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木生珠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木生珠


貴賓樓中的韓立,手中把玩了木靈珠一會兒,正想將其和其他兩寶一塊兒收起時,耳中忽然傳來了童淡淡的聲音.

"韓道友,你真打算就這樣將此珠留下了?"

"怎麼,這顆聚靈珠有問題?"韓立一怔,眉頭輕皺的問道.

"嘿嘿,珠本身是沒什麼問題的,但是你知不知道,聚靈珠這東西其實是一種失敗的半成品寶物.你就這樣借助此珠修煉,在早期的確會修為大進,法力進步神,但是等修為到了一定程度碰到了瓶頸,就會現其中的弊處了.用此珠修煉的高階修士,突破瓶頸會比其他修士難上倍許的.因為依靠單一靈氣吸納而讓功法大進的同時,其實也在變相削弱你對其他幾種靈氣的感應能力.對元嬰期以下修士來說,此弊處還不明顯.但是對你這等需要感應各種天地元氣能突破的修士來說.根本得不償失的.故而這聚靈珠雖然奇異,但在靈界卻多是給資質底下的低階弟修為成而用,高階的修煉者根本不會做這樣拔苗助長的事情."童仔細的解釋道.

"有這種事情?這麼說,此寶只是半成品寶物而已,你若有辦法找到其他集中珍惜的木屬性材料,卻可以將其轉化為另外一種寶物木生珠的.此珠雖然無法加你的修煉,但被你徹底煉化後,卻可以讓你具有一次不滅之體的神通.危機關頭足可救你小命的."

童悠悠的這般說道.

"不滅之體?"韓立聽到此言愕然大了.

這種神通他羨慕已久了.只是此神通,他只是在一些大有來曆的妖獸以及古魔和魔化的天絕魔尸身上見到過,人類修士還真從來聽過有誰可以修煉出的.

"不錯.一顆木生珠足可以讓你施展一次不滅之體,在動的時候,你哪怕即使頭顱落地,身分兩截,都可以恢複如初的."童一聲低笑道.

"竟有這種事情?但只能施展一次,豈不是成了消耗性寶物."韓立動容之余,又疑惑的問道.

"不滅之體能施展一次,在某些時候就可救下你一次小命了.這還有什麼不滿足的,況且此寶除了需要木靈珠外.需要的其他幾種材料,在人界恐怕也不易尋找的.能不能煉制成,這還是兩可的事情,"童不慢的哼了一聲.

"需要什麼材料.木屬性材料,我還真收集不少的."韓立不以為然的一笑.

"需要的材料清單,我會給你複制一份過去.但要我告訴你煉制之法,也需要道友給我一些東西,作為交換!"童倒也坦然,直接提起了條件.

"哦,天瀾道友需要什麼,盡管開口就是了."韓立聽到童一說反而心中一松.

雖是這天瀾聖手真的平白告訴他煉制之法,不求絲毫報酬的樣,他反而要疑神疑鬼了.

雖然說兩者先前因為雷劫之事,有些了交情,畢竟人妖有別,其中,多是利益糾葛能保持如此情形的.他心中可始終有一絲警惕的.

他可沒指望,一人一妖僅僅先前的這些小恩小惠,就真的能坦然相對的.談什麼信任有的.對方如此相幫,多辦還是因為虛天鼎掌控在他手中,又無法離開此鼎獨立行動,不得不低頭而已.

"我的條件沒什麼,我雖然化形成功,但還需要吞服一些靈藥,用來鞏固境界的.這些靈藥,以韓兄在天南的地位,想必很清逸就能得到收的."童徐徐的說道.

"沒問題.道友將需要的東西,一同複制在煉制之法里面吧."韓立略一細想.就不加思索的回道.

"好,等道友回到洞府後,我就將材料清單和煉制之法一齊交給道友."童等韓立的干脆,也非常滿意.

韓立聞言一笑,將木靈珠重放到木了木盒中.然後手掌一番轉,三件寶物同時被收進了儲物袋中."天瀾道友,你覺得鬼靈門知不知道木靈珠的弊處?"韓立目中寒光一閃,忽然聲音冷下來.

"這個不好說了.

聽你先前之言,此珠早在許久前就被古修士放棄了,弊處也沒有流傳下來的樣.若是鬼靈門中有修煉牧師性功法元嬰修士用過此珠,就可能察覺到害處的.若是沒有的話,單從珠本身,自然無從察覺什麼的.怎麼你換衣那三人故意用此珠想阻止你進階化神?童馬上回答道.

"天瀾道友,你覺得鬼靈門知不知道木靈珠的弊處?"韓立目中寒光一閃,忽然聲音冷下來.

"這個不好說了.

聽你先前之言,此珠早在許久前就被古修士放棄了,弊處也沒有流傳下來的樣.若是鬼靈門中有修煉牧師性功法元嬰修士用過此珠,就可能察覺到害處的.若是沒有的話,單從珠本身,自然無從察覺什麼的.怎麼你換衣那三人故意用此珠想阻止你進階化神?童馬上回答道.

"原來這般想過,但是在細想下.鬼靈門似乎沒有動機如此做的!畢竟只是被阻止進階化神而已,我即使只停留在元嬰境界,也仍然

是天南第一修士.他們不怕我到時現不對,一怒之下滅了鬼靈門?其中恐怕另有什麼內情的!讓我想想,既然能利用鬼靈們如此做,做背後搗鬼之人估計應該是天南本地修士.而組織我進階化神,對其他人來說有能有什麼不同?我即使不是化神修士,天南也沒人是我對手的.無法進階化神的唯一後果,大概就是我的壽元無法增長,只能維持在千余年.如此以來,羅云宗壓制天南其他宗門的時間就大大縮短了.

但對一般宗門來說無論是誰成為天南第一大宗都沒有任何區別的.有資格對此興趣的宗門,也只有寥寥幾家而已,多辦是化意門.合歡宗,一級太一門,三大宗門之一,或者干脆是他們暗中一起聯手了\"韓立摸了摸下巴,心年急轉的分析道.

聽你這般一說,原本只是蛛絲馬跡的事情,似乎馬上清楚務必了,你認為其他三名元嬰後期修士參與了此事?童對韓立的分析有些愣了.半響後苦笑一聲的說道.

"可能吧.但這也只是猜測而已,誰知道真相又是怎麼一回事?我也無法說有多少把握的."韓立站起身來.在廳堂中來回走了幾步後,望了忘廳堂頂部,冷笑的說道.

"想知道真相還不見,將那三人抓住.用搜魂之法一搜不就知道了"童一聲低笑的建議道.

抓他們三人倒是容易,但是不一樣有什麼結果,就算知道事情真相,沒有真憑實據情況下,我也不好隨便對那一家宗門動手的.狂卻一次擒住三名鬼靈門修士,我凡兒會成為眾矢之的.我現在頂著天南第一修士名頭,雖然讓其他修士心生敬畏,但是對我嫉恨和忌憚的人恐怕多吧.說不定會被其他人借機,掀動整個天南修士對我難的.到時我就算再厲害,總不能一人對抗整個天南修仙界吧,這種先例,天南又不是沒有生."韓立臉上厲色一閃,但沈吟了一會兒後,還是搖了搖頭.

"韓小,你也未免太縮手縮腳了.要是依老夫在靈界的脾氣,嘿嘿……,不過此時隨你了.只要你能保住自己的小命,我是不會多事的."童懶洋洋的說道.

"放心,既然知道有人暗中心懷叵測,我自會小心的.此事還是故作不知吧!那人若是就此罷手也就算了,若是再對我施展什麼見不得人的手段,總會被我抓住馬腳的.只要抓到了真憑實據,哼!他們自然知道生死兩難."韓立神色平靜,但是話語里冰寒,任誰都能聽出來.

這一次童輕笑了一聲,沒有接口了.

韓立則在廳堂中再呆了一會兒,終于走出了貴賓樓,抬望著不遠處的另一座樓,眉頭不經意的一皺.

函云芝也就算了,董宣兒此女找上門來,為了何事?當年他和董宣兒相處的不太愉.此女長的千嬌百媚.但是沒給他留下好印象.

不過韓立心中也有一件疑惑之事,他當年曾經從一名合歡宗棄徒口中得知,當年董宣兒結丹後曾經四處派人尋覓他一段時間.這又是為何

韓立望著遠處樓,目光閃動幾下後還是緩緩走了過去

進入樓中,里面正有兩名看似年輕的美貌女修,一站一坐的在廳堂沉默無語.

坐著的一名黃衫女,面容清秀俏麗,仿佛小家碧玉般的溫婉女.站著的確是一名白衫女,容貌嫵媚動人之極,但是眉宇間卻有著一絲憔悴之意.但無損其嬌容,反給此女增添幾分楚楚動人之色.

韓立的到來立刻讓兩女募然同時望了過來.

"兩位道友會一同到此,韓某真有些意外,不過兩位仙都算韓某的舊識,今日能再次相見,在下還是真有些感慨的."

韓立走到二人身前,目光一掃,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韓大哥!不……韓前輩,云芝這次到訪沒給前輩填什麼麻煩吧."黃衫女一見韓立,烏黑眼珠中閃過驚喜之色,急忙起身有些不知所錯的說道.



上篇: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暗謀     下篇: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二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