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星宮之戰(六)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星宮之戰(六)


…若是旱宮真的覆滅T,道友認為姜身環能娑然辦羔?之坐哦並沒有要韓兄和萬天明拼命的意思,只希望道友在妾身等人有所行動時,牽扯住此人而已.這一點,應該是韓兄力所能及的事情吧."凌玉靈黛眉一皺,緩緩說道.

"真只是牽扯住此人,倒不是不可以.但是關鍵是對方也是大修士存在,一旦動起手來,拼命不拼命的事情,又怎是韓某能預料的.

若是凌道友事先同意,一旦對方有施展厲害殺手,在下就可自行離去的話.在下也可以考慮出手一次的.況且話說回來了,星宮覆滅和凌道友自身的安危,根本是兩碼事情.就算星宮真不存在了,韓某自付出面,仍可保下道友性命的.這也算完成了當年對令尊的承諾.否則僅憑當年雙聖和在下做的交換條件,不足以讓在下冒此風險的."韓立平靜的說道,寥寨幾句話,就指出了其中的關鍵之處.

凌玉靈臉色微變了幾下.

"韓道友,聽你口氣似乎不是不能出手的.而是需要有足夠的代價行,老夫沒有說錯吧!"一直沒有說話的趙姓老者,卻從韓立話里聽出了些什麼,眉頭一皺下,手撚胡須的問道.

"當然,世間任何東西都有代價的,只要貴宮的條件真的足夠,韓某冒一次奇險,也並非不行的."韓立灑然一笑,毫不掩飾道.

"哦,韓道友想要什麼?"那名馬長老目中奇光一閃,也開口了.

"不是在下某想要什麼,而是貴宮打算用什麼東西,讓在下心動."韓立不動聲色的樣.

星宮的一干長老,此刻神情各異起來,有些還嘴唇微動的直接在殿中傳音交談起來.

對于韓立出剛拒絕,這批活了披不知幾百年的老怪物,並未感到什麼氣接.就是讓他們沒有好處的就和一名同階修士拼命,恐怕也沒人會做這種蠢事的.何況,是人界頂端的大修士之間的爭斗,風險之大,肯定遠前者的.

但要打動韓立,似乎還查不是一件易事.畢竟普通的法寶,材料,甚至功法秘巍,大修士又怎會看到眼中的.

凌玉廣坐在主位上,看著殿中長老竊竊私語的模樣,玉容陰晴不定著.過了一會兒,她突然紅唇微啟的說道.

"韓兄之言也有些道理,但一般的東西,韓兄想必是無法看進眼中的.本宮將元磁神光修煉之法和元磁神山作為交換條件,道友覺得如何?以此功法的玄奧神妙,也只有韓兄這種天縱之有資格修煉丁."

此女竟然一開口,就說出了韓立此行重要的目的,讓他神情一怔,打量了凌玉靈幾眼,雙目微眯的沉吟起來.

其他的星宮長老聞言也一驚,隨即面現古怪的互望一眼,竟沒有人出言反對.

元磁神光縱然名氣夠大,也是天星雙聖昔年修煉的功法.但是此功法修煉之難和弊處也是眾所周知的,對一般的元嬰修士來說,頗有蚊雞肋的樣.用此功法和元磁山,換來對方的出手,倒讓他們沒有任何反對的理由.反是有些擔心,韓立是否肯這般答應下來.

大出乎他們的預料,韓立的思量沒有多久,就大有深意的點點頭,

"看來玉靈仙早就知道韓某想要什麼.在下也不是貪心之人,就以此為條件交換吧.到時我會幫你們出手攔住萬天明,雖然不敢保證肯定滅殺他,但也不會輕易讓他對你們出手的."

"好,本宮相信韓兄絕不會食言的,回頭就會叫人先將元磁神光修煉法決給送去,然後一等大戰結束,再將元磁山雙手奉上."凌玉靈玉脂般的臉龐上再次露出了笑容.

"既然這樣,韓某就靜等凌道友的消息,在下一路趕來也有些疲憊了,就先告辭休息下了."韓立一見事情談成,也不願多待下去了,站起身來暫時告辭.

"這個自是應該的!趙長老,你給韓道友安排一處靜室,讓道友好好休息兩日.對了,韓道友是貴容,這幾日,就麻煩趙道友多陪伴一些韓兄吧."凌玉靈自然欣然同意,玉頸一轉,對趙姓老者和顏悅色的吩咐道.

白老者心神領會的口中答應一聲,起身向凌玉靈微躬下身後,就.引著韓立向外走去.

韓立向凌玉靈頓下後,卻並未馬上雙足移動,而是目光一轉下,突然深深的望了一眼坐在眾長老之間的那名西門老者,幢孔深處藍芒微閃,不俊不忙的走向廳外.

那位西門老者,被韓立一望後,心中咯噔一下,背後一股寒氣冒出,同時神識中隱隱感到一下刺痛,這讓其差點從椅上一下跳起.

但當韓立轉身而走後,神識中的這種刺痛卻一下消失的無影無蹤,仿佛從未生過一般.

這般酚小長老心大駭下,急忙仔仔細細的槍蠢過自共身體和神懈睡塢,卻一切正常,沒有絲毫的異樣.這讓老者心中大安之下,也有些自嘲自己的疑神疑鬼.

現在身處星宮重地,就算對方是一名大修士,也不敢輕易對他出手的.不過這老者同時也有了決定,一等散會後,他就馬上找一隱秘之地躲起來,一直等到大戰開始時出來.自此期間,絕不在和韓立再輕易照面,以免遭受殺身之禍.

畢竟當年他那飛劍一擊,可差點要了對方性命,如今對方神通遠自己,估計很難真的就此罷休的.

咳!早知對方會有如此般驚人的造化,昔年要不絕不招惹對方,要不就一定將其斬草除根了.

這位西門長老暗自歎息不已,心中大為的懊惱和後悔.

"宮主,這位姓韓修士,真有辦法纏住那萬天明嗎?他是何來曆,不會有問題吧?否則,這人口中說的好聽,但實際上和逆星盟的勾勾搭搭,在我等戰到一半時,突然撒手不管了,甚至反向倒戈.我等可就要倒了大霎.

還不如依靠禁制,仍固守星城的."一等韓立二人身影在大廳出口消失不見,紫袍大漢就沉聲的向凌玉靈問道,臉上現出了懷疑之色.

,馬長老放心,韓道友之在家父和其訂立條件之前,我就先認識的.雖然談不上什麼深交,但他早年因為虛天鼎事情,和逆星盟那一干正魔老怪有極大的過節.絕不可能和他們有什麼聯系.至于他能否真的牽制住萬天明,我想也不會有什麼問題的,畢竟韓道友進階比萬天明還早一些的,而且還有虛天鼎在手,怎麼看反而是勝算大一些的.況且除了此方法外,幾位還能有好的辦法嗎?我們星城的護城大陣,雖然也夠玄妙的,但是在對方風火之力日夜轟擊下,也絕無法支撐太久的.必須一戰和對方決出勝負來.到時不是逆星盟從煙消云散,要麼就是星宮不複存在."凌玉靈果斷異常的說道.

"既然宮主都如此說了,也只能靠此人了!"紫袍大漢想了一會兒,的確沒有其他的出路,只能有些不甘的說道.

凌玉靈見長老中崇囊不遜的一位都沒有意見了,花容上露出些許淡笑,檀口輕吐的說道,

"下面,殘們商量一下和對方決戰的日,以及如何出擊,攻破對方大陣布置…………"

一處僻靜異常的密室中,韓立盤膝坐在那里,兩手掐著一個古怪的法決,雙目微閉著.

不知過了多久,忽然他神色一動,緩緩睜開丁雙目.

"怎麼,韓道友找決定動手了."聲輕笑在韓立耳邊響起,正是那天懈獸所化的童聲音.

"你知道我在做什麼?"韓立面無表情,但聲音一沉.

"我雖然不知道你使用了什麼秘術,但是你離開那大廳前的一眼,明顯動用了神念之力,直接給那人身上留下了神念標記.雖然此秘術不算什麼,但以你的神念強大,石殿中的那此修士如何能現你動的手腳.韓道友會如此做,總不是想回頭找那人喝酒聊天吧?"童嬉笑的說道.

"既然道友看出來了,我也沒什麼不好說的.那人當年差點要了我的性命,我雖然不是斤斤計較之人,但這種生死大仇,卻不能輕易放過的.剛在星宮聖殿中,我不太方便直接出手,但現在此人已經離開了石殿,自然可以出手了."韓立冷笑的說道,隨後一拍腰間儲物袋,銀光,一閃,人形傀儡就無聲無息的浮現而出,然後輕輕一飄,就直接從附近的牆壁中,一閃後就不見了蹤影.

韓立則忽然起身,推開附近的密室大門,竟走了出去.

穿過一小段走廊,韓立進入了一司大廳中,那名趙姓老者正坐在一張椅上品茶"一見韓立出現,面上不禁露出訝色來.

"趙道友,你修煉的也是木屬性功法吧.不嫌棄的話,可否願意和韓某交流一會兒修煉心得."韓立嘴角泛起淡淡的微笑.

半日後,星宮某禁地中的某盞元神靈燈,突然一晃的消失熄滅.這讓看守群燈的星宮弟,嚇了一大跳,急忙向上稟告了此事.

頓時星宮一陣打亂,僅僅一頓飯工夫後,數名星宮長老一下闖入了那位西門老者的洞府中,並破開了其中的一間密室.

在數個時辰前,洞府中的弟可親眼目睹老者進入其中的.

但如今里面空空如也,一個人影也沒有了.

這位西門長老就這般詭異的隕落掉了,連尸體都無處可尋的樣.



上篇: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星宮之戰(五)     下篇: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星宮之戰(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