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干一百一十八章 空間神通  
   
第一干一百一十八章 空間神通


一聲宅異的輕"咦"從對面寒焰中傳來,但隨即又出現了讓人吃驚的一幕.

韓立上面數丈高虛空處,突然白光一閃,一道空間裂縫撕裂而開,一只半尺大晶瑩尖嘴募然探出大半截,對准韓立頭顱一啄而下,似閃電一般.

如此近距離出其不意攻擊,即使韓立反映過來後,想施展雷遁術挪移開來,肯定來不及的.

何況他先前一直注意著對面的寒焰,是絲毫防備沒有,但是奇怪的是,眼見那尖嘴就要破開韓立身上的護體紫焰時,他卻面色絲毫不變,甚至連頭都沒有抬一下.

"砰"的一聲巨響傳來,一只銀色拳頭詭異的從虛空中出現,一下砸在了尖嘴之上.

銀芒爆射下,尖嘴竟然硬生生砸偏了數尺去.

接著尖嘴一旁,靈光一閃,一道淡淡青影浮現而出,正將一只仿佛純銀拳頭從身前收回.

這正是那只人形傀儡.

原來韓立一和冰鳳交手,就給此傀儡下了護住自己吩咐,現在正好及時擋下此危險一擊.

一擊不中,那尖嘴一晃就憑空不見了.對面的白色寒焰卻在此時突然間項後一縮,憑空露出了那只十級冰鳳的身影.

這時妖禽身形只有兩三丈大而已 ,比原先縮小了數倍有余.

它低看了看一對被青絲困束的利爪,從鼻中傳來一聲冷哼,兩爪募然一動忽然巨大了數倍.想要從里面掙脫而出的樣.

但青絲表面青光接連閃動,隨之一漲一縮下竟然紋絲不動.

這一下,冰鳳雙目中閃過一絲呀色,但馬上一張口,兩道 刺目白芒噴射而出,圍著自己雙爪一饒.

青絲就在白芒閃動中,如同枯草一般的被紛紛斬斷.

白芒這一頓的顯出了原形!

竟是兩口*白色的小劍,通體散著淡淡寒光

"萬年玄玉"

韓立一眼認出了這兩口飛劍所用的材料,同時眉頭一皺.

這些青色靈絲,是他從袖中 虛天鼎表面的霞光幻化而成的.看來即使是通天靈寶,僅憑些皮毛威能還是拿一只十級妖獸無可奈何的.

不過,他可沒有真和眼前對手大戰一場的打算,他只要能沖過百余丈距離,進入那兩座小些傳送陣的任意一座,就可離開此地了.

韓立心中如此想道,眼見冰鳳雙翅一動,又想起下一輪攻擊的模樣,臉色一沉,身上紫焰一斂,身形卻模糊下也可以一化三起來.

一三倒一模一樣的幻影一閃浮現,每一個都通體青蒙蒙的,根本看不出真假出來.

對面冰鳳一驚,雙翅上的白芒頓時一頓,而就在這時,三道歡迎聚然間化為三道青虹朝不同方向飛遁而走.遁之,刹那間就都出現在了十余丈外的地方.而另一邊,正和數百口晶瑩飛劍爭斗不休的金色飛劍和火鴉.也呼嘯一聲的全部激射撤走,目標也是大殿一角的那個傳送平台.

冰風一楞,但隨即大怒起來,口中傳出一聲尖鳴,周身白光一閃,軀體就急劇縮小起來,轉眼間化為一名二十余歲的年輕女.

一身銀色宮裝,貌若天仙!

此女一化形完畢,就立即一拍腰間某只靈獸袋,頓時袋中嘶鳴聲一響,從里面激射而出兩團白光出來,一個盤旋後,兩股冷冽刺骨寒風中各現出一條背生四翅的潔白蜈蚣出來,丈許來長,猙獰凶惡異常.

這竟然也是兩條六翼霜蚣,而且已經進化到了四翅階段的樣.

韓立一回,正好望見了此幕,心中自然嚇了一大跳.

但尚未等他心念轉動,想采取什麼對策時,那兩條四翅蜈蚣就四翅同時一展,出一聲破空聲後,竟驟然間在原地消失不見,下一刻卻募然出現在了韓立真身和另一條幻影跟前,一張口,白蒙蒙寒氣就迎頭噴下.

韓立自然不會老實在原地被這些寒氣噴中,當即遁光一晃,就輕易避開了此擊,但另一只幻影卻只是木然的向原方向飛遁,結果被那寒氣一撲之下,就有如氣泡般化為了無有.

韓立自然不會老實在原地被這些寒氣噴中,當即遁光一晃,就輕易避開了此攻擊,但另一只歡迎卻只是木然的向原來方向飛遁,結果被那寒氣一撲之下,就有如氣泡般的化為了無有.

懸浮在原地的銀衫女一見此幕,就面無表情的單手往身前一劃,頓時"茲啦"一聲輕響,一道白蒙蒙裂縫浮現而出,此女竟然不費吹灰之力就撕開了空間的樣.

接著她身形一晃,人就遁進了虛空中,裂縫也隨之一閃不見了.

遁光只韓立權利催促之下,已經一閃即逝的到了高台上空,在避過緊隨其後不放的四翅蜈蚣又一次寒氣噴吐後,就喲啊馬上羅下遁光去.

但就在此刻,韓立身旁不遠處白光一閃,那銀衫女歸依的浮現而出,接著身形一晃,人就出現在了高台之上,一揚螓,一對明眸冰寒似雪的盯向了高空.

韓立心中一沉,卻也不敢現在就強行遁入傳送陣中.

否則對象在外邊隨意一下攻擊,還不知會對傳送造成何等影響呢.

"我並非小極宮修士,也和妖族無冤無仇,你真想和韓某不死不休!"韓立盯著銀衫女,面沉似水,聲音不善起來.

"我!不管你是什麼人.只要繼承當年冰魄仙的乾藍冰焰,就是我們冰鳳一族大敵,別想輕易從本宮面前輕易溜走!"銀衫女玉面上罩上一塵濃濃的煞氣,清冷異常的說道,竟一絲退讓之意都沒有.

"好大的口氣!你真以為身具空間神通就能攔住我了.也罷,既然你都如此說了,那韓某也不用留手了.好好領教一下,你這位冰海之主的神通."

他伸手一抬,那些同樣激射而來的金劍,火鴉立刻圍著韓立一陣盤旋圍繞起來,陣陣劍氣和赤紅火焰出陣陣的轟鳴聲,聲勢驚人之極.

同時韓立一旁銀光閃動,人形傀儡木然的現行而出.

他又單手一拍腰間儲物袋,一只烏黑小瓶滴溜溜的飛射而出,數道法訣打在了瓶上.

頓時小瓶一顫下,五股灰白之氣噴出瓶口,五具骨架在白氣中微微顫顫的現行而出,目中一團團綠火閃動不已,五魔口中出一陣嗚嗚怪鳴,頭顱全都陰森的盯向對面的冰風,一個個嗜血之極的樣.

"五同心魔!"冰風神色一呆,隨即目光在往一旁的人形傀儡身上一掃後,臉上凝重之色甚.

"機關傀儡,人皆什麼時候有能力煉制這種等階的傀儡了.看來一對一的和你爭斗,我即使將另外兩具化身召回來,有此傀儡行業五魔相助,想滅殺你也不抬可能的.不過你將暫時強留在此地,我這點自信還是有的.你若不怕傳送時出錯,盡管下來一試就是!"此女竟然這般緩緩的說道.

召回化身?你的化身沒有你親自主持,能勉強自保就算不錯了.我就不信你一人能在五魔和傀儡聯手下,能堅持多久!"韓立雖然沒回一下,但是神念一掃就清楚感應到大殿中心處的情形.

那兩頭冰鳳化身明顯不敵小極宮三人,此刻大處在了下風.

要不是兩具化身同樣可以催使極寒之焰,恐怕早就被滅了,但就在這樣,現在也岌岌可危了.

那名美婦甚至有暇,朝韓立這邊不停的張望,臉上驚疑之色隱現不定,但卻絲毫沒有過來幫助韓立這位打援一手的意思.

看來這位小極宮宮主巴不得韓立以一人之力和冰鳳的正體火拼一場,她們則可以輕松的先滅殺兩只化身再說.

韓立心中倒沒什麼惱怒之意,換作他遇到這種情形,多半也會如此做的.

而那銀衫女聽了韓立此言,卻只是冷笑不已,似乎根本不放在心上的意思.

韓立歎了一口氣,終于熄了後一絲用言語打動對方的念頭,當即兩手一掐決,就要同時催使五魔和傀儡一齊攻向這只冰鳳.只有重創或者干脆滅殺了此女,他可高枕無憂的傳送離去.

可就在這時,對面女的美目中突然閃過奇怪神色,似乎一絲詭異,又有一絲神色一松的摸樣.

韓立一驚,心念急轉下,尚未明白對方為何會露出這種詭異表情時,遽然空中一暗,隨即一個熟悉的聲音陰森的傳來.

"小輩,你再給老夫進來吧!"

此話方落,韓立附近靈氣一變,隨即泛起一層層灰光,同時景色一陣模糊.

韓立心中大驚,不及多想下袖袍一抖.

頓時那張破界符激射而出,黃光一閃後,四周景色一凝,竟又恢複了正常.而就在這片刻耽擱,韓立身邊的金色劍光和密密麻麻的火鴉就立刻四下飛射而出.

轟隆隆之聲大響,那些灰光刹那間被擊的潰散消失.

韓立一抬,這看見數十丈高空處,那稈百余丈之巨萬妖幡,竟不知何時出現在了頭頂處.正從上而下的灑下片片的灰色霞光,沖其迎頭罩下.

幸虧當時破除萬妖幡禁制時,並沒有消耗破界符全部威能,否則這次還要難逃一劫的.

但就是這樣,他臉色還是變得非常難看異常!

此刻再想從此地輕易脫身而走,恐怕千難萬難了!



上篇: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冰鳳之威     下篇: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黃泉鬼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