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劍陣重現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劍陣重現


光幕被韓立一擊而破,在下面盤坐的二人自然睜開了雙目,一道目光徑直的望向韓立,均都露出了吃驚的表情.

而就在這時,二人上空一層青黃兩色光幕,不經意的若隱若現,雖然比先前的五色光幕小了許多,而足以將這二人罩在其中.而在光幕中心處,一塊半透明的錦帕,緩緩轉動不停.

而此光幕正是這塊錦帕所釋放出的神通.

"是你!"老嫗滿臉皺紋一晃,有些難以置信起來.

灰袍僧人則臉色陰晴不定.

韓立瞅一眼下方的錦帕和那層出現的光幕,嘴角微微一翹.

"看來你們倒還真花費了一些心思,竟然用一塊寶物遮蔽了你們的行跡.嘖嘖!難怪韓某剛還納悶,為何用靈目也無法看穿區區一個幻術禁制呢,原來二位道友早就在打漁翁得利的主意了,韓某真是佩服之至!"韓立口中說著欽佩的言語,臉上卻絲毫表情沒有,甚至眉宇間還有一絲煞氣浮現.

聽到這里,灰袍僧人神色終于鎮定下來,口中一聲佛號後,說道:

"韓道友果然神通廣大,竟然連寒驪道友三人都無法擒下道友.但不知寒驪兄等人現在何處了?難道自行離開了洞窟不成?"

這位僧人一邊說著,一邊目光朝整個地下洞窟掃去,並未現寒驪上人三人的蹤跡,心中不禁吃驚起來.看來他根本不相信韓立能以一人之力,滅殺掉其余三人的.

韓立雙目一眯,先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後長歎了一口氣,卻一句話沒有說.

這一下,下面二人,有些莫名其妙了.

"哼,道友何必裝神弄鬼?若是那寒驪上人已經離開了洞窟,我三人也要沖出此地可,否則被他招來小極宮其他修士,我三人就會成了甕中之鱉了."老嫗忍耐不住,兩眼一瞪起來.

"你們無須擔心他們了,他三人已經被我滅的七七八八了.寒驪兄倒是還留有一個元嬰,二位道友是否打算後見上一面,然後在下也送二位一起上路?"韓立不客氣的說道.

"寒驪上人被你擊敗了?不可能!你後一句話什麼意思?"老嫗一聽韓立之言臉色大變,聽到後的話語時,又勃然驚怒起來.

"沒什麼,韓某雖然不知道你二人是何關系,到底有什麼圖謀,但也懶得去想.但是讓在下和小極宮修士相斗,而對在下不懷好意,知道這一點也就足夠了.在下平生恨的,就是被別人利用,兩位還是在人界消失吧!"韓立淡淡的說道,雙目一閉的不再理睬二人,然後手中掐訣,一聲聲咒語從口中傳出.

灰袍僧人和老嫗一驚,刹那間感應到了附近靈氣的波動,急忙朝四周一望.

只見數十丈外,無數金光閃動,隨即一根根纖細如的金絲,詭異的浮現而出.它們一閃一動間,毫無規律可言,卻全都緩緩向中間靠去,整個過程間無聲無息,絲毫聲響沒有出,實在詭異之極.

"劍陣!"一見韓立翻臉出手,老嫗朝四周一掃後,不禁脫口叫道.

灰袍僧人卻心中一凜,強壓著對韓立能擊殺寒驪上人的驚疑,張口沖空中大聲道:

"韓兄不要誤會了,我二人絕沒有對道友不利之意.現在虛靈殿之外,還不知道有多少小極宮修士,若是不見寒驪上人出去 ,道友絕對無法輕易離去的,我等正該聯手共同拒敵是.至于通天靈寶之事,我二人可以下血誓,絕不透露半分的."

"韓兄不要誤會了,我二人絕沒有隊道友不利之意.現在虛靈殿之外,還不知道有多少小極宮修士,若是不見寒驪上人出去 ,道友絕對無法輕易離去的,我等正該聯手共同拒敵是.至于通天靈寶之事.我二人可以下血誓,絕不透露半分的."

"不用了,在下只相信死人不會泄密的!"韓立聽了僧人之言,嘿嘿一笑道.

"摩鳩兄,不用再說什麼了.你看看此人身後的東西,他有這些東西做倚仗,怎還會把我們看進眼內?"老嫗手掌一翻轉,那只黃色拐杖就浮現在了手中,沖僧人冷笑道.

僧人聽到此話一怔,凝神望去,這看清剛被韓立身形擋住的人形傀儡,以及其身後十余丈外站立的五具人形骨架,不禁面色微變.

"那些是什麼?另一人是誰?"僧人吃驚了起來.

"那些骷髏好像是傳說中的五同心魔,另外一人,就不知道是何來曆了!多半這人憑借這些東西出其不意的重創了寒驪老兒.那人不說,這五魔若真是隕落掉的乾老魔的那五只魔頭,那就是我二人聯手也不是其對手的.唯一的辦法,就是我們戰決,搶先將姓韓小滅殺掉,這些東西就對我們再沒有威脅了.但現在,還是先將這劍陣破掉再說吧!否則,等對方將那五魔催動上來,我們的麻煩就大了.好在佛門功法本身對五魔有克制功效,萬一五魔出手,就交給你纏住好了,如此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我們先來破掉此劍陣,實在不行,就動用那件原來用來對付寒驪上人的東西,對付此人吧!"老嫗嘴唇微動的傳音起來.

"也只好如此了.不過這人修煉的不是冰屬性功法,那東西效用恐怕會大打折扣的."僧人歎了口氣,同樣傳音了回去.

"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好在對方也並不是元嬰後期修士,就算不能滅殺對方,重創此人也絕對沒有問題的.這次我們也真是失算了,雖然得到的消息說,這姓韓小神通之大,不在後期修士之下,但也沒想到如此棘手.原來想讓他先消耗掉寒驪上人大半修為,我們再後出手穩操勝券的,但沒想到此人竟直接滅掉寒驪老兒,還未受什麼損傷,早知道,就不來趟此渾水了!"老嫗恨恨的說道.

"事已至此,龍道友也無須後悔了.將那東西用掉了,但換回來一件通天靈寶和五同心魔,算起來我們還是大占便宜的."僧人一見無法打動韓立罷手,而四周金絲又在不斷接近中,神色也陰森了下來.同時身上驀然多出一股陰沉之氣,和剛慈眉善目的模樣比起來,幾乎判若兩人.

老嫗一聽這話,不置可否的哼哼幾聲,隨即手中拐杖驀然往空中一拋,黃光大放中,就化為一只似馬非馬,口生獠牙的黃色怪獸.

此怪獸被老嫗用法訣一催,再在低空一個盤旋,然後驀然一張口,無數黃芒從口中噴出,朝某一方向席卷而去.

這些光芒竟是成千上百的巴掌大黃色小劍,每一口竟精光四射,鋒利異常的樣.

而僧人雙手一合,再一分,手中各自多出一只銀燦燦的法(和諧)輪出來.往空中一揮,兩只法(和諧)輪體形狂漲,就化為兩只車輪般大小的銀團,然後氣勢洶洶的向同一方向滾斬而去

韓立在上空已經重睜開了雙目,看到二人舉動,神色絲毫不變.

目睹那些黃色小劍和兩團銀輪先後的沖進了金絲之中,然後瞬間被這些劍絲切的七零八落,化為一堆廢銅爛鐵,跌落而下.

這是什麼劍陣,怎麼這般犀利?老嫗和僧人見到這一幕,倒吸了口涼氣,互望一眼後,同時從對方目中看到了驚懼的表情.

這二人自然不會就因為一次的試探,當即老嫗一翻手掌,手中募然多出一塊四方的淡藍色磚狀古寶,口中咒語聲一響,隨即揚手放出.

頓時此磚刹那間體形狂漲,化為了樓般大小的一件巨物,然後夾帶著刺目的藍芒狠狠砸向遠處.

同樣的一幕出現了!

虛空中,密密麻麻的金絲一閃即逝後,此寶瞬間被切成了無數塊,仿佛煙花一般,就此在遠處消失的無影無蹤.

"不可能,這藍金磚是用藍金之精煉制而成,催動堅韌無比,怎麼這麼輕易就被毀了?"老嫗終于沉不住氣,震驚異常的叫道.

而灰袍僧人眉頭一皺,口中驀然一聲低喝,猛然一點那之仿佛老鼠般的不起眼靈獸.

頓時此靈獸周身灰光一陣流轉,肚皮不可思議的膨脹了起來,轉眼間毛茸茸的肚皮竟然漲到原來身軀的數倍大小,然後"砰"的一聲輕響,此靈獸張開了尖尖的嘴巴.

頓時一團肉眼可見的灰蒙蒙的音浪從此獸口中狂湧而出,一離口後就出仿佛驚濤駭浪般的嗡鳴,直接朝那些金絲席卷而去.

這位僧人倒是心念轉動極,一見有形寶物似乎對這劍陣根本無計可施,當即就驅使無形之物,轟擊了過去.

但是大庚劍陣既然在當初的青元劍訣中被稱為一旦修煉有成,就可縱橫人界無憂,雖然稍微有些誇大,這里布下的也只是半套劍陣而已,但是也不是區區一波音浪就能破掉的.

只見那會蒙蒙的音浪方一沖入金絲之中,就見這些金絲微微一顫,就在金光大放中全部化為了丈許長的巨大劍光,對准此波音浪閃電般的紛紛一斬,就將這大片的灰波斬的七零八落,潰散消失.

隨後這些金色劍光一晃,重化為了一根根的金絲,繼續朝中間二人圍繞而來,仿佛先前的變化根本沒有生一般,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可怕感覺.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極品靈石     下篇: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奪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