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二女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二女


至于一身白衣的董萱兒,豔紅嘴唇動了幾下,總沒有說什麼,但臉上神色複雜,似乎有些激動,欣喜,又有些生疏和怨恨的樣.

"菡姑娘到此,在下高興還來不及,談不上什麼麻煩不麻煩,你也無需稱呼我什麼前輩不前輩的,叫我一聲韓大哥就可了,你似乎已到了結丹中期大成,看來進入後期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韓立微笑著說道.

黃衫女聽韓立如此一說,臉上紅暈一現,但隨即欣喜的點點頭.

"這一次來,我其實是想謝謝韓大哥當年兩次的不殺之恩,若是換在落在其他修士的手中,芸芝這兩次恐怕一次都無法生還的."菡芸芝感激的低聲說道.

"看來你將當年血色試煉的事情都記起來了,也知道後來越過生之事,是在下所為了."韓立先是一怔,隨即啞然失笑起來.

說也奇怪.韓立固然隱隱將此女視作自己小妹般的存在,這位菡芸芝似乎對韓立也有著差不多的感覺,幾句話就忘了韓立現今的身份,親昵異常的和他說笑起來了.

說著說著.韓立和此女竟聊起了當年太南小會和血色試煉的一些往事,均都大為的感慨不已.當年兩人參加此會時,絕想不到二三百年後的他們會有這樣的際遇.

當時一名築基期的修士都是他們需要仰視的.

"對了,這位董姐姐是我在典禮上認識的.聽說當初是韓大哥的同門,這次找大哥也有事情的."菡芸芝忽然想起了什麼,猛然扭沖董萱兒一笑後,對韓立這般說道.

"當年董仙的確和我同在黃楓谷門下修煉過,不過董道友修為似乎上次匆匆一見後,並沒有什麼明顯增進,還停留在原地的樣."韓立聽了菡芸芝之言,望了董萱兒一眼,話語間不冷不熱的.

"我會變得如此還不是拜你所賜."董萱兒臉上一陣紅白交錯後,突然一咬貝齒,惱怒異常的沖韓立說道.

韓立一頭霧水的愣住了.

菡芸芝眨了眨眉目,也露出了不解之色.

"董仙,這話什麼意思,董道友修為停滯不前與韓某有什麼關系."回過神來的韓立心中自然不,臉色一沉的說道.

"要不是你成了我的心魔,我怎會屢次無法突破瓶頸,一直停滯在中期如此多年."董萱兒也煞那間忘記了和韓立之間的身份差別,又怒又氣的說道,仿佛滿腹的委屈無法出口.

"心魔"韓立喃喃了一聲,有些驚疑了.

"當年在燕家堡時,我落入田不缺的手中,被其劫持回了合歡宗,知道自己真正身世.我竟是合歡宗云露老魔的嫡傳血脈,只是後來出了些意外,拜在了黃楓谷門下的.我當年尚未出生的時候,就被云露老魔親自中上了一種叫"奕夢決"的秘術,一旦修煉和媚術有關的功法,自然會水到渠成,事半功倍的.但此法決難過和容易過的就是心魔這一關,容易的可能絲毫阻礙沒有,如同吃飯喝水般的就輕易過去了,難的,卻可能終生困在心魔這一關上,修為再也無法寸進的.甚至有些心魔太重的,反而會出現修為倒退的詭異事情."董萱兒有些咬牙切齒的說道.

"就算如此,我怎會成為你的心魔,我和董道友並無太多交集的."呆了好一會,韓立滿臉古怪的問了一句.

"我如何能知道此事!自從一結丹成功,你就開始以心魔的方式出現在我的修煉中,雖然我依仗一些外力,總算勉強突破結丹初期,但是到中期後,卻再無能為力了,只有過心魔此關,修為可能再增進的.我也問過云露老魔我的那位先祖,他說你之所以能成我的心魔,多半是你當年不知修煉的什麼特殊功法,竟能不被我的媚術所惑,後來又在田不缺手中,在我被媚術反噬時,給我留下的印象太深刻,這成了我的心魔."

韓立徹底無語了.

菡芸芝聽到這里,也目瞪口呆的樣.

"聽說你在結丹不久,曾派人找過我.若是找到了韓某,你會怎樣對待我這個心魔.?"半晌後韓立總算恢複了冷靜,目光一閃的緩緩問道.

"對付心魔能有什麼辦法,要麼靠自己意志度過,要麼把代表心魔的任務滅掉,或者...化解.我當時是想用第二種方法的."董萱兒的話有些吞吐,說這句話時,臉上突然升起了一片紅霞.

讓此女瞬間豔麗異常.

韓立聽到此女滅掉之言,兩眼一米,但全部聽完後卻露出愕然之色,又想起了什麼,臉上有些不自在.

"我明白你到此的目的了.你是想讓我用神念傳度秘術,幫你渡過心魔此關吧."韓立沉默一下,緩緩說道.

"是的,原本在幕蘭人入侵的那次,我見到你就想找你幫忙的,但沒想到你已經進階到元嬰期了,略一猶豫下,就錯失了良機."董萱兒臉色恢複如常,並坦然承認道.

"董道友這麼肯定,我一定會幫助你的."韓立輕笑的反問道.

"你現在已經是天南第一修士,我也不知道你會不會出手幫我這個小小的結丹修士.但我若想在有生之年進階元嬰期,也只有這一條路了,只能姑且一試了."董萱兒目露幽怨之色的說道.

"當年你我相處的雖然有些不愉,但總算同門一場,既然心魔因我而起,幫你渡過心魔一關,對于現在的我來說不值一提,我可以出手助你一次."韓立緩緩的說道.

"真的?"董萱兒喜形于色起來.

"幫你渡過心魔一關,對于現在的我來說不值一提,我怎會出言相欺!不過此事一了,我和董仙就在無瓜葛了.董道友今後就好自為之吧."韓立目中異色一閃,緩緩說道.

"韓道友肯出手相助,董萱兒就感激不盡了,怎會再有其他妄想."董萱兒臉色一下蒼白起來,默然了片刻,面無表情的說道.

"好,董道友現在此地休息三日,三日後我會在來此樓,幫你渡過心魔一關的."韓立如此的說道,神色異常平靜.

董萱兒冷漠的點點頭,不在說什麼.

下面韓立又和菡芸芝聊了一會,讓此女在落云宗多留幾日,可以好好游玩一下,然後告辭離開了樓.

五日後,董萱兒和菡芸芝先後離開了落云宗,分別返回了禦靈宗和合歡宗.

只是這是的董萱兒,在韓立的幫助下終于渡過了心魔這一關,以後進階結丹後期再無阻礙了,而菡芸芝身上除了多出了韓立贈送的寶物和幾瓶丹藥外,還另外懷有一封韓立給禦靈宗大長老的書信.

當韓立化為一道驚鴻落在自己的洞府前,一名白衣飄飄的宮裝少*婦,正含笑的等著.她一見韓立遁光落下,立刻溫婉的說道,"怎麼芸芝妹妹已經離開了,其實你可以在多留她幾日的."

"不必了,有這幾日作陪相聚,就可以解開有關芸芝的心結了."韓立微笑著搖搖頭.

"對了,我這里剛剛得到有關你另一位紅顏的消息,那位叫紫靈的女在數年前凝結元嬰成功,已經動身去大晉游曆了,短時間內你是恐怕很難見到她了."南宮婉似笑非笑的說道.

"以紫靈的資質凝結元嬰比不是什麼稀奇之事,至于她是否在天南是無足輕重的事情,有緣的話自然會再見的.另外數日後,我需要的一批煉器材料送來後,我就打算開始閉生死關,爭取早日將修為本書轉載. 練到元嬰後期頂峰,然後再將大眼決徹底練成,後再將五種極寒之焰與五同心魔合二為一."韓立沖自己的愛妻一笑後,悠悠的說道.

"好啊,我正想同樣沖刺元嬰後期境界,希望你我出關之日,就是我夫婦大功告成之日."南宮婉嫣然一笑,神情柔美異常.

"哈哈,希望真能像婉兒說的一樣,不過這幾日,你可以好好陪為夫幾晚."韓立臉上突然露出詭異之色,目光在少*婦妙曼凹凸的地方,不懷好意的多瞅了幾眼.

"什麼時候變的這般油嘴滑舌了,"宮裝少*婦聞言滿臉羞紅,輕翠了韓立一聲,但神色宜喜宜嗅,明眸流動不已.

"油嘴滑舌,從我出生以來,這可是第一次有人這樣評價我韓立,大概此生只會對你一人油嘴滑舌了,"韓立仰哈哈一笑,聲音直震九霄云外,幾座山峰中都隱隱有笑聲回蕩不停.

母峰一座洞府中,一名年約十四五歲的少女正在手捧一枚玉筒閱讀,聽到韓立的笑聲後,不禁一偏頭顱的聽了片刻.

忽然她甜甜一笑,臉上露出了會心的笑容.



上篇: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木生珠     下篇: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