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盤問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盤問


這時大漢回轉身來,臉色複雜的看了一眼老者 歎了一口氣"怎麼,蓋道友還對鬼靈門戀戀不舍嘛?\"

那幾名練氣期弟中,一名看似普通的中年修士突然開口說話了,然後抬手沖空中盤旋的一把銀白色飛劍,一招手

頓時飛劍法器一閃後,化為一道銀紅飛射而回,落在此人手中

那名老者竟然是被此人沖背後突然放出飛刀殺死的.()而原本練氣期修為的此人,現在竟然顯露出築基後期的修為

"我既然已經決定投奔你們魔焰門,自然不會後悔什麼的,只是此人雖然談不上和我又多少交情,但昔日也見過多次的,心中有些感慨也是正常的"孟姓大漢卻淡淡的回道.

孟道友能如此想好了鬼靈們哦那個百年前損失了兩名元嬰修士,外加大批結丹修士後.早已勢力大減,不配獨占已過之地了.這一次我們魔焰門,禦靈宗,外籍崛起的血殺宗三家聯手,鬼靈們根本在劫難逃的,以後血殺宗會頂替鬼靈們的位置的.你先投效本門,是在是明智之舉."這名中年修士嘿嘿一笑說道.

這時其余幾人身上氣息也突然一變,也都顯示出了築基期的修為.這些人竟然都是魔焰門的修士.

只要貴門3答應我的事情不變,我只會全力配合的."孟姓大漢卻也皮笑肉不笑的回道.

"哈哈,此事放心,孟兄資質不差的,只要此戰大勝後,家師自會親自收你入門的.這可比你在鬼靈們的獨自苦修,無人指點不知強道那里去了.不過此地還真夠偏僻的,被大批人手藏在這里,鬼靈們想來真不會覺到,這也多虧家師在臨走前,特意讓在下帶來幾張斂息符起了作用.否則還真不易瞞過此人的神念."中年修士掃了一眼地上的尸,有些得以的說道.

"這也幸虧此地又這麼一個古傳送陣,讓我又借口將其騙道這偏僻之地動手的,否則就算能一擊得手,此地的練氣期弟又十幾名之多,萬一被他們動了禁制或者出報警的傳音符,那就麻煩了,現在這人一除,我就可以將其他弟強行集中到一起 ,然後一起動手,一個都不留."大漢神色轉眼間又陰沉下來,口中冷酷的說道.

"好.孟兄這個方法不錯.就依計行事."中年修士聞言,露出幾分贊許之色.

這時,另外一人已經麻利的將老者的儲物袋摘下,然後一顆火球射出,將尸體轉眼間就化為灰燼.

然後這些人,就准備離開這間鍾乳洞

可就在這時,那個無人在意的傳送陣騖然傳來嗡鳴之聲,接著整個法陣白光閃動,竟然自行被激了起來,似乎有人正在被傳送過來的樣

這突入起來的一幕,讓孟姓大漢和中年修士等人都是一驚,有些傻了.

那老者不是明明說過.此法陣已經不能用了,怎麼如此湊巧的,竟在這時突然正常了.

"毀掉法陣,不管傳送來的是什麼人,大事在即,千萬不能節外生枝."中年修士倒是反應夠的,口中大喊一聲,手一揚.

頓時原先被收起的飛劍,再次化為一道寒光直 擊法陣一角.

其余幾人也恍然大悟起來,也紛紛祭出各種各樣法器,妄圖相瞬間毀掉眼前的傳送陣.

"轟隆隆"的幾聲巨響後,古傳送陣上爆出了刺目白芒,竟然白光閃動地將這幾件法器給反彈了開來.

這一下,中年修士幾人都心中一驚.

他們自然都不知道,若是古傳送陣未被激的時候,自然隨便一個低階修士就可以輕易擊毀,但是一但傳送陣開始,法陣自身就被一層強大靈力灌注其中,沒有結丹以上的修為是無法摧毀這些法陣的.

否則上古修士傳送時,要是另一端稍微有些變故,影響了傳送,豈不都 要倒了大黴.結果在這幾人吃驚的目光中,一男一女兩人身影隱約出現在了法陣之中,只是身形微晃不定,似乎還處在傳送後的眩暈中.

中年人見男的有二十余歲,女的卻只有十幾歲的年幼樣,神念先往那名女身上一掃,現對方只是1n氣期修為,頓時心中一松.

在修仙界,女的可不能看容顏論大小的,一名十幾歲的小姑娘可能實際上是一名活了數百年之久的高階修士,還都是常見的事情,倒是男的如果只有二十余歲的話,多半修為都不會太高的,畢竟很少有男在修煉駐顏之術的.

故而他本相再用神念掃一下青年時,卻見對方晃晃頭,似乎要恢複過來的樣,心中一急之下,顧不得掃視對方的修為,口中就先大聲吩咐道:"動手,殺了他們."

在他想來,女的修為如此低下,男的又是這般年輕模樣,頂多是個築基期修士了不得了,自然還是趁對方現在處于眩暈時候,出其不意地擊殺對方,省得以後的大麻煩.

"且慢,不要出手!"孟姓大漢一看清楚那青年男的面容,神色卻唰的一下驚慌起來,口中急忙阻止道.

但是其他幾句魔焰門修士都是以中年修士為馬的,雖然聽到大漢的聲音有些怪異的,卻仍毫不猶豫催動法器,朝法陣中的一男一女擊去.

至于那名中年修士聽到大漢聲音,卻誤會這一對男女可能是大漢舊識,就故作不知地視若無睹起來.

結果眼看著四五件法器閃動的靈光,一下將里面二人淹沒其下時,卻猛然聽到一聲冰寒的冷哼!

"你們向個,想找死."

隨著此聲話落,"轟"的一聲驚天巨響傳來,接著一團刺目青光驀然在陣中爆開來,如同一輪青色太陽一下出現在了那里,所有法器一接觸青光,當即一震後,後碎裂了開來.

接著幾道金色劍氣從青光中迸射而出,只是一閃之下,就將包括中年修士在內的幾人,全都洞穿身體而過,這幾人吭都沒吭一聲,就 瞬間一命嗚呼掉了,尸體全都倒在了洞穴一地.

只留下那名孟姓大漢安然無恙,卻站在原地不敢動一下,生怕引來那法陣中青年誤會似的,面色蒼白無比起來.

"怎麼,你認得我."法陣中的男青年緩緩走了出來,目光冰冷地在大漢身上一掃,淡淡地問道,而那名十幾歲的少女則恭敬地跟在後面,一副乖巧地模樣,一看就是男的晚輩之類的.

青年自然就是花費了月余時間,修複了亂星海那邊傳送陣,終于回到天南的韓立了.

至于身後的少女,則就是那名在陣法天賦上令他非常滿意的田琴兒了

"晚輩年少時 曾經跟隨一位家族長輩在幕蘭人入侵時,見過前輩大展神通過,一直將前輩音容銘記在心的!"孟姓大漢聞言,急忙沖韓立參拜,大為忐忑的說道.

"幕蘭人入侵?嘿嘿,那可真是許久前的事情了,虧你還記得我的相貌.不過,你是鬼靈們的弟吧,這幾人是你的同門嗎?"韓立聞言卻雙目一咪,不動聲色的問道.

"晚輩是鬼靈們的弟,這幾人確實魔焰宗的修士."大漢遲疑了一下.但一對上對面冰寒的目光,一個機靈後,竟鬼使神差的全說了出來.

"魔焰宗?算你還算老實,若是剛說是你同門的言語,我馬上就殺了你,這幾人身上的功法波動,一看就和你們鬼靈們大相徑庭."韓立口中傳出的冷酷言語.讓大漢心中一寒,心中尚存的一點其他心思,頓時不翼而飛

田琴兒站在韓立身後,打量著附近的一切,眼眸不時閃過好奇的目光

"我也沒興趣知道,你身為鬼靈們弟,為何會和魔焰宗的人在這里,我只是有些事情問你,你老老實實的回答我."韓立有開口了

"只要晚輩知道的,一定知無不言."孟姓大漢慌忙答道.

"我離開天南又些年了,你將天南修仙界這百年生的大事,給我說一下."韓立平靜的問道.

"是晚輩這就如是稟告,算的上的大事,自然在八十年前,天盧國的玄妙門在一夜之間被火靈宗給滅門的事了,具體情況是····"大漢在韓立這位元嬰修士面前,乖乖的說了出來.兩者的修為的巨大差距.足以讓孟姓大漢戰戰兢兢,不敢又絲毫的欺瞞.

韓立聽著大漢的話語,神色一直保持不變,之色偶爾遇到自己感興趣的地方,會開口問上幾句,大漢自然全都盡量詳盡的回答著,一副生怕韓立不滿意的樣

大漢足足講了一時辰後,將這百年來,天南生的一些所謂大事全都講完了,然後有些緊張的住口了

"我們落云宗現在如何了,可有什麼大事生嗎.現在執掌宗內事物的還是程長老嗎?"韓立沉默了片刻,忽然如此的問道.

"落云宗!因為相隔較遠,晚輩對前輩宗門還真不太清楚,不過好像現在執掌宗門的似乎是姓呂的前輩!"大漢猶豫一下,菜不太肯定的說到?(第二)



上篇: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回歸天南     下篇: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化羽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