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同化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同化


即使有大量丹藥相助,凝結元嬰也看一個機緣問題的.慕沛靈此女,結嬰幾率實在不太高的.

聽到韓立此語,慕沛靈一怔,紅唇一動的想再說什麼.但韓立卻一擺手,打斷了此女下面的言語,

"好了,我並未馬上讓你做出選擇的.你可多考慮幾年的.現在我需要閉關一段時旬,此期間我給一些丹藥,你嘗試著突破中期境界,而琴兒的基礎功法,你也代我指點一下吧."

"是,謹遵公之命!"慕沛靈還有些不甘,但在韓立口氣一沉下,只能有些無奈的順從道.

韓立點點頭,取出一些丹藥交給此女,又叮囑了田琴兒幾句後,讓二女也退出洞府去了.

等廳堂中空無一人後,韓立緩緩閉上雙目,輕歎了一口氣又.似乎心境也有些亂的樣.

他就在廳堂中足足坐了一刻鍾,再次睜開了雙目時,目光變的一片淡然,似乎心境恢複如初了.

他忽然單手一拍腰間,頓時身前一片銀光閃動,人形傀儡詭異的浮現而出,就站在面前動也不動一下.

韓立打量了人形傀儡一眼,神念∼動下,人形傀儡面容上突然浮現出一層銀光來.原本中年人的五官一陣模糊,等銀光下再次清晰起來後,竟然變成了和韓立一般無二的面容,仿佛就是韓立自己一般.

而幾乎與此同時,此人形傀儡的身一顫,竟無聲息的拔高了數寸,身材竟也和韓立變得一般無二了.

韓立重望了傀儡幾眼,滿意的點點頭,沖它揮揮手.

人形傀儡當即面無表情的身形一晃,就在銀光中就消失了,竟無法看出它隱匿到了何處?

韓立再低想了想,站起身來大步出了廳堂,直奔洞府的密室中而去.

但半路上他絲毫征兆沒有的忽然開口道,

"我那第二元嬰在鼎中還老實吧,沒有給道友添什麼亂吧."

"嘿嘿,一只區區的中期元嬰,沒有軀體又能給老夫添什麼亂.只是又多出一個家伙來,鼎中可稍嫌有些擠了."

從袖袍中傳來了童那老氣橫生的話語聲,韓立竟不知何時將虛天鼎放置在了袖中.

"天懈道友先忍耐一下,我這就第二元嬰重同化回來,將它收回了.到時道友自然沒有這些煩惱了.而此事一了,我就護道友經過化形雷劫,好塑體幻化人形,道友沒什麼意見吧?"

"韓道友心中還記得此事,老夫怎會有其他意見的."天懈聖獸一聽韓立此語,大喜的回道.

韓立淡淡一笑,不再和天懈聖獸說些什麼,人就已經一閃的進入了密室之中.

身後石門,無聲息的關閉了.

韓立緩步走到了密室中間位置,二話不說的袖跑一抖.

一團青光飛射而出,一個盤旋後就化為一只清色小鼎懸浮在了身前.

鼎上青光一閃,童模糊身影浮現而出,笑嘻嘻的盤坐在鼎蓋之上,一副准備看好戲的樣.

韓立神色不變,對童視若無睹,卻單手一拍儲物袋,頓時多出一疊陣旗出來.

手內揚,十幾杆陣旗一閃即逝的飛向密室四周,隨即一層淡黃色光幕若隱若現浮現而出,將密室包裹了起來.

韓立則木然兩手一諂訣,對著身前虛天鼎輕輕一點指.

"嗖的一聲鼎蓋激射飛出,飛到了高空之中.

那童卻先機的很,早一晃的飛到了一邊,笑容不變的注視著小,鼎.

鼎中出了傳來轟隆隆的嗡鳴聲外,並沒有任何異常生.

韓立臉色一沉,口中咒語聲出口,一道法決打在了鼎上.

頓時虛天鼎微微一顫,一團青濛濛東西從鼎中緩緩升起,半尺來長,被無數清絲包裹的密密麻麻,仿佛青雖般的存在.

"破"韓立口中一聲低喝.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包裹一團清絲頓時一根接一根的寸寸斷裂,轉眼間化為點點瑩光消失在了虛空中.

第二元嬰黑綠色的身影馬上呈現而出.

只是這時的它,雙目緊閉,懸浮在空中一動不動,似乎昏迷中未醒.

韓立見到此景,雙目一眯,毫不猶豫的單手虛空一抓.

數根銀燦燦的細針立刻浮現在手指間,冷冷瞅了空中的元嬰一眼,就刹手內甩.

十幾道銀絲一閃即逝的消失不見.

原本昏迷不醒的元嬰突然間周身黑光一閃,竟詭異在原地一晃的失去了蹤影.

銀絲自然一下紮在了虛空處,紛紛落空了.

韓立卻不驚伏,反而嘴角帶起一絲冷笑的沖虛天鼎一點.

密室的一角幕然射出一蓬青絲來.

只見青光大放間,就將下方某處虛空都罩在了其下.

一聲悶哼傳來,在清絲閃動中,那黑綠色元嬰再次的浮現而出,只是這時的它,四肢脖頸均都被青絲纏的結結實實,再無法動彈分毫了.

而這時,那十幾道落空的銀絲在遠處一個盤旋後,飛射而回.

"噗噗"幾聲後,那些落空的銀絲一個盤旋的飛射而回,轉眼間就沒入了元嬰身體各處.讓元嬰身體一顫,渾身法力就失去了控制,方法調動了.

第二元嬰小臉,頓時現出絕望之色.

"你不要心存僥幸之心了.你的一切心機都是複制當初的我,我又怎會給你可之機的.我又不打算抹殺你的存在,只是再次和你同化內次而已,何必再苦苦抵抗."韓立聲音不急不緩,仿佛在和一名至交好友說話一般.

"什麼不會抹殺我的存在?沒有了自主意識後的我,還會是我嗎?和從這世間消失,有什麼區別."第二元嬰被禁制之下,知道自己這次在劫難逃了,干脆放棄了掙紮,但沖韓立怨毒異常的大叫道.

這話說起來是不假!但你原本就是我的第二元嬰,根本就不該有自主神識的,我抹去你的自主意識,你也沒什麼好抱怨的.要怪煎,怪你原本就不該存在的."韓立眉梢一動,冷冷的回道,當即不再想說什麼廢話的兩手一掐訣,困束第二元嬰的青絲一下靈光大放,第二元嬰只覺兩眼一黑,就真正的昏逆過去了.

韓立這神色一松,但似乎想起了什麼,扭瞅了一眼旁邊童.

童倒也乖巧,一見韓立冷冷往來,當即一言不的身形一晃,身軀就自行的潰散不見了.

地立占了點頭,沖空中鼎蓋一指.

此物立刻墜落而下,虛天鼎通體清光一閃,就重合上.

韓立幾乎與此司時的一張口,一股青霞飛射而出,一下將小鼎卷入了其中.然後此鼎在霞光中迅縮小,幾個,閃動下,就被他吸入了腹中.

韓立輕吐了一口氣,這盤膝坐下,同時沖遠處的第二元嬰看似隨意的單手一抓.

一股巨大吸力憑空產生,一下將元嬰吸了過來.而此元嬰一頓,就懸浮在了韓立身前丈許遠地方.

練立則仔細的用神念探杳了一遍黑綠色元嬰的情況,確定對方神識真的遠遜自己後,放心雙目一閉,一拍自己天靈蓋.

頓時韓立頭頂處青光閃動,一只數寸大小的清濛濛元嬰無聲的浮現而出,此元嬰足下踩著清色小鼎,雙手捧著一只綠色木尺,頭頂上海盤旋著一顆白濛濛的圓珠,而雙眉之間雀隱約有一團黑氣若隱若現,在身體四周有數十口迷你的金色小劍在盤旋不定著.

它正是韓立苦修百余年的主元嬰.

此元嬰臉上無悲無喜,只是淡然的瞅了一眼身前的第二元嬰.足下小鼎清光一閃,就載著其緩緩向對面飛去.

等離黑綠色元嬰只有尺許遠,韓立元嬰停下了飛動,目光動的瞅了一眼對面元嬰身上的青絲,突然白嫩小,足輕踩了一小鼎.

頓時小鼎嗡鳴一聲,第二元嬰身上青絲一閃的消失不見,只留下黑綠色元嬰懸浮在了空中.

然後就見足下的虛天鼎,忽然徐徐變大,韓立元嬰竟從容的盤做在了其上,然後將手中綠尺往空中一拋,兩手掐訣下,一陣低不可聞的咒語聲出口.

韓立元嬰身上青光大放起來,雙目緩緩田上,但眉宇間的那團黑氣卻滴溜溜一轉,竟凝聚成形,幻化成一只烏黑的第三只眼睛,閃閃亮,散著妖異的光芒,並略一轉動下,就死死凝望著對面的第二元嬰,不再挪移一下了.

而就在這時,韓立元嬰忽然口中咒語聲一停,眉宇間的第三只眼睛黑光內閃,一下噴出一片黑色光霞來"正好擊在了對面元嬰的身上.

頓時黑綠色元嬰身體一震,竟然張開了雙目,但瞳孔中一片茫然,仿佛神智不清的樣.

而就在此時,韓立緊田的雙目也司樣的睜開了,瞳孔中精光一閃,從雙目中同時射出兩道青色光柱來,竟直接射入對面元嬰的目中,仿佛強行要將什麼東西灌注第二元嬰體內一般.

而第二元嬰四肢無力的下垂,但身軀偏偏輕顫個不停,同時原本木然的臉孔上現出了痛苦異常的表情,似乎想要大喊,但卻什麼都無法出口.

韓立元嬰則始終面無表情,只是不停的從目中噴出青色光柱,對第二元嬰的一切異樣都視若無睹的模樣………"



上篇: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府中     下篇: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度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