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星宮之戰(十三)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星宮之戰(十三)


此刻老魔看的清楚一原本包裹自身的黑風,不知何時被斬開了一道細長口.

看位置方向,正是自己原先的斷臂所對之處.他竟絲毫征兆沒有提前現.

如此一來,老魔自然又驚又怒,另一只手臂急忙沖落下的火紅盾牌先一點.

此盾一跳後,頓時化為一層火紅光幕將其罩在了其中.同時他神念瞬間放出了體外,雙目倉皇的到處尋覓起韓立的蹤影來.

就在這時,那道白絲再次從老魔身後十余丈外虛空中激射而出,一個盤旋後,略微一頓,就化為了一道人影.

正是韓立本人.

只見他正上下打量了下自身,背後的雙翅輕輕地扇動不停,手中還握著那口紫色光刃.

"這疾風九變,雖然威力不小,但對身體的負擔太重了一些.以我第三層的明王決,施展了一次,就大感吃不消的樣."韓立幕然聲音低沉的喃喃道.

"這是自然之事.此功法原本就是配合我們禽類妖修士創立出來的.你一個人類,雖然有風雷翅相輔,但無法真的輾轉如意的施展此身法.強行施展之後,身體負擔也遠比普通妖禽大的多.第三層明王決,只能夠讓你施展兩三次吧.再多施展幾次的話,強行進入極狀態的你,整個軀體都會崩潰開來.你若是想隨意施展這種身法,明王決還是要再進修一層的好."韓立耳中傳來了童不在意的聲音.

"原來如此!當初在密室修煉的時候,我雖然施展了幾次,但是因為空間所限,倒也沒有覺身法施展如此長距離,竟然對身體負擔這般大的."韓立歎了一口氣,單手一揮,紫色光刃潰散不見了.

這一次,童卻嘿嘿一笑,並未再說什麼了.

韓立這一閃現而出,對面的老魔馬上就,現其蹤跡.

不過天瀾獸所化童施展的是傳音之術,他卻無法聽到分毫遠遠聽去,自然當韓立只是在自言自語罷了.

故而他目光驚疑的閃動一下,獨臂突然一拍腰間某只靈獸袋.

頓時黑光一閃,一條通體烏黑的雙頭怪蟒浮現而出.此蟒體形不算巨大,只有三丈來長,但是一對三角雙和口中噴出的縷縷綠氣,無不顯示此蛇劇毒無比的樣.

六道極聖手接著再口一張一團黑光包裹著某物噴了出來.

而此光團滴溜溜一轉後,現出了一杆數寸長的白色小幡.隨即在老魔咒語聲中,迎風狂漲,轉眼化為了一面白森森的丈許高巨幡.

韓立一見此幡模樣,卻不禁呆了一呆.

此幡旗通體都是用人骨煉制而成,表面黑濛濛的,一些灰白色符文若隱若現,在隋頂處是鑲嵌著三只大小不一的骷髏頭,方一浮現,竟然就口中獠牙亂挫,出了讓人毛骨悚然的陰笑聲,讓人聽了心神不甯,氣血一陣翻滾.

老魔一聲低喝,手掌一按骨幡!

三顆骷髏頭立刻亂顫的口吐黑霞,一下將漂浮在老魔腳下處的半截殘臂吸入了口中,一陣瘋狂爭搶,轉間就分吞的干乾淨.

隨即三顆骷髏頭通體血光一閃,體積大了一圈有余.

如此一來,極六道極聖面上的驚恐消退大半,目光陰沉的盯著韓立不放.

看來老魔頭腦清醒的很!

知道以韓立剛展云的風雷合一的詭異遁,他是根本無法逃掉的.若只是一心而逃,反而可能隕落的.倒不如硬著頭皮的來個魚死網破,說不定還能奪得個一線生機.

故而,他不惜將自己持之依仗的另一件從未示人的寶物亮了出來.

韓立見此情形眉頭一皺,他雖然從未見過此寶,但從幡中傳來的驚人陰氣來看,心中倒不敢過于小瞧.

而就在這時,韓立耳中忽然傳來童詫異的聲音.

"三神白骨幡?想不到你們此界也有人會煉制這等邪物,真是不可思議!""天懈道友認識此物?"韓立奇怪的問道了.

"此幡在我們靈界可是名氣不小的,是七大邪器一.當然對面的這件,似乎只得到了些煉制的皮毛,威力和真正的三神白骨幡威力相比,差了十萬八千里.但此物煉制起來可是血腥異常,幾乎每一名煉制它的人類,妖獸終都不得善終的.眼前的這件雖然威力沒有多少,丹也同樣血祭了不少修士吧."童嘿嘿一笑,雖然口中對骨幡的威力倍加稱贊,但又對煉制此物大為忌憚的樣.

"原來如此!嘖嘖,不愧為了亂星海第一魔修,還真沒什麼不敢做的.既然是如此大有來曆的一件邪器,先試試它的威力到底如何吧."韓立有些恍然,但口中出一聲冷笑,單手沖腰間一摸,再一揚,一只烏黑的玉瓶被祭了出去……

此瓶在半空中一轉,隨即瓶口朝下,蓋自行打了開來.

頓時一股灰白陰氣從里面噴射而出,隨即五具白森森的人形骨架顫悠悠的浮現而出.正是韓立先前收服的五同心魔.

這五魔一現形而出,韓立就法決一催.

頓時五具骨架往地上一滾,轉眼間化為五顆車輪般大小的鬼頭,頭生怪角,青面獠牙,直奔對面的骨幡撲去.

"五同心魔!"六道極聖身為星海第一魔修,也算見多識廣,竟一眼就認出了五魔的來曆,失聲的叫出口外.

他不知道五魔是韓立強行從他人與中奪來的,只當是對方親自祭煉的魔頭.而五魔的祭煉之法也好不到那里去,自然將韓立當成了和自己一般心狠手辣的魔修.

他的心頓時下一沉.

此人已經如此難以對付了,竟然還同時精通魔道功法,難道這一次真的在劫難逃了.

不過眼見五魔呼嘯而來,他也只能硬著頭皮的猛然一催身前的巨幡.

頓時骨幡一陣急顫,幡頂上三顆骷髏頭,一陣怪笑,一張大口,大片的漆黑如墨陰氣噴了出去.

而對面的五只鬼頭則張口之下,碧綠色的陰火狂湧而出,一時間黑氣綠魔焰翻滾湧動,爆裂聲接連不斷.

但下一刻,老魔的面上肌肉微一抽搐.

因為方一接觸下,五鬼口中的陰火就大占了上風,綠色陰火一下將黑氣壓的節節後退.

六道極聖心中暗暗叫苦不迭!

據他所知,五同心魔的威力雖然不小,但五魔祭煉成功似乎只有結丹後期的神通是,可是眼前五只鬼頭明顯神通不止如此的.竟將他幡上的三只有元嬰初期的主魔頭一下壓制住了.

不過除了個別的法寶法器外,寶物威力的真正大小還是和驅使之人的法力和操縱大有關系的,老魔一咬牙,單手掐訣,再一張口.

頓時一團精血噴出了口外,轉眼見沒入了巨幡中不見了蹤影.

骨幡嘴鳴聲大起,幡上符文一陣劇烈翻滾,竟在骨幡附近憑空浮現出無數的骷髏頭幻影.

這些幻影體積小了許多,只有拳頭般大小,但同時張口下,無數黑氣噴出,然後彙聚一起,瞬間形成一支漆黑蛟龍,略一盤旋後,就搖頭擺尾的直撲五只鬼頭.

五魔中的兩只鬼頭微微一晃,再次化為人形骨架,同時兩手一搓下,雙雙說中都浮現出一對數尺長的骨刀,毫不畏懼的同樣撲出,一下和黑蛟爭斗到了一起.

而少了這兩只魔頭後,剩余三魔噴吐的陰火自然大減,對面骨幡上的三只巨大骷髏頭總算穩住了形勢.

黑氣和陰火僵持不下了起來!

老魔這心中暫時一松,目光再一掃對面的韓立,卻心中一凜……

因為這時的韓立,正雙手抱臂的望著五魔和骨幡的爭斗,臉上全是似笑非笑的表情.當老魔望去時,似乎讓他感應到了什麼,同樣回望了一眼,目中突然現出一絲奇怪之色.

老魔咯噔了一下,一種危險之極的感覺毫無理由的浮現在了心頭.

突然盤旋在其頭頂處的雙頭怪蟒一聲聒噪的怪叫,老魔面色一變,一下回過去.

就見在他身後數丈遠處,一道清色人影鬼魅般的飄動著,而一口烏黑晶瑩的飛刀已劃開了其背後的黑風,在徐徐飛向那第二層的赤紅光罩.

他若不及時不是回頭的話,恐怕等覺之時,早身異處了.

六道極聖臉上"唰"一下蒼白無血,而人形傀儡中的第二元嬰眼見偷襲暴露了,也不客氣的猛然一催法決,破空聲大響,魔髓飛刀一閃後就狠狠紮在了光罩之上.

而人形傀儡本身則銀光大放,一晃後,竟詭異的在原地消失不見.

幾乎與此同時,原本在遠處雙手抱臂的韓立,目中寒光一閃,單手一抬,綠光閃動間,八靈尺就詭異的浮現而出.

他抓住此尺沖對面青青的一晃,隨即背後雙翅略一晃動下,人就在一聲輕微的雷鳴聲中,無影無蹤了.

老魔這時卻根本無法顧及韓立這邊,眼前那口烏黑飛刀之時略微一頓,就輕易的洞穿護罩時,其口中猛然一聲驚天動地的大喝.

身形一晃之下,驀然胸口處飛射出一道黑芒直接撞向飛刀,接著自己身形一晃,一下化為兩道一般無二的虛影,朝兩側分別激射出去.

(今天只能一了.有些事情要處理一下,不得不向大家請假半天!)



上篇: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星宮之戰(十二)     下篇: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星宮之戰(十四)