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八十二章 冰海妖獸  
   
第一千八十二章 冰海妖獸


韓立自然不知道,寒驪上人口土"虛天鼎"的事情.

刺客他正站在一間巨大密室中,入目之處,皆是一麻麻精類玉石砌成的丈許高石台,有些怔著.

這些石台密密麻麻,一眼望去足有百丈之廣,而每一個石台閃動著五顏六色光罩,其內或多或少放有數個大小不一的玉簡.

在在密室的另一端,一個向上的階梯赫然出現在哪里.入口處,有一層凝厚的障壁將其封得死死的.

"這就是貴宮的藏經!看小說就去"韓立暗自吃驚,輕吸了一口氣後,忽然轉對一名穿小極宮服飾老者問道.

"是的,前輩.本宮藏經共分為七層,但每一層存放的都是不同類典籍,而並非越高層存放的奠基就越珍貴的.但每一層之間都結界分開,以防玉簡被進入經弟弄混了.前輩想進入下一層時,隨時吩咐晚輩一聲就可了.晚輩會一直在外聽候前輩吩咐的,"這老者一副低眉垂目樣,但身上散的靈壓顯示,這竟是一名結丹中期修士.

"知道了.你先出去吧."韓立點點頭,不動聲色道.

"是!"這名老者恭敬應聲的即倒退了出去,還順手將石門重關上了.

眼見密室中只是自己一人,韓立不客氣的走到一個光罩前,將手中一物對准光罩一晃.

頓時"砰"的一聲輕響,光罩應聲破裂潰散,露出石台上的三塊玉簡.

韓立隨手拿起一枚,將心神沉浸其中了.

就在同一時刻,在韓立曾經去過的白凝,第二層處,有兩名白衫女面面相對的說著什麼話語.

一名自然是白瑤怡,另一名卻是在那寒驪上人住處出現過的另一名女修.

兩人面容有些相似,但一個溫婉可人,一個冰冷異常.

"我已和二姐說過了,這位韓道友,我了解也不多的.雖然他曾自稱是海外散修,但是後來陰羅宗和天瀾聖殿的人卻說他是天南修士.此人的神通不下于元嬰後期修士,曾經在陰陽窟中力敵銀翅夜叉而不落下風.其他及如何從昆吾山脫身的事情,小妹就不太清楚了."白瑤怡站在樓窗口處,一手扶著窗台,一手輕撫這烏黑的秀,秀眉微皺,似乎有些不.

"七妹不要見怪,只是一名中期修士,竟能有如此神通,而且還是出身天南那種偏僻之地,實在讓人有些難以置信."另一白衫女話語內容雖然婉轉,但聲音仍是冰寒,絲毫感情都不常的樣.

白瑤怡對此女如此口氣並不在意,知道這是她這位堂姐修煉功法過于極端所致.但對方先前一直追問韓立的事情,仍讓此女心中有些不.

"我和這人也相交不多,只是上次出門時剛剛結識的,再詳細的事情,我是無法說出什麼了.不過先前告訴你的,卻的確是實言.怎麼回事,大長老為何突然對韓道友如此感興趣了."白瑤怡離開窗台既不,悠悠的問道.

"沒什麼,還不是因為這人身懷一種極寒之焰,正是寒驪師兄想要尋找之人.

說起來,七妹應該早知道此事的.為何不向我等提起的."白衫女明瞬閃動,冷淡問道.

"我當日和他一別就是十年,根本不知道他是否能從昆吾山生還,怎會冒然想寒驪師兄提起此事的.至于如今,原本想替他找到冰靈花後,再趁機提及此事的,沒想到任師兄和大長老說起來了."白瑤怡不以為然的回道.

"既然如此,我就不再多問什麼了.這位道友既然有如此神通,好還是要拉攏住的.特別有關他的紫色寒焰,好能尋清楚其真正威力."白衫女直言不諱了.

"知道了,有機會的話,我自會試探一下的."白瑤怡黛眉一動,勉強答應道.

"如此甚好.我先告辭了,近可能有妖物進犯北冥島,你也多留心一下吧."說完這話,白衫女面無表情的下樓而去.

白瑤怡沒有接口,只是透過窗口,看著白衫女所化遁光從樓前一閃消失,一臉默然之色.

時間過得飛,韓立在小極宮看小說就去官方英姿上傳藏經中一呆就是七八日光景,沒有外出一步,將自己感興趣的典籍已翻看了眾多,受益是在匪淺.但就這樣,他不過看到第三層而已.

這讓他一想起此事,只能暗叫可惜,剩下的時間,估計也只不過夠他看到第四層典籍而已.

這一日,他正翻看一本介紹上古時期稀有滅絕的典籍,忽然從一道火芒一閃即逝的射入密室中,竟對入口處的結界視若無睹.

韓立一怔,但馬上虛空一抓,頓時將那火芒吸入了手中,化為一團洶洶火球,正是一枚傳音符.

用神念仔細一掃火焰中的信息,韓立臉上露出了欣喜.

當即他將手中玉簡往石台上一放,立刻化為一道遁光想樓下而去

一盞茶功夫後,一道青光飛射到白凝樓前.

那是一名窈窕女綽約而立.正是白瑤怡此女.

光芒一斂,韓立身形在此女面前現形而出,口中急忙問道:"白道友,已經找到了冰靈花,此事可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原來以為起碼要月許能消息的,可沒想到韓兄竟然說動了大長老,動了如此多人手尋找次靈花位置.如此一來,度自然也了數倍."白瑤怡望著韓立,嫣然一笑.

"這太好了.白仙現在可方便,我們這就動身吧."韓立強壓住心中的喜悅問道.

"當然可以.妾身在這里就打算給韓兄帶路的.

不過這次現的萬年玄冰位置比較遠,已經出了北冥島范圍,一去一會恐怕要數日光景的."白瑤怡一抿小口,輕笑起來.

"嘿嘿,這點時間算什麼,只要能摘到玄冰花就是跑上年許,韓某也一定要去的,"韓立一陣大小後,毫不猶豫說道.

白瑤怡聽到韓立如此一說,卻只是笑盈盈的不語.

而下面,二人沒有手打上傳再耽擱什麼時間,隨即出了這寒驪秘境,離開了冰城.一路向北邊飛遁而去,在路上白瑤怡在遁光中,想韓立講起了次萬年玄冰的具體情況.

"在一群雪吼獸的巢穴中?"韓立有些意外的說道.

"不錯,當時現玄冰的弟,還因為一時不懼.被那雪吼獸現,一直追出百余里給擊成了重傷,差點就此隕落了."白瑤怡點頭的說道

"哦,這些雪吼獸是幾級妖獸?"韓立起了些興趣.

"這恐怕要讓韓兄尸王了.這種妖獸只是五六級妖獸而已,可無法入道友法眼的."白瑤怡微笑道.

"五六級的確沒有什麼活捉的價值?"韓立嘿嘿一笑起來.

"不過,再往前就會出了北冥島了,以後我們就要身處冰海中了.這里克不比島內完全是妖獸天下,各種妖獸層出不窮.並且離開島嶼越遠的地方,妖獸的等階就會越高的.當然一般說來,數日的路程內,不肯能會出現八級以上的妖獸,我二人完全不用當心的,但是在冰海身處,卻經常有許多可怕妖物,十級妖物也並非沒有的,甚至上兩代的大長老,還曾經在遠離北冥島的冰海深處,見過一只十級的上古冰鳳,這可是真正的上古靈獸血脈.單憑此獸一只就足以力敵我們小極宮大半修士了.&qut;白瑤怡聲音凝重了起來.

"十級冰鳳!"韓立一聽此話,嚇了一大跳.

"韓兄不必擔心的.據說當初本派祖師在此開宗立派時,曾經和這冰海中幾頭神通大妖獸,狠狠打過一番交道的.互相間還立下了約定.我們小極宮不得隨意對冰海高階妖獸出手,高階妖獸也不得出現在北冥島百萬里內,否則由我們小極宮修士處置的.低階妖獸則不受次約定限制的.曆次圍攻我們小極宮的群妖,都是從大晉其他地方跑到北地來的妖獸.若是冰海妖獸也插手的話,我們小極宮早就踏平不知多少次了.此種情形從古至今就一直如此的,否則我們小極宮怎能在半島上屹立至今."白瑤怡解釋起來.

"有這種事情,這麼說來,我們此行應該沒有什麼風險的."韓立驚訝之余,卻臉上一下笑的說道.

&qut;這也不一定的,約(手 機閱 讀 )定也只是約定而已.時常還是有高階妖獸暴虐之氣大,什麼都不顧的闖進來.如此一來我們幾乎每年都有宮中弟死在妖獸之手的.我們此行還是要小心些的好!"白瑤怡搖搖頭說到.

"只不過數日的路程,轉眼就回.哪會如此湊巧的!"韓立望了望下方的晶瑩冰川淡淡說道.

隨即青光大放,遁一下又了三分.

其實白瑤怡同樣如此認為的,剛只是講述一下而已.見此情形.明瞬流轉下,周身寒光刺目,瞬間又跟了上去.

一路上果然沒有見到什麼高階妖獸影,而且冰海如此之大,就連低階妖獸二人也未看見幾撥的.

于是經過三日三夜的不停飛遁,他們終于趕到了一道巨大冰縫上空.



上篇:第一千八十一章 三大寒焰     下篇:第一千八十三章 冰獰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