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七十章 脫困  
   
第一千七十章 脫困


盤在星光大放中狂漲起來.一會兒工夫後.化為一丈的光輪.滴溜溜旋轉下.表面金光點點.隨即無數星光彙聚中間處.

一下巨顫.一道水缸粗金色光柱從光輪中心處噴射而出.一下沒入了高空的層層黃云中.

一聲驚天動的的巨傳出.隨即光柱附近的云霧一陣翻滾.整個第九層空間都一起顫抖起來.

而金色光柱沒入之處透明大亮.傳出幾聲障壁破的脆響.數道烏黑裂縫瞬間浮現在了光亮中心處.隨之黑縫越來也多.變的密密麻麻.一陣美妙無比的仙音後.一個巨大通道顯現而出.金色光柱正好沒入其中.周邊無數的拳頭大光團漂浮飛舞.顏色各異.豔麗異常就在這時.一個尺許大的圓盤.沿著金色光柱直接從通道中緩緩飛出.並在入口處一頓的下.上面光芒閃爍不停.分明是和玲瓏噴出的圓盤一般無二的樣.

難道這是真正的星盤.

韓立在一旁注視著'中的出現的道和圓盤.面無表情.心中卻暗自心驚.

玲瓏身上的銀光卻在此時.漸漸消散收斂.重顯現出身形來.

此女螓微揚的望向空中的通道.玉容上竟露出幾絲寂寥之色來.突然身形一晃的站到了頭頂處的光輪上.緩緩向空中飛升而去.

目標正是那高空的巨大通道.

隨著此女和足下光輪的接近.巨大通道中似感應到了什麼.通道中的光團出嗡嗡的清鳴聲.而那只真的逆星盤也微微輕顫下開始轉動起來.似乎因為光輪的接近而歡躍興奮起來.顯的靈性十足.

見逆星盤這種表現.玲瓏卻臉露一絲淡笑.又一轉深望了下方的韓立一眼.略一猶豫突然手一揚.黃.白.三道光芒激射而出.一閃即逝後就到了韓立面前.

韓立一怔.卻看出女沒有什麼惡意的樣.下意識的袖袍一拂.一片青霞席卷過去下將三光芒都收進了手中.凝望之下卻是一枚白色玉簡血刃和後一|破界符.

韓立心中一陣翻滾.未開口問些什麼.就聽到銀女一聲悠悠的歎息:

"這是有關逆星通道和空間節點的資料.比給那二人的稍多些也許你以後能用的上.破界符和血刃到靈界也用不上.一齊給你吧.另外攜帶靈寶離開此山估計也不容易之事我再後幫你一把."

韓立聽了這些話一呆.尚未明白對方所說的"幫一把"是何意時.玲瓏已伸出一根纖纖玉.沖著看通道中的逆星盤輕輕一點.

頓時此盤一陣清鳴聲出.方向輕輕一轉.圓盤中心處竟對准了韓立.

光芒一晃.一道金色光柱噴射而出但如同能瞬移一般下一刻就詭異的到了韓立眼前.光華一散之|不由分說的將他和身後人形傀儡同時罩在了其內.

而幾乎沒有反應時間.韓立和傀儡就直接在原的消失的無影無蹤.竟不知被逆星盤傳送到了何處去了.

做完此事後.玲就毫不遲疑的一下進入了通道中.

通道中各色霞光紛紛湧現.轉眼就將玲瓏和逆盤包裹進了其中.一陣轟隆隆之聲大響.通道一陣劇晃後.此女就在通道中蹤影全無了.

而通道入口馬上寸的碎裂開來.目光華閃過後.入口就徹底崩潰消散.

片刻後第九層空間恢複了原先的樣.一個人影都沒有了.靜悄悄的.仿佛一切都未曾生過一樣.

這時.向之禮和萬年尸熊以及林銀屏剛剛走出了鎮魔塔身處的大溝壑.在韓立從第九層空間消失的一間.向之禮有些詫異的往天上望了一眼.臉上露出一疑惑."怎麼了.向道友現了什麼不成?"萬年尸熊雖然修為遠不及向之禮但是畢竟是從上古大戰後.就存活下來的妖物.再加上背後另有一座大靠山.雖然不敢罪向之禮.但也並不怕對方出來後突然翻臉.

"沒什麼.可能是感覺錯了.我怎麼覺昆吾=外面的封印好像被觸動了一下.但用神識掃了一下.並沒有其他現."向之禮一撚頷下不多的胡須.眉頭皺說道.

"那可能是封印在行減弱中的生的瞬間波動.否則如此大封印.那是人力可以撼動的."尸熊嘿一笑道.

"可能如此吧.對了.先前你二人說這次事情都是葉家搞出來的.葉家修士都已經隕落了嗎?那葉大長老也是元嬰後修士.應該頗有些神通.如今身在何處?"向之禮

色一扳的這般問道.

"葉家其他人都已經被那魔物殺死了.至于葉家大行老.我進入第九層時候並未看見此人.肯定喪生在那魔物手上了."尸熊一呆.但隨即干笑的說道.

"沒關系.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命了.這次既然惹出這般大禍出來.葉家就沒有必要再存在了.回去後.大晉第一世應該重換一下了.你們萬妖谷沒有什麼意見吧."向禮冷哼一聲.目中寒芒閃動的說道.

此刻的他.臉上的圓滑之色蕩然無存.化神修士的本色盡顯無疑.

萬年尸熊心中一跳但毫不猶豫的回道:

"這個自然.葉家縱然和本谷有些交情.但這一次犯下如此大錯.的確應該抹去.重派人執掌世俗界了."

"熊道友能如此想好了.對了.道友.

等出山後.你也馬上返回天瀾吧.道友好像在我'|大晉呆了不少年月了.但這里畢竟不是天瀾草原.以後貴殿還是少派人到大晉吧."向之禮話語一轉.竟對一直默不做聲的林銀屏冷聲道.

"妾身下知道了.這次出去後.晚輩就馬上返回草原."林銀屏一接觸向之禮面無表情的目光.心中一寒.哪敢有半個"不"字出口.

況且她還身種韓立制.不管韓立能否在那魔氣中存活下來.自然還是不和其再照面的好.省的受其挾制.而且她還幻回到聖殿.召集殿中眾元嬰修士.看看能否破除此制呢.

見林銀屏面現恭敬的一口答應下.向之禮面上寒意稍松.正想在沖此女說些什麼時.忽然從天空無盡之處.一道白光一閃即逝的破空射來.轉眼間就到了三人頭頂處.

尸熊大吃一驚.身靈光一閃.要出手抵擋.但是忽然周身空氣一凝.身形變的重若斤起來.同一旁傳來向之禮淡淡的聲音.

"道友不必驚慌.這是天魔宗的呼道友給下老兒的飛劍傳信."

隨即只見向之禮一抬手.沖那白光一招手.

頓時此白光一個盤後.就落入向之禮手中.竟是一把淡白色的小劍.尸熊身上的巨力也一下消失的無影無蹤.此妖雖是虛驚一場.但同樣在這一一乍中.同出了一身冷汗.

向之禮雙手一合的那小劍夾在手中.低頭不語片刻.就一抬手的將其重扔回到了高空中.化為一道白光一閃不見了蹤影.

"走吧.呼道友也已經進入此山.我們和其彙合一.然後立刻召集南疆的大小宗門.將此山重封起來."向之禮望著白光消失的的方.平靜的說道.

尸熊和林銀屏自然不會有其他意見.幾人似乎都已將玲瓏和韓立忘的一干二淨了.

.

南疆某處風景秀麗山峰之上.數名煉氣期的修士正坐在一座小亭高談闊論著.議論的事情自然是近攪的整個南疆人心惶惶的巨大封印之事.

正當一名白袍中年人口若懸河的猜測著此封印下到底是何物時.石亭頂部金光一閃.轟的一聲巨響後.一道光柱從虛空射出.將此亭斜著削去大半.

然後在幾人目瞪口呆中.一名青袍修士和一名銀光閃閃仿的人影同時在金光中現形而出.中青袍修士一個跌蹌.仿佛些站立不穩的樣但一揮手.那銀人影竟然驀然的消失不見.

這幾名低階修士徹底陷入了呆如雞中.

"這里是什麼的方?"青色人影站穩身形後.向四周一掃後.目光頓時落在了幾人身上.毫不客氣的開口問道.雖然聲音平平淡淡.但任誰也能聽出話語中的不容拒絕之意.

他正是被那逆星盤傳送出來的韓立.

這幾名低階修士這驚醒.神識紛向眼前的韓立掃去後.結果人人面色大變.根本無法看出對方修為分毫.

"這里是金圖山.請問前輩是.?"那名白袍修士在幾人中算是修為高之人.此刻雖心中坎坷不.也只能硬著頭皮回道.

"金圖山.沒聽說過.這里還是于南疆嗎?"立根本沒有想告訴對方什麼的意思.面無表情的又問道.

"這里是南疆的中婁府."另一名身材較矮的修士.急忙機靈的接口道.

"原來是中婁府.韓立神色一動.點了點頭.中婁府正是和封印所在的普云府緊鄰的府的.看來他倒沒有傳出太遠去.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元磁神光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攔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