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重臨七靈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重臨七靈


韓立這話,讓慕沛靈三女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既然沒有見到先前的黑袍人,對方為何張口就提什麼第二元嬰.

但柳玉還是恭謹的回道,

"抓我們三個的的確是師傅你老人家走失的第二元嬰,並且還奪舍過了一個軀體.大概有元嬰中期的修為."

此女一邊說著,一邊現出回憶之色!

"軀體?說說那人長的什麼樣."韓立似乎有了幾分興趣.

這時,那兩條金色電蛟已經將附近黑氣全掃蕩得七七八八了,然後一個盤旋的射回,沒入韓立身體中不見了蹤影.

這手驅電化形的神通,讓三女看了心中暗暗駭然.

她們憑借結丹修為雖然也可以驅使法術幻化變形了,但像韓立這般手腳不動,就能隨心所欲施展的,自然萬萬做不到.

柳玉定了下心神後,開始一五一十的描述起黑袍人的外貌身形來.

韓立只聽了片刻,就馬上斷定了第二元嬰奪舍的真是那具天煞魔尸.

他臉上平靜異常,但心中卻著實郁悶了一下.

不過話說回來了,這一次要不是依靠大衍寶經中的血月覓靈術,他還真無法輕易找回慕沛靈三女的.這第二元嬰如此了解自己,決不能放任對方展下去,否則絕對會成為自己的一大後患.

想到這里,他一等柳玉描述完後,立刻吩咐道,

"你們三人馬上離開此地,返回宗內去.既然這第二元嬰已經返回天南,我一定要將它收回的.這內谷之地,我要再仔細搜索一遍的."

"韓師叔,那元嬰修為已經不在你之下,還是多邀幾個幫手,再捉拿它吧.否則......咦!師叔現在的境界......"宋姓女猶豫地開口道,但神念無意中一掃韓立修為時,臉色驀然大變了.

聽到宋姓女詫異的聲音,慕沛靈和柳玉神念同樣掃去,自然也大吃一驚起來.

"公,你現在已經是大修士了?"慕沛靈櫻口微張了好一會兒,難以置信的問道.

"我倒忘了你們三人還不知道.我半年前就已經舉行過了大修士典禮了,現已是宗內的大長老了.對付一個只有中期的第二元嬰,自然不會有問題的,你們不必過慮."韓立淡淡一笑.

如此一來,宋姓女和柳玉三人當然驚喜交加,急忙說出恭賀的話語來.

韓立微然一笑後,卻讓三女盡動身.

這一次,三名女修自然再無其它意見,和韓立施禮後,當即從韓立進來的地方飛出了洞窟.

不久後,三道遁光就從熔岩湖中激射而出,接著破空離去.

而韓立則留在洞窟中,准備等候幾日再說.

此地如此隱秘,若是那第二元嬰只是臨時離開,不久後自會再返回的.如若不然,就是真的在谷中另尋他處棲身,或者干脆已經離開了墜魔谷.

結果韓立在洞窟中一連等了六七日,那至木靈嬰蹤影全無.

他當即不再守株待兔了,離開了洞窟,就將身上攜帶的數萬噬金蟲盡數放出,將內谷之地,里里外外的盡數掃蕩一遍.

後那第二元嬰雖然沒有找到,卻讓他尋到了不少上古修士遺留的古寶.

雖然這些寶物如今已經有些不入他的眼中,甚至遠遠不能和三焰扇這樣的仿制靈寶相比,但放在天南這樣的地方,也足以堪稱珍稀異常了.

但韓立心中卻絲毫高興不起來.因為在此過程中,他還找到了一些第二元嬰所化黑袍人活動的蹤跡.不少上古修士的遺留洞府中,已經空空如也,顯然這位也同樣尋到了不少寶物,看蹤跡似乎還拿走沒多久的樣.

韓立這肯定,這位第二元嬰化身十有**真的離開了內谷,已經卷寶不知去了何處.

這樣一來,他自然有些頭痛了.

不過細思量一下,這位第二元嬰的蹤跡也不是沒有蛛絲馬跡追查的.

以對方終要反噬他來看,這第二元嬰現在只會想著如何精進修為,好能力壓他一頭的.

而照三女述說,這位第二元嬰奪舍了天煞魔尸的軀體後,徹底將此玄陰**當成了主修功法了.而想將玄陰魔氣修煉到極致,除了自身苦修之外,也不是不能依靠像血祭這樣的邪道秘術來讓修為大進的.

但這種方法,一般來說不是後患無窮,就是精進修為無法持久,甚至連當前境界都無法借助突破的.

這般思量來,似乎就只有玄陰真經記載的魔氣灌體之法是佳輔助之法了.用這種方法強行灌注軀體的話,完全有可能讓魔修在極短時間內突破瓶頸,從而修為大進的.

當然此方法和其它拔苗助長的秘術一樣,後患不小的.輕則身軀魔化,模樣大變,重則神識迷失,從此變得半人半魔,可算驚險異常!

不過,這第二元嬰卻有些不同.

它奪舍的軀體本來就是一具魔尸,再加上他又懂得大衍決修煉之法,抵抗神識魔化能力也遠比其他修士強得多.用此方法的話,承擔的風險自然小了許多.

當年第二元嬰離開他時還只是初期境界,如此短時間就有了中期修為,沒有其他機緣的話,說不定此嬰已經采用了此方法.而這墜魔谷是當年古魔出世之地,有些地方殘留些魔氣,是毫不奇怪的.

韓立在某座山頭上閉目靜坐了一日一夜,不住推想自己若是落到第二元嬰的境況下,會采用何種方法應對,竟讓他真的推測出了第二元嬰大半的想法算計......

"萬丈魔淵!"

韓立雙目忽然睜了開來,眼中精光四射,冷冷的自語了一聲.

隨即他周身靈光一起,就化為一道青虹離開了此山,向天邊激射而去.

兩日後,韓立就離開了墜魔谷,以不可思議的極限遁直奔七靈島而去.

按照玄陰真經商所述,魔氣灌體秘術要年許時間能完成初步的灌體,他可不想剛到魔淵時,那第二元嬰早就溜之大吉了.

幾乎同一時間,在萬丈魔淵中的黑袍人雖然知道自己蹤跡可能被韓立覺了,但偏偏他正施法在關鍵時候,竟無法半途而廢的馬上離開魔淵.

並且因為此嬰為了怕暴露形跡,一出墜魔谷後就一路潛行隱匿,根本沒和任何修士照過面,就直接潛入了魔淵之中.

故而它錯過一條至關重要的消息,竟至今還不知道韓立已進階元嬰後的事情.

這也難怪它忽略了此事,畢竟韓立當初去大晉時,也一直以為自己就算僥幸能進階後期,起碼也得要二三百年光景,不知要沖擊瓶頸多少次呢.

這第二元嬰自然沒有料到,韓立竟然詭異的一次就進階元嬰後期了.

如此一來,此嬰自然按照中期修士的遁光計算著韓立的遁.

按照它的估算,就算韓立馬上想到了它身在魔淵中,再馬上趕過來,那也要兩個月的時間可.而它魔氣灌體已到了後階段,只要一個多月時間,就可大功告成了.

故而此嬰雖然心中大為不安,但一咬牙後,還是冒險繼續留在了此地.

畢竟這一次若沒有成功,下一次再進入魔淵,在對方警覺之下,可就千難萬難了.

但此嬰心中也早就有了定議.

它頂多再滯留一個半月,時間一到,無論是否灌體成功,他都會毫不猶豫的立刻遠離魔淵的.

有半個月的時間差,也應該能確保它無事了.

此嬰如此一想,倒也沉住了氣,只是繼續的吸納精純魔氣灌注法體.

但是韓立進階後期後,遁幾乎比中期時候了近半,兩個多月的路程,竟然硬生生地被他一個月的時間,就趕到了無邊海了.

他再向海中行了兩日光景,就趕到了七靈島的所在.

說起來當初因為鎮壓魔氣之事,魏無涯等人還特地將其中的靈鱉島贈送給了他,卻被他直接轉讓給了宗內管理.

現在此島上,應該駐紮了部分落云宗弟是.

韓立心中如此思量著,倒也不記者馬上先去魔淵了,遁光從其他兩座靈島附近絲毫未停,直接就到了七座島嶼中的靈鱉島上空.

遁光一落,他就落在了島上的一座小山之上.

他找了一塊巨大山石,在上面盤膝坐下,隨即將強大神識放了出去.

數百里的島嶼,瞬間就讓他神念掃過了一遍,同時找到了島上兩處駐紮修士的所在.

韓立嘴唇微微一動,無聲無息的說了幾句什麼,然後就面無表情的在原地不動了.

靈鱉島的兩處地方卻一陣大亂起來了.

沒有多久,兩個方向分別飛來了兩隊修士,十幾道遁光,直奔韓立盤坐的山頭激射而來.

韓立沒有起身的意思,只是淡淡地望著這隊修士.

忽然他目光一閃,口中一聲輕咦,臉上竟露出一絲古怪來.

結果兩隊修士轉眼間就到了山頭上空,一看清楚下方韓立後,紛紛遁光一斂的從空中落下.

"參見大長老!"

"拜見韓師祖!"

......

這些人恭恭敬敬的上前見禮,為之人是兩名結丹修士,一名小眼粗眉的黃衫人和一名三十余歲的婦人,其余十來人也都有築基期的修為.

"真的是你,沒有想到如此多年沒見,你也結丹成功了."韓立看了看那名黃衫修士,竟展顏輕笑了起來.

(第一!)



上篇: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解救     下篇: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魔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