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九十四章 寒焰洗髓 xs  
   
第一千九十四章 寒焰洗髓 xs


就在小極宮外大戰開啟的時候,玄玉洞亂石堆中的颶風內,一朵半丈大小的紫蓮中,韓立兩手掐訣,口噴出一縷纖細異常的紫焰,注入前方不遠處的一顆巨型光球中.

此光球除了韓立的紫羅極火噴在其上外,另外還有黑,白,黃,綠三縷寒焰射到其上,正是盤坐在其他蓮花中的老嫗等人噴出的極寒之焰.

只是這時包括韓立在內的五人,似乎人人精神萎靡,臉色略顯蒼白,法陣中間的光球表面,各色光焰流轉不定,里面隱隱有一個人影盤坐其中.

這人身高丈許,身材高大異常,竟好像不是那寒驪上人.而往其面孔上看去,卻是一名年約三十許歲的壯漢模樣的修士,但是面容相貌卻又和原先寒期上人大為相似,竟好像寒驪上人年輕了數十歲,突然回複到了壯年時的模樣.

這實在是一副詭異的情形.

不過眼前壯漢,**著精壯異常的上半身,在肩頭,胸口,後頸,小腹等要害部位上,是分別插著一口銀光燦燦的短刃,深入小半截的樣,但傷口處卻又一滴鮮血未流.

惹眼的還不在此,而是壯漢雙目微閉,數條數寸長各色光蟲,竟將這壯漢身體當成了鬃穴一般,通過肌膚不停的鑽入鑽出著.

每一條小蟲鑽入時,壯漢身體就尸陣顫栗,面露痛苦之色,仿佛在經受什麼巨大折磨一般.

但若凝神細望下,就可讓詫異的現,這些所謂的小蟲竟是各色極寒之焰凝聚幻化而成的.而光蟲每鑽入鑽出一次,體形也會縮小,了一圈.

但小到一定程度時,光蟲就會"砰,的一聲輕響,自行潰散化為了無有.而從外面光球上立刻飛會出一縷相同顏色的光焰,再在附近凝聚成另外一條光蟲,接著再往那壯漢體內鑽去.

如此不停的循環往複.

這時,若是有修士透視壯漢身體之中,就會吃驚現.在他丹田處,一名酷似壯漢的三寸大小元嬰,雙手掐訣,渾身被一層層藍色冰焰籠罩著,但從外面鑽入身體中的一條條光蟲,對這些藍焰視若無睹,直接分開藍焰,從元嬰微張的鼻中鑽入,片就後再從口中鑽出,接著又鑽出壯漢的軀體.

元嬰面無表情,但身上的藍色光焰忽暗忽明的閃動著,顯得神秘異常.

不知過了多久,壯漢身上一陣巨顫,第然張開了雙目.

原本噴出極寒之焰的韓立等人,似乎收到了什麼信號,幾乎同時手中法決一變,原本盤旋光球上的各色寒焰頓時倒射的卷回,身下的光蓮也同時的潰散消失.隨後他們服丹藥的服丹藥,掏靈石的掏靈石,均閉目調息起來.

這樣的一幕,他們這幾日可一連持續了十余遍了.每一次,都幾乎讓他們體內法力虧空大半.但幸虧幾人都是身家富裕之人,在各種靈丹和靈石調息之下,只要半日光案就能恢複如初了.

見到韓立等人將寒焰收回,盤坐光球中的壯漢再次閉上雙目,仿佛開始了入定.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那老嫗竟忽然張開了雙目,打量了光球中的壯漢,竟深深歎了一口氣.

"我還真佩服寒驪道友了,竟然能忍受五焰洗髓的痛苦,雖說刻意控制了寒焰的威能,但是這種滋味可是讓人生不如死的.看來寒驪兄一定修煉什麼特殊的鍛體功法了.否則,身體早就游潰了.這可不是光靠神念強大就能堅持下來的.",龍夫人果然見過識廣!寒驪師兄的確早年修煉過一種鍛體秘術,身體堅韌遠勝尋常修士的."那青衫中年人隨之睜開了雙目,並微微一笑道.

"怪不得如此呢.不過,我們已用寒焰替寒期道友洗髓了數遍,讓其潛力全部激出來,估計師道友無論軀體還是元嬰都已經到了極限,如今就差後的沖關了.能否成功,也就是這兩日間的事情了."那灰袍僧人也開口了,一臉的肅然.

"不過法陣中的玄玉寒氣似乎有些不足,還需要暫時停下法陣,從外面補充一些的."韓立在一旁不動聲色的說道.

"咦!沒想到韓道友竟然對這秘術了解到如此地步了,連這也看出來了.不錯,沖關前的確是需要重聚集下四周的玄玉寒氣,可的."光球中傳來寒期上人變得中氣十足的詫異聲.

韓立心中一凜,轉望去.

只見寒期上人不知何時站起身來,身形正從乳白色寒光中徐徐升出,但身上插著的五口短刃卻不知何時的脫落不見,被丨插之處卻一絲傷口都不見,配合正當壯年臉孔上的淡笑,顯得卻著實有出風力妖異.

"沒什麼,韓某只不過隨口猜下的而已u"韓立打了個哈哈,胡亂應付道.

"哦,那韓兄已經觀摩至今,不知覺得老夫這次沖擊瓶頸,能有幾分的機會.看看和老夫預料的是否有所差異."韓立上人隨手從儲物袋中拎出一件藍色長袍,披在了身上,口中卻耐人尋味的沖韓立繼續問道.

"道友說笑了.這秘術是道友獨創的,我又怎會預測的比道友還准!"韓立神色不變,但輕描淡寫的回道.

寒期上人哈哈一笑,不再問什麼了,但身體懸浮空中之下,十指連彈,數道法決射出,一閃即逝的沒入四周的光幕中不見了蹤影.

頓時四周法陣出一陣怪異的嗡鳴,就同時停了下來.

五根光柱一瞬間消失不見,韓立五人同時從虛空中飄落而下.

而四周沒有了光幕及外邊的颶風,乳白色寒光瞬間再次朝眾人席卷而來,但是早有准備的幾人寒焰再次冒出體外,將自己護在了其中.

"接下來一日,老夫會將法陣略微改動一下,然後重聚集部分寒氣.幾位道友趁此機會,好好休息一下.等明日此時,還望諸位道友再助我突破瓶頸.若是真能成功,老夫先前答應諸位之事,決不會食言分毫的."寒期上人伸展了下高的身軀,就韓立朝幾位一拱手的說道,眉宇間頗顯誠懇之色.

"師道友盡管放心.我等既然答應了此事,就絕對會盡心的.

且這種秘術若針對沖擊化神期有效,老身幾人以後說不定也有用到的一天."老嫗嘿嘿一笑道.

"貧僧若是能機緣巧合的進入到了元嬰後期,此種方法說不定也是我等的機緣所在."那灰袍僧人也不慌不忙的說道.

韓立則微微點點頭,沒有說什麼.

但那寒驪上人卻似乎對三人的表現很滿意了,大聲道謝一聲後,就開始變動一些法陣的變化了.

韓立三人則先回到那太陽精石的石屋中,歇息去了.

縱然他們已經恢複了法力,但一連幾日的操縱極寒之焰,神識上也大為的疲倦了,的確需要好好歇息一下的.

一天時間很就過去了.

當韓立等再次走出石屋時,那寒期上人早就在法陣中的寒氣團中閉目打坐了.那乳白色寒團竟比昨日足足大上了數倍.

看來他的確用心之極.

至于青衫中年人和白夢馨,在他們進入石屋後不久,也跟著回去了.只有這寒期上人一日一夜間一直呆在石屋外的.

韓立剛想仔細打量下前方法陣的具體變化時,突然聽到那僧人口中出一詫異的聲音,似乎有些意外,又有此愕然的樣.

韓立向後望了一眼,只見那僧人正仰往控空中望去,臉上露出一絲古怪之色.

他神色一動,忙隨之望去,結果臉色微微一變.

只見原先隱約可見的入口,竟不知何時的消失不見,那只用來開啟通道的巨鼎是不翼而飛.

"寒驪道友,這是何意?"老嫗看到這一幕,有些沉不住氣了,臉上隱現警懼之色.

"呵呵,幾位道友不用過濾.因為下邊的突破老夫不希望被什麼意外之事打擾,故而將這入口暫時關閉了.而且下邊的突破,師某恐怕還要借助這件乾藍鼎,威能."寒期上人卻絲毫不慌,在寒團中含笑回道.

"這樣啊!"僧人和老嫗互望了一眼,略顯猶豫之色,韓立卻雙目半眯了起來,凝望著空中一時沉就不語.

洞窟中的氣氛,竟然一時間有些緊張起來.

"看來是老夫考慮不周,讓幾位道友不安了.那老夫不用此鼎也·可.雖然入口還是要暫時關閉,但在下將乾藍鼎放在入口處,幾位道友覺得如何?"寒驪上人笑了笑,和顏悅色的對韓立三人說道.

隨後他袖袍一拂,一團藍焰包囊著那只小鼎直飛沖天,轉眼間飛到了數百余文之高,懸浮在入口下方不動了u見到此幕,韓立三人心中雖然還未疑慮盡去,但見能控制入口的小,鼎脫離了寒驪上人如此之遠,自然安心了不少.

老嫗想了想後,終于神色緩和了下來,一陣干笑道:

"寒期道友多心了.我三人怎會懷疑道友的.只是剛一時奇怪罷了.我們還是抓緊時間,助師道友突破瓶頸吧!"說完這話,老嫗也不等其他人說話,就先身形一晃,飛進了法陣中.



上篇:第一千九十三章 ①.Сom鎮海鍾     下篇:第一千九十五章 猜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