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六十七章 封靈大法  
   
第一千六十七章 封靈大法


聽到玲瓏口中之言,向之禮一口答應下來.

而尸熊卻臉現一絲猶豫,但終一咬牙,也點頭了.這口血刃縱然珍貴,但和能夠進入靈界的途徑相比,此妖自然清楚其中的取舍.

片刻後,兩張土黃色符箓和一口半尺長的血刃出現在了玲瓏手中.

此女仔細檢查了這些東西,並單手持著那口血刃稍微把玩了一下.血光一陣亂晃後,她滿意的一一收起,然後沖向之禮二人說道:

"天下間能聯通上下兩屆的,出了臨時的逆靈通道外,其實在人界還存在一些天生薄弱的空間節點.這些地方的界面之力,遠比其他地方薄弱的多,甚至本身就身處兩屆間的某空間裂縫中.只要有足夠的外力,還是可以打開一條登天之路的.當年古魔界能入侵人界,也是湊巧現了這麼一個古魔界和人間界的節點.否則那些古魔聖祖就是神通再大,也無法輕易到此界來的."

"節點!"向之禮喃喃了一聲.其他人聞言,也露出了沉吟之色.

"淡然天下如此之大,這些節點不是如此好找的.昔年的古修尋遍天下,也不過找到了十幾處而已.它們有的可以隨時變動位置,有的則是固定在某一地方.但無論哪一處,所有節點處空間都極不穩定.是那種可能隨時崩潰,又隨時能形成的存在.故而打通的道路也危險至極,遠非逆靈通道可比的.而通過它們時危險的不是隔界之力,反而是因為通道不穩產生的空間風暴了.一旦被卷入其中,就是有再大的神通也是必死無疑的.不過這一點,是你們今後再考慮的.如今重要的倒是先召出節點的准確位置.我雖然還記得其中幾處,但是如此多年過去了,多半不是消失就是已經崩潰了.的節點,還需要你們自己去尋找的.當然在此之前,我會將原先的節點位置,尋找之法和具體特征詳細告訴二位的."玲瓏淡淡說道.

"那就有勞王妃了!"尸熊和向之禮大喜,各拿出一個空白玉簡交給了銀女.

而此女分別給二人複制了一份資料,就還給了二者.

林銀屏在一旁看著眼熱,但卻不敢貿然上前也去討要.

"好!東西已經給你了.以你們的閱曆,也不難判斷真假,現在本妃就要返回第九層空間了.你們若不想被卷入的話,好還是早些離開的好.我可不能保證那古魔會不會趁機沖出空間來."玲瓏說道.

向之禮和尸熊聽到這近似逐客的言語在勸說幾句無果後,也不再多說什麼,各自架起遁光而走.至于那林銀屏看了韓立一眼後,也同樣默不作聲的化為一團銀光而走.

轉眼間,這大廳中就只剩下韓立和銀女二人了.

韓立眼睛微眯的望著此女眼也不眨一下,神色顯得冷淡.此女則望著大廳出口處,目光閃動不定著.

片刻後,銀女長出了一口氣:

"這兩個家伙還算識趣,沒有留下神念刺探什麼.現在可以把那天晶碑拿出來了."此女說著,回過來盯住了韓立.

"你就這麼肯定,我手里的一定是天晶碑?"韓立暗歎了口氣,淡淡回道.

"若那物不是天晶碑怪了?不要忘了,當初我部分元神可是你器靈,也同樣看打了晶碑上古文.這一次你只要助我搶回軀體,你手中的小鼎本妃不再要了,同時那件八靈尺靈寶也讓與你了.通天靈寶雖然珍惜異常但在靈界卻並不是頂階寶物!不過我覺得有些奇怪的是,似乎在我印象中你還有什麼重寶,但卻無法記起是什麼?"

"你是不是對我的分神動了什麼手腳?"玲瓏說道後邊時,目光驟然一寒.

"前輩莫非是說笑,以你的神念強大,我區區一個元嬰中期修士,能動什麼手腳?"韓立心中一跳,若無其事的回道.

"哼!少裝不知的樣,你的器靈之約並沒有解除."

"而我有一處和你有關的記憶明顯被封住了.看來是和你身上另一件寶物大有關了.我倒有些好奇,倒地是何寶物,在你心目中比虛天鼎還重要的樣."銀女冷笑了一聲,用不懷好意的目光打量起了韓立來.

"你知道又如何?難道想擒下在下,重逼問一番不成?"韓立臉色難看了起來.

一旁的人性傀儡忽然身形一晃,和他並肩站立起來,同時身上泛起了一層淡淡銀光.

韓立心中已經有決定,若是此女真想對那小瓶之事追根問底,說不得只有催動器靈看看能否將銀月強行喚醒.

不過跟有可能的是,未等銀月蘇醒他就先被此女制住了 化神期的神通,實在不是他現在能敵的.說不得,三五下就被對方拿下了!這還是對手束手束腳,不敢傷害其,的情況下,.

銀女聽韓立如此反問道,臉罩寒意濃,一對秀眉漸漸倒豎了起來,眉宇間竟隱現一層煞氣.

韓立警惕的望著此女,袖袍中的雙手一只扣主三焰扇,另一只則暗自掐動法決,同時那人形傀儡一只手也隱隱浮現一張小弓出來.

"撲哧 "一聲

一時間銀女花容綻放 ,忽然嬌笑了起來,竟露出一副讓韓立熟悉異常的聲音.

"銀月,是你?"韓立一呆之下.馬上失聲起來

"主人,你還真夠狡猾的,竟在我和瓏夢融合前就將小瓶的記憶臨時封印了起來.要不是玲瓏在里面的空間爆炸中神念大損,讓以瓏夢為主的神識不得不餡入沉睡中.而我奪了這具神念之軀的主導權,重解開了此的封印.恐怕還真要被你蒙混過關的."此女微笑著說道.

"封印之事,你不是也同意了.否則哪可能如此輕松的手."在判斷出來眼前的是玲瓏,的確是銀月的神念主導時,韓立大喜的說道,整個人也為之一松,.

"雖然我拿回可主導權,,但是畢竟神念之力遠遜于瓏夢,她只要略微消息一段時間,或者這具神念之軀再次受損,又會讓她搶回控制的.好在先前她雖然也現封印記憶的事情,但並未加理會的深究.否則這種簡陋的封印之法,根本經不起認真破解的.主任真要保留小瓶之事不外泄,必須對我使用封靈之法了.這種封印秘術在我配合之下,又只封印有關小瓶的一丁點事情,足可以萬無一失的.除非你我一方出事隕落,或者正式解除了器靈身份.否則,就是在靈界也應無礙的."銀月鄭重了起來.

"也只能這樣做了,不過如此說來,你一旦奪回軀體,真能回靈界了?"韓立臉上喜色減收,低沉問道,並未提此女為何主動相幫的話語.

"我是不得不回靈界的.否則單憑瓏夢一人是無法召喚逆靈通道的.而瓏夢,我和玲瓏是一損皆損關系.器靈身份只有等你同樣飛到靈界後,我有機會施展秘術真正擺脫的."銀月陰眸中閃過一絲異色,承認道.

一時間,韓立不語了.

"主任還是先施法吧.否則時間來不及了,然後我用破界符破開此處障壁,用血刃纏住那人,主人就乘機潛入將天晶碑激起來.只要備用鎮壓住魔氣,我就會用靈魂吞噬的神通,強吞行回到原來軀體中.只要能吞噬掉元砂聖祖的分神,就一切好說了."銀月終還是緩緩的說道."好吧,我先布置一個臨時法陣,以防那二人去而複返."韓立點點頭,一翻手掌,頓時手中多出了一疊法旗出來,然後一一激射而出,一閃後沒入四周不見了蹤影.一層青色霞光頓時浮現而出,將小半大廳護在了其內.

銀月見此,一言不的坐在了原地.

韓立則身形一動,在銀月對面盤膝坐下.望著此女精美絕倫的臉龐,平靜地說道,"我要開始施法了,你要多加小心了."

一說完提醒之言,韓立兩手一掐訣,頓時點點的青光從身上冒出,古澀咒語聲也同時出口.片刻後,韓立身上冒出的青光刺目耀眼,徹底將二人都罩在了其內,讓人無法看清分毫.足足一頓飯工夫後,咒語聲戛然而止,卻傳出銀月的一聲輕呼,隨即青光一斂,二人的身形重顯露而出.

那婀娜身影正單手在,按住額頭,玉容上隱現一絲痛楚之色.

"沒事吧?"韓立目中隱現擔心之色,急忙問道.

"沒事兒,秘術很成功.就算瓏夢重奪回主導,也無法揭開此封印的.事不宜遲,我們走吧,不知道瓏夢會在什麼時候重蘇醒的.還是抓緊時間進入第九層."銀月搖了搖頭,神色略一恢複後,沖韓立嫣然一笑道.

一時間,此女笑容似初綻薔薇,嬌柔鮮豔異常.

韓立凝望了此女一眼,確定銀月真沒什麼大礙後,略微猶豫的點點頭.

于是二人起身,銀月手一揚,一道黃色符箓直往虛空中激射而去.結果在高空中靈光一閃,頓時一片黃霞爆裂開來,一面透明的空間障壁憑空顯現而出.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後期初成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黃沙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