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重臨故地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重臨故地


懈酬.(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文學網)"我手中紋壤是內:十六頁,環是外十十二頁玉書中孵之助,純力用另手指撫摸了下玉牌,見上面銀色符文通靈般的忽閃忽明,終于忍不住問道.

"外頁用銀州文,內頁則用金縈文書寫,這是一種少有人識得的靈文."童沒有直接回答此問,反而似笑非笑的說道.

"銀料文,那我手里的是一張外頁了,而且還只是一張殘頁?"

韓立聞言倒沒有露出多沮喪表情,似乎無所謂的樣.就算這金闕玉書真像對方吹噓的這般不可思議,但對他一叮,連化神都不知道能否進階的人界修士來說,實在太遙遠了些.對他來說,內頁和外頁根本沒有區別的.

他可不會現在就開始考慮靈界修煉的事情.

童目芒在韓立臉上一掃,似乎看出了其心中所想,嘴角翹的輕笑起來:

"其實以你現在境界,得到的是外頁玉書倒也不錯,要真是內頁的一種,沒有煉虛期的修為,修煉是想也別想的事情.畢竟仙家秘術自然都是調動天地元氣的真正大道之術.只有到了三大境界的中境界,可以真正操縱天地云,氣.就是化神修士在這方面,只不過是初窺門徑而已,修煉了反而要大受其害的.而外頁玉書則不然,因為內容並未涉及功法問題,若是能領悟其中一二,並將其化為己用,仍可受益匪淺的.就,是不知道你這張記載的到底是何內容,只剩下半截殘頁,也不知道是否還能夠參悟."

"恐怕多半是制符之迎巳."韓立看了看另一只手中的金符,猜測的說道.

"這可不一定.這銀州文,人界修士不可能有人認識的.而那位金花老祖多半是無意中得到玉書,又現這和靈文的奧妙,胡亂使用罷了.畢竟仙家之物,哪怕只是依葫蘆畫瓢,都具有一些不可思議的神通."童卻搖搖頭道.

"有這扣事情,那韓某有時間,還真要好好研究一下了.天懈道友不妨現在就將銀料文傳授給在下如何?"韓立眨了眨眼睛,忽然說道.

"沒問題?不過有一個條件,你若是參悟完了玉書,我也要借上一用.畢竟外頁玉書的話,我們妖族同樣可以受益的."童也不客氣,直接提出了自己的條件.

"沒問題!不過,你畢竟是靈界修士,無論閱曆眼界都遠過我的.我若從中得不到什麼東西,你參悟出的心得,要給我抄上份."韓立悠然的回道.

"這自然可以的.不過,這銀州文和金摹文又叫真靈文,據說都是從真仙界流傳下來的仙家符文,每一字都具有不可思議的效用,將其刻在普通玉簡之上必定爆裂而毀的.也無法用心神交流之法傳授的,我只能用愚笨的方法,一字字的教授了.這可需要消耗不少時間的."童一口答應了下來,又解釋了幾句.

"花些時間,不算什麼.下面趕到奈星島起碼還要二十,月時間,你可以慢慢教授我的."

一說完這話,韓立一翻手,將玉牌再次放回了木匣中,貼上了符篆,並收進儲物袋中.然後就望著鼎上童,含笑不語了.

童見此情形,微微的苦笑一聲.

"既然這樣,那現在就開始吧.銀州文初的出現,是真仙界失落我們靈界的一些仙家之物上銘印帶著的,然後經過我們靈界大能之士,花費了無數心血,一點點整理,注釋出來的.其原意也許和真正的仙家釋解有些不同,但相信也不會差太遠的,我就先從制符術上,常用的一百多個符文說起 "童老氣橫生的聲音悠悠的在遁光中響起,竟真開始傳授韓立此種靈文起來.

韓立自然不會放過這個難得的機會,同樣全身心的聽著童的講解,遇到有不明的地方,也毫不客氣的直接開口詢問.

天懈獸所化的童,也沒有絲毫不耐,全一一回答著.

就這樣兩個月的時間一閃就,過,當耗立從天懈獸那里將銀料文學的七七八八的時候,終于來到了耷星島海域.

這一日間,韓立聽完了蠻的解說,正靜靜在遁光中慢慢參悟時,突然前方海面上出現了一個小黑點x韓立遠遠一瞅,突然心中一動,遁光一下了三分,眨眼上夫就到了跟前.

這竟是一座面積只有六七十里的小島,和韓立先前見過的眾多島嶼相比,實在是小的不能再小了.但就這麼一個微型島嶼竟散著淡淡的靈氣,也有一十,細小的靈脈.

這靈脈品質,自然是低劣之極.

韓立懸浮在島嶼上空數百文高空中,向島上一片山脈望去,臉般蜘境表情沒有,但目中卻不加掩飾的閃過幾分感慨六 懈酬.

這個小島正是他居住過的,小寰島".

當年他從此島離開的時候,甚至連金丹都尚未結成,但如今再路過此島時,卻已是元嬰後期的大修士.其中世事變遷"實在讓人難以想象的.

當年他離開此島時,雖然向道之心甚堅,但絕想不到自己真有一日能成為元嬰修士吧!

韓立靜靜在空中停留了大約一頓飯上夫,終于目中異色漸漸收斂消失,周身青光一起下,化為一道清虹激射而走.

既然已經到了小寰島,那他離條星島也沒有多遠了.

果然小半日後,韓立就遠遠看到了本星島巨大身影.

但這一次,韓立並未兜劑從港口處進入,而是隨意找一了處荒無人煙的地方,全身靈光一閃,就直接射向了護住全島的一層白濛濛禁制,結果"轟,的一聲巨響後,附近光幕一陣劇烈晃動x韓立卻憑借強大修為,竟單憑護體靈光就硬生生擠進了光幕之內,然後不慌不忙的駕職其遁光離去.

當韓立飛走了一頓飯上大後,從島內另一方向處慌慌張張的飛射來數道顏色各異的遁光,結果在韓立進來處靈光一斂,現出了數名築基期修士來.

這些修士在己經恢複如初的光幕附近先四下張望了一下,接著一哄而散的在附近尋覓了一番,但一無所獲.

後,他們驚疑的聚在一起又竊竊私語幾句後,就也飛射而回了.

這時的韓立,早在千里之外的某座山頂上落下遁光,手一抬,突然手中多出了一塊散引」白色光芒的法盤.

韓立一張口,一團清色靈氣噴在了陣盤之上,口中念念有詞起來.

頓時法盤清白色兩色靈光交織閃爍不定,變得刺目耀眼起來.

"疾!"

伸出一根手指在陣盤上輕輕一點.頓時法盤表面光芒一斂,竟變得如同鏡般的清澈如水.而在鏡表面某處,卻有一十,紅色光點一閃一閃的.

韓立見到此景,露出滿意之色的點點頭,然後單手托著此法盤,騰空而起.

他在半空中認定了一個方向後,就向天邊激射而走.

數刻鍾後,韓立出現在了島上某處的上空,向下方看著一片僻靜莊園,眼露不可思議目光.

"這里不是當年的顧家莊嗎?文思月一家怎住在此地?"韓立喃喃的說道,似乎大感意外,有些疑惑的樣.

韓立如此大咧咧的直接懸浮在莊園上空如此長時間,自然引起了莊園中凡人的一陣騷動.

片刹後,下邊數間房屋中突然飛射出兩道遁光,眨眼間就到了韓立身前,然後光芒一斂,現出一名老者和一名中年人出來,都是築基期的修為.

"是你們?"韓立掃了兩人一眼,眉頭一皺.

而這兩人一看看清楚空中韓立的相貌後,卻面露大驚之色的急忙上前參拜.

"參見韓前輩,晚輩不知道是前輩你老人家降臨此地,萬望前輩恕罪!"

這兩人竟然是文思月夫婦那四名築基期的弟.他們早就知道韓立的大修士身份,此刻自然兢兢戰戰,哪敢有絲毫的怠慢.

"你們怎麼會住在這里,你們師傅呢?"韓立面無表情,直接問道.

"這里是弟所收的一名記名弟的住處,故而晚輩做主,直接將師傅等人接到此地居住了.師傅師娘因為覺得此地有些吵鬧,就帶著小師妹,居住莊旁邊小,山中一座臨時洞府中."老者恭恭敬敬的說道.

"你收的記名弟?是顧家的嫡嗎?,韓立面露一絲古怪之色的問道.

"是的!前輩也知道顧家?"老者心中大為忐忑起來.

"昔年的顧家之主,倒是和我有一些機緣的,但那都是二百余年前的事情了."韓立緩緩的說道.

"什麼?有此事情?"老者願然一驚,游戲誤張目結舌起來.

"我既然再次故地重游,看來和顧家還真有些機緣的.我先去見你們師待去,回頭你帶那名顧家記名弟也來見我."韓立不容置疑的吩咐道.

"是,晚輩一定遵合!"老者又驚又喜,口中連聲的答應.

雖然他不知道韓立昔年和顧家有些什麼關系,但聽口氣,似乎不壞的樣.

韓立點了點頭,神念一掃之下,就在附近小山內找到了文思月夫婦等人的氣息,當即化為一道青光激射過去.,



上篇: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金闕玉書     下篇: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回歸天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