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威震天南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威震天南


一個月之後,號稱天南第一正門的太真門玄武大殿中,一名面若嬰兒但須潔白的老道,眉頭緊皺的看著手中一張淡白色玉簡,神色陰睛不定.

半晌後,他長歎了一口氣,忽然沖著殿外一聲吩咐道:

"來人!"

隨著此聲話落,頓時從殿外走進來兩名中年道士.

"掌門,不知有何吩咐!"這兩名築基期道士躬身一禮.

"將這塊請函送到後山金霞谷,就說消國出現了第四名大修士了,現在落云宗送來了大典的請函二問太工長老是否要親自去一趟,還是幾位師祖中的哪位跑土一趟."老道將玉簡遞了過去,凝重的說道.

"是,掌門.弟一定親自交到師祖手中."兩名道士面色一變後,立刻恭敬的答道.

隨即二人接過玉簡,竹為兩道遁光飛離了大殿,直奔江後而去.

天陽潭,是合歡宗赫赫有名的門巾禁地.面積不大,只有數百丈大小,但是長年都被濃濃的灰色霧氣籠罩其內,任何人,哪怕是宗內的幾名元嬰長老都不敢輕易進入霧氣一步的二平常時候,天陽潭方圓二十里內都罕有人跡的.

但是此刻,在離霧氣十念丈遠的地方,卻並肩站著五六名服飾各異的修士,有男有女,但個個望著霧氣一語不.

"第四名大修士,姓韓小修煉的還真夠的.雖然早就猜到他遲早會走到這一步,但也沒想到僅僅百年時間,就再次進階了.不過,既然他已走到了這一步,看來這次大典,我要親自走一趟了."霧氣中傳來了一聲輕輕的歎息.

霧氣外的幾名修士則木然的束手而立,誰也不敢出聲接口的樣.

七靈島的某座島嶼邊上,一名面容普通的青衫老者,站在一處懸崖邊工,雙手倒背,望著一望無際的大海,臉色平靜異常.

但在老者倒背的一只手掌上,卻輕輕抓著一塊白色玉簡,閃動著淡淡的靈光.

北涼國玲瓏山的一處樓中,一名面容秀美,渾身散陰寒之氣的年輕女,和一名胖老者,面對面的各坐在一把木椅工.

那老者正小心的向女問道:

"前輩,這次落云宗的大典,你是否親自前去觀禮.那人如此年輕就進階到了元嬰後期,以他壽元足可以震懾天南七八百年之久,若是能和他重修舊好,我等六派以後就可以高枕無憂了."

"怎麼,雷師侄執掌了宗門,如今想將那人再請回你們谷中."秀美少女聞言卻面色一沉,冷冷回道.

"前輩誤會了.以對方如今的身份,又怎會再回我們小小的黃楓谷.但本門和貴宮畢竟和對方有些淵源的,能拉些交情的話,對我們六派總有好處的."胖老者被女冰冷目光一掃,訕訕的說道.

"想和他攀關系,不要指望我.這次觀禮,我師弟會走土一趟的.他和我師妹關系不錯,比我去加的合適."秀美女沉就了片刻,面無表情說道.

"原來是吳前輩,這樣也好."胖老者聞言卻是一喜.

"哼,難怪你們黃楓谷如此緊張這人.自從令狐道友坐化後,你們谷中就再無一名元嬰修士坐鎮了.要不是令狐道友曾經和此人有過援手約定,並告知了我們五派,恐怕你們黃拖谷已經無法立足北涼國了."女瞥了胖老者一眼,冷哼了一聲道.

老者聞聽此言,面工露出了尷尬之色.

兩個月時間,整天天南轟動了.

全天南修仙界,只要稍微大些的修仙宗門,無一例州的全接到了落云宗出的請帖,稱他們宗門的一位長老已經進階元嬰後期,特舉辦一場盛大典禮,以慶祝此事.故遍邀各大宗門派人前去觀禮.

雖然在請函土並未指明是哪一位長老.但是當年韓立以元嬰後期下第一修士的名頭震驚過天南,所有人幾乎猜也不用猜的就直接認定了韓立.

這一下,無論這些宗門大小,自然全都一陣的騷動.

小些門派誠惶誠恐,自然滿口答應了觀禮之事.大些宗門雖然心中嘀咕不少,但也同樣答應至少派一名門中長老參加此典禮.

一時間,韓立之名再次震驚了天南各個角落.無論隱居高山深谷的散修,還是聚集在靈脈之地的修仙家族和大小修仙宗門"韓立"

恐怕是近百年被提起多的名字了.

所有人都津津有味的議論著這位年紀輕輕就進階元嬰後期的天南第四位大修士.

就這樣,三個月後,落云宗的觀禮典禮召開了.

到場的元嬰修士多達百人,另有數倍于此的結丹期修士同來云夢山觀禮.

而身為主角的韓立,卻在典禮第一日上只露了一小會兒面,說了聊聊數句,然後就邀請十幾名元嬰中期以土的各派長老,共同在落云宗的一處密殿中小聚起來,其中竟包括了合歡宗的合歡老魔和化意門的魏無涯兩名後期大修士.

結果三天三夜後,等這些元嬰老怪再次從大殿中出來,竟然紛紛面色白,個個隱露驚懼之色,而就是魏無涯和合歡老魔二人是雙目神光黯淡許多,面色異常的難看.

一些有心的觀禮修士,自然好奇的上前詢問殿中之事.但是被問之人,要麼苦笑不語,要麼心有余悸的連連搖頭,全都支支吾吾的不肯說出些什麼.

這自然引得其他修士越的好奇.

典禮持續了半個月之久,韓立卻從此再也沒在眾人面前露面過,那十幾名修為高的元嬰級老怪對此竟然沒有絲毫一見,而且在典禮剛一結束的瞬間,就紛紛心神不甯的離開了落云宗,竟無一人在落云宗停留片刻.

如此一來,其他修士自然加奇怪密殿中到底生了何事,竟然能將包括兩名大修士在內的一千人等變成了這般模樣.

參加了殿中聚會的一干老怪,雖然個個都不想多說殿中之事,但是他們總有幾個至交好友和特別親近之人,結果沒多久,終還是將傳出了一些消息來.

但消息的內容,再次讓天南修仙界地震了一番.

這些元嬰老怪竟然有人透漏,落云宗這名進階的第四名大修士,竟然在殿中主動提出和魏無涯以及合歡老魔二人切磋一番.原本這是很正常的事情,畢竟這位韓長老修為初成,趁著典禮之機和其他大修士比較下神通,再順便在其他中期修士面前立下威,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了.

但是這位韓長老提出的卻是以一人之力,同時邀戰魏無涯和合歡老魔二人.這就是在驚世駭俗了.

也不知道魏無涯二人如何思量的,竟然僅考慮了片刻工夫,還真答應了下來.

而切磋的結果,讓這十幾名老怪個個目瞪口呆韓立竟以一已之力,接連施展出數種不可思議的神通,動用了幾件威力大的難以想象寶物,輕易擊敗了兩名大修士.

魏無涯和合歡老魔這兩名威震天南數百年的大修士,聯手之下,也完全不是韓立的時手,力抗之下,還分別負損傷了少許元氣.

在場的老怪還駭然的現,以這位韓長老輕描淡寫的表現,似乎還並未動用全部神通的樣.

所有人都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刻下時間卻是在韓立主導下,一干元嬰老怪交流下修煉心得而已,只是往日人人重視的交流,卻讓在場的老怪人人坐臥不甯,猶坐針氈一般.

三日時間一到,這些老怪走出密殿,臉土異樣就落入了其他修士眼中口如此驚人的消息一流傳開來,自然聽得人大半都根本不信,甚至認為是無稽之談,但是隨著此消息流傳越來越廣,但十幾名參加殿中聚會的老怪,全都保持沉就,竟沒有一人出來反駁此言.

所有人意識到了此事竟可能是真的,一時間整個天南一下沉寂了下再有人提及韓立,或者議論和他相關之事時,即使身處密室或者罕有人至的荒郊野外,也自然小聲了幾分,不敢帶有什麼不敬和隨意之言.

而天南第一修士的名頭,悄然在天南修仙界流傳了開來.

七靈島附近的某片海面土空,一名皮膚晶瑩潔白的中年道士和一名青衫老者遙遙相對的懸浮在哪里,兩人臉色陰沉異常,相對無語.

不知過了多久後,青衫老者神色一動的說道:

"至陽兄突然駕臨我這里,並傳音約我出來,不是只想和魏某打什麼啞謎吧?有什麼話,盡管說就是了."

這青衫老者赫然就是三大修士之一的魏無涯.

"魏兄是明知故問,還是裝瘋賣傻.我找你的目的,你會不出來?"中年道士淡淡的說道.

"呵呵,看來至陽兄聽到了傳聞後,終于也坐不住了!"魏無涯嘿嘿一笑後,嘴角泛起一絲譏諷之色.

"這麼說傳聞竟然有幾分是真的,你和合歡老魔真的在那人手中吃了小虧!"道士神色一下凝重起來,緩緩的問道.

(第一!)



上篇: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第二元嬰與天煞魔尸     下篇: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煉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