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回宗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回宗


"師傅說這話,是什麼意思?"田琴兒有些惶恐起來.

"你在那些竹樓中呆了一天,有什麼感受嗎?"韓立沒有直接回答,反而淡淡問道.

"我不知道,但給我的感覺很奇怪,有些無法說的很清楚.

"田琴兒卻喃喃起來了.

"那是我昔年一位舊友居住的地方,她同樣身具龍吟之體,並且是天生的陣法師,但年紀輕輕就去世了."韓立緩緩說道.

"啊,師傅當時沒有出手救她嗎?"田琴兒一怔的問道.

"我當時連結丹都沒有度過,又如何救得了她.況且她因為另外一件事情,早已心生死意.而我當日給你的看的陣法書,就是她昔年留下的一部陣法典籍.而當年我和這位辛道友認識,是從另外一名叫齊云霄的道友說起,當年我剛剛築基不久,參加了一處坊市的地下拍賣會 ,韓立倒也不嫌麻煩,將當年的一些事情,從如何巧遇齊云霄,後來再遇見辛如音,以及二人先後隕落的原因,絲毫沒有隱瞞的徐徐講了出來.

當說到自己離去後,再見到辛如音的侍女後人時,住口不言了.

但少女卻早已聽得目瞪口呆,半晌後長吐了一口氣,目露複雜之色的說道.

"原來如此,師傅莫非認為我是這人的輪回轉世!"

"原本我還只有三分的懷疑,但見到你在竹樓中的反應後,我起碼有五成左右的把握了.但這也就足夠了.看來這輪回之說,還多半真是存在了."韓立嘿嘿一笑道.

"那師傅收下琴兒,的用意 "田琴兒聞言,有些不安起來.

"你放心,我是真心收你為徒的.當年我和辛道友也算有些交情的,對其在陣法上的天賦,可是佩服之至.我收下你,一方面是看你可能是導道友轉世的情分上,另一方面是想培養你的陣法之道,讓你成為真正的陣法大師,我以後可能會有大用的.當然,你現在若是改變了主意,不願再拜在我門下,我也可以重送你返回亂星海的."

韓立自盯著少女的面容,徐徐說道.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是師傅故友的轉世,但就算是真的,前世之事我絲毫無法記起的.現在師傅以大修士身份肯收我一個煉氣期修士為弟,琴兒又怎會不知好歹的放棄此機緣."田琴兒連忙的搖頭,隱現驚惶之色,似乎真怕韓立不再收下她這位徒弟了.

畢竟先前和她並未正式舉行拜師之禮,現在還只是記名弟而已.

"很好,你拜在我門下別的不敢說,讓你安然修煉至結丹期,卻有幾分把握的."韓立微然一笑的說道.

"琴兒願意拜在師傅門下,絕無二心的."少女毫不猶豫的說道.

"好.等回到落云宗,我就正式將你收入門下.我以前還真未正式收過什麼徒弟.只是收過一名記名弟,回頭你在宗內自會見到的."韓立輕輕一笑道.

少女一聽此話,心中一松,臉上也露出了從出以來的一絲甜笑.

接下來韓立即渾身法力一催,頓時遁光一下加了許多,轉眼間就在天邊消失的無影無蹤.

數個月後,韓立帶著少女一路無事的進入了溪國境內.

再過數日後,一道刺目青虹出現在了云夢山脈附近,距離此山脈尚有百里之遠的時候,突然一聲驚天長嘯從青虹中蓬勃出.

嘯聲直沖九霄云外,既像龍吟又仿佛鳳鳴之音,附近空中的朵朵白云,都被震得一陣亂顫,紛紛的潰散翻滾不定.

偏偏青虹遁之,不可思議,只是幾個閃動間,就飛出了數十里之遙,而嘯聲中蘊含的強大靈力,自然將整個云夢山脈的三大宗門,全都驚動了.. 上至元嬰期的長老,下至煉氣築基期的普通弟,遙遙聽到此嘯聲後,全都心中一陣駭然.

那些元嬰老怪是無法坐住的紛紛親自離開宗門,前去杳看倒底是哪位高人駕到了,並且在云夢山脈如此肆無忌憚的樣.

如此一來,當韓立剛一頭紮進了山脈方十余里時,迎面就有五道遁光激射迎來,看來三大宗門的元嬰修士.

韓立心中一動,因為即將再見到南宮婉,無法自已的心情終于平複了下來.

遁光一斂,嘯聲一收,人默默此帶著田琴兒現出了身形,並朝那五道遁光仔細凝望起來.

片刻後,他臉上難得的露出了一絲笑容.

結果五道遁光一射到面前三四十丈遠時,紛紛遁光一散,現出五名修士起來.

韓立竟然認得其中的大半.

"韓師弟,是你?"對面一名藍袍中年人遠遠就看清楚了韓立的面容,一停下後,頓時又驚又喜的沖韓立大聲說道.

他竟是落云宗的呂洛,當年邀韓立入門的那名呂長老.

"呂師兄,別來無恙!"韓立笑顏一展,沖著呂洛一抱拳道.

"原來是韓道友回山了,我說誰能有如此驚人神通呢,咦,韓兄你已經進階後期了."先說話的卻是一名身穿紅袍,但唇紅齒白的蠻模樣的修士,正是古劍門的那名火龍童.但此刻的他,面上忽然滿是見鬼般的表情.

"藍兄你不也進階到了中期界嗎?.."韓立打量了童一眼,也一笑的說道.

"韓兄真三說笑了,藍某進階到中期如何能和道友成了大修士之事相提並論?"火龍童干咽下口水,干巴巴的回道.

其余幾人這幕然一驚的同時用神念掃過韓立,結果自然個個同樣目瞪口呆;,呂洛是聲音微顫的府次問道:

"此事可是真的,師弟你已經是後期的大修士了."

"師弟這次游曆中收獲頗多,僥幸突破到了後期."韓立神色,不變,從容的回道.

呂洛聞言自然大喜,一時都不知說什麼好,淡臉上全是綻開的笑容.

"恭喜韓兄,沒想到和道友僅僅百年不見,韓道友就在修仙路上進一大步了,看來以後我們云夢山一脈也足以威震天南了."說這話的卻是韓立當年在百巧院見過一次的那名馮姓長老,此人震驚過後,馬上熱情萬分的說道.

韓立是含笑點點頭,並未再說什麼.

雖說元嬰初修士和後期修士都是元嬰修士,並且同輩相稱,但之間的差距,任誰都心里一清二楚的.

其他人自然而然的在韓立面前就矮了半個頭下去了.

至于另外兩人卻是面孔有些陌生的男,分別是古劍門和百巧院分別進階的一名長老.

這兩人在韓立面前,自然就加拘束了,打過招呼後,就識趣的沒有多說什麼了.

"藍兄,馮道友你們就先回去吧.韓某離開宗門如此多年,恐怕現在要先回宗內小,聚幾日,然後再去古劍門和百巧院去拜會幾位道友如何"韓立目光一閃,如此的說道.

火龍童和馮姓老者二人一聽此言,口中連稱不必,反而聲稱回去一定和其余長老親自去落云宗拜見韓立.並征得韓立同意後,約定了三日後的拜見日,然後就紛紛告辭離去了.

眨眼間,原地就只留下了呂洛一人了.

"呂師兄,其他兩宗都有進的元嬰修士出現了,本宗內還沒有的元嬰長老嗎?要勞動師兄親自出來迎接小弟."韓立等這四人一直駕馭遁光不見了蹤影,眉頭一皺的沖呂洛問道.

"慚愧,本宗這百年借助師弟威名,雖然收了不少資質不錯的弟,但都修為尚低,近有希望突破元嬰期的還真的沒有幾個,不過等那些資質好的弟成長起來,情況肯定會大為改善的.咦,這位小姑娘是 "呂洛先面露尷尬之色,但目光一掃過韓立身後的田琴兒,有些疑惑的問道.

"這是我在游曆中收的一名弟,尚未正式舉行拜師儀式呢!"韓立一笑的說道.

"參見…師伯!"田琴兒倒也乖巧的很,馬上上前斂衽一禮.雖然她之後煉氣期的修為,但是被韓立親自收入門下後,自然和那些以修為論輩分的普通弟,大為的不同了.

"哈哈,起來吧.沒想到師弟終于正式收錄弟了.我這個做師伯的也沒什麼好東西,就將昔年的一件護身法器送你吧!"呂洛哈哈一笑,單手往腰間儲物袋一摸,頓時一件紅光閃閃的晶球出現在了手中,然後直接遞給了田琴兒.

少女先是一呆,但隨即欣喜的再次施禮,喜哄哄的接過此法器.

韓立見此,自然只是一笑對之,隨即二人帶著田琴兒就直奔落云宗所在飛遁而去.

在路上,呂洛就開始給韓立大概講了一些落云宗這百余年的情況,不過其中的重點自然是銀老者程師兄坐化和南宮婉尚未脫困的事情!

對銀老者的坐化,韓立心中早有所預料,但聽呂洛親口講出來,還是不禁有些傷感的.

畢竟當年韓立和這位程師兄相處很不錯的.

但聽到南宮婉尚在冰壁中時,韓立又心中一沉,面上自然流露幾分緊張來.

不過呂洛卻笑著解釋道:

"師弟不必擔心,雖然弟妹尚未解開封印,但已經醒轉過來了,也沒有大礙的.只是正在壁中修煉什麼功法,現在脫困而出,反而會讓她前功盡棄的."(未完



上篇: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前世今生     下篇: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墜魔異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