬰竟一下沒入其中不見了蹤影.隨即一聲清鳴,靈犀孔雀尾部所剩長翎猛然豎起開屏起來.

頓時五色靈光刺目耀眼,一下將靈禽身形淹沒進了其中,無法看清分毫了.

幾乎與此同時,在銀翅夜叉和林銀屏的戰團上空,一股黑白之氣驀然冒出,隨之圭靈身形浮現而出.

銀翅夜叉一見丑婦,神色頓時一凝.

而圭靈則面無表情的掃了此妖一眼後,並未有任何舉動,卻嘴唇微動的傳音了幾句.

銀翅夜叉面色一微變,沉吟了一會兒後,就長歎了一口氣.猛然雙手一揮,原本死死困住天瀾聖女的煞魂絲,密密麻麻的飛卷而回,放出了被困多時的林銀屏.

林銀屏大喜下剛想也飛遁而走,圭靈卻面現一絲冷笑,身形一晃,驀然到了此女身旁,一只銀色巨斧化為一溜銀芒急斬而下.

這一下,讓這位天瀾商女大吃一驚,不及多想的一指自己身前錦帕,想要往空中抵擋一下.

但異芒一閃,一只獨角巨虎幻影在巨斧上浮現,並一撲而下.p; "茲啦"一聲,錦帕在銀光中竟被一斬兩截.隨即那虎影一晃,竟瞬間化為一團黃氣將此女罩在了其內.

林銀屏只覺一股腥臭之氣撲面而來,暗叫不好後,頭顱一沉

接翻身栽倒.

靈不客氣的兩手一掐訣,頓時讓黃氣化一把將此女緊緊束縛住.

然後黑白之氣翻滾,裹著林銀屏刹那間在原地消失,幾個閃動後,就出現在了韓立身旁.

在此過程中,那位尸熊竟沒有出手攔阻分毫,只是臉沉似水的冷望不語.

而銀光中的人形傀儡一等圭靈退回後,則木然的一晃,飛射到了韓立身後.

韓立卻沒有瞅生擒過來的天瀾聖女一眼,而是面帶詫異的望向另一邊去.

在那里五色靈光光彩奪足足比先前漲大了一倍有余.

"韓道友!你這何意?"一陣滾雷般話語聲從靈光中轟隆隆傳來,聽聲音有些像那徐青年嗓音,但卻粗啞了許多,並充滿一股狂野之意.

"沒什麼!韓某不是幫道將林道友救了出來嗎."韓立神色不變,淡淡回道.

"如說來,倒是徐某多心了."五色靈光宗的男聲音一緩,靈光一斂,顯出那只靈犀孔雀來,只是這時的靈禽明顯比先前大了一圈,並且在孔雀頭顱上浮現出一張乳白色的光臉,淡淡的,仿佛虛影一樣,正是那位徐姓青年模樣.

不過這張面孔著那昏迷不醒的林銀屏,臉上隱現焦慮之色.

"放心,我不會對林道友如何的.倒在下有幾件事情,要先問一下道友.相信道友不會讓韓某失望的."韓立不動聲色問道.

"韓兄想威脅徐某!"那張虛影形成的面孔,驀然一沉,顯出幾分怒容來.

"威脅自然談不上.道友難道這麼就忘了,剛如何答應韓某的.

林道友現在身處這里,只不過是確保徐兄不會做出有份之事而已.難道真想毀諾!"韓立一聲冷笑,神色一下陰森下來.

"你就真想問什麼,也得先打了眼前幾個妖物再說吧."聽到韓立如此一說,徐姓青年終于冷靜下來,虛影臉孔上眼珠微轉說道.

"打它們.好啊!我正有此意."韓立摸了摸下巴,竟滿口答應道.

韓立這副漫不經心的樣,倒讓徐姓青年吃了一驚.一時不知再說什麼了.

韓立微微一笑,轉吩咐了一句圭靈後,當即在人形傀儡陪同下,肩並肩的飛射而出.

到了血海附近時,二人遁光一停,韓立凝望了萬年尸熊一眼後,淡淡說道:

"道友身為萬妖谷副谷主,想必來到昆吾山另有要事.這兩人我還有用,就暫時帶走了.道友沒有意見吧."雖然商量的言語,但韓立口氣卻異常的強硬.這讓對面的銀翅夜叉和獅禽獸聽了大怒.

"道友叫韓立,是天南修士對吧?"一直沒有開口說話的尸熊,竟然開口問了一句讓人有些莫名的言語.

韓立先是一怔,但隨即面現懶洋洋神色:

"不錯.怎麼道友難道想事後去天南找在下報仇?"

"報仇沒有興趣.韓兄這一次救了天瀾的這兩人,我可以視若不見的就此放手的,但也僅此一次而已.下一次,若是再出手壞了我們萬妖谷的好事.在下可就沒有這麼好說話了.即使韓兄真有這兩人相助,也絕無法活著回到天南的."萬年尸熊雙目綠焰一漲,但馬上恢複如常說道.

韓立聽了這話,嘴角抽搐一下,卻微微一笑的不言語一句了.

萬年尸熊卻木然的兩手一掐訣,再猛然一指遠處的血光.

頓時血芒閃動,所有血光在空中一個盤旋後,就化為一口血色巨刃,此刃滴溜溜的一轉後,一下沒入下方的血海中.

血靈光直沖九霄,巨刃上浮現原先被韓立一擊而散的鬼臉.

它獰笑一下,大口一張,下方血海頓時化為一根血柱全沒入了其口越中,轉眼間被巨刃吸納的一干二淨.

血刃看起來似乎和原先沒有什麼卻別,但是那股血腥之氣,卻讓人聞之欲嘔,刺鼻之極.

隨後萬年尸熊一招呼身旁的銀翅夜叉和獅禽獸,就二話不說的直奔宮殿方向而去.

結果一閃後,三妖遁光全都大模大樣的沒入其中不見了蹤影,這尸熊竟真一副到此另有目的的樣.只是不知此妖物如何說服銀翅夜叉二妖的,變得以其為馬的.

而這宮殿內,看來也另有什麼名堂的.

韓立雙目微眯著,眼中寒光不定.

"好了,現在徐兄可以回答在下的問題吧!"韓立驀然一回,沖著後方的靈犀孔雀平靜問道.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奪寶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1⑥κXs.om沉水與玄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