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返回銀鯊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返回銀鯊


五股細細靈氣從靈石上徐徐湧出,涼涼的,凝厚異常,仿佛五條小蛇般直往韓立手常中鑽去.(本書轉載文學網 韓立不及防之下,嚇了一跳 ,頓時五指一擠,下意識的掐斷了靈石.

但就是如此,五條小蛇一竄到了手臂經脈中,就自行潰散了開來.

頓時一段充滿盎然生機的靈力瞬間散開來,轉眼遍布全身.

韓立刹那間感到一股溫冰之意籠罩,隨即又變得暖洋洋的,全身舒泰之極,竟給人一種飄飄然的不可思議的感覺.

這就是極品靈石?果然能提供的靈氣遠非高階靈石可比的.

韓立急忙將這分威力連化掉,心中大喜.

僅僅這瞬間的一吸,嚇可讓他省卻半個月的打坐苦修時間,若是如此的話,他將整塊靈石都吸納乾淨,豈不可以節省十年的苦修之功了.

韓立不夢貪婪的想道.

當然這鍾暴全省天物的想法,他也只能想想而已,一次提供如此大量業績靈氣的靈石,自然只能留在突破瓶頸的關鍵時候用了.

韓立一翻手掌,多了一個青色小匣.

他將極品靈石小心放入匣中,取出數張角色各異符錄,貼在了木匣面上,然後將木匣收進儲物代中.

韓立心中大暢的一聲長嘯,化為刺目青光一閃即逝的朝遠處汽笛出去.

數個月後,韓立一咱無事的回到了銀沙島附近.

但他方一進入附近海域,就現了蹊蹺之處.一路上直到接近銀沙島,竟然一位修士都沒有,這可有些不太尋常了.

當韓立心中都未曾遇到,這可有些不太尋常了.

當韓立心中有些詫異的終于遠遠的看到了銀沙島時,人不禁一呆.

只見這時的銀沙島升起了一層藍色凝厚光幕,同時島上禁制激動強烈異常,竟仿佛大陣齊開的樣,而神念一掃過去,附近海面上空蕩蕩的,仿佛所有修士全龜縮在了島上禁制中.

韓立怔了一下,神念將附近海底也探尋了一遍,確定的確沒 有任何異常後,有些驚疑的韓島入口處飛去.

那里禁制波動較為平緩,應是禁制大陣專設的入口是.

化為青虹幾個閃動,就到了那邊的光幕前,光芒一斂後,韓立現出了身形.

他往藍蒙蒙光幕後看了一眼,單手一揚,一道傳音符一閃的滑入了光幕中.

然後韓立懸浮在空中,面無表情!

"不知哪位道友此時返島,可否告之一下姓名?"一個謹慎的男聲音從光幕後傳來,同時一道神念韓立身上一掃而去.

韓立臉色一沉,身上驟然青光大放.一下將神念毫不客氣的反彈開來,並順手一擊.

頓時一聲悶哼從光幕後傳來,讓神忘主人吃了一小虧.

"哼!我姓名也是你們這些小輩隨便問的,放開禁制,我到島上有要事要辦."韓立冷哼一聲,冷冷說道.

"原來是元嬰期的前輩到了,請恕晚輩無禮,若是平常時候,晚輩自然馬上照辦的,但是近附近海面突然來了大批妖獸,數天前剛攻打過本島,晚輩奉命這幾天回島的修士,都必須驗明下身後可放入島中的."那名修士強忍著神念反響的痛苦,慌忙解釋起來.

"有這樣的事?你想怎樣證明 身份?"韓立腦中頓時閃現出碧靈島上妖獸偷襲的一幕,略一沉吟後,聲音一緩.

"前輩可否報知姓名和來曆.或者有什麼能證明身份的信物?"里面的修士賠笑幾聲,小心翼翼的回道.

"信物,那就看看此物吧!"韓立眉頭一皺,隨即手一揚,一道金光向往了光幕中不見了蹤影.

正是那塊天星雙聖所給的客卿令牌.

"原來是韓前輩,請前輩贖罪,弟這就放前輩進來"光幕後付出男吃驚的聲音.

韓立聽到此話,心中一動,眼中閃過一絲絳色,但隨即神色如常,靜靜的等在那里.

僅僅片刻工夫,他面前的藍色光幕一陣顫抖,一陣光芒閃動後,裂開了一條縫隙出來.

韓立身形一晃,化為一道驚虹飛入其中.

而裂縫則在一陣嗡鳴後,就徐徐的彌合如初了.

一飛進光幕,韓立豁然一亮,前面出現了十余名一身白衫的星宮修士,正分成兩排的站在那里.

青虹一盤旋,韓立一閃的出現在了這些修士面前.

"參見韓前輩."一名中年修士急忙站了出來,一臉恭敬的沖韓立躬身行禮.

聽聲音正是那名和他對話之人,有結丹中其修為,但臉色略有些白,看來尚未從剛的神識反噬中完全恢複正常.

"就你們這些人看守這里?"韓立眉梢一台,有些意外,其他星宮修士也只有築基期的修為,守衛卻實是單薄了一些.

"因為這幾日前的妖獸攻島非常激烈,其他道友已經回島中城鎮歇息去了.現在只有弟等人輪值守候著,不過韓前輩放心,離此近的城鎮中有百余里路,駐紮著上百名本宮弟,隨時可以支援此外的."男解釋的說道.

"你叫我韓前輩,你怎麼知道我的?"韓立臉色一沉,身上忽然爆出一股驚人的靈壓,將男逼得面色一變後退數步.

"韓前輩,宮中早就在數月前將前輩的相貌以及身形,向我等駐守島的弟通稟了一遍,並且要我們隨時聽候前輩調派的."男穩住身形後,心中駭然的急忙說道.

"原來如此,想不到兩位宮主對我如此關心."韓立目光閃動幾下,忽然神色一緩笑起來,同時身上沖天靈壓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男這心中一松,臉上浮現了賠笑的表情.

而就在這時,韓立抬向島內方向望了一望,目光閃動幾下,然後淡淡的問了一句.

"你通知其他人在哪?"

"是的,弟一有前輩的消息,就要馬上通知島上長老前來迎接前輩的. "男倒也老實的說道.

"這樣!"韓立臉色木然,什麼也看不出來,男卻一個激靈,心中有此七上八下起來.

就在這時,遠處的天空白光一閃,隨即破空之聲傳來,一道白色遁光朝這邊激出來.

韓立看看天空,不禁微眯了下雙目.

"是趙長親自來迎接韓前輩了."男急忙有些討好的說道.

韓立只是嗯了一聲,神色木然,雙手抱臂的一動不動.

男看到韓立大大咧咧的,心中暗自愕然.

他可不知韓立是後期修士,剛神念被反彈一下,就不敢再去掃視韓立分毫,以為韓立十有**是星宮拉攏的元初修士.

遁光一閃,一道白虹斜射而下,遁光一斂後,現出一名頭花白的老者出來,此老者一身錦袍,腰纏玉帶,雙眉細長,給人一種心中一涼的感覺.

這老者正是一名元嬰初期修士.

對方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人群前的韓立,當即雙目一亮,幾步上前先抱拳的說道:

"韓史嗎,趙某有失遠迎,還望韓道友海涵."

老者滿臉笑容,仿佛和韓立是多年的好友一般.

韓立眉梢一動,卻波瀾不驚的回道:

"道友客氣了,聽說銀沙島前幾日不太安靜,現在情形如何,島上主事的就是趙兄嗎?"

"呵呵,雖然有一股妖獸前來騷擾本島,但連一名化形妖曾都沒有,只是有驚無險而已.而島上負責主事的可不是趙某,而是甯長,他不過現在已經外出,去追查這群妖獸打本島的原因.我這次來,其實是在此地專門恭候韓史的."趙性老者笑眯眯的說道.

"恭候我?"韓立面容一動,終于現出一絲詫異.

"不錯,這可是星宮的兩位聖尊親自吩咐下來的,想請道友返回內海時,一定要見一面,不瞞韓史,在下已經在島上等候道友數月之久了."老者笑著說道.

"哦,到底何事,竟然有勞道友如此辛苦?"韓立眉頭一皺,隱隱有些麻煩不小的感覺.

"呵呵,此事要細細說起,這里不是談話之地,韓兄先隨我到附近的僻靜的地方一說如何,"

老者竟神秘一笑的建議道.

"嗯,也好,就到那邊的小山說吧."韓立略一沉吟,目光四下一掃後,突然沖十余里外的一座無名小山指了一下.

"好,就依韓兄所言."趙性老者同樣看了一眼小山,就一口答應了下來.

韓立點點頭,隨即趙姓老者吩咐了男等星宮弟幾聲,就化為兩道遁光直射小山而去.

如此近的距離,二人自然眨眼就到,在山頭之上落下了遁光.

"趙道友想替貴宮主帶什麼話,就直接說吧."韓立雙足一落地,就平靜異常的問道.

"哈哈,韓兄不用如此謹慎,這一次有天大好事送上門來的."趙性老者一撚頷下幾根胡須,就未語先笑起來.

"天大好事,這話從何說起?"韓立聞言,一下愣住了.

"韓道友壽元不到滿百吧"老者微笑的問道.

"是又怎樣?"韓立感到了一些莫名的詭異,但不動聲色的盯著對方,並沒有否認.

(第二!)



上篇: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陰煞血尸     下篇: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雙修之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