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六十一章 大戰再起  
   
第一千六十一章 大戰再起


"你認為我會回答嗎?"銀女用手指一點,將身前圓盤定住,淡然說道.

"你既然是妖族,肯定和人類三皇扯不到什麼關系的,七大妖王當年多次聯手殺入我們古魔界,滅我聖族之人無數.你既然和他們幾人扯上關系,我也不必給傲哺老祖什麼面,和將你滅殺即可了事."魔像滿臉殺機的說道,隨後兩手一搓,一股沖天靈壓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而魔像身上原本模糊不清的身體,瞬間清晰起來.

一道道晶芒從魔像手中激射而出,沒有想銀女激射而去,反而往自身嘶嘶的纏繞而去.

轉眼間魔像竟由一股黑霧化成一具高大的晶瑩巨人,但雙目依然閃動著讓人望而生畏的紫芒.

"不要以為一個逆星盤就真能在本聖祖面前張狂起來,我倒也看看你是否真能接下我這一擊."巨人口中出森然的聲音,單手一抬,手心處晶光流轉,竟放佛有什麼東西要噴出似地.

銀女玲瓏見到此幕,非但沒有驚慌,反而花容一展的輕笑起來,放佛寒冬融化,百花齊放,神情競和先前的冷若冰霜大不相同,猶如換了一人相仿.

"你以為你還有時間留在此界嗎?"

"什麼意思?"晶瑩巨人紫目一閃,為之一愣.

而就在這時,原本圍繞祭壇閃爍不定的那些石柱,突然有幾十根靈光一斂,變的暗淡無光起來,原本正在激的**陣頓時停了下來.正從祭壇里面源源不斷供給魔像的漆黑魔氣戛然而止.

晶化巨人一見此幕,頓時面露出了驚怒之色.他剛因為用神念晶化魔軀,已將原先的真魔氣消耗一空了,現在又一下斷了好的魔氣供給,如此一來,後果會如何,她豈會不知的.

當即它口中出一聲大叫後,抬起的手掌光芒一閃,一道碗口粗細,晶柱驟然噴射而出.

但此晶柱直來及噴出一半,元刹聖祖就出不甘的幾聲大吼後,凝聚的晶化軀體就寸寸碎裂開來,蘊含里面的元刹聖祖神念在沒有軀體的支撐下,瞬間云消霧散,徹底從這世間消失了.

而那半截的晶柱則一閃即逝的到了銀女身前.

但早有准備的此女飛一抬手,一道銀色法決擊在了身前圓盤上.

頓時圓盤狂漲丈許打.星光狂閃不定,半截晶柱竟然被一吸而進.但是顯然這次攻擊真的非比尋常,雖然只是不完全攻擊,但仍然讓那逆星盤嗡鳴直響,然後一顫的向後倒射出去.

後面的玲瓏臉色一變,顯然此情形也有些出乎她的意料,當但不

假思索的單手銀光一閃,輕飄飄的排在飛來的圓盤背面.

但是此圓盤只是略微一頓,就立刻星光大放,那半截晶柱竟不可思議的從星盤背部一閃而出,狠狠擊在了玲瓏的小腹處.

銀女顯然沒料到會出現這種事情,一驚之下,周身銀光一起,但那截晶柱絲毫阻礙沒有的從女身體上洞穿而過.

此女一聲悶哼,身形一個跌蹌,面上滿是痛苦之色,但單手卻立刻銀光閃動的按在傷口處,讓人無法看清起上市到底如何.

原本此女身軀是一張強大神念凝聚而成,普通的攻擊根本不在乎的,但剛的晶柱去偏偏是強大的神念凝聚而成,身受重創也是毫不稀奇之事了.

剛讓人眼花繚亂的一幕,卻讓所有人愣住了.

玄青等人見那位魔像竟然被解決了,自然是大喜過望,而那元刹聖祖分身所化的黑甲女,則難以相信剛聲的一切.

它費盡心機召喚來的本體神念竟這般輕易的被擊潰了.而哪些石柱明明堅硬異常,也沒有人攻擊,又如何失靈的.

黑甲女驚怒之下,還一肚的疑問.但她目光在哪些毀掉的石柱根部一掃後,卻臉色一變,忽然單手沖其中一根石柱虛空一抓.

那根看似完好無損的珠,轟隆一聲的拔地而起,又一下種種落到地上.

玄青等人見黑甲女這般怪異舉動,不覺同樣望去.

只見石柱拔出地面的一端,坑坑窪窪,參差不齊,分明是被什麼狠狠咬斷的樣.

黑甲女臉沉似水,馬上一拳朝某處地面狠狠一擊.

驚天動地的一聲巨響,一個數丈深的大坑,赫然在爆裂中出現,而在四濺飛散的碎石中,赫然有點點金光混在里面想四周射去.

黑甲女另一只手掌朝那里虛空一按,一點金光方向一改的漏*點而來,被輕易攝到了手中.

瞥了一眼說中金燦燦那

此女吃驚的喊出了其名字.

噬金蟲!是你在底下埋伏了如此的此蟲,黑甲女嫣然紐,狠狠的瞪向了遠處面色微百的玲瓏.

銀女卻冷笑一聲,按在小腹上的銀光一斂,收回了手掌,原來被洞穿之處的孔洞竟然蕩然無存

逆星盤!莫非就是傳說,可以跨界穿越,用來抵消大部分分界力的寶物,玄情凝聚圓盤的目光一直沒有挪動,忽然開口了.玄情道友,你問這花是什麼意思?難道還敢心生妄想不成.萬年尸煞身前一口血色光刃漂浮在身前,卻陰森的說道.哈哈熊道友說笑了,現在著魔物未除,我們怎麼做這種事情來.大敵還是眼前的此魔對.先前召喚本體神念,肯定讓其大耗了不少魔氣,此刻法陣被毀,正式我們滅殺此魔的絕佳時機,幾位道友我們一齊動手吧,七秒真人打了個哈哈,目光一轉盯向了黑甲女

元刹聖組分神所化的黑甲女聞言,(/// p||)忽然冷笑了起來

你這妖魔有很麼可笑的,現在那位聖組既然已經不在此界你還還真以為自己還可以和我們相抗嗎?玄青臉上厲色一閃,大聲喝道

嘿嘿,你若真是如此想的,早就沖本聖組動手了那還會知識在著舍燥,我現在縱然情況不秒,你們又能好到那里去.不擔寶物盡數被毀,現在連法力也和一樣一所剩無幾,而且你們真以為被毀壞了幾跟

柱,詞法陣連法力也和一樣所剩無幾,而且你們真的以為毀壞了幾根柱,詞法陣就無法再用了嗎?黑甲腦面露詭異的說道,然後忽然身形一晃,竟詭異的一下浮現在了石碑前邊,五指一張,一把按在了鑲嵌石碑內的化龍xi上

原本因為那些石柱的被毀,回複了平靜的石碑黑芒一閃,再次的輕顫起來,幾乎與此同時門在哪些被毀石柱處,突然魔風一起,幾個從地下在冒出來十幾根黑色氣柱來,這,這些氣柱內嗡鳴聲大起,是他石柱竟也再次靈光閃動起來,

整個法陣竟然一副要再次運行起來的樣.

"不好,塊阻止此魔!"玄青一見此幕,神色大變,不及多想的手中天阿神劍狂揮幾下一道道深黃色建起直劈去,同時遁光一起,直奔祭壇射去.

尸熊和七妙真人也不敢太慢,當即一片血光和氣團靈光呼嘯著也一同擊去.

圭零則手中巨斧一揮,一道道車輪般大小的銀芒,飛射而出.

就連那林銀屏也香袖一抖下,一對彎刀紅刃,化為兩道火光斬向過去

似乎被剛黑甲女抬起來的魔像屠殺一番後,所有的修士同一時間內

仇敵愾起來,生怕此魔揭開封印,借用真默契再召出什麼可怕得存在.

那種任人宰割,/// 毫無還手之力得體驗,實在讓所有修士絕不想再體驗到第二次.

而那那兩只鷹翅人身的魔物化身,也同樣撲向了這幾人.一時間祭壇附近魔氣翻滾,靈芒亂射,一場大戰馬上再起.

但在此時,卻又二人並未出手.並且再僅相隔十余丈距離面面相對著.

"你說什麼?"韓立再剛聽到對方意外得傳音後,心中一沉.

"我說借你得虛天鼎一用!"銀女平靜無波的說道,目光直視著韓立.

"哼,我為什麼要給你."韓立瞳孔微縮,冷哼一聲道.眼前的銀女人,雖然不知道擁有銀月的多少記憶,但絕對已成了一個陌生女,韓立自然警惕萬分.

"為什麼?自然借此鼎種得天瀾聖獸分身一用.那所謂得天瀾聖獸,也是靈界頗有名氣的一位大人物.其凝聚出來分身正好做我臨時軀體一用,否則單憑現在的神念之體和人類軀體,和我的銀狼之體爭斗起來自然吃虧不小."銀女斜撇了一眼玄青等人,一副淡然口氣.

"不借!"大出乎這位玲瓏仙的預料,韓立目光一閃下,竟一口回絕道.

"你說什麼?"銀女明眸冰寒,驟現煞意.

"既然那位元刹聖祖本體神念已經不在了.我看不出,為何還要多次一舉."韓立盯著此女,不客氣回道.

"你想找死?"玲瓏一聽韓立此言,怒極反笑起來,纖纖玉指一抬,頓時從指尖冒出許長的晶芒,伸縮閃爍不定,仿佛隨時都可能射出的樣.

而就在這時,忽然祭壇方向的魔氣中一充殺機曆嘯傳出,隨即魔氣翻滾下,一個三頭六臂的極大魔物隱約現形出來.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傳送之戰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重返故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