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血月覓靈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血月覓靈


數個時辰後,韓立終于從內古的冰縫中飛遁而出,但馬上停下了遁光,身形在寒風中懸浮不動起來.

現在的內谷,神識仍然受到了不少的限制,光用神念搜索的話,恐怕要大費不少周折的.

韓立想了片刹後,就一拍腰間靈獸袋.

頓時哦鳴聲大起,無數噬金蟲從袋中蜂擁而出,隨即化為一團金色蟲云盤旋頭狽之上.

他兩手飛掐訣,一連數道法決打在蟲云之中,接著就地盤膝坐下,緩緩閉上了雙目.

"噗,的一聲後,金色蟲云自行爆裂開來,化為成千上萬的金花,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去,轉眼間就不見了蹤影.

韓立竟施展出神識化千神通,在此就乍始搜索三女的蹤跡了.

按他所想,宋姓女三人只有結丹修為,又不是那種冒失之輩,就,算進入內谷也不會進入太深之處.

如此一來,搜索的范圍自然大大縮小了在上萬噬金蟲司時出動之下,大片的地方被搜索一遍又一遍,沒有任何線索之後,韓立再遁出百余里,繼續派出噬金蟲開始的搜索.

如此一來,當韓立到了三女采取靈藥的那座大山時,自然很輕易的現了當日三女采摘靈藥,留下的一些痕跡.韓立通過依附噬金蟲的神念探知後,心中大喜,當即親身前往去這些地方細細查看了一遍.

結果,自然找到了一些蛛絲馬跡,總算肯定三女的確是進入了內谷中,並就在此山逗留過的.

不過當再擴大搜索范圍,三女卻再沒有任何線索了.

後韓立不得不再返回山頂之處,沉吟了起來.

想了一會兒後,他忽然口中出一聲長嘯,遍布數十里的噬金蟲紛紛的飛射而回,被他重收進了靈獸袋中.

但馬上,韓立卻拋出了另一只袋.

這一次從袋中卻飛出十二條帶翅的雪白蜈蚣出來.

正是十二條六翼霜蚣!

韓立兩手掐訣,神念一催之下,十二條雪白蜈蚣同時四下散去,化為十二股寒風,轉眼間就不見了蹤影.

韓立則靜靜的在原地動也不動一下.

不知多久後,韓立神色一動,一下化為一道清虹反向來路飛射而去.

結果只飛出了片刻工夫,就見一條雪白蜈蚣正在某處上空盤旋不定,口中同時出低沉的嘶鳴聲.

韓立雙目微眯了一下,一閃下,遁光就立刻到了雪白蜈蚣身下處.

他低朝地面上望去.

結果一截黑乎乎的細長東西,出現在了韓立視線之中.

此物躺在一堆亂草種,仿佛一根毫不起眼的黑色枯枝,怪不得先前神識化千竟然沒有現此物.

韓立眉頭一皺,抬手一招,那仿佛枯枝的東西,一下被吸入了手中.

但只是凝神細細一望,他就面色微微一變.

哪是什麼枯枝,分明是一小截觸須,而且從此物散的冰寒之氣看來,正是六翼霜蚣的觸須.

可是六翼霜蚣的觸須應該是雪白的,現在卻是漆黑如墨一般,而參雜其中的那種陰沉氣息,韓立竟然也熟悉異常.

玄陰魔氣!還如此的精純,似乎還在極陰祖師之上.

韓立用手指輕撫了這一小截觸須,心中驚濤駭浪般的翻滾不定了.

要知道玄陰魔氣是出自玄陰**的魔功,修煉過此功法的只有先後命喪他手的極陰祖師和烏丑二人,極陰祖師其他弟多半沒有得到此魔功真傳的,也不可能修煉出如此精純的魔氣並跑到天南來的.

韓立神色陰晴不定,沉就不語起來.

"不對,還有一個東西知道玄陰**全部口訣,也修煉過玄陰魔氣,似乎也有能力將魔氣修煉到如此精純的."韓立腦中靈光一閃,想起了一事來,神色頓時變得古怪起來.

"至木靈嬰,難道這東西也回到了天南!"韓立仰望天,輕輕的自語道.

對于這個走失的第二元嬰,他可一直奉掛在心的.

回到天南後,他原本應該馬上動身去尋找此元嬰的,但偏偏南宮婉還未從冰壁中脫困而出,他不放心下,自然不願在就此再遠行的.

而且已經過了如此多年了,這第二元嬰若能產生了神識,也早就產生了.反而不差這區區幾年的工夫.

故而他干脆將此事暫時放下,准備過幾年再專門跑一趟慕蘭草原的.但如今看來,這至木靈嬰所化第二元嬰,竟主動回到了天南,還躲藏在了墜魔谷中.

若是如此的話,慕沛靈三女的失蹤多半和它有關,而且應該還未出事對.

畢竟此元嬰記憶情感完全複制他的,就算經過這些年,心性另有其他變化,他能對這三女辣手摧花,恐怕還不太可能的.

韓立心中凝重的思量其中的各種可能.

不過,如此多年過去了.這第二元嬰恐怕也有了自己的軀體對.而他自從進入內谷後,卻並沒有感應到原本種下自己一絲神念的天煞魔尸存在.如此前後一想之下,看來魔尸不是被第二元嬰收服了,就是干脆被其奪舍了.

韓立心念如電,略微的換位細想一下,竟轉眼間就將事情真相猜的七七八八了.

他摸了摸下巴,長吐了一口氣.

而就在這時,剩含的蜈蚣從其他方向飛射而回並沒有再現什麼的樣.

韓立見此情形,倒沒有感到任何的意外..

他之所以將噬金蟲收回來,將這十二條六翼霜蚣放出,自然是因為柳玉此女身上也帶著六翼霜蚣的幼蟲.雖然此女的靈蟲遠不及自己的靈蟲等階高,但是憑著催使彼此間的感應,找到三女還是有可能的.

但既然下手之人可能是第二元嬰,自然也會防著此方法了.

韓立面沉似水的將蜈蚣一收,默默就的在原地思量著什麼.

"看來透的只有動用那方法,來追蹤她們的蹤跡了.這種方法,是以後得到的秘術.他自然無從防范的.只是要虧損些精血了."韓立輕歎了一口氣,喃喃說道,似乎有些不太情願的.

但他終還是一拍腰間儲物袋,一只白濛濛玉盤和一只赤紅小旗司時出現在了手中,往空中一拋,兩物化為白紅兩光團一個盤旋後,就,懸浮在身前不動了.

接著韓立一張口,一團青濛濛精氣罩在了陣盤之上,一根手指又沖另一只手腕處輕輕一劃,青光一閃,一道清絲一閃記過後,手腕上就多出一道細細的口,隨即數滴精血從手腕上流淡而出.

韓立張口一吹,這幾滴精血就一下沒入白色玉盤中不見了蹤影.

韓立沖那赤紅小旗輕輕一點,頓時小旗在韓立操縱下飛到了陣盤正上方,微微一顫下,突然化為了一股血色霧氣就將玉盤包囊進了其中.

但玉盤在韓立口訣聲中,也泛起血光,同樣有一股股精血所化血霧冒了出來,然後兩者交織融合在了一起,經不分彼此起來.

忽然韓立猛然口中一聲低喝,臉上青氣一閃後,沖玉盤凝重的一點指.

頓時白色玉盤瞬間血光大放,仿佛一輪血色圓月一變,只是幾個閃動間就將血霧全都吸入了其中.

趁此機會,韓立口中一聲低喝,單手沖玉盤凝重之極的一點.

頓時一道碧綠仿佛事物的光柱從指間激射噴出,一閃就沒入了玉盤中心處不見了蹤影.

血月頓時嗡鳴大起,竟通靈般的自行顫抖不停,一副想要立刹騰空飛走的樣.

韓立雙目神光黯淡了三分下去,司時嘴角也現出了一絲苦笑.

"這大衍寶經中的血月覓靈秘術,倒是第一次使用,也不知道是否真像上面說的這般神奇,如今,只有嘗試一下了.不過若不是當初給慕沛靈種下禁神禁制,留下了幾滴此女的精血.這秘術還是無法施展的."韓立喃喃了幾句,隨後服下了一粒丹藥,立刹在原地盤膝坐下了一會兒.

過來半個時辰後,韓立再次睜開雙目時,神光再次充足起來.

他二話不說,沖著玉盤所化血月一道法決打去,頓時血月化為一團刺目血芒,向遠處激射出去.

韓立身形一晃,同樣化為一道清色遁光,緊追追去.

片刹後,二者一遁一追之下就從青山附近消失的無影無蹤.

血色光團的飛遁始終保持著司一遁,韓立也面無表情的寸步不離其後.

結果足足飛行了小牛日後,韓立被這血團帶到了一處異常荒涼的巨大盆地之中.

一股炙熱高溫立刹迎面撲來.

韓立神色微微一動,這現盆地的一切都是黑紅兩色.盆地邊緣處都是一塊塊滾圓的烏黑石頭,而盆中心處卻是一片赤紅的熔岩之湖,從火湖中散的高溫,甚至讓盆地上方的空氣都開始扭曲晃動,展現出一副朦朦朧朧的豔麗之色.

而那團血光竟然就在熔岩之湖的上面盤旋不定,同時哦鳴之聲異常的刺耳,一昏想要下去卻又不敢的詭異樣.

韓立摸了摸下巴,打量了幾眼下面的熔岩,臉上忽然露出了冷笑:

嘿嘿,它還真會找地方藏人,若非有秘術指引,我還真找不到此地的.但既然知道了地方,區區一些熔岩還能阻擋我!"

(第一!)



上篇: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重返墜魔     下篇: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解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