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黃泉鬼母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黃泉鬼母


心中一沉,韓立自然不願被那萬妖幡威能罩在其,下當即不加思索然一點五魔,口中咒語聲出口控魔法決同時一催.

五魔往空中一撲,灰光閃動間,五具骨架竟凝結融合到了一起,一個身高一十丈的巨大骷髏現形而出.

隨即此骷髏空洞眼眶中綠芒一閃,兩只骨手虛空朝自己身上一抓下,兩截脅骨直接飛出體外,刹那間化為兩口十余丈許長

的骨刀,仰一吼後就猛然朝空中交叉一劈.

一個十字形的刀芒,閃動著驚人寒芒斬向了半空中巨幡,將那些飛下的灰色霞光給斬的七零八落,一下擊在了萬妖幡之上

.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出來,妖氣寒芒交織閃爍,一時糾纏到了一起.

巨大骷髏又驀然騰空飛起,手中雙刀一陣狂舞,一道道彎月形寒芒呼嘯而出,小半個空中都被寒光籠罩了進去,它竟有一

口氣要毀去巨幡的意思.

萬妖幡中傳出車老妖怒吼聲,空中巨幡一晃刹那間急劇驟小起來,轉眼間就化為了尺許大小.

幼童一閃的浮現而出,一把將此幡抓到手,中然後人一晃竟一下瞬夠到了數十丈外的另一處.

看來這老妖也知道將萬妖幡巨大化後,挪動自然變得遲緩起來,成了巨骷髏手中雙刃好的靶,還是回複原形後好驅

使些的.

白色巨骷髏一見此景,身一抖,也在灰白魔氣中同樣縮小起來終身軀化為了兩丈來高,然後此魔口中一陣鳴鳴怪叫,

口吐灰白魔氣,一揮同樣縮小的一對骨刀,直沖幼童而去.

幼童對眼前五魔也有幾分頭痛的.

這五個魔因為受過特殊的祭煉,可不受那萬妖幡禁制作用的,並且若是沒有專門降魔的法器,或者將其主人解決掉,這

五魔幾乎是不死之身,無論打碎了多少次,都可以原地重生的.

萬妖幡雖然厲害,也主要是針對人類修士而言的,對這種神通不小,的魔頭,還真的無法輕易收入其中的.就算施展其他

神通能解決掉也絕非一時半刻的工夫.

不過眼見骷髏狂撲而,來這車老妖化身也只能眉頭一皺,揮手中萬妖幡,放出一股股烏黑妖氣,和骷髏暫時糾纏了起來.

但十分神念中卻有六分放到了韓立那邊.只拿出四分心神來應付著五魔.

這時韓立卻和人形傀儡並肩而立,臉色陰晴不定動也沒動一下.

銀衫女同樣穩穩的站在高台之上,絲毫沒有要攻來的樣.

看起來此女希望繼續僵持下去,或者生怕自己一動再讓韓立趁機鑽了空,從傳送陣飛溜走了.

至于那兩條四翅蜈蚣,卻一左一方的懸浮在了兩個小些傳送陣上空,虎視猶猶的注視著韓立.

這只冰風很清楚,這兩個傳送師是從此殿脫身的唯一出路.

韓立沒有動手原因倒很簡單,對冰風撕裂空間的神通有些忌憚罷他縱然手段眾多,一時也沒思量出來如何能逼退此妖,

然後安然逃脫的方法.

但就在這時忽然身後大殿中心處,傳來一聲哈哈的狂笑聲.

哈哈,終于出來了這一次可要好好活動一下.先說好沒有盡興前,我絕不會輕易回去的."笑聲聽起來是女的產音,卻

粗輕的難聽之極,韓立一怔的神念向後一掃,臉上露出詫異之色.

只見原本和兩只冰風分身爭斗的那名美婦突然舍棄那那邊戰團朝韓立這邊激射而來.只剩兩名老者留在原地纏住兩只冰風

.

而在這美婦身後竟有一團綠蒙蒙的陰氣如影緊隨著,里面隱隱另有一個女身影晃動不停,而那大笑聲竟然就是從這綠氣

中傳出的.

"這是——"韓立一下感受到鬼氣中女的強大陰力,竟又是一名元嬰後期修為的角色.

只是此女渾身陰力纏身,竟是一名厲害之極的鬼修"韓道友不用驚慌,本宮主不會讓它們合力對付道友的.我來助道友一

臂之力"美婦驀然開口沖韓立說道.

一聽這話,韓立有些無語了.

明明此女害怕他被二妖先聯手滅殺,然後沒牽制下,再轉對付小極宮.一開口卻變成了她相助自己了.

這些十級妖修,一開始可就是沖小極宮來的.

不過,美婦一眼就認出了他的身份,還是讓韓立有些意外,自然不會因此說什麼的.

能有兩名後期修士相幫,他自然樂意之極.即使這位小極宮宮主神通遠低于二妖,但綠氣中的鬼修卻明顯非同一般

飛馳一種極大的壓迫感,應該有後期巔峰的境界吧"黃泉鬼母,是你!你敢管老夫的閑事."那邊和巨骷髏顫抖的幼童一見那綠氣中的女,卻小臉一變的大叫一聲.

"嘿嘿,若是道友本尊親自到此,本老每自然不敢多事的.但是區區一個木芝化身難道我還怕你吃了我不成?"綠氣中女一陣難聽的笑聲傳出,絲毫不懼幼童的樣.

"黃泉鬼母?就是當年以一已之力,滅掉數個修仙宗門的那名鬼修"銀杉女聽此名字,神色也微變了下,似乎知道綠氣中女的來曆.

"難得,一代冰海之主竟然也知道老身的名字!聽聞道友早在本鬼女剛剛尸解時,就可以進階化神期,但現在還停留在十級的修為,是害怕人界天地元氣的失衡,從而自喪精元吧!但苦苦壓制著自己的境界,滋味可不太好受.況且你們冰風縱然壽元長久,再不進階,也支持不下去了吧."

鬼氣中女竟似乎對十級冰風的情況了如指掌,一開口竟然說出了銀杉女心中大的秘密.

銀衫女玉容驟然間陰沉了下來韓立卻倒吸了一口涼氣,這知道為什麼這頭冰風為何如此的難纏.

"我放你出來,可不是讓你和別人瓶日的"美婦卻在此時,突然冷哼了一聲.

"放心,只要沒有化神期修士在場,我保你的性命還是易如反掌的.不過先前答應的我事情,可不要忘了!而且沒有魂石,你就敢強行催使我出來,事後陰氣入體,大病一場是避免不了的."黃泉鬼母在綠氣中冷笑道.

美婦聽了黃泉鬼女此話,面色一沉,卻沒有接口什麼.

而就這幾句話的工夫,美婦和黃泉鬼母卻已到了高台的附近,遁光一頓下停在了一邊,竟隱隱和韓立二妖成鼎立之勢.

"韓兄,我們先合力滅掉這位冰海之主如何?"美婦一轉,沖韓立和顏悅色道.

"好啊,韓某沒有意見!"韓立摸了摸下巴,不動聲色的點點頭.

美婦一聽此話,心中大喜,正想招呼黃泉鬼母一起動手時,但是站在下方的銀杉女卻忽然冷笑一聲,一抬手,一道刺目白虹激射而出.

"轟"的一聲巨響後,在其身後的一座小些傳送陣,竟然從中間被硬生生的斬成了兩半.

韓立和美婦的臉色均都大變起來.

"你們若是打算圍攻,就休怪我將刺下的這一座也毀去了!"銀衫女望著空中二人,悠然的說道.

"你這是何意?若是將傳送陣毀去,你們也別想離開虛靈殿了"美婦神色驟變數下後,強作鎮定的說道.

"道友莫非忘了,我是如何潛入虛靈殿的!"銀杉女卻咯咯"一陣的輕笑起來,明明花杖亂顫,卻雙目清冷異常.

韓立神情有些難看.

"韓道友無須忌憚此事.就算傳送陣真的被這妖孽毀了,只要道友和本宮聯手,多花業時日就可以破除禁制從本殿正門出去的."美婦沉吟了片刻,卻這般對韓立說道.

韓立卻眉頭一皺後臉色陰晴不定.

若是他沒有在玄玉洞中將小極宮三大寒焰修士一起滅殺,自然可以先和美婦聯手滅殺群妖,然後再慢慢設法破禁出去.但現在不要說什麼多花些時日,恐怕再過一會兒,就已經有小極宮修士現玄玉洞的異常了.他哪能耽擱如此長時間美婦見到韓立這種神情,心中一怔,隨即想起了什麼,心中一下咯噔了起來.

眼前光有韓立出現,其他進入玄玉洞的元嬰修士卻未一同出現,其實早讓這位小極宮宮主隱隱有了不好的預料.不過大敵當前她自然只能故作不知而已.

但眼下,美婦神色陰霸了下來.但忽然美目厲色一閃,嘴唇微動了兩下,似乎傳音了一聲.

站在其背後的黃泉鬼母,在綠色霧氣中一閃,身形驟然變得模糊不清起來.

隨即一道纖細如的綠絲從霧氣中無聲息的激射而出,一閃即逝後就不見了蹤影.

縱然那綠絲悄然隱匿之極,但在下方的冰風卻似乎現了什麼,口中一聲嬌吒.

你敢"隨即此妖單手沖另一個小些傳送陣五指連彈,五道白色劍氣呼嘯射出.同時原本盤旋在上空的一頭四翅蜈蚣,也驀然頭顱一低一股白茫茫寒氣狂噴而下,將那傳送陣徹底罩在了其內.



上篇:第一干一百一十八章 空間神通     下篇: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傳送之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